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虎媽”教子觀再遇華裔學者挑戰

1350

虎媽蔡美兒自認承襲著父母的“文化傳統”,圖為其父母結婚50周年家人合影。(美國《世界日報》 蔡美兒提供)

密執安州立大學華裔助理教授秦寶蓮研究發現華人學生易焦慮,圖為她教導女兒們學中文。(美國《世界日報》 秦寶蓮提供)

中新網2月14日電 綜合美國《世界日報》報道,最近華裔學者秦寶蓮挑戰“虎媽”,美國、英國、印度、中東國家媒體報導使用《虎媽導致子女憂郁》、《虎媽應收斂》等標題,

如同耶魯大學法學院華裔教授蔡美兒一年多前發表的《為何中國媽媽更勝一籌》,迅速引起全球關注。面對挑戰虎媽,蔡美兒強調,《虎媽的戰歌》是個人回憶錄,父母們應因才施教,“我的經驗不能復制”。

寶媽挑戰虎媽:家庭沖突困擾華裔學生

密執安州立大學華裔助理教授秦寶蓮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她的研究并非專門針對虎媽教養方式,她從五、六年前已開始研究新移民兒童和青少年心理發展和健康問題。她說,新移民學生適應美國教育、社會、文化體系過程中經常面臨障礙,而許多父母忙于生計,對孩子輔導幫助甚少,孩子出現狀況主要是因為家庭經濟環境影響。這項研究選取紐約和波士頓幾所資優高中華裔學生,

家庭財務成為次要因素,而對他們心理健康影響最大的是家庭關系,即家庭沖突(family conflict)和家庭凝聚力(famiyl cohesion)。

在第一組研究中,秦寶蓮從九年級學生中選取295名華裔學生和192名美國學生,調查他們的焦慮、憂郁等心理狀況,以及他們對家庭矛盾、父母的支持度等方面的認識。結果發現,華裔學生比其它同學更感焦慮,對社交方面問題較多。秦寶蓮說:“這一結論并不令人吃驚,但問題是,華裔學生的焦慮不安是因家庭關系引起,特別是涉及學業和教育,華裔學生表示與父母沖突多,共識少。當從統計分析中剔除家庭沖突和家庭凝聚力的影響,華裔學生與同伴的心理狀態不存在差別,簡單說,家庭關系影響孩子的心理健康。”

在第二組研究中,

秦寶蓮對18名華裔學生進行深度跟蹤訪談,她發現華裔家庭中孩子的學業成績永遠是爭論的焦點,學生們反映父母整天嘮叨,如果孩子成績不佳則失望、發怒。一位從事醫療研究的家長說,孩子抱怨常聽到父母的三句話:“功課作好了嗎?有考試嗎?考試成績如何?”而也有學生擔憂父母總指望她考A,遇到考試就渾身冒冷汗。

秦寶蓮說,華裔移民家庭“愛攀比”,將孩子與兄弟姐妹比,和鄰居、親友的子女比,如果別家孩子上長春藤名校,父母要求孩子向榜樣看齊,“別人的光芒令自己的孩子心理蒙上陰影。”但她表示,造成這種現象與新移民在美國立足生存需要有關,華裔父母都希望子女能夠上大學,找到理想的職業,

也很在意孩子的健康、幸福,對孩子吃苦用功充滿同情。因此,父母要注重與子女溝通的方式,既對孩子嚴格要求,但也要讓他們感到溫暖、支持和愛護。

秦寶蓮擔憂自己的研究結果被“夸大”,被推廣成華裔學生“受壓迫”或“心理有病”,她強調說,研究僅揭示了部分移民學生在傳統家庭教養方式和適應美國文化存在的矛盾,她希望研究能引起家長和教育界的重視,不把學業佳的華裔學生推崇為模范少數族裔,使心理健康存在問題的華裔學生得到及時幫助。

《虎媽戰歌》非教育指南 蔡美兒:我的經驗不能復制

秦寶蓮挑戰虎媽,蔡美兒表示,因仍未看到研究報告,對媒體有關報導不想匆促響應,但她強調,《虎媽的戰歌》不是養兒育女教科書,

而是個人回憶錄,父母們確實應因才施教,“我的經驗不能復制””,虎媽教養方式不能作為華裔父母“教育子女指南”。

蔡美兒說她的嚴格家教“是對美國的學校寬松教育的補充”。她援引統計數據說,美國孩子70%的時間用在看電視,13歲的青少年中四分之一嘗試過大麻,美國還擁有世界上最高的青少年懷孕率。“為了對抗這樣的社會環境,我想要堅持中國傳統教育的優勢,努力學習、自律,盡自己的努力做到最好。我不讓女兒們去他人家里過夜,因為我根本就不認識她們,我只讓Lulu參加這樣的派對:我認識她們的父母,這些父母負責籌備派對活動,提供音樂、食物、電影和笑聲,但沒有酒和大麻,孩子會玩得很開心,而且派對是安全的。”

其實,虎媽的兩個女兒參加派對并不少,學校的舞會上少不了兩個虎妞,而去年萬圣節虎媽在家里舉辦大型派對,邀請Lulu的40多個朋友參加。Lulu于1月中旬慶祝16歲生日,虎媽為她在紐約舉辦派對,邀請10多名好友購物和玩樂。

因為二女兒Lulu的叛逆使蔡美兒感受危機,才得以寫成《虎媽的戰歌》,一年來,母女兩人“休戰”,虎媽尊重Lulu意愿,放棄練習小提琴,專攻網球。但Lulu在繁忙的網球比賽間隙,竟然主動重拾小提琴,去年暑假學習演奏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協奏曲,并在患有唐氏癥的小姨Cindy在加州的訂婚晚會上,與姐姐Sophia演奏《愛的禮贊》小提琴和鋼琴二重奏。而且,Lulu還被選為中學管弦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虎媽說:“這真令人驚訝,因為她早已不練小提琴了,只是每隔兩、三天拉半小時而已,也許之前的艱苦訓練終于取得成果。”

虎媽言語間充滿對兩個女兒的自豪,“Sophia在中國接受采訪可以說流利中文,比需要中文翻譯的我強多了,她還在波士頓中國城做義工,為華裔耆老教英語。”Lulu幾乎每個周末都參加網球比賽,打得很開心,得到不少獎項,她的學校成績也是全A,她還花很多時間做小區服務。從中國回來后,Lulu還決定加緊學習中文。蔡美兒也透露,計劃今年夏天全家將到中國“多待一段時間”,希望兩個女兒進一步提高中文。

其實,虎媽的兩個女兒參加派對并不少,學校的舞會上少不了兩個虎妞,而去年萬圣節虎媽在家里舉辦大型派對,邀請Lulu的40多個朋友參加。Lulu于1月中旬慶祝16歲生日,虎媽為她在紐約舉辦派對,邀請10多名好友購物和玩樂。

因為二女兒Lulu的叛逆使蔡美兒感受危機,才得以寫成《虎媽的戰歌》,一年來,母女兩人“休戰”,虎媽尊重Lulu意愿,放棄練習小提琴,專攻網球。但Lulu在繁忙的網球比賽間隙,竟然主動重拾小提琴,去年暑假學習演奏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協奏曲,并在患有唐氏癥的小姨Cindy在加州的訂婚晚會上,與姐姐Sophia演奏《愛的禮贊》小提琴和鋼琴二重奏。而且,Lulu還被選為中學管弦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虎媽說:“這真令人驚訝,因為她早已不練小提琴了,只是每隔兩、三天拉半小時而已,也許之前的艱苦訓練終于取得成果。”

虎媽言語間充滿對兩個女兒的自豪,“Sophia在中國接受采訪可以說流利中文,比需要中文翻譯的我強多了,她還在波士頓中國城做義工,為華裔耆老教英語。”Lulu幾乎每個周末都參加網球比賽,打得很開心,得到不少獎項,她的學校成績也是全A,她還花很多時間做小區服務。從中國回來后,Lulu還決定加緊學習中文。蔡美兒也透露,計劃今年夏天全家將到中國“多待一段時間”,希望兩個女兒進一步提高中文。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