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媽媽教育誤區讓兒子變懦弱

2570

軟弱的6歲男孩

可可是個6 歲男孩。但是,在爸爸劉尚眼里,兒子太嬌氣,不像個男孩子樣。不久前的一次聚會,別的孩子都在一起玩,

但可可卻依偎在爸爸媽媽身邊。在劉尚的勸說下,可可好容易才加入小朋友當中,但是不到3 分鐘,便聽見可可“哇”地一聲哭了, 邊哭還邊喊著:“媽媽抱,媽媽抱!”原來,就是因為一個小女孩推了他一把。妻子雅美沖上前去抱起了兒子。一頓飯吃下來,可可都沒有離開媽媽的懷抱,吃東西還讓媽媽喂。劉尚覺得特別沒面子,這哪里像一個6 歲的男孩子呀!人家那些2、3 歲的孩子也沒這么嬌氣。回到家,劉尚和妻子為這事吵了起來,劉尚怪妻子太嬌慣兒子,妻子則覺得委屈。就這樣,第二天,一家三口走進了心理咨詢室。

此時的劉尚,情緒平復了許多,他向妻子道了歉,說來咨詢主要是為了把孩子教育好,所以,希望兩人都能盡量客觀地看待事情。

妻子表示愿意配合。夫妻倆的態度,無疑給咨詢開了個好頭。在孩子回避的情況下,劉尚列舉了兒子的“嬌氣”行為。

“這畢竟是一個充滿競爭的社會,需要勇氣和膽量,這一點對男孩子來講更加重要,所以,那天看了兒子的表現,我禁不住向妻子發了脾氣,我的情緒是太激動了,也做得不對,不過,兒子這么嬌氣,真挺讓我擔心的。

“比如說,別人家這么大的孩子,去了幼兒園,鞋帶都會自己系了,可我兒子不會,幼兒園老師勸說我帶著孩子去測測智商,測試結果很正常,老師說:那只能說你家孩子鍛煉太少!

“再比如,帶著孩子到野外玩,連小女孩都敢抓蝴蝶,抓甲殼蟲,可我兒子卻不敢 這怎么也有點說不過去了吧!”

我表示理解劉尚的心情。

劉尚轉向妻子說:“咱們都說說,都是為了兒子好嘛!”

坐在劉尚邊上的雅美開口了“:昨天我老公生氣,說是我慣壞了兒子,我挺委屈的。但后來想想,真是覺得自己挺失敗的。我倆結婚的時候,他父母身體就不好了,而我是單親家庭,家里的大人也指不上。所以,我兒子出生后,就一直由我親自帶,為此,我連工作也辭了,家里所有的收入都靠老公一個人,辛苦是自不必說的。本來,人家還說由媽媽親自帶的孩子會聰明、獨立、適應力強,可我兒子,卻反過來了,我覺得我沒做一個好媽媽。”說著,雅美眼圈泛紅了。接下來,我根據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場景,編了幾個題目,試圖了解平時雅美對兒子的教養方式。

“孩子哭了,你會怎么辦?”

“孩子摔倒了,你會怎么辦?”

“孩子鞋帶開了,你會怎么辦?”

“孩子不好好吃飯,你會怎么辦?”

而雅美給出的方式,清一色全是包辦代替。孩子哭了,抱起來;孩子摔倒了也是抱起來;孩子鞋帶開了,幫孩子系上;孩子不好好吃飯,喂孩子。

我又讓雅美用一種關系來形容她與兒子的關系。雅美想了想說道:“像是老母雞和小雞的關系吧,我總想張開翅膀,把兒子護在身下。”

通過這兩道題目的測試,已經不難看出,雅美在養育兒子的過程中,喜歡包辦代替,而包辦代替的背后,是太想保護兒子。

聽我講完后,雅美不停地點頭。說道“:是這樣的。我也覺得我保護得有些過頭了,但是,這個世界這么不安全,我真的害怕兒子有個閃失什么的,那我真的沒法活了!”

我告訴雅美,雖然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母親的保護非常重要,但是,如果保護過了頭,則會剝奪孩子成長和鍛煉的機會,進而影響孩子身心發展和對環境的適應。因此,我建議,雅美能夠教給孩子一些方法,而不是孩子一遇到困難,媽媽就去插手包辦。

媽媽兒時的心結

然而,就在這次咨詢后的第二天,雅美撥通了我的電話,她說前一次咨詢讓她很好地意識到了包辦代替對兒子的危害,她也想讓兒子做個獨立勇敢的人。但是,她覺得克服不了自己的心結,雖然兒子好端端的,也從來沒有發生過什么危險,但是有時候自己躺在床上,卻控制不住地瞎琢磨,比如說,想象著兒子有一天下樓玩被哪個小朋友拿著紙條捅了眼睛或耳朵,

或是兒子跑到了街上被車撞啦,再或者是遇到騙子把兒子拐跑啦。這么想著,一身冷汗。如果再看到報紙上報道的負面新聞,雅美就更緊張了,她真恨不得像袋鼠似地在肚子上長個袋子,將兒子時時刻刻裝在袋子里。

為了能進一步了解雅美恐懼背后的真正原因,雅美再一次出現在了咨詢室。

稍稍坐定,她便又說起了自己擔心“:您說2012 地球大毀滅到底是不是真的呀,真是聽得人心惶惶的,昨天又報道國外哪里地震了,搞得我躺在床上又禁不住胡思亂想起來 ”

“這讓你聯想到什么呢?”我問道。

“聯想到我兒子,這么小,到時候真發生這些事情,跑也跑不了啊!”

“能試著詳細地想一想這個畫面嗎?”我對雅美說。

雅美閉上了眼睛,眉頭緊蹙著,她的呼吸繼而也變得急促起來“:我和我老公與兒子像是隔開了,兒子卻被困在了屋里,我和老公怎么也進不去,我急死了,孩子在搖搖欲墜的房子里大哭著,喊著:媽媽!媽媽!我的心都碎了 ”眼淚順著雅美的臉頰流淌下來,她睜開了眼睛,拿起茶幾上的紙巾擦拭著淚水。

“你兒子委屈得大哭的樣子,又能讓你想起什么人,或什么事?”我一步步地引導著。

“想起……” 雅美若有所思, 繼而抬起眼簾, 對我說道:“可能是我兒子長得和我比較像吧,我想起我像他這么大的時候。”

“哦!當時是一種什么情況呢?”

短暫的沉默之后,雅美說道“:您若不問,我真沒往那方面想。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就離開了我。我知道媽媽做了一些很讓奶奶家無法接受的事情。后來慢慢長大了,我知道了是因為母親有了外遇。我的父親經常酗酒,不務正業,我母親做生意的時候,有一個男人經常幫忙,一來二去,他們就好上了。我母親就決定和那個男人離開。我還記得很清楚,為這事,我父親喝了酒,回到家抓著我母親的頭發往墻上撞,邊撞邊罵很難聽的話。我的哭鬧聲和父親的打罵聲混作一片,母親卻一聲不吭。后來,她就和那個男人走了。我隱約記得母親走那天是下雪天,她圍了塊格子圍巾,低下頭來親了親我,圍巾上還香噴噴的。然后母親就哭著轉身走了,我也哭了。可奶奶坐在炕上,狠狠地罵,我不知道是在罵媽媽,還是在罵我。總之,是不讓我哭了。

“就這樣,我和母親一分開就是十幾年,這十幾年當中,爸爸酗酒更嚴重了,有幾次下雪天,喝醉了都差點掉了溝里凍死。我從小就在叔叔嬸嬸家長大,他們對我還挺好的,一心一意地供我念書,我從小不愛說話,但是成績很好。

“再見媽媽時,我已經上初中了,她有一回到學校里找我。拉著我的手,說不出話,就是流淚。可我卻很生硬,怎么也無法將她與媽媽兩個字建立聯系,我當時就是覺得丟人,想著她快點走,別讓班上的同學從窗戶看見 從那以后,我算和媽媽有了聯系,但是一點也不親密。我經常會做夢夢到她,夢到我們到了一個地方,大風將我卷走,媽媽伸著手,我也伸著手,卻誰也夠不到誰 ”雅美說著,眼圈再一次紅了。

隨著咨詢的深入,問題漸漸浮出了水面。雅美對兒子莫名其妙地擔心,與她小時候與母親的分離事件有著很大的關系。

心理學家認為,每個人內心中都藏著兩個“我”。一個是“內在的父母”,其內容是我們對自己的現實父母和自己理想父母的內化,當我們做父母時,這個“內在的父母”就是我們自己。另一個是“內在的小孩”,其內容是我們對自己童年體驗的記憶和自己理想童年的內化。

如果一個人童年時受了傷害,在做了父母之后,很可能會瘋狂地想去彌補他們“欠缺”的童年,這動力往往來自于“未完成事件”帶來的情緒,那些尚未獲得圓滿解決或徹底彌合的既往情境以及由此引發且未表達出來的諸如悔恨、憤怒、怨恨、痛苦、焦慮、悲傷、罪惡、遺棄感等情感情緒,就如同一個魔咒,使得人們會付出種種努力試圖去完成它,以填補人生的缺口。

對雅美來講,兒子雖然沒有發生過危險,但是,由于她內心中深藏著不安、被母親拋棄的恐懼,對自己的憐憫,以及對母愛的渴望情緒,因此,他的“內在小孩”會投射到孩子身上,而自己試圖去充當那個理想的父母,去彌補曾經的缺失。然而,物極必反,由于過于溺愛和保護,卻剝奪了孩子很多鍛煉的機會。長此以往,對孩子并無好處。同時,屬于自己的內心傷痕,也并不會因為愛兒子,就會真正好起來。雅美經常感到恐懼、擔心,看似是在對兒子的擔心,實際上,是童年時期被壓抑的恐懼不安等情緒的變相表達。雖然時過境遷,這些情緒依然在折磨她,也并沒有因為她溺愛了兒子就真正消失了。

看來,對于雅美來講,適度地處理心中的未完成事件,是首先要做的事情。

處理媽媽內心的創傷

因此,接下來的兩次咨詢中,我將咨詢重點放在了疏導雅美的未完成情緒上。這個步驟我主要運用了空椅子技術。

首先,我讓雅美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而另一把椅子則代表她的母親。讓雅美對著這把椅子說出她想說的話。開始的時候,雅美怎么也說不出口,我便首先坐在另一把椅子上,扮演她母親的角色,開始說話“:我知道你這么多年,很委屈,也很受傷 ”雅美的淚水決堤而出,她抽搐著說“:我不知道你當年為什么那么狠心,拋下我不管,在所有的孩子里,就我沒有媽媽,總覺得別人嘲笑我,連做夢都是找不到方向。叔叔嬸嬸養活了我,但我畢竟不是他們的孩子,這一點你知道嗎 ”我沒有打斷雅美,而是坐在一邊等待她盡情地宣泄這些情緒。第一次進行空椅子技術,雅美這樣激動的情緒大概持續了二十多分鐘。之后,隨著她漸漸地平復,我建議她能坐到“母親”的位置來與現在的自己對話。雅美同樣不能說出太多的話,這說明,她對母親的做法,有著很多的抗拒。

于是,我改變了空椅子技術的方式,讓雅美代表現在的自己,將一只小熊放在另一張椅子上,代表雅美小時候的自己,讓現在的自己去安慰曾經受傷的那個孩子。雅美再一次泣不成聲,她擁著小熊說:“ 可憐的孩子,你受了很多苦,只有我最明白,最理解。你膽小、怯懦、覺得不被愛,你拼命地學習,只是為了讓別人覺得你沒有那么差勁,差勁到連媽媽都不要你 我會好好愛你,好好地陪伴你,你會堅強起來的 ”

然后,咨詢師又讓雅美扮演“小熊”的角色,也就是小時候自己的角色,來進行傾訴。隨著咨詢的進行,雅美雖然還是有很多委屈,但是,卻開始有了向前看的決心,比如,她會說:“ 我會努力成長,我會變得強大”。這說明,隨著負面情緒的宣泄,雅美已經給了自己一個成長的空間。

最后,咨詢師再一次讓雅美代表自己,另一張椅子代表“母親”,試著與兩張椅子上交換角色,進行對話。這一次,雅美表達了自己的委屈,并說:“ 再多的如果,也無法改變事實,雖然我受了很多傷害,但是,現在我不想再糾纏這些,我要讓自己堅強起來。我也愿意原諒您,雖然我們不可能像其他母女那么親密,但是我依然愿意原諒您。”當雅美坐到代表母親的椅子上時,也能開口說話了,她說道:“ 你現在能好好地生活,變得堅強勇敢,就是我最大的欣慰。我有我的難處,你也許無法理解,但是,我是萬般無奈下做出的選擇,媽媽對不起你,但媽媽的心里還是很愛你的”淚水再一次滑過臉龐,雅美捂著臉哭泣著,在淚水的洗滌中,繼續獲得著力量。

在做過空椅子技術之后,雅美越來越清晰地認識到,她對兒子的過分保護,均來自于對那個小時候受傷自己的過度補償。

她愿意嘗試著去學會適度放手,將兒子的成長權利還給兒子,并主動向我探討一些適當的方法。

媽媽應該把成長的權利還給兒子

在咨詢師的建議下,一個星期后,雅美帶著兒子走進了咨詢室。雅美告訴咨詢師,在前一個星期里,她能不斷地提醒自己要學會適度放手,但是在具體的操作過程中,她還是不知道該如何把握尺度。

咨詢師特意準備了積木,雅美可以陪伴在旁邊。在這個具體的“模擬”過程中,來對雅美進行指導和建議。

像大多數孩子一樣,可可見到積木非常喜歡,很快就投入到玩的過程中了。不過,咨詢師提前給可可布置了任務,這一次,要搭一棟“大房子”。

可可開心地拿起這個,又放下那個,開始的時候,雅美還能在邊上靜靜地看,但是不一會兒,雅美就開始伸手幫忙了。她將一塊大的積木墊到最底下,但在此之前,可可卻是放了幾塊小積木,可可似乎不同意媽媽的做法,想把大積木拿掉,但是雅美卻說:“大的墊在底下才能穩當呀!”在媽媽的堅持下,可可讓步了,開始可可還積極地參與,但是,接下來,在媽媽的插手下,可可動得越來越少,后來干脆是雅美幫助兒子完成了搭房子的任務。而此刻,可可的注意力早就不在積木上了,他開始東張西望地干別的事情了。

咨詢師詳細地記錄了這個過程。之后,與雅美分析了這個過程。雅美認識到,在這個過程中,她因為著急,而剝奪了孩子的機會,最后導致可可在搭積木上沒有了成就感,也就放棄了。

“從這件事情想一想,假設在生活中總是這么做的話,會出現什么后果?”我啟發道。

“孩子能力越來越差”。雅美不好意思地說道。

針對雅美長時間養成的包辦代替的習慣,我建議,她每天晚上能“分解”自己一天的行為,并在包辦代替的行為后面劃勾,第二天要力爭將這件事的權利還給孩子。如此一來,雅美包辦代替的習慣就會慢慢克服了。我再一次給可可布置了搭積木的任務,這一次,要搭一座小橋,同樣,雅美陪在邊上。

由于上一次媽媽的介入,這一次,可可開始表現得很被動,總想讓媽媽幫忙,不過,意識到問題的雅美沒有再插手,而是鼓勵可可:“ 你想想看該怎么樣?”“你覺得哪個更好看呢!”“真棒!”在媽媽的鼓勵下,可可最終完成了任務。母子倆都顯得非常開心。

有了這一次的成功體驗,雅美更加認識到放手的重要性,她表示為了孩子的成長,她愿意不斷去調整自己的行為。

為了讓雅美在現實生活中鞏固習慣,我給出了如下的建議:

第一:在生活小事上培養孩子的獨立性。比如,讓孩子自己吃飯,幫著媽媽扔掉桌子上的水果皮,嘗試著自己洗臉,哪怕洗得并不干凈,也可以讓孩子自己來洗小襪子、小手帕。這一方面可以培養孩子的獨立性,另一方面,可以從小培養孩子熱愛生活、熱愛勞動的習慣,孩子的一生都會受益匪淺的。

第二:經常鼓勵孩子,少用嬌氣的語言來與孩子說話。隨著孩子逐漸長大,他們也希望能得到爸爸媽媽的認可,因此,在生活中,家長盡量少用“奶聲奶氣”的語言來與孩子說話,而是試著用溫和而成人的語言來與孩子對話。比如說,看到花朵可以說:“這花開得真漂亮啊!”而不是:“這花花開得好漂亮啊!”家長這一行為的轉變,實際上也在告訴孩子:“你長大了,不是時時被媽媽嬌氣的小寶寶。”

第三:通過童話故事告訴孩子危險所在。適度放手并不代表不對孩子的安全負責。家長一定要學會判斷環境,并認識相關的危險性。通過一些孩子能接受的方式,將這種安全方式傳達給孩子。比如,可以童話故事來傳達安全知識,也可以通過童謠。現在關注兒童安全的書籍已經有很多了,作為家長可以吸取這些科學的知識,然后以合適的方法傳達給孩子。

第四:孩子遇到問題,爸爸媽媽幫著想辦法。對于雅美的兒子來講,由于長期的保護,很多適應能力被削弱,而成長需要一個過程。作為家長應該給孩子這個過程,在孩子遇到困難的時候,除了鼓勵孩子,也要教給孩子一些他可以用的方法。比如說可可不會系鞋帶,雅美可以教兒子一些最簡單的系鞋帶的方法,也可以讓他在家先試著給小熊系鞋帶,對于孩子的進步,給予積極的肯定和鼓勵。這樣一來,體驗到了學系鞋帶的樂趣,也很容易就學會了。

后記:

一個月后,雅美發現,兒子可可進步真不小,不但學會了系鞋帶,還會掃地了,昨天還幫著幼兒園老師打掃衛生,老師也說,可可進步真不小呢!

很多時候,父母的成長與孩子的成長是一個并駕齊驅的過程,如果父母總是將關注點定在孩子身上,那很可能會忽視了問題的主要矛盾。

雅美閉上了眼睛,眉頭緊蹙著,她的呼吸繼而也變得急促起來“:我和我老公與兒子像是隔開了,兒子卻被困在了屋里,我和老公怎么也進不去,我急死了,孩子在搖搖欲墜的房子里大哭著,喊著:媽媽!媽媽!我的心都碎了 ”眼淚順著雅美的臉頰流淌下來,她睜開了眼睛,拿起茶幾上的紙巾擦拭著淚水。

“你兒子委屈得大哭的樣子,又能讓你想起什么人,或什么事?”我一步步地引導著。

“想起……” 雅美若有所思, 繼而抬起眼簾, 對我說道:“可能是我兒子長得和我比較像吧,我想起我像他這么大的時候。”

“哦!當時是一種什么情況呢?”

短暫的沉默之后,雅美說道“:您若不問,我真沒往那方面想。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就離開了我。我知道媽媽做了一些很讓奶奶家無法接受的事情。后來慢慢長大了,我知道了是因為母親有了外遇。我的父親經常酗酒,不務正業,我母親做生意的時候,有一個男人經常幫忙,一來二去,他們就好上了。我母親就決定和那個男人離開。我還記得很清楚,為這事,我父親喝了酒,回到家抓著我母親的頭發往墻上撞,邊撞邊罵很難聽的話。我的哭鬧聲和父親的打罵聲混作一片,母親卻一聲不吭。后來,她就和那個男人走了。我隱約記得母親走那天是下雪天,她圍了塊格子圍巾,低下頭來親了親我,圍巾上還香噴噴的。然后母親就哭著轉身走了,我也哭了。可奶奶坐在炕上,狠狠地罵,我不知道是在罵媽媽,還是在罵我。總之,是不讓我哭了。

“就這樣,我和母親一分開就是十幾年,這十幾年當中,爸爸酗酒更嚴重了,有幾次下雪天,喝醉了都差點掉了溝里凍死。我從小就在叔叔嬸嬸家長大,他們對我還挺好的,一心一意地供我念書,我從小不愛說話,但是成績很好。

“再見媽媽時,我已經上初中了,她有一回到學校里找我。拉著我的手,說不出話,就是流淚。可我卻很生硬,怎么也無法將她與媽媽兩個字建立聯系,我當時就是覺得丟人,想著她快點走,別讓班上的同學從窗戶看見 從那以后,我算和媽媽有了聯系,但是一點也不親密。我經常會做夢夢到她,夢到我們到了一個地方,大風將我卷走,媽媽伸著手,我也伸著手,卻誰也夠不到誰 ”雅美說著,眼圈再一次紅了。

隨著咨詢的深入,問題漸漸浮出了水面。雅美對兒子莫名其妙地擔心,與她小時候與母親的分離事件有著很大的關系。

心理學家認為,每個人內心中都藏著兩個“我”。一個是“內在的父母”,其內容是我們對自己的現實父母和自己理想父母的內化,當我們做父母時,這個“內在的父母”就是我們自己。另一個是“內在的小孩”,其內容是我們對自己童年體驗的記憶和自己理想童年的內化。

如果一個人童年時受了傷害,在做了父母之后,很可能會瘋狂地想去彌補他們“欠缺”的童年,這動力往往來自于“未完成事件”帶來的情緒,那些尚未獲得圓滿解決或徹底彌合的既往情境以及由此引發且未表達出來的諸如悔恨、憤怒、怨恨、痛苦、焦慮、悲傷、罪惡、遺棄感等情感情緒,就如同一個魔咒,使得人們會付出種種努力試圖去完成它,以填補人生的缺口。

對雅美來講,兒子雖然沒有發生過危險,但是,由于她內心中深藏著不安、被母親拋棄的恐懼,對自己的憐憫,以及對母愛的渴望情緒,因此,他的“內在小孩”會投射到孩子身上,而自己試圖去充當那個理想的父母,去彌補曾經的缺失。然而,物極必反,由于過于溺愛和保護,卻剝奪了孩子很多鍛煉的機會。長此以往,對孩子并無好處。同時,屬于自己的內心傷痕,也并不會因為愛兒子,就會真正好起來。雅美經常感到恐懼、擔心,看似是在對兒子的擔心,實際上,是童年時期被壓抑的恐懼不安等情緒的變相表達。雖然時過境遷,這些情緒依然在折磨她,也并沒有因為她溺愛了兒子就真正消失了。

看來,對于雅美來講,適度地處理心中的未完成事件,是首先要做的事情。

處理媽媽內心的創傷

因此,接下來的兩次咨詢中,我將咨詢重點放在了疏導雅美的未完成情緒上。這個步驟我主要運用了空椅子技術。

首先,我讓雅美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而另一把椅子則代表她的母親。讓雅美對著這把椅子說出她想說的話。開始的時候,雅美怎么也說不出口,我便首先坐在另一把椅子上,扮演她母親的角色,開始說話“:我知道你這么多年,很委屈,也很受傷 ”雅美的淚水決堤而出,她抽搐著說“:我不知道你當年為什么那么狠心,拋下我不管,在所有的孩子里,就我沒有媽媽,總覺得別人嘲笑我,連做夢都是找不到方向。叔叔嬸嬸養活了我,但我畢竟不是他們的孩子,這一點你知道嗎 ”我沒有打斷雅美,而是坐在一邊等待她盡情地宣泄這些情緒。第一次進行空椅子技術,雅美這樣激動的情緒大概持續了二十多分鐘。之后,隨著她漸漸地平復,我建議她能坐到“母親”的位置來與現在的自己對話。雅美同樣不能說出太多的話,這說明,她對母親的做法,有著很多的抗拒。

于是,我改變了空椅子技術的方式,讓雅美代表現在的自己,將一只小熊放在另一張椅子上,代表雅美小時候的自己,讓現在的自己去安慰曾經受傷的那個孩子。雅美再一次泣不成聲,她擁著小熊說:“ 可憐的孩子,你受了很多苦,只有我最明白,最理解。你膽小、怯懦、覺得不被愛,你拼命地學習,只是為了讓別人覺得你沒有那么差勁,差勁到連媽媽都不要你 我會好好愛你,好好地陪伴你,你會堅強起來的 ”

然后,咨詢師又讓雅美扮演“小熊”的角色,也就是小時候自己的角色,來進行傾訴。隨著咨詢的進行,雅美雖然還是有很多委屈,但是,卻開始有了向前看的決心,比如,她會說:“ 我會努力成長,我會變得強大”。這說明,隨著負面情緒的宣泄,雅美已經給了自己一個成長的空間。

最后,咨詢師再一次讓雅美代表自己,另一張椅子代表“母親”,試著與兩張椅子上交換角色,進行對話。這一次,雅美表達了自己的委屈,并說:“ 再多的如果,也無法改變事實,雖然我受了很多傷害,但是,現在我不想再糾纏這些,我要讓自己堅強起來。我也愿意原諒您,雖然我們不可能像其他母女那么親密,但是我依然愿意原諒您。”當雅美坐到代表母親的椅子上時,也能開口說話了,她說道:“ 你現在能好好地生活,變得堅強勇敢,就是我最大的欣慰。我有我的難處,你也許無法理解,但是,我是萬般無奈下做出的選擇,媽媽對不起你,但媽媽的心里還是很愛你的”淚水再一次滑過臉龐,雅美捂著臉哭泣著,在淚水的洗滌中,繼續獲得著力量。

在做過空椅子技術之后,雅美越來越清晰地認識到,她對兒子的過分保護,均來自于對那個小時候受傷自己的過度補償。

她愿意嘗試著去學會適度放手,將兒子的成長權利還給兒子,并主動向我探討一些適當的方法。

媽媽應該把成長的權利還給兒子

在咨詢師的建議下,一個星期后,雅美帶著兒子走進了咨詢室。雅美告訴咨詢師,在前一個星期里,她能不斷地提醒自己要學會適度放手,但是在具體的操作過程中,她還是不知道該如何把握尺度。

咨詢師特意準備了積木,雅美可以陪伴在旁邊。在這個具體的“模擬”過程中,來對雅美進行指導和建議。

像大多數孩子一樣,可可見到積木非常喜歡,很快就投入到玩的過程中了。不過,咨詢師提前給可可布置了任務,這一次,要搭一棟“大房子”。

可可開心地拿起這個,又放下那個,開始的時候,雅美還能在邊上靜靜地看,但是不一會兒,雅美就開始伸手幫忙了。她將一塊大的積木墊到最底下,但在此之前,可可卻是放了幾塊小積木,可可似乎不同意媽媽的做法,想把大積木拿掉,但是雅美卻說:“大的墊在底下才能穩當呀!”在媽媽的堅持下,可可讓步了,開始可可還積極地參與,但是,接下來,在媽媽的插手下,可可動得越來越少,后來干脆是雅美幫助兒子完成了搭房子的任務。而此刻,可可的注意力早就不在積木上了,他開始東張西望地干別的事情了。

咨詢師詳細地記錄了這個過程。之后,與雅美分析了這個過程。雅美認識到,在這個過程中,她因為著急,而剝奪了孩子的機會,最后導致可可在搭積木上沒有了成就感,也就放棄了。

“從這件事情想一想,假設在生活中總是這么做的話,會出現什么后果?”我啟發道。

“孩子能力越來越差”。雅美不好意思地說道。

針對雅美長時間養成的包辦代替的習慣,我建議,她每天晚上能“分解”自己一天的行為,并在包辦代替的行為后面劃勾,第二天要力爭將這件事的權利還給孩子。如此一來,雅美包辦代替的習慣就會慢慢克服了。我再一次給可可布置了搭積木的任務,這一次,要搭一座小橋,同樣,雅美陪在邊上。

由于上一次媽媽的介入,這一次,可可開始表現得很被動,總想讓媽媽幫忙,不過,意識到問題的雅美沒有再插手,而是鼓勵可可:“ 你想想看該怎么樣?”“你覺得哪個更好看呢!”“真棒!”在媽媽的鼓勵下,可可最終完成了任務。母子倆都顯得非常開心。

有了這一次的成功體驗,雅美更加認識到放手的重要性,她表示為了孩子的成長,她愿意不斷去調整自己的行為。

為了讓雅美在現實生活中鞏固習慣,我給出了如下的建議:

第一:在生活小事上培養孩子的獨立性。比如,讓孩子自己吃飯,幫著媽媽扔掉桌子上的水果皮,嘗試著自己洗臉,哪怕洗得并不干凈,也可以讓孩子自己來洗小襪子、小手帕。這一方面可以培養孩子的獨立性,另一方面,可以從小培養孩子熱愛生活、熱愛勞動的習慣,孩子的一生都會受益匪淺的。

第二:經常鼓勵孩子,少用嬌氣的語言來與孩子說話。隨著孩子逐漸長大,他們也希望能得到爸爸媽媽的認可,因此,在生活中,家長盡量少用“奶聲奶氣”的語言來與孩子說話,而是試著用溫和而成人的語言來與孩子對話。比如說,看到花朵可以說:“這花開得真漂亮啊!”而不是:“這花花開得好漂亮啊!”家長這一行為的轉變,實際上也在告訴孩子:“你長大了,不是時時被媽媽嬌氣的小寶寶。”

第三:通過童話故事告訴孩子危險所在。適度放手并不代表不對孩子的安全負責。家長一定要學會判斷環境,并認識相關的危險性。通過一些孩子能接受的方式,將這種安全方式傳達給孩子。比如,可以童話故事來傳達安全知識,也可以通過童謠。現在關注兒童安全的書籍已經有很多了,作為家長可以吸取這些科學的知識,然后以合適的方法傳達給孩子。

第四:孩子遇到問題,爸爸媽媽幫著想辦法。對于雅美的兒子來講,由于長期的保護,很多適應能力被削弱,而成長需要一個過程。作為家長應該給孩子這個過程,在孩子遇到困難的時候,除了鼓勵孩子,也要教給孩子一些他可以用的方法。比如說可可不會系鞋帶,雅美可以教兒子一些最簡單的系鞋帶的方法,也可以讓他在家先試著給小熊系鞋帶,對于孩子的進步,給予積極的肯定和鼓勵。這樣一來,體驗到了學系鞋帶的樂趣,也很容易就學會了。

后記:

一個月后,雅美發現,兒子可可進步真不小,不但學會了系鞋帶,還會掃地了,昨天還幫著幼兒園老師打掃衛生,老師也說,可可進步真不小呢!

很多時候,父母的成長與孩子的成長是一個并駕齊驅的過程,如果父母總是將關注點定在孩子身上,那很可能會忽視了問題的主要矛盾。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