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小童星鄧鳴賀返回老家

2226

8月19日晚上,從北京兒童醫院康復出院的小童星鄧鳴賀和全家人一起回到了老家大名縣。8月20日上午,記者來到大名,已經和記者見過多次面的鄧鳴賀、鄧鳴璐兄妹飛奔過來打招呼。rnrn

鄧鳴賀(1/7張)

原標題:小童星鄧鳴賀回老家已知病情仍堅強樂觀

8月19日晚上,從北京兒童醫院康復出院的小童星鄧鳴賀和全家人一起回到了老家大名縣。8月20日上午,記者來到大名,已經和記者見過多次面的鄧鳴賀、鄧鳴璐兄妹飛奔過來打招呼。

在石家莊、北京接受記者采訪的時候,鄧鳴賀都是很禮貌地用普通話回答,回到家,他很自然地說起了大名話。和2013年春晚時期相比,鄧鳴賀明顯長高了,舞臺上那個胖乎乎的“年畫娃娃”已有了少年的秀氣。化療副作用的痕跡在他身上還是很明顯,鄧鳴賀的頭發基本掉光,眉毛也淺了很多。但他活潑愛動,時不時地逗著妹妹玩兒,

和妹妹追逐嬉戲也不覺得累,完全就是一個調皮聰慧的正常男孩的樣子。

聽說他們回來,一大早便有親戚前來探望,和鄧鳴賀、鄧鳴璐從小一起長大的小親戚們一進門,瞬間鬧成一團。小朋友們說,有半年沒有見哥哥了,想哥哥的時候就打電話,實在想得不行,就看他在舞臺上的視頻。在他們心里,鄧鳴賀不是明星,就是從小一起玩兒的小哥哥。

鄧鳴賀(2/7張)

小鳴賀袒露真性情瞬間

親戚家的三個小朋友圍著鄧鳴賀和妹妹鄧鳴璐,無拘無束地玩著,床上、沙發上到處都是他們的“陣地”。鄧鳴賀在幾個孩子中年紀最大,很自然地就充當起孩子王的角色,基本上每玩一個游戲項目,弟弟妹妹們都興致勃勃地跟著參與其中。鄧鳴賀還即興發揮一段騎馬舞,逗得弟弟妹妹哈哈大笑。他的爸爸媽媽姑姑等長輩們總是隔一會兒就過來看看他,提醒他不要玩得太起勁。

就在鄧鳴賀快樂地蹦跳的時候,他胸前鼓起的一塊硬幣大小的包很醒目地露了出來,這時爸爸趕過來,輕聲斥責了他,

不讓他再有大幅度的動作。鄧鳴賀告訴記者,這個鼓起的包底下埋著靜脈輸液港,方便輸液用的。這時他舉起手臂,讓記者和其他小朋友看他胳膊上的針眼,“你們怕扎針嗎?你們知道嗎,我這兩個胳膊上扎過四針,第一針的時候我沒哭,第二針的時候我嗷嗷叫了兩聲,第三第四針的時候,我疼得實在受不了了,就哭了。你們知道那個針有多粗嗎?”鄧鳴賀將大拇指和食指圈成直徑快一厘米的圓圈,向記者比劃道,“這么粗呢,你見過嗎?”鄧鳴賀的爸爸告訴記者,原來這是醫院在給鄧鳴賀的胸前安裝靜脈輸液港的一道必須程序,先在臂彎扎針,通過手臂埋下輸液管通往胸前的輸液港,省去了每次扎針的痛苦和麻煩。
小鳴賀描述的扎針經歷,正是埋輸液港前的程序,可惜扎了四次,都沒有成功,最后不得不通過手術將靜脈輸液港埋在了胸前。

鄧鳴賀喜歡依偎在爺爺懷里撒嬌,他撅著嘴,有些不高興,爺爺最明白孫子的心意,“我知道他想要什么,這孩子最喜歡小動物,他說他就缺個小動物,肯定又是想纏著我給他買只小兔子。”過了一會兒,鄧鳴賀從外面拎著一只小白兔進來,樂得合不攏嘴,立刻召集小朋友們拿著菜葉來喂小兔子,怕小兔子不夠吃,又從廚房找來玉米。爺爺不無擔憂地說:“賀賀見了小貓小狗,喜歡地走不動道,可我們不敢給他養,怕有細菌傳染。”

小男孩基本都是“文武雙全”型的,當動“武”動累了,鄧鳴賀就在沙發上玩起手機游戲。

他告訴記者,以前演出的時候,爺爺根本不讓玩游戲,自從住院后,大人們怕他無聊,允許他在平板電腦上玩游戲,但時間不能長,說停就要停下來。記者問他現在手頭的游戲打算玩到什么時候,他說,就玩兩局。果然,兩局結束后,他毅然放下手機,尋找新的可玩項目去了。

鄧鳴賀出院后在屋外玩耍、打電話。(3/7張)

爺爺回顧痛苦治療過程

回到家鄉的鄧鳴賀的爺爺鄧慶華,心情開朗舒暢,和今年3月份記者在北京兒童醫院見到的判若兩人。“那是最煎熬的時候,覺得都沒法活下去了。”看到鄧鳴賀又恢復活潑可愛本性,鄧慶華才能平靜地向記者回顧這半年來的痛苦治療歷程。“孩子做過腰穿、骨穿,做骨穿的時候,從胸前插入抽取骨髓。我們看不到怎么做的,但是心里很不得勁,特難受。他做完后出來說,不疼,很麻。”最讓大人們受不了的,就是埋入靜脈輸液港那次,“但當時受一下罪,后面省很多事。”

半年中小鳴賀總共做過五次化療,“第一次化療沒什么感覺,第二次化療開始,藥效加重,賀賀腸胃感染,有三個星期左右不能吃飯,只能喝點稀飯,這段時間后感覺他體能下降了。差不多一個月左右化療一次,每做完一次化療,好細胞和壞細胞全部清零,再慢慢長起來。”第三次化療結束后,小鳴賀的心臟受到感染,但是并不太嚴重。6月份第四次化療后,小鳴賀反應嚴重,發燒到42度,“醫生說都是正常反應,有的孩子能撐過去,也有的就撐不過去了。當時他說話很迷糊,看見人就說是鬼,看見什么東西都像是飄起來的。”到7月份第五次最后一次化療,“基本挺順利的,就發燒了一天,38度左右,很快就下去了。醫生說,8月份做次全身檢查,如果沒有什么大的問題,就可以康復出院了。”鄧鳴賀基本按照醫生預期的程度康復,“目前來說,各種指標都算是正常了,還要維持一段時間,讓他注意飲食、衛生,加強鍛煉,定期到醫院復查,三年間沒有再復發的話就算徹底康復了。”

說到最煎熬的治療過程,鄧慶華眼中還是忍不住噙著淚水,“這段時間我們經歷得太多了,醫院說,他這個病是短療程、強化療的類型,小賀賀的病在白血病中是低危的,不用骨髓移植,也是不幸中的萬幸吧。這兩三年,我們全家都會全心全意照顧他,一定要把他照顧好。”

鄧鳴賀剛住院的時候,還以為自己是普通的感冒發燒,可半年的治療下來,漸漸懂事的小鳴賀心里明白,自己的病沒有那么簡單,于是大人們告訴了他真實病情,但并沒有解釋病情的真正內容。在小鳴賀心里,他依然認為這是和感冒發燒差不多的病。整個治療過程下來,除了埋靜脈輸液港那次大哭了一場,其他任何一次治療都沒有掉一滴眼淚。

鄧慶華還給看了鄧鳴賀在醫院的治療記錄,就在他們來大名的當天,小鳴賀還在醫院驗了血,驗血報告顯示各項指標基本正常,唯有白細胞數值還在正常值下,血紅蛋白、血小板都在正常值內。“7月份他的白細胞更低,這算漲上來了。現在我們心里也就不怎么害怕了。原來不懂這個化驗報告,久病成醫就都懂了。”

鄧鳴賀和爺爺合影(4/7張)

9月小鳴賀將公開亮相向關心他的人表示感謝

回到家鄉大名后,鄧慶華一家將一直呆到8月底,9月1日將去鄭州參加河南電視臺《梨園春》的錄制,“我一開始是不敢答應的,畢竟小賀賀剛出院,但是他是通過這個節目成名的,我們和節目組之間一直有著深厚的感情。后來請示了醫院,醫院說只要別讓孩子太累,可以適當參加。小賀賀回家后,看見妹妹上臺表演,特別眼饞,非常想登臺。這次我們讓他亮個相,向全國關心他的朋友們表示感謝,報個平安,也算是給大家一個交代。”談及今后的演出計劃,鄧慶華堅定地說:“商演肯定不讓他參加了,如果有公益演出需要他,在他身體條件許可的情況下,還是會讓他登臺的。”

鄧鳴賀(左)和鄧鳴璐上春晚(5/7張)

鄧鳴賀的爺爺鄧慶華在捐款現場一直落淚(6/7張)

鄧鳴賀(7/7張)

爺爺回顧痛苦治療過程

回到家鄉的鄧鳴賀的爺爺鄧慶華,心情開朗舒暢,和今年3月份記者在北京兒童醫院見到的判若兩人。“那是最煎熬的時候,覺得都沒法活下去了。”看到鄧鳴賀又恢復活潑可愛本性,鄧慶華才能平靜地向記者回顧這半年來的痛苦治療歷程。“孩子做過腰穿、骨穿,做骨穿的時候,從胸前插入抽取骨髓。我們看不到怎么做的,但是心里很不得勁,特難受。他做完后出來說,不疼,很麻。”最讓大人們受不了的,就是埋入靜脈輸液港那次,“但當時受一下罪,后面省很多事。”

半年中小鳴賀總共做過五次化療,“第一次化療沒什么感覺,第二次化療開始,藥效加重,賀賀腸胃感染,有三個星期左右不能吃飯,只能喝點稀飯,這段時間后感覺他體能下降了。差不多一個月左右化療一次,每做完一次化療,好細胞和壞細胞全部清零,再慢慢長起來。”第三次化療結束后,小鳴賀的心臟受到感染,但是并不太嚴重。6月份第四次化療后,小鳴賀反應嚴重,發燒到42度,“醫生說都是正常反應,有的孩子能撐過去,也有的就撐不過去了。當時他說話很迷糊,看見人就說是鬼,看見什么東西都像是飄起來的。”到7月份第五次最后一次化療,“基本挺順利的,就發燒了一天,38度左右,很快就下去了。醫生說,8月份做次全身檢查,如果沒有什么大的問題,就可以康復出院了。”鄧鳴賀基本按照醫生預期的程度康復,“目前來說,各種指標都算是正常了,還要維持一段時間,讓他注意飲食、衛生,加強鍛煉,定期到醫院復查,三年間沒有再復發的話就算徹底康復了。”

說到最煎熬的治療過程,鄧慶華眼中還是忍不住噙著淚水,“這段時間我們經歷得太多了,醫院說,他這個病是短療程、強化療的類型,小賀賀的病在白血病中是低危的,不用骨髓移植,也是不幸中的萬幸吧。這兩三年,我們全家都會全心全意照顧他,一定要把他照顧好。”

鄧鳴賀剛住院的時候,還以為自己是普通的感冒發燒,可半年的治療下來,漸漸懂事的小鳴賀心里明白,自己的病沒有那么簡單,于是大人們告訴了他真實病情,但并沒有解釋病情的真正內容。在小鳴賀心里,他依然認為這是和感冒發燒差不多的病。整個治療過程下來,除了埋靜脈輸液港那次大哭了一場,其他任何一次治療都沒有掉一滴眼淚。

鄧慶華還給看了鄧鳴賀在醫院的治療記錄,就在他們來大名的當天,小鳴賀還在醫院驗了血,驗血報告顯示各項指標基本正常,唯有白細胞數值還在正常值下,血紅蛋白、血小板都在正常值內。“7月份他的白細胞更低,這算漲上來了。現在我們心里也就不怎么害怕了。原來不懂這個化驗報告,久病成醫就都懂了。”

鄧鳴賀和爺爺合影(4/7張)

9月小鳴賀將公開亮相向關心他的人表示感謝

回到家鄉大名后,鄧慶華一家將一直呆到8月底,9月1日將去鄭州參加河南電視臺《梨園春》的錄制,“我一開始是不敢答應的,畢竟小賀賀剛出院,但是他是通過這個節目成名的,我們和節目組之間一直有著深厚的感情。后來請示了醫院,醫院說只要別讓孩子太累,可以適當參加。小賀賀回家后,看見妹妹上臺表演,特別眼饞,非常想登臺。這次我們讓他亮個相,向全國關心他的朋友們表示感謝,報個平安,也算是給大家一個交代。”談及今后的演出計劃,鄧慶華堅定地說:“商演肯定不讓他參加了,如果有公益演出需要他,在他身體條件許可的情況下,還是會讓他登臺的。”

鄧鳴賀(左)和鄧鳴璐上春晚(5/7張)

鄧鳴賀的爺爺鄧慶華在捐款現場一直落淚(6/7張)

鄧鳴賀(7/7張)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