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誰為他們負責?疫苗后遺癥傷害的孩子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4 4933
赞助商链接
什么是疫苗后遺癥? ?疫苗后遺癥, 指在接種疫苗后產生不良反應, 造成身體留下殘疾甚至死亡。 中國疾控中心公布的數據顯示, 全國每年超過1000個孩子患上各種疫苗后遺癥, 留下終生殘疾, 疫苗事故頻發, 孩子們承受了太多他們本不該承受的痛苦, 1000, 作為年疫苗預防接種上億劑次的疫苗大國來說, 這個數字很容易就會被忽視。 受害者及家屬卻因此留下終生難以抹去的陰影。 而對于這些“少數”的受害者及家屬, 如今還面臨著鑒定的困難和事后保障機制缺失的尷尬局面。 疫苗后遺癥患者梁嘉怡 廣東的夏季,
赞助商链接
多雨炎熱。 持續的雷雨天氣讓梁永立一家待在了里快一個月了, 加上女兒最近身體不好, 夫妻也盡量不外出。 正常情況的話, 梁永立一家每星期都會找一天從江門的家里乘坐輕軌來到廣州。 6月的一天, 適逢好天氣, 他們照例出發。 每次來廣州, 不是去玩, 而是找個熱鬧的街區, 進行“擺攤”, 希望得到好心人的捐助, 作為女兒的生活及治療費用。 梁永立的女兒梁嘉怡是一名疫苗后遺癥的受害者, 現已成為半植物人狀態。 除了眨眼和呼吸, 嘉怡已經是半植物人的狀態了 廣州的街頭, 梁永立架起關于女兒的新聞報道的大幅海報, 在女兒輪椅前放一個箱子, 行走中的市民偶爾會停下腳步看著這個一動不動的“植物人”, 覺得可憐便向箱子投下自己的一點點心意。 有些人感到好奇, 問及梁永立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得知這是接種疫苗產生不良反應后,
赞助商链接
都不禁為此而驚訝。 一家三口每次都會找一個鬧市。 除了通過別人的捐助作為主要的生活來源, 梁永立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希望更多人關注他們。 梁嘉怡今年12歲, 身高約1.3米, 瘦弱身軀蜷縮于輪椅上, 一動不動地坐著。 假如不是眼睛在轉動, 肉眼難以判斷她是否活著。 呼吸時而急促時而平靜, 她不能說話, 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否有意識, 輪椅上貼著她出事前的照片, 穿著裙子, 拿著鮮花, 面帶笑容站在鏡頭前拍的照片, 梁永立回憶到, 當時的她健康, 活潑, 愛笑, 然而這些記憶永遠定格在10年前, 一針疫苗改變了她的命運。 母親給已失去了知覺的嘉怡洗澡 嘉怡瘦骨如柴 2003年8月15日, 劉雪云帶兩歲多的女兒梁嘉怡到當地江門會城醫院下屬的愛民診所進行第二次接種乙腦疫苗。 疫苗接種后, 劉雪云發現嘉怡脾氣顯得煩躁, 跟平時不太一樣。
赞助商链接
夜里還出現發燒的情況。 劉雪云覺得只是普通的發燒感冒, 第二天帶女兒到當地的衛生院看醫生, 醫生也認為只是普通的感冒發燒而已, 就給嘉怡開了藥打了針。 但是過后情況并沒有好轉, 反而每況愈下, 出現嘔吐、抽筋, 還一度昏迷。 8月19日, 父母將梁嘉怡送進了江門市中心醫院。 診斷結果顯示嘉怡患的是“重癥病毒性腦炎”。 治療期間, 梁嘉怡一度昏迷11天, 院方數次下了病危通知書。 最后, 嘉怡雖然脫離了生命危險, 但由于腦細胞大量死亡, 已經成了半植物人狀態, 梁永立說, 從那時開始嘉怡永遠只能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 自此夫妻兩人努力照顧著女兒, 尋找各種方法求醫, 希望女兒能奇跡般地好起來。 高額的花費摧殘著這個本來就不富裕的家庭, 兩人開始帶著女兒在江門和廣州兩地乞討奔波。 梁永立一直想不明白, 為什么自己的孩子會變成這樣?他開始懷疑那針疫苗導致了悲劇發生,
赞助商链接
并到當地的疾控中心以及衛生部門進行維權。 但根據江門市醫學會、廣東省醫學會專家組所出具的《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 認定接種疫苗與患者病情無因果關系。 隨后梁永立從江門出發, 騎車一個多月到北京進行上訪, 最后還是一無所獲。 后來, 他遇到了余同安同為廣東江門人的疫苗后遺癥的家長, 他才知道受害者并不只有他們一家。 注射疫苗后導致終生殘疾的郭海章 郭海章是為數不多認定為疫苗事故的小孩。 郭海章, 今年兩歲, 2012年10月23日在廣州市黃埔區珠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服用液體脊髓灰質疫苗, 11月6日注射了二類疫苗Hib, 四天后海章高燒不退, 送往醫院后出現呼吸困難, 隨后被送到重癥監護室搶救, 當時只能靠呼吸機進行呼吸, 身體機能失禁, 多器官衰竭。 醫院診是急性播散型腦脊髓炎。
赞助商链接
注射疫苗后的海章只能靠呼吸機呼吸 2013年7月9日, 黃埔疾控中心召開預防疫苗異常反應專家會議, 確診為:屬于預防疫苗異常反應, 損害程度為二級甲等。 隨后小海章接受了不同程度的治療。 海章忍受針灸 痛苦難耐 兩歲的海章最后脊髓大量神經細胞死亡造成終生殘疾。 其母親黃澤春, 今年22歲, 廣東茂名人, 原本跟丈夫結婚后, 靠兩人的工作所得基本能維持生活, 生活不好也不差。 對于此次意外, 讓他們不知所措, 他們腦里從來就沒有疫苗后遺癥的概念, 悲劇發生在他們身上就是一個打擊, 如今治療費用已經花去二十多萬。 負債累累的黃澤春夫婦帶著小孩到處求醫, 在網上看到有治療希望的消息, 都會盡力去嘗試, 希望自己的孩子會好起來。 海章已經慢慢習慣了治療 默默等待針灸的結束 最后, 疾控中心同意對其進行一次性補償,
赞助商链接
跟黃澤春簽訂協議, 賠償的辦法是報銷之前的醫療費用, 20年殘疾補助費標準為2012年的人均支出、誤工費等費用, 但今后一切費用自理, 后續不會再得到任何賠償。 迫于經濟壓力, 他們只好簽訂了這個自己也覺得并不合理的賠償協議。 但是賠償的款項需要層層審批, 至少需要三四個月才能拿到, 款項沒到又不得不暫時停止治療。 所以他們一直默默等待這費用的到來, 畢竟小孩還小, 現在是最佳的治療時機, 錯過了就更加沒有希望了…… 疫苗事故?偶合的判定 大多數的受害家長對自己的孩子進行疫苗事故鑒定時, 得出的結論通常是“偶合”, “關聯性極小”, “無因果關系”的結論。 這些結論通常讓家長們非常失望。 他們質疑衛生部門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的行為。 自2008年12月1日《預防接種異常反應鑒定辦法》開始實施起, 規定:如遇疑似異常反應,
赞助商链接
應由疾病預防控制機構組織專家進行調查診斷;有爭議時, 可向市級醫學會申請進行預防接種異常反應鑒定;再有爭議, 可向省級醫學會申請鑒定。 對于這樣的規定, 家長認為疾病預防控制機構組織專家以及省市醫學會專家本身就屬于衛生部門, 他們希望的是第三方的介入。 不然, 對于他們來說, 這樣的鑒定結果不可信。 在受害者家長中, 很多人都有維權的經歷, 卻多數無果。 就在2013年9月2日, 全國各地的部分受害者家長自發到北京的衛生部進行維權, 他們其中的三個訴求是診斷鑒定, 補償救助, 后續保障, 但至今仍未得到解決。 大多數的受害者的家長還是愿意接受疫苗接種的方式來減少疾病的發生, 但是當接種的不良反映發生在這少數的小孩身上之時, 誰又能為孩子的未來負責?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