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直擊濟南棄嬰島:僅8天收59名棄嬰

2784
何為棄嬰島? 棄嬰島即嬰兒安全島。嬰兒安全島,是兒童福利機構保護棄嬰生存權利的一次嘗試與探索。建立“棄嬰安全島”的目的是為防止棄嬰在野外受到不良環境侵害、延長嬰兒存活期,作為棄嬰接收設施和臨時庇護場所。通常情況下,棄嬰島設在兒童福利機構門口,島內設有嬰兒保溫箱、延時報警裝置、空調和兒童床等。島內接收嬰兒后,延時報警裝置會在5至10分鐘后提醒福利院工作人員到島內察看棄兒,盡快將嬰兒轉入醫院救治或轉入福利院院內安置。 直擊濟南棄嬰島 濟南嬰兒安全島自6月1日啟用以來,
僅短暫的8天時間,已接收社會棄嬰59名,平均每天接收8名棄嬰。棄嬰接收過程中出現了部分父母隨意遺棄殘疾少年兒童的不正常現象,違背了設立嬰兒安全島的初衷,嚴重影響了嬰兒安全島的正常運行,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 6月5日23:12分,一輛汽車從濟南嬰兒安全島門口突然急剎車,來不及看清車型及牌照車已疾馳而去。一名六歲女孩被推出車外,重重地摔在馬路邊上。她是即將結束的一天中,送來的第七個孩子。在女孩縫死的褲兜里,記者發現了一張紅色紙條,上面豎著三行字,寫著女孩的出生日期:出生于2008年3月5號,農歷正月二十八日,十二點十分。截止到6月6日早上7點20分,“濟南棄嬰島”過去的一天,
24小時接收被遺棄嬰孩12名,再一次刷新了從6月1日以來當日接收被遺棄嬰孩的數量。 6月5日中午13時45分,出生僅7天的高長樂,被扔在了柳埠鎮突泉村距離福利院西一兩百米處的路邊,附近村民王中支發現他時,小嬰兒身裹著白花小棉被,躺在花壇邊,烈日當頭。兩位民警抱他來到福利院,他正睡得酣甜。給長樂喂奶,小護士眼里噙著淚告訴徐琴,“他太小了,連奶都不會裹……” 6月5日,17:31山東省濟南市,從聊城陽谷趕來的一對母女走進“棄嬰島”。無名氏男孩,1歲多,腦癱。 母女倆乘坐魯P牌照的白色捷達汽車緩緩停靠在“棄嬰島”門口,年輕媽媽懷抱孩子,母親則提有兩大包衣物。 6月5日17:35,聊城陽谷母女走后不到五分鐘,又一個趿拉著拖鞋,懷抱出生三四個月大女嬰的青年男子,
大步走向“棄嬰島”。 男子胡子拉碴,短袖短褲,一臉的倦容。 詢問得知,這是男子的第二個女兒,患有腦癱,6月1日他看報紙得知“棄嬰島”的事情。問起女兒的名字,他回答“還沒取”。 這個看起來毫不動容的男人,在把女兒放入“棄嬰島”的小床上時,他溫柔地看著女兒,撫摸了下女兒的頭,然后轉身,抽泣,抬起手臂抹了一把淚。 在他離開后,工作人員在他給女兒留下的一堆衣物里找到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女孩,2014年2月10日出生,名字,妞妞,患先天腦癱血管瘤……天下父母都不舍得拋棄自己的孩子,希望好心的你們能收下這個可憐的孩子。” 6月5日晚上20:50,僅僅兩秒鐘,安安就被丟棄到了濟南福利院門口的路邊。工作人員追上去的時候,
車已經開得飛遠。裹著白色波棉被的安安沉睡在夢鄉中,護士抱起他,又給他加了個小被子,翻找父母給安安留下來的物品,一個嶄新的奶瓶,蓋子上塞了一張紙條,記者打開,上面是安安的信息。“5月13日出生,名字安安,腸道不好已做手術看好了,查出孩子患唐氏綜合癥。” 6月6日1:50分左右,一對老夫婦又抱著裹著嚴嚴實實地孫子走到了安全島門口。他們從棗莊趕來。奶奶抱著孫子嚎啕大哭,嘴里念叨著“奶奶無能不能讓你好好活著”,爺爺今年70多歲,仍然下地干活。兒子先天性殘疾,眼睛看不到,未婚先孕,孫子遺傳了他。2:02,推開安全島房門,老兩口互相攙扶著走進去,小心翼翼地將孩子放進嬰兒床,“孩子11個月,眼睛怕光,
不要讓他見光,給他捂著,他一難受就抓頭。”還有32天,這個叫康康的男孩就要迎來他來到世上的第一個生日了。 6月6日凌晨1點22分,一輛濟南出租車停靠在了福利院門口。抱著出生半個月的兒子,老父親提著包裹,來自菏澤的老、中、少,曾經因為寶貝孫子降臨而喜氣洋洋的三世同堂,在孩子放入“棄嬰島”的一霎那,短暫緣分燃已殆盡。 6月6日4:04,天開始蒙蒙亮,安全島對面的農家樂亮起了燈。就在這時,一輛棗莊的雪弗蘭突然停在安全島門口。一個穿帽衫戴帽子的年輕小伙兒迅速跑進屋內放下孩子,工作人員剛要攔截詢問情況,小伙兒跳上車,扔出一包行李,車開走了。打開包裹,男嬰兒名叫墨墨,9月大,大眼睛好奇地望著工作人員。
偶爾夜間飛馳的過路車,會驚起附近村落陣陣狗吠,不知哪輛車會突然緊急剎車,或減速慢行,趁人不注意時,抱著孩子的家長快速跳下車、跑進安全島,將孩子放到溫暖的小床上,然后迅速離開。丟棄、離開,前后只用了不到一分鐘。僅僅8天的時間就接收了59名棄嬰,而有不少好心人士陸續為這些棄嬰捐款捐物,令人心寒的是,59個寶寶就這樣從此失去了親生父母的關愛。 關于棄嬰島的爭議 福利院接收了這些孩子,隨之而來的是爭議。有人認為,棄嬰是違法行為,設置專門接收棄嬰的設施,“鼓勵了不負責任的人做不負責任的事”,會變相縱容棄嬰行為,甚至可能導致棄嬰數量的增加。 對此,石家莊社會福利院院長韓金紅也曾為此感到糾結。最終,他用這樣一句話說服了自己和同事:“我們改變不了遺棄這一行為,但可以改變遺棄的結果。” “各個國家也避免不了棄嬰。”韓金紅說。“不會說多一個安全島,不良父母就增加了。棄嬰行為需要社會保障部門和司法機關共同解決。福利機構沒法改變社會貧困,我們能做的就是如果你遺棄了,我們讓你的孩子活得有尊嚴。”最終,他用這樣一句話說服了自己和同事:“我們改變不了遺棄這一行為,但可以改變遺棄的結果。” “各個國家也避免不了棄嬰。”韓金紅說。“不會說多一個安全島,不良父母就增加了。棄嬰行為需要社會保障部門和司法機關共同解決。福利機構沒法改變社會貧困,我們能做的就是如果你遺棄了,我們讓你的孩子活得有尊嚴。”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