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夫妻保健 致老公性無能的危險行為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6 2623

導語:自古以來,男人被賦予了高山般偉岸的形象,其實男子漢也渴望女人的“寵愛”。至于后者,處于強者地位的妻子在內心深處就有些瞧不起丈夫,更不會輕易讓丈夫在性方面垂手可得了。

導語:自古以來,男人被賦予了高山般偉岸的形象,其實男子漢也渴望女人的“寵愛”。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有些妻子卻總是有意無意地打擊著丈夫的自尊。

無端猜疑生禍

無端猜疑生禍

保護好丈夫的性自尊,首先要相信丈夫的性道德。對一個忠貞不二、品行高尚的大丈夫來說,妻子對他的無端猜疑,會對其自尊產生極大傷害。

張浩是一個單位的業務員,妻子小菁在辦公室坐班。張浩長得英俊,社交能力強,經常出差,這令小菁很不放心,生怕張浩哪天在外被“狐貍精”給勾引去了。于是,在張浩每次出差前,小菁總是要向夫君主動示愛,她想出門前把他“喂飽”了,在外他就不會輕易去尋“野食”。

張浩每次出差回來,小菁更是迫不及待地要與夫君來次云雨之歡,用她的話說這叫“一箭雙雕”:一則小別勝新婚,“性趣”使然;一次丈夫半夜三更出差歸來,坐了一天的火車,實在是累了,可小菁還是不肯“放過”,非要同房不可。張浩拒絕了,霎時,壓抑在小菁心頭的火噴薄而出:“你一定在外面有了相好的,才不要我……你這個沒良心的!”張浩見妻子這樣說話,心想自己一年到頭辛辛苦苦在外奔波,還不是為了這個家,頓時火冒三丈。兩人唇槍舌戰,吵得不可開交。經過這件事后,兩口子有半個月沒有說過一句話,婚姻大廈岌岌可危。張浩不是那種心眼很細的人,從不曾想到小菁會有這種想法,這件事發生后,他想起難怪每次出差回來,小菁看自己的眼神總是怪怪的。為了這個家,張浩主動找小菁好好地談了一次,小菁也表示下不為例。然而不久,小菁又故態復萌,一對小夫妻最終分道揚鑣。

戲言誘發丈夫“陽痿”

戲言誘發丈夫“陽痿”

保護好丈夫的性自尊,要相信丈夫是一個正常的人,他既不是性“超人”,也不會是性無能。作為妻子,一般不會故意打擊丈夫的信心,但言者無意,聽者有心,有時一句玩笑會不經意傷害了丈夫的性自尊。

瓊姑娘性格開朗,喜歡開玩笑。新婚之夜,她與夫君相擁著入了洞房,兩人寬衣上床后,小瓊雙眼微閉,滿面潮紅,正準備迎接令人醉生夢死的那一刻的到來,沒想到夫君的“那個”并不爭氣,剛一接觸就“一瀉千里”了。

小瓊心里有些不滿,但一看丈夫那氣喘如牛的模樣,頓覺好笑,一句“沒想到你這項目經理干得挺不錯的,干這個‘項目’卻這么差勁”的玩笑話便脫口而出,丈夫頓時窘得滿面通紅。從此以后,每次過性生活時,小瓊的丈夫總會不自覺地想起小瓊說的那句玩笑話,久而久之,他這個項目經理干起這個“項目”來真的有些力不從心了。其實,作為知識女性 的小瓊,也明白丈夫在初次性交時出現那種情況的道理,雖是一句玩笑話,卻給丈夫造成了如此嚴重的后果,也給自己的新婚生活留下了揮之不去的陰影,小瓊真是后悔不已。后來,經過心理醫生的治療和在小瓊的溫存、鼓勵下,小琢的丈夫總算重振了雄風。

趙君和太太都是上班族,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加上家務的繁雜,在經過5年婚姻生活的洗禮后,他們開始感到,如今在性愛 的河流漫步,已難以激起昔日那種情欲的驚濤駭浪了,一切都顯得那樣平淡無奇,仿佛例行公事。一天,趙君從別處借來了幾張“小影碟”,晚上夫妻倆關起門看了起來。看了一陣,這對過來人不禁被影碟里那恣清縱欲的一幕幕所感染,頓感春心蕩漾,熱血沸騰。他們一邊看著影碟,一邊學里面那樣抱在了一起。不過現實中,趙君不可能像演員表演的那樣經得起“持久戰”的折騰,或許是過于激情的緣故,沒幾下趙君便跨了下來。而他妻子卻余興未盡,看丈夫癱在那里的那個“熊樣”,不禁嗔怪道:“看你啦,喜歡借這些來看,自己又不行。”趙君頓時無地自容。在以后的性生活中,趙君老愛回想起小影碟中那一幕幕和妻子的話來,這種反復的對比讓他覺得自己真有些不行了。

“恩賜”的性愛 讓丈夫無奈

“恩賜”的性愛 讓丈夫無奈

如果妻子對于性生活附加太多感情以外的條件,把性當做對丈夫的獎勵,那既傷了丈夫的性自尊,也褻瀆了性。

有時丈夫“性”趣很高,而妻子或許沒多少“性”趣,壓根兒就不想與丈夫做愛,于是就對丈夫提要求:明早給我打好洗臉水,明早的早餐歸你買了;做愛可以,不過那一大盆衣服可歸你洗啊!等到丈夫答應了自己的要求,才寬衣相送,一動也不動地聽任丈夫的“蹂躪”。可想而知,這種十分勉強的性生活讓丈夫十分無奈,質量絕對不會高。

當夫妻倆相擁著準備進入“狀態”時,可能此時丈夫一句不經意的話,令妻子頓感不悅,結果她便來個“性愛急剎車”,頭一甩,背一轉,毫不通融地給丈夫留下一個冷冷的背脊。當夫妻倆正在進行著性愛的“前戲”準備,或許因丈夫的某個動作掃了妻子的興,她便毫不留情地拉上了性愛的帷幕。碰到這種情況,激情似火的熱血男兒怎么也會有突墜冰窟,通體冰涼之感。

把性作為對丈夫的獎勵,當作對丈夫的一種“恩賜”的現象,在男強女弱型夫妻和男弱女強型夫妻中尤為嚴重。就前者而言,弱勢的妻子想通過“性”這條途徑來與丈夫一比高低:看你神氣的,不也要“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至于后者,處于強者地位的妻子在內心深處就有些瞧不起丈夫,更不會輕易讓丈夫在性方面垂手可得了。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