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2012年“龍寶寶”將面臨一生排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6 1630
赞助商链接

人口老齡化狀況

赞助商链接

北京近年新生兒增長情況

龍寶寶

龍, 是神圣、吉祥、高貴的象征。 它雖是一種虛構, 卻凝聚和積淀了中國人獨特的文化取向。

2012年, 將迎來又一個龍年。 在這一年里, 望子成龍的父母們早已盤算好, 將自己的孩子生在這樣一個神奇又高貴的年份。

據不完全統計, 2012年出生的“龍寶寶”或將超過19萬人。 這意味著, 繼“千禧寶寶”、“金豬寶寶”之后, “龍寶寶”將成為又一批面臨一生排隊的新生兒。

這種緊促感, 從已經排到8月底的醫院床位中, 從薪酬10年漲了7倍的月嫂身上, 從越來越緊張的學位中, 可見一斑。

生育高峰并沒有因此而“剎車”, 據推測, 2014年前后, 生育將達到峰值。

怎樣使人口的發展更加均衡化, 是這個龍年以及今后更多龍年里, 人們思考的問題。

導讀

小龍人將刷新出生紀錄 老年人年均增長17萬人口波動致使結構失衡 遭遇峰值擁堵效應伴隨一生

赞助商链接

官方數據統計顯示, 2007年本市有超過16萬“金豬寶寶”出生, 2011年的分娩量超過19萬。 2012年, “龍寶寶”的出生有可能刷新這些數據。

這些“扎堆”出生的寶寶們一方面給家庭帶來了喜悅和幸福, 一方面也將在未來給我們這個城市的老齡化程度畫上重重的一筆。

市民政局數據顯示, “十二五”時期, 本市老年人口將以年均17萬的數量增長, 老年人口比例將增加2.8個百分點, 處于快速增長期。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翟振武教授認為, 這種人口的劇烈波動是一種失衡的狀況。

現象

擁堵效應已開始顯現

陳玉紅自認為算個“金領”, 算上丈夫的收入, 倆人月薪在10萬元左右。 即便這樣, 在孩子入學的問題上, 陳玉紅第一次覺得“錢也不好用”了。

陳玉紅的兒子出生在2007年, 這個被稱為“金豬年”的年份里。 “從請月嫂開始, 就很難。 ”陳玉紅回憶, 當時每月花5000元都請不到一個金牌月嫂。

赞助商链接
這還不算什么, 等到孩子上幼兒園, 陳玉紅才真的發憷了。

“當年大概6月份去報名時, 幼兒園就說報滿了。 我和愛人把附近幼兒園都跑遍了, 后來也學著人家從半夜拿著小馬扎排隊才算報上了名。 ”陳玉紅說。

眼看著兒子一天天長大, 馬上要到上小學的年齡。 已經有了“經驗”的陳玉紅便提前一年開始籌劃。 即便如此, 陳玉紅覺得一場苦戰在所難免。

“豬爸爸”、“豬媽媽”們的煩心事, 從不同的生活斷面直指一個事實, 五年前扎堆出生的“豬寶寶”, 其擁堵效應已經開始顯現。

未來

“龍寶寶”或將一生排隊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翟振武教授認為, 每一次的生育高峰, 都是對上一次高峰的復制。

這預示著, 這批“龍寶寶”從一出生, 就搭上了一輛在高峰時間駛出的公交車, 從出到死, 一生都在排隊。

也就是說, “龍寶寶”從出生住產房, 到上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大學,

赞助商链接
擁擠的生存狀態以及激烈的競爭將存在于“龍寶寶”生命歷程的每個時間節點上。

扎堆生育, 使原來平穩的年度人口規模曲線變得突升突降, 不僅造成“一生擁擠”的窘況, 更導致政府在對教育、醫療等社會資源進行配置時難以準確判斷和合理規劃, 從而造成資源配置的無序和低效。

2012年將達生育峰值

市統計局統計數據顯示, 北京育齡婦女人數由2000年的411.9萬人, 增加至2005年的466.9萬人, 凈增55萬人, 生育旺盛期年齡組(20—29歲)婦女凈增25.6萬人。

目前, 本市正處于第四次人口生育高峰。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教授陳衛表示, 據預測, 北京市的人口在2005年至2020年之間, 在生育水平不變的情況下, 2012年和2013年北京20至34歲育齡婦女會達到峰值, 分別為251.7萬人和251.8萬人, 明顯高于前幾年。

其中, 2012年北京0歲人口將達到17萬人。 據了解, 2008年至2010年連續三年, 北京新出生人口均達到了這個數量線。

赞助商链接

北京市統計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育齡婦女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給本市新生兒出生“助力”。 但從整體看, 北京新生兒出生率與以往基本持平。 現實壓力、思想轉變使得“生育高峰齡”日漸后移。

與此同時, 北京市的老齡化進程日益加劇。 北京市65歲及以上的人口2000年統計時有114.8萬人, 2005年增至166萬人, 2010年增長至170.9萬人。

問題

人口結構失衡影響社會發展

“千禧寶寶”、“金豬寶寶”、“龍寶寶”這些“扎堆”出生的孩子們助長了當年的人口增長。

這種人口數量的“激增”情況, 在翟振武教授看來是一種失衡的狀態。 這種狀況勢必在未來一個時期內給人口老齡化帶來影響。

市民政局發布的數據顯示, 本市2010年全市戶籍人口中60周歲及以上老年人口為235萬, 占戶籍人口的18.7%。

“十二五”時期, 老年人口將以年均17萬的數量增長, 老年人口比例將增加2.8個百分點, 處于快速增長期。

據預計, 到2015年, 戶籍人口中60周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將達到320萬,

赞助商链接
占戶籍人口的23%;65周歲及以上人口將達到212萬, 占戶籍人口的15%;80周歲以上人口將達到54萬, 占戶籍人口的4%。

本市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和人口老齡化程度, 相當于發達國家和地區20世紀80年代中后期水平。

目前的人口問題已經從“數量增長壓迫型”轉變為“結構失衡制約型”。 翟振武認為, 這種結構性失衡會對一個國家的社會安定和經濟發展造成震蕩性影響。

別國教訓

而這一點, 美國二戰后的生育高峰似乎為我們敲響了警鐘。

據了解, 美國在二戰之后迎來了生育高峰。 成年的孩子涌入就業市場, 由于競爭過于激烈, 很多人找不到工作, 要么就是頻繁失業。 沒有工作, 這些人變得精神低迷并喜歡四處惹事。

因此, 美國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成為美國戰后犯罪率較高的一段時期。

翟振武因此認為, 無論在美國, 還是在中國,

赞助商链接
人口的突升突降會影響到教育、醫療、養老等社會設施, 隨著人口數量的大幅波動, 驟增驟減, 這對社會的和諧發展不利。

解決

均衡發展應成新“人口觀”

人口規模過大、老齡化態勢嚴重、人口與資源環境關系緊張, 這一系列的現實問題都在表明, 目前我們的人口發展已經失衡。

怎樣從失衡狀態轉為均衡發展, 成為“十二五”時期以及未來需要考慮的人口問題。

據介紹, 人口均衡是指人口的發展要與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相協調、與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相適應, 并且人口總量適度、人口結構優化、人口分布合理及人口系統內部各個要素之間協調平衡發展。

翟振武指出, 現階段引導人口均衡發展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方面是加快經濟建設, 完善社會保障制度和社會服務體系, 讓老年人老有所養, 抵消老齡化的副作用;另一方面對出生人口進行調控,

赞助商链接
在人口規模與人口結構之間尋找平衡點。

特別是針對所謂的吉利年扎堆生育帶來的負面影響, 翟振武建議, 政府應該迅速及時地為社會提供當年出生人口預報, 引導年輕夫婦選擇出生孩子的年份。

同時, 年輕的夫婦也應該理智地看待生育問題, 不管什么年份, 孩子的成長要靠教育, 而“扎堆”只會讓孩子面對一生排隊的命運, 成長環境大打折扣, 這就與年輕父母的愿望相去甚遠了。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