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產後 » 坐月子

“被保姆”一代的幸福,到底誰負責

1036
衣食無憂,卻缺乏與父母的溝通與互動,“被保姆”的一代會幸福嗎?
“我家有保姆哦……”00后這一代,被保姆照顧成為一種普遍現象。 “被保姆”一代幸福嗎?其實有些孩子過得并不好。某小學一年級學生小娟跟著幾任保姆長大,可如今脾氣越來越壞,甚至出現自虐傾向,專家發現,小娟自虐的根本是為了引起父母對她的關注和重視。專家介紹,近兩年來,被保姆帶大的孩子出現心理問題的比例明顯上升,每年遞增10%左右。
管中窺豹
一旦和同學產生沖突就會出現自虐傾向
本市盧灣區某小學一年級學生小娟從出生到現在,
跟著幾任保姆長大。老師發現小娟在校成績優秀、性格安靜、但是脾氣很壞,一旦和老師同學產生沖突,就會出現自虐傾向。小娟的父母也發覺,女兒在家越來越不聽話。比如吃晚飯時,小娟吵著出去玩,父母讓她把飯吃完后再出去,她就會大吵大鬧,甚至生氣地用頭去撞墻,“不達目的不罷休。”父母對此非常不解,華東師范大學心理咨詢工作室咨詢師喬麗萍對小娟進行了測試和溝通后說:“小娟的自虐根本上是為了引起父母對她的關注和重視。”
小娟父母非常驚訝。他們說,家里請保姆是出于無奈,他們努力工作是為了讓孩子衣食無憂,沒想到會給孩子的成長造成傷害。記者了解到,小娟父親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老總,
工作繁忙,應酬很多。母親是一家大型企業的財務,加班是家常便飯,父母很少有時間和小娟一起聊聊學校里發生的事,往往是父母深夜回到家中,小娟已經睡了。
華東師范大學心理咨詢工作室的咨詢師陳默認為,小娟出現心理問題是必然的。照顧孩子的人必須非常有母性,而且應該固定,才能給孩子穩定的心理依靠。小娟不能經常和媽媽接觸,家里的保姆又頻繁更換,使她產生了不安全感。喬麗萍表示,幾任保姆只能照管小娟的生活,但無法與孩子進行情感和思想上的交流。對小娟來說,她幾乎沒有機會與父母互動交流,于是就采用自虐這種極端的方法引起重視。
根據喬麗萍的建議,小娟媽媽決定在工作上做出犧牲,
孩子上學時她去工作,其余時間她都陪在孩子身邊,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和心理輔導,小娟才恢復正常。
聲音
“被保姆”一代易出現心理問題
近年來,請保姆帶孩子的父母越來越多,如果父母是忙碌的雙職工,工作會占據他們大量的時間,加上沉重的競爭壓力,一些父母不得不選擇請保姆代替自己照看孩子。來幫家政的李先生透露,近兩年到公司請保姆帶孩子的雇主非常多,占雇主總數的70%-80%,一個月就有上百家。
一種無奈的“瀆職”
華東師范大學心理咨詢工作室咨詢師喬麗萍介紹:近兩年來,被保姆帶大的孩子出現心理問題的比例呈上升趨勢,每年遞增10%左右。喬麗萍表示:保姆往往只能照管孩子的日常起居和人身安全,
其素質、習慣和語言文化都與孩子的生活環境差異較大,無法對孩子進行教育和思想交流,因此孩子就會出現情感和思想交流的缺失。
專家建議:孩子最好由媽媽自己帶,這對孩子的心理成長更有利。一旦請保姆照看的孩子出現了心理問題,孩子和家長都要找心理專家進行一段時間的心理輔導,學習家長怎么從保姆那里接手照顧孩子,家長和孩子之間怎樣進行心理互動,這樣才能逐步糾正孩子的心理問題。
記者調查發現,“被保姆”一代看似幸福,但日后,卻可能成為不幸福的一代,“被保姆”的生活方式可能使孩子形成嚴重的心理隱患,因為保姆無法與孩子進行思想和情感的交流。從這個意義上說,
父母不親自帶孩子,將是一種“瀆職”。
但這種“瀆職”也是出自父母的無奈,父母有沉重的就業壓力。在國外,母親往往把孩子帶到上小學時才去工作,社會福利對此也會進行保障,而在歐洲一些國家,孩子多的家庭,母親不需要上班,依靠社會育兒補貼,全家也能衣食無憂……因此,“被保姆”一代的問題,其實是個社會問題,需要全社會的深入關注。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