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警惕!有些催乳師竟然拿著按摩師的證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產后 » 哺乳期
2014-08-16 2734
赞助商链接

“我已經找她催過四次了卻不見好 , 到了醫院一查居然得了乳腺膿腫, 還需要插管引流。 ”10月16日, 市民康女士被一個自稱專業催乳師的人診治后患上了乳腺疾病。 記者調查后發現, 奶粉行業問題頻出使得母乳喂養越來越受歡迎, 催乳行業也隨之興起。 但該行業也逐漸暴露出監管漏洞等問題, 由于催乳行業缺乏相應 的職業資格認定, 目前全市從事催乳行業的也多是“半路出家”, 不少都是拿著按摩師證件從事催乳, 有的甚至沒有任何證件。

反映催乳“催”出乳腺病

“我是聽別人介紹才過去的。 ”16日上午,

赞助商链接
記者在日照市婦幼保健醫院見到了正在進行乳腺膿腫穿刺引流的市民孔女士, 據孔女士介紹, 自 己生完孩子已經 50多天了, 從孩子十來天的時候自己出現了積奶現象, 經人介紹她到一家“專業催乳”機構進行了催乳保健治療 , 沒想到問題非但沒有解決, 最近幾天她總覺得胸部脹痛得厲害, 晚上甚至睡不著, 只好到婦幼保健院做了專業檢查, 沒想到卻查出患了乳腺膿腫。


產后催乳不靠譜

“到我這里來看病的不少人都是這種情況, 可以說有近80%的乳腺疾病是被不專業的催乳師催出來的。 ”日照市婦幼保健院乳腺外科主任陳秀迎告訴記者,

赞助商链接
每天要接待最少兩三位乳腺患者, 最多的時候能接待十幾人, 不少患者都是生完孩子后盲目催乳引起了乳腺疾病。

據陳主任介紹, 隨著奶粉質量問題越來越多, 推崇母乳喂養的人逐漸增多, 于是催熱了催乳師的工作, 不少小“工作室”也如雨后春筍般出 現, 但由于缺乏專業的學習和培訓, 很多人連基本的手法都難以掌握, 如果貿然催乳可能會適得其反。 “有的患者初期出現積奶, 如果及時診治很容易解決, 但不專 業的催乳師如果推拿不當很可能破壞乳腺組織, 引起乳腺炎甚至是乳腺膿腫 。 ”

調查全市催乳師都“無證”

16日, 記者走訪了日照市婦幼保健院、市人民醫院等, 發現醫院周圍有不少“專業催乳按摩”店面, 但多數規模非常小, 甚至沒有營業執 照, 有的是一個人兼職催乳, 沒有營業場所。 在日照市一家專業催乳培訓中心里,

赞助商链接
記者了解到, 現在學催乳的很多, 學員年齡大都在30歲左右, 不需要什么經驗。 據悉, 催乳師學費價格在3500元至4500元不等, 一般經過15到20天的培訓后就可上手。

記者了解到 , 催乳是一個新興行業, 但在國家人力資源部門的檔案中并沒有這個職業, 也沒有專門針對此的職業鑒定。 從事了8年催乳工作的王秀芬介紹說, 目前自己使用的證件仍然是兩年前去濟南培訓后得到的按摩師資格證書。

“隨便誰都來干這個, 出了不少問題, 人家會把矛頭指向我們!”據王秀芬介紹說, 正是因為催乳行業缺乏監管, 才會造成大大小小催乳店的 崛起, 市場行情也越來越差。 王秀芬說, 自己剛做催乳時, 一次要收費300元錢, 逐漸變成200元, 現在有的甚至100元, 嚴重擾亂了正常秩序。 “你想想 看, 一個療程十幾次催乳只收100塊錢, 還是上門服務。 這樣的催乳師你敢用嗎?”

赞助商链接


催乳師慎重用

建議抬高門檻, 規范市場

由于催乳師并不是被官方認定的一種職業, 開設專門的培訓和服務機構難度都特別大。 曾經做過6年催乳工作的李玉秀告訴記者, 自己干了6 年催乳, 接待過無數新生兒媽媽, 從來沒有出過任何問題, 但苦于自己沒有相關的資質認定, 有時候會遇到不少尷尬事。 “有時客戶會懷疑我的能力向我索要相關證 書, 我也只能跟她們說明行業的現狀。 ”

李玉秀到現在拿的還是一張按摩師職業資格證, 她向記者訴苦, 自己是拿著按摩師的證干催乳的活, 有時候也覺得名不正言不順,

赞助商链接
但一直沒有辦法。 剛開始她曾經 向工商部門申請過相關營業執照, 但對方回應說并沒有此職業, 建議她申請家政服務行業的營業執照。 “但家政和催乳差得實在太遠了, 根本就不沾邊。 ”

另外, 催乳行業門檻低掙錢多, 導致濫竽充數的人越來越多, 催乳行業從業人員的技術水平也是良莠不齊, 不少人無任何技術便打著催乳行業 開門攬客, 造成的惡劣后果更是給她們帶來了影響。 因此她特別希望有關部門能夠抬高準入門檻, 對催乳行業培訓和市場都規范起來, 也還她們這些經驗豐富的催乳 師的“市場”。 “讓我們名正言順地工作, 讓那些技術低下坑人的催乳師都離開這個行業。 ”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