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蕃茄媽媽給小蕃茄的五周歲寄語——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4037

三月里的某一天,你哭著說嘴巴疼,吃不下飯。媽媽著急地以為這又是一場疾病的前兆,你的體質實在算不上是很好,但這是三月啊,不年不節的,你怎么會生病呢?別笑媽媽說怪話,真的就是這樣,好象你知道爸爸媽媽都很忙,忙得沒空帶你上醫院,所以每次都得輪到過年過節放大假了你才生病,真是讓人又好氣又好笑。這一次其實也的確如此,因為三月里無年無節,所以你也沒有生病,所謂的嘴巴疼,不過是你快要換牙的預告。

第二天的晚上,媽媽摸到你下面的小門牙靠左邊那顆有點輕微的搖晃,

這個發現,讓媽媽整整一晚都沒睡覺。

你才四歲半啊,聰明無牙的日子仍然近在眼前,這兩顆小牙破土而出的樣子依舊觸手可及,你怎么就要換牙了呢?!這個晚上,媽媽從你的飲食結構,想到所有食物的生物激素污染,想到你將來要生存的社會是如何的混亂不堪,最后想到你現在比別的孩子早出了兩年牙,那么以后就勢必要比別人早兩年無牙可使。天吶,你讓我怎么能睡得著?!別取笑,為人父母的心就是如此亂糟糟,這一點要等很久很久以后你才能體會得到。

五年了,你來了我們的身邊已經五年。依然記得大肚子的時候,朋友笑著對我說:“開始了,你的五年徒刑終于要開始了。”

媽媽瞪圓了眼睛問:“什么?要五年?難道不是周歲后就能解脫的嗎?!”

現在,五年過去了,媽媽才終于明白,的確需要五年,一個孩子從出生到基本自理的時間就是五年。精準,專業,沒有偏差。

這五年里,你學會了走,學會了吃,學會了自己上廁所,學會了獨自入睡,學會了一個人玩耍,你甚至學會了自己洗澡、自己玩電腦、自己看書。要媽媽陪伴的事情越來越少了,原以為我會因此而快樂,而感到解脫,卻沒想到更多的反倒是失落。也許人就是這樣一種習慣性的動物,當被依賴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而不再是負累,我真恨不能發明一種變小藥,讓你再回到一個奶寶寶。

從你兩歲開始就盼著,什么時候可以不用我陪著你睡覺,現在你真的不用陪著入睡了,可每晚媽媽卻習慣性地來到你的身邊,

親吻你額頭上的亂發,擦去你唇邊的口水,捏捏你鉆在外面的小手,然后,躺下。有這個世界上,到底有多少愛可以重來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用不了多久,你就真的能獨自擁有一間屋、一張床了,可現在,我希望這一天來得越晚越好。

現在,每天早晨去幼兒園我再也不用牽著你的小手慢慢走進校園,再也不用一步三回頭地害怕你在那兒孤單無助,甚至,我都不用從電動車上下來,只需看著你飛奔入校的背影慢慢變成一個看不清的圓點。你大了,你真的長大了,雖然我不情不愿,但沒有什么可以阻止一個孩子成長的步伐。

那天,你一本正經地要求給我和爸爸上課,我們相視一笑著乖乖當起學生,

也許,每個孩子都好為人師的,你當然也不例外。然而,你那象模象樣的口氣卻突然讓媽媽有點擔心,有點害怕,害怕某一天我面對的你真就變成了這樣,老氣橫秋,或者說成熟自信。

那幾天,你不停地追問“今天股票漲了沒有?我們的基金賺錢了嗎?”。其實你一直是個小財迷,連音樂里都能聽出鉆石落地的聲音。然而,當你那么嚴肅地與我討論家庭的財產問題,而不再是幻想著去阿爾泰山挖金子那么不切實際,媽媽突然有點無奈,有點緊張,緊張社會的大環境和家庭的小環境讓你小小年紀就開始把金錢看得太重,或者說理財觀念太強。

今年秋天,爸爸就要去支教了,這一回,不是被抽簽抽中的,不是被強迫無奈的,而是自己去要求來的。

并不是我們的覺悟有多高,只是在發現這場支教活動無可避免無可逃脫的時候,爸爸媽媽必須立刻做出一個決定,讓它發生在最合適的時間里進行。

什么才是最合適的時間呢?那就是一定得趕在你上小學之前。為什么一定要趕在你上小學之前呢?因為你的小學生涯必須去浦西進行,我們要盡己所能讓你上一所比較好的學校,接受比較正常而寬松的教育。而所謂的盡己所能中所付出的努力,其中也包括了你爸爸的一年支教,這是我們向組織上提出的唯一要求:讓你上我們想上的小學,僅此而已。

外公外婆曾經一度非常反對你去遙遠的浦西上小學,他們說你太小了,為了上一所名氣好點的學校,

每天要犧牲那么多的睡眠,實在是不值得。他們還舉出媽媽和舅舅小時候,因為搬家到了浦東,每天清晨五點半出發去擺渡的求學生活來試圖說服我們放棄這個打算。

可現在,這都不是什么問題了。到明年秋天,你升小學的時候,也是你爸爸回來的日子,你可以每天坐著他的車去上學,而不用象媽媽小時候那么辛苦地背著大書包去擠公交車,不會因為書包帶子被擠斷而跟在車子后面飛奔著追書包,更不會由于飯盒子被擠翻而餓一下午的肚子。想到那些跑月票的中學生涯,媽媽至今仍然覺得象惡夢一般可怕。

放心,寶貝兒,我決定不會讓你重復這樣的生活!哪怕以后爸爸還會出差、還會外派,媽媽也會盡己所能讓你使用最合適的交通工具去浦西上學,不管是出租還是包車。

也許,所有的過來人都會對我說:“小孩子吃一點苦沒壞處,你一個女生能經受的,蕃茄是男孩,更沒啥不可以。”,但媽媽還是不會,不僅僅是因為不舍得,更是覺得沒有必要。也許,憶苦思甜是必要的,但所謂的憶苦思甜并不是要讓你,讓我們的下一代去經歷、去簡單地復制嘗試我們童年中那些磨難,否則,社會的進步與發展還有什么意義?

媽媽相信每一代人長大以后,都會對自己童年生活中所謂的“艱難與痛苦”做出不同的詮釋,這才是生活的必然。對于你將來所能領悟的東西,媽媽不想猜測,媽媽也沒有辦法去猜測,因為我和你之間,隔了整整三十年!

五年的徒刑行將結束,在這將出獄而未出獄的一刻,忽然想起大學畢業時聽的那道歌:“你有個家,妻如玉,兒女如花,你是個男人,就注定要支撐它。”是啊,你是個男孩,總有一天,你也要變成男人,支撐起一個家,呵護著你如花的兒女,如玉的發妻。可今生今世,你都永遠是爸爸媽媽眼中的寶寶,那么讓我們心疼,讓我牽掛。也許在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什么東西真的可以重來,那么,就讓我們一起祈愿,讓我們之間的愛,永遠永遠也不必重來~~

不管是出租還是包車。

也許,所有的過來人都會對我說:“小孩子吃一點苦沒壞處,你一個女生能經受的,蕃茄是男孩,更沒啥不可以。”,但媽媽還是不會,不僅僅是因為不舍得,更是覺得沒有必要。也許,憶苦思甜是必要的,但所謂的憶苦思甜并不是要讓你,讓我們的下一代去經歷、去簡單地復制嘗試我們童年中那些磨難,否則,社會的進步與發展還有什么意義?

媽媽相信每一代人長大以后,都會對自己童年生活中所謂的“艱難與痛苦”做出不同的詮釋,這才是生活的必然。對于你將來所能領悟的東西,媽媽不想猜測,媽媽也沒有辦法去猜測,因為我和你之間,隔了整整三十年!

五年的徒刑行將結束,在這將出獄而未出獄的一刻,忽然想起大學畢業時聽的那道歌:“你有個家,妻如玉,兒女如花,你是個男人,就注定要支撐它。”是啊,你是個男孩,總有一天,你也要變成男人,支撐起一個家,呵護著你如花的兒女,如玉的發妻。可今生今世,你都永遠是爸爸媽媽眼中的寶寶,那么讓我們心疼,讓我牽掛。也許在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什么東西真的可以重來,那么,就讓我們一起祈愿,讓我們之間的愛,永遠永遠也不必重來~~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