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人生是馬拉松不是短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0-1歲
2014-08-16 2356
赞助商链接

不能因為我們的短視, 誤把人生的長跑視為短跑;不能因為我們的無知, 錯把孩子看成學習的機器;更不能因為我們的功利, 剝奪孩子最寶貴的童年。
現在流行一種說法:“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
于是乎, 幼兒園要學習小學的知識, 家長忙著為孩子報名各種興趣班、輔導班。 一場對孩子童年的掠奪正在進行。 結果:忙壞了家長, 累壞了孩子。
一天, 我去拜訪原國家總督學柳斌同志。 他講了這樣一件事:
一次, 柳斌主任去某地考察教育。 當地一個人非要見他, 說他能讓3歲的孩子學會3000個字。 柳主任不想見他。

赞助商链接
在一次考察結束時, 這個人竟帶了一群3歲的孩子和一群記者在門口等他。 說:柳主任, 你隨便考, 看這些孩子是不是能認識3000字。
柳主任說, 你讓孩子和記者都回去, 我單獨跟你談。
柳主任對這個人說, 我相信, 你的每個孩子都能認識3000字, 這無非是訓練的結果, 小狗訓練多次還會算算術呢!可這對孩子有什么意義?《毛澤東選集》也只有2700多個字, 你讓一個3歲的孩子學會3000字, 他干什么用?他會思維嗎?而你為此付出的代價是孩子一去不復返的童年!
柳主任痛心地說:這種以孩子童年為代價的“起跑”是誤人子弟的。 人生不是短跑, 人生是馬拉松, 起跑快出幾秒對漫長的長跑來說是不起作用的。
展望今天的教育現狀, 分數承載了太多的期望;學習承受了太重的壓力;童年背負了沉重的包袱。 在不少地方, 學習活動常常遠離了學習者的現實生活;整齊劃一的學習任務,
赞助商链接
偏離了學習者的興趣、愛好、自主性、以及承受能力的差異;學習活動的要求常常違背學習者身心發展的規律。 這種現象能說是符合教育合理性、科學性的要求嗎?能說是適合每個學生發展的需要嗎?
希望家長們從急功近利的泥潭里跳出來, 從“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種錯誤理論的誤導下走出來, 不對孩子提出不切實際的過高要求, 不對孩子施加過大的心理壓力, 每個家庭都要努力建立和諧的家庭關系, 創造有利于孩子愉快成長的家庭文化環境。
記得愛因斯坦曾說過:“走出校門, 能記住的才是教育。 ”
仔細想一想, 你一生的學習生涯, 究竟給你留下的是什么?什么東西讓你記得住, 忘不了, 用得上?
想一想, 今天的父母最看重孩子什么?不是如何做人做事, 不是德、智、體、美全面發展, 而僅僅是智力。 嬰幼兒時期主要任務是玩, 在玩耍中讓他的天性得到充分的發展。
赞助商链接
而我們卻逼他們學。 學寫字、學拼音、學外語。 為了出“神童”, 用大量的練習占據孩子玩的時間。
法國啟蒙思想家、教育家盧梭, 在《愛彌兒——論教育》書中曾經強調, 教育兒童必須符合兒童身心發展的規律和年齡特征, 否則就會導致不良后果。 因為“大自然希望兒童在成人之前就要像兒童的樣子。 如果我們打亂了這個秩序, 我們就會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實, 它們長得既不豐滿, 也不甜美, 而且很快會腐爛:我們將造就一批年紀輕輕的博士和老態龍鐘的兒童。 ”
中國家庭教育學會副會長、人民教育雜志社總編輯傅國亮講了這樣一件事:印度一個叫辛格的4歲孩子, 參加馬拉松比賽, 跑完了42公里。 5歲時, 他的家人準備讓他跑50公里, 超過馬拉松。 正當人們在興奮地迎接“馬拉松神童”誕生時, 印度政府出面干預了。 政府派人封鎖了50公里長跑的道路。
赞助商链接
他們說:我們寧愿要個普通的孩子, 也不要神童。 印度政府這種對孩子負責任的態度實在令人欽佩。
這個故事使我想起幾年前媒體熱炒的一個中國幾歲的小女孩, 從海南跑步來北京, 她的父親騎車“督戰”, 聲稱要培養孩子抗挫折的能力。 引起嘩然, 許多人認為, 這簡直是對孩子童年的摧殘!
不能因為我們的短視, 誤把人生的長跑視為短跑;不能因為我們的無知, 錯把孩子看成學習的機器;更不能因為我們的功利, 剝奪孩子最寶貴的童年。 如果我們不盡快覺醒, 那些沒有輸在“起跑線”上的孩子, 最終將輸在“終點線”上。 我們不想看到那一天。
在人生的路上, 任何時候出發都不晚。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