首頁 搜索 分類

為幼兒提供科技教育環境促進幼兒教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295
赞助商链接

在與環境、材料交互作用的過程中, 孩子們逐步獲得了認識周圍世界的能力, 掌握了通過探究解決問題的方法, 學會了怎樣思考、表達和主動建構經驗, 體驗了探究過程的樂趣與艱辛, 培養了正確對待科學的態度、情感和價值觀。

“九五”期間, 我園參與了教育部重點課題“幼兒科技活動及其師資培訓”的研究,

赞助商链接
開始探索科技教育環境的創設。 后來重新審視時, 我們發現當時創設的科技教育環境大部分是靜態的, 幼兒很少有機會與之互動:各班的墻飾富有科技教育的氛圍, 但它是教師一手布置的;走廊上設置的“奇異角”材料很有特色, 但只能用于觀賞, 且與課程沒有聯系;自然角內容雖然較為豐富, 但大多只是起裝飾作用, 幼兒很少去關注并與之發生相互作用。

2001年我園的“幼兒科技教育實踐研究”被確定為中國教育學會“十五”立項課題。 針對“九五”期間環境創設存在的問題, 我們遵循《綱要》中關于“環境應有利于引發、支持幼兒的游戲和各種探索活動, 有利于引發、支持幼兒與周圍環境之間的積極的相互作用”的精神, 把環境作為實施課程的重要途徑, 著力創設“保護好奇、支持探索、鼓勵創新”的科技教育環境。

赞助商链接
突破靜態設計, 凸顯生活性、豐富性、動態性和可操作性, 充分發揮環境的隱性教育功能。

一、貼近幼兒生活

幼兒生活中處處有科學, 各種玩具、日用品、勞動工具等都蘊含著豐富的教育價值。 我園教師依據杜威的“教育即生活”和陳鶴琴的“活教育”理論, 選擇幼兒在生活中看得見、摸得著、感興趣的科學教育內容, 將它們蘊含在科學區、科技走廊、自然角等環境中, 以滿足幼兒對周圍事物、現象的好奇心和探究欲望。

小班科學區收集了許多好玩的感應玩具、汽車玩具和發條玩具;中班科學區有許多孩子自己收集的有彈性的物品、可當陀螺玩的玩具以及各種小工具:大班則在科技走廊分類擺放了許多孩子們從日常生活中收集的各種各樣的鎖、瓶子、蓋子、牙膏管以及各種可當鏡子的東西等。 在孩子們主動地與這些來自生活且隱含著科學教育價值的操作材料發生相互作用的過程中,

赞助商链接
一系列貼近幼兒生活、以科學教育為核心展開的主題探究活動自然生成了, 如“好玩的陀螺”“奇妙的蓋子”“按壓式瓶子的秘密”“有趣的鏡子”“牙膏管的秘密”“彈性玩具真好玩”“汽車總動員”等, 形成了許多富有價值的科技教育內容。

自然角里種植的許多植物也與幼兒生活中的發現有關。 一次, 我們到植物園參觀時, 一種用手一碰葉子就會自動合攏的奇妙植物引起了孩子們的興趣。 于是教師根據幼兒的興趣點, 邀請一位在農科所工作的家長到幼兒園來與孩子們交流。 這位家長不僅滿足了孩子們的好奇心, 還帶來了一些奇異植物放在自然角供孩子們觀察、探究。 此后, 孩子們余興未盡地從家里帶來了他們認為很奇妙的植物, 如“會自動發芽的‘小豬’”等放在自然角里, 與同伴分享。

我園操場上許多物品的設計也注重與幼兒的科學教育相融合,

赞助商链接
如孩子們可以踩水車;可以去照顧、親近暖房和種植園地的花草、蔬菜;高高的風向儀、可愛的蘑菇氣象站可供幼兒每天觀察氣象;垃圾分類要求幼兒將果皮、菜葉等放在桶內, 讓其腐爛后成為種植園地的再生肥料;當玉蘭樹和紫荊花的花瓣灑落一地時, 教師帶領幼兒拾撿, 并提供其他材料供他們制作香水和染料。

另外, 我們還尋找一些常見的高科技日常生活用品, 將它們有目的地應用于活動室、走廊或其他合適的地方, 如光纖燈具、紅外線感應裝置、聲控燈、自動感應水龍頭等, 使孩子處處感受到高科技產品給人們生活帶來的便利和樂趣。

二、注重科學精神、人文精神的培養

科學精神、人文精神是科學素養的核心和靈魂, 是幼兒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證。 因此, 我們十分重視利用環境培育幼兒的科學精神、人文精神。

赞助商链接

首先, 我們在幼兒園樓梯處及走廊墻面上設計了“中外科學家故事走廊”, 其中有《偉大的發明家愛迪生》《謙虛好學的牛頓》《愛因斯坦的故事》《了不起的李時珍》《愛國科學家李四光》《航天之父錢學森、錢三強》等, 這些生動的科學家故事和科學實例, 圖文并茂, 深深地感染著幼兒。

其次, 我們設計了“科學發展變化史走廊”, 如中國的四大發明、人類的進化、書籍的變化、燃料的變化、輪船的發展、中國的航天技術等。 幼兒在與教師、家長、同伴一起觀察、討論、交流這些引以為豪的科學發明創造史的過程中, 生成了許多科技教育主題探究活動, 如“我們學造紙”“書是人類的好朋友”“神奇的地動儀”“了不起的中國航天技術”等。 這些活動不僅把愛國主義、民族自豪感等人文精神植入孩子們幼小的心田, 而且萌發了幼兒的創造意識。

赞助商链接

三、體現可操作性和探究性

一是創設以操作材料為載體的科技走廊, 讓科技走廊“動”起來。

作為科學區的擴展與延伸, 我們巧用走廊凸窗的平臺、走廊上空及走廊的墻立面, 創造性地設計多層次的三維操作空間, 供幼兒自主操作和探究。 如一樓走廊有小班幼兒喜愛的一組組“觸摸箱”和用各種材料做成的長短、粗細不一的“傳聲筒”, 以及奇妙的聲控、遙控、發條、彈性玩具;二樓走廊操作平臺上有師幼一起收集的“生活中的鏡子”“有趣的秤”“我們學造紙”“看誰爬坡快”“多樣的鎖”“沙漏計時器”“有趣的磨”等操作材料, 這些操作材料都是多功能的, 可以有多種玩法, 可以進行系列探究。 二樓走廊操作平臺的上空懸掛著多種可自由升降、自由探索的“系列發聲玩具”和可升降裝物的降落傘, 這讓幼兒感到新鮮、刺激, 孩子們操作、探索時可以將它們降下, 不操作時可將其升上去,

赞助商链接
絲毫不影響平臺的其他活動。

二是設立趣味科技宮, 充分滿足幼兒操作探索的需要。

我園的趣味科技宮里材料豐富, 許多科學知識被物化成各種能看能摸能動的東西。 觀察區里錯落有致地擺放著各種動植物、礦石等標本;操作實驗區里分類擺放著蘊含力學、光學、電學、聲學等知識的各式各樣的桌面操作玩具:高科技區里, 程控機器人、腳踏發電的天線寶寶、激光無弦琴、看得見的聲音、光島等與市青少年科技館合作開發的科技玩具, 吸引著孩子們爭先恐后去嘗試和探索;暗房探索區、鏡子探索區則以其奇異和神秘吸引著孩子們。 孩子們在科技宮可自由選擇材料進行操作、探索, 教師會鼓勵他們將感興趣的問題帶到活動室、帶回家繼續研究, 并為他們提供必要的支持, 由此也引發了許多可以持續探究的科學教育內容。

赞助商链接
如孩子們在鏡子區內探索形形色色的鏡子時, 就生成了這樣一些科學探究活動:有趣的哈哈鏡、奇妙的顯微鏡、潛望鏡本領大、鏡子迷宮, 等等。

四、凸顯趣味性、動態性、系列化

趣味性、動態性和系列化是我園科技教育環境創設的一個突出的特點, 而改變自然角靜態的呈現方式, 讓自然角“活”起來, 則是凸顯趣味性、漸進性和系列化的表現。

首先, 動物、植物都由孩子們親手飼養、種植。 每個班級都從幼兒的探究興趣和需要出發設計了各種動植物生長小實驗, 如“根的穿透力”“植物的趨光性”“植物每天喝多少水”“植物生長需要什么”“無土栽培”“蔥和蒜一樣嗎”“植物能倒著長嗎”“植物都喜歡溫室嗎”“花盆上的洞有用嗎”“觀察螞蟻”“蠶的一生”等, 充分滿足了幼兒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其次, 注重趣味性氛圍的創設。 教師們引導幼兒利用自然材料和廢物制作各種造型的種植容器, 如將普通的可樂罐做成可愛的娃娃花瓶,自己設計、制作澆水工具和測量工具;創設富有趣味性的情景,引發幼兒關注和探究動植物,如廢紙盒制作的機器人頭上長出了彎彎曲曲的豆苗。地瓜寶寶住進了迷宮等。

第三,以問題引領,系列推進。自然角探究內容的深入要依靠問題的推動,從而構成具有內在邏輯聯系的漸進系列活動。系列中的每一個活動都是孩子們想要探究解決的問題。如在“植物寶寶生長需要什么”的系列活動中,在討論種什么、如何種才能讓種子發芽時,教師抓住了孩子們的一些焦點問題:引導他們展開討論,繼而引導孩子們通過“種子喜歡濕土還是干土”“種子需要空氣嗎”“種子喝多少水長得好”“種子發芽需要陽光嗎”等一系列小實驗來驗證自己的猜想。教師就是這樣通過一個個問題使孩子們的探究活動不斷深入,引領孩子們一步步獲得有意義的知識經驗。

五、與課程形成相互聯系的整體

為了充分挖掘環境的教育價值,我園的自然角和科技走廊活動既為主題探究活動作鋪墊,又使主題活動得以擴展和延伸,與幼兒的一目生活構成相互聯系的整體。

如在開展“植物天地”主題活動時,教師帶著孩子們到菜場觀察,發現幾個孩子圍著地瓜攤議論紛紛。有的孩子認為大地瓜的根一定長得又粗又長,綠豆的根一定很小很細。為了滿足孩子們的好奇心,教師就將洋蔥、蘿卜、地瓜、花生、綠豆等分別養在大小不同的透明有水的飲料瓶里,放置在自然角中讓幼兒觀察。一段時間后,孩子們驚奇地發現植物的大小與根的大小無關。在這個小實驗的基礎上,孩子們又生成了“根的力量有多大”等實驗。經過探索,孩子們不僅獲得了真正內化的經驗,而且體驗到做實驗要有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

此外,教師還敏銳地捕捉幼兒在與環境互動過程中的各種教育契機,適時生成科學探究活動。如有從自然角生成的“蠶寶寶的血是什么顏色“的科學探究活動。有從科技走廊操作活動中生成的“誰是滾動能手”“大球與小球誰滾得快”“硬球與軟球誰滾得快”“小球在哪兒滾得快”等系列科學探究活動,還有在吃點心、吃水果時引發的“生活中的鏡子”“湯匙上的哈哈鏡”“是柿子還是西紅柿”等科學探索活動,這些活動極大地豐富了我園的科技教育內容。

總之,我園豐富的、可操作的、可探究的和動態發展的科技教育環境,有效地引發了孩子與環境材料間、孩子與同伴間、孩子與教師家長間的互動,成為孩子交流的紐帶,表達與分享的平臺。蒙臺梭利曾說過:“在教育上,環境所扮演的角色相當重要,因為孩子從環境中吸取所有的東西,并將其融入自己的生命之中。”在與環境、材料交互作用的過程中,孩子們逐步獲得了認識周圍世界的能力,掌握了通過探究解決問題的方法,學會了怎樣思考、表達和主動建構經驗,體驗了探究過程的樂趣與艱辛,培養了正確對待科學的態度、情感和價值觀。

如將普通的可樂罐做成可愛的娃娃花瓶,自己設計、制作澆水工具和測量工具;創設富有趣味性的情景,引發幼兒關注和探究動植物,如廢紙盒制作的機器人頭上長出了彎彎曲曲的豆苗。地瓜寶寶住進了迷宮等。

第三,以問題引領,系列推進。自然角探究內容的深入要依靠問題的推動,從而構成具有內在邏輯聯系的漸進系列活動。系列中的每一個活動都是孩子們想要探究解決的問題。如在“植物寶寶生長需要什么”的系列活動中,在討論種什么、如何種才能讓種子發芽時,教師抓住了孩子們的一些焦點問題:引導他們展開討論,繼而引導孩子們通過“種子喜歡濕土還是干土”“種子需要空氣嗎”“種子喝多少水長得好”“種子發芽需要陽光嗎”等一系列小實驗來驗證自己的猜想。教師就是這樣通過一個個問題使孩子們的探究活動不斷深入,引領孩子們一步步獲得有意義的知識經驗。

五、與課程形成相互聯系的整體

為了充分挖掘環境的教育價值,我園的自然角和科技走廊活動既為主題探究活動作鋪墊,又使主題活動得以擴展和延伸,與幼兒的一目生活構成相互聯系的整體。

如在開展“植物天地”主題活動時,教師帶著孩子們到菜場觀察,發現幾個孩子圍著地瓜攤議論紛紛。有的孩子認為大地瓜的根一定長得又粗又長,綠豆的根一定很小很細。為了滿足孩子們的好奇心,教師就將洋蔥、蘿卜、地瓜、花生、綠豆等分別養在大小不同的透明有水的飲料瓶里,放置在自然角中讓幼兒觀察。一段時間后,孩子們驚奇地發現植物的大小與根的大小無關。在這個小實驗的基礎上,孩子們又生成了“根的力量有多大”等實驗。經過探索,孩子們不僅獲得了真正內化的經驗,而且體驗到做實驗要有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

此外,教師還敏銳地捕捉幼兒在與環境互動過程中的各種教育契機,適時生成科學探究活動。如有從自然角生成的“蠶寶寶的血是什么顏色“的科學探究活動。有從科技走廊操作活動中生成的“誰是滾動能手”“大球與小球誰滾得快”“硬球與軟球誰滾得快”“小球在哪兒滾得快”等系列科學探究活動,還有在吃點心、吃水果時引發的“生活中的鏡子”“湯匙上的哈哈鏡”“是柿子還是西紅柿”等科學探索活動,這些活動極大地豐富了我園的科技教育內容。

總之,我園豐富的、可操作的、可探究的和動態發展的科技教育環境,有效地引發了孩子與環境材料間、孩子與同伴間、孩子與教師家長間的互動,成為孩子交流的紐帶,表達與分享的平臺。蒙臺梭利曾說過:“在教育上,環境所扮演的角色相當重要,因為孩子從環境中吸取所有的東西,并將其融入自己的生命之中。”在與環境、材料交互作用的過程中,孩子們逐步獲得了認識周圍世界的能力,掌握了通過探究解決問題的方法,學會了怎樣思考、表達和主動建構經驗,體驗了探究過程的樂趣與艱辛,培養了正確對待科學的態度、情感和價值觀。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