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分娩

順產媽媽的分娩叮囑與經驗分享

4048

有關分娩的流言四起,這讓很多準媽媽特別為難,自己生還是剖宮產呢?今天我們為大家你搜集過來媽媽們的故事,請出專家破解謠言,讓你在生產前放下最后的包袱。

誓要順產

也不能說這些媽咪就都是堅定的順產支持者,她們也退縮過、也害怕過、也投降過,不過“陰差陽錯”地她們仍然走到了最后。當把寶貝抱在懷里,她們明白了:這一關,闖過去也沒那么難。

1 我要“叛變”

口述媽咪:小鈴鐺蟈蟈

因為我媽媽是個婦產科大夫,所以我是堅定的自然分娩擁護者。懷孕后,我過得非常輕松,每天做飯洗衣掃地拖地、上下五樓買菜。

所以到臨產時,我對自己生還是很有自信的—我的運動量很大,腰和雙腿十分有力,而且每次產檢胎位都正,發育相當好。

我一直相信,女人生孩子是瓜熟蒂落的自然過程,剖宮產只是幫助無法順產者的非常手段。而且,自然分娩對媽咪和寶貝的好處顯而易見。小生命無法選擇如何來到這個世界上,TA只能仰仗自己的母親。是順是剖,僅在一念之間,你可以給TA更好的,為什么不給?

沒想到,我這么堅定的人在生產時卻差點兒“叛變”了。

控制自己盡量以優美的姿態躺在待產床上

陣痛是從1月19日中午開始的。那天一早,我就被萬分緊張的老公和婆婆趕著去住院了—我已經超過預產期好幾天了。我以為很快就會生了,

但醫生瞧了瞧我,說:“你早著呢。你還能笑,等笑不出來再找我。沒有一個人能在臨產前笑得出來,不哭就不錯了。生產那種疼,就跟千刀萬剮差不多。”

要說我的心理素質還真不錯,聽了這種話也不害怕,我就踏實地等著“千刀萬剮”了。22日傍晚,疼痛突然加劇了,疼著疼著,羊水涌出來一點兒。我媽媽是個婦產科大夫,我從小就看別人生孩子。所以,我很鎮定。

來到待產室,找個病床先躺下,我開始控制不住地呻吟。老公輕撫我的背,試圖幫我緩解一下。可惜那時我不愿讓任何人碰我,老公只好束手無策地站在一邊。我以為這種疼痛已經到頂了。后來我才知道這種疼跟臨產時的疼相比,也就像被蚊子咬了一口差不多。至少此時,

我還能忍住不大叫,還盡量以一種優美的姿勢側臥在床上。

我要“叛變”了

深夜23點多了,宮口開6指左右。趁著還能正常行走,我進了產房。這個時候個人形象已經完全拋之腦后,護士們在旁邊扎堆聊天有說有笑,我抱著自己的雙腿,仰面朝天使勁叫。每疼一下,我都覺得熬不過去了。如果有人在我耳邊說“你去剖宮產吧”,我肯定馬上叛變直奔手術室。

她的鼓勵很重要

我們找的熟人護士進來看我,鼓勵我說看到孩子的頭發了,有時她用手來幫我一下,每次羊水都撲哧撲哧噴在她臉上。我很想笑,但我實在沒勁兒笑了。

夜里12點,我正式上了產床。接著就快了,我一次次使勁,一個助產士拼命揉我的肚子,接著呼啦一下,寶貝橫空出世!!我發誓,

那一瞬間,是我這輩子最舒服最輕松的時刻。肚子一下子空了,血啊胎盤啊呼嚕嚕地全出來了,接著肌肉放松,腦中一片澄明。

2010年元月23日凌晨的12點30分,我們親愛的蒙蒙降臨這個世界。

媽咪叮囑:

被人鼓勵很重要。我們找的那個熟人護士,在別的護士都忽略我時,一直陪在我的身邊鼓勵我、指引我。這很重要。如果不找熟人,醫院也有導樂服務。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