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幼教亂象致孩子從小體會對立

4784

導讀:北京昌平區工業幼兒園門口,上百名家長排起了長龍陣。排在第3號的96歲老太太說,這已經是她排隊的第8天了。

剛剛過去的周末,

家住北京西三環的程女士把女兒送到了門頭溝的姥姥家,因為寒假期間,幼兒園的興趣班都停課了,家長必須在下午5點接孩子。程女士5點半才下班,根本沒法接,只能把孩子送走。

短期的困難還能克服,程女士現在最擔心的是,幼兒園下學期不辦興趣班了。前幾天,國家發改委、教育部、財政部聯合印發了《幼兒園收費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暫行辦法》),直指被家長詬病最多的贊助費、捐資助學費等不合理收費。《暫行辦法》嚴禁幼兒園以任何名義向入園幼兒家長收取贊助費、捐資助學費、建校費、教育成本補償費等與入園掛鉤的費用,嚴禁以開辦實驗班、特色班、興趣班、課后培訓班和親子班等特色教育為名向家長另行收取費用。

程女士說,剛聽到幾個國家部委聯合起來治理幼兒園亂收費的消息時很高興,因為作為家長,她對“入園難”、“入園貴”有著切身體會,可仔細一看具體措施,就覺得有些規定有點脫離實際,有些則中看不中用。

和程女士一樣,幾位教育專家對《暫行辦法》首先給與了肯定。 “收費問題對于幼教的發展是一個關鍵點,這一點上不突破,教育的公平問題、均衡問題、良性發展問題都談不上。”中國學前教育學會秘書長廖麗英認為,從這個意義上說,《暫行辦法》的出臺是幼兒教育邁向秩序化的開端。教育學博士、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也認為,《暫行辦法》對當前“入園難”、“入園貴”的現象可以起到杠桿調節的作用。

雖然政府部門制訂《暫行辦法》的出發點是好的,但專家和部分家長都認為,當前幼兒教育出現的種種亂象,形成原因十分復雜,光靠禁令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就怕提著錢袋子找不到收錢的”

贊助費背后是供需矛盾

“這幾年,有幾個家長不為孩子上幼兒園著急上火?”譚女士的兒子目前在北京海淀區的一所幼兒園上大班,兩年前他們住在豐臺區,家附近就有一所公辦幼兒園,托關系找人想進去,得知每年至少要交6000元的贊助費。怎奈所托關系不夠“硬”,譚女士準備好的錢愣是沒能“贊助”出去,后來托人上了現在的幼兒園,家也只好搬了過來。

能收贊助費的,都是公立園,所以譚女士認為,贊助費根本就禁止不了,因為公立園太稀缺了。

譚女士覺得,一年幾千元的贊助費并不算多,“我聽說,那些有名的幼兒園,一年贊助費都要幾萬。即使這樣,上公立園也比私立園便宜,我同事的孩子上私立園,每個月交費3000元,一年下來要三萬六。更何況,公立園方方面面都更規范,可以說是價廉物美,家長們都擠破頭想把孩子送進去。有多少家長正提著錢袋子準備往外掏錢呢,我們真正怕的是找不到收錢的。”

“光禁止是不管用的,要找到根子。”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說,幼兒園動輒成千上萬的贊助費背后是供求關系的矛盾。

儲朝暉介紹,2010年我國3~6歲兒童毛入園率是56.6%,2011年的統計數據目前還沒有公布,不過儲朝暉預測應該也在60%左右,“這意味著仍然有40%的孩子無法入園。

某高校開辦的幼兒園園長透露,這兩年招收的學生幾乎個個都有“關系”,“不是不想收那些沒有‘關系’的孩子,孩子實在太多了,即使有‘關系’還得挑挑揀揀呢。”

程女士的女兒在幼兒園里上的是蒙氏班,2009年剛入園時幼兒園承諾,“蒙班”孩子的數量不會超過24人,“沒過多久這個上限就被突破了。”程女士說。

儲朝暉介紹,除了絕對數量的不足外,公辦園和民辦園、示范園與一般園、發達地區幼兒園與不發達地區幼兒園還存在著很大的差異,這種差異更加劇了供需之間的矛盾。

正是這種極端供不應求的局面,才使得家長們“心甘情愿”地交出贊助費。

其實,《暫行辦法》規范的是公辦園的收費,私立幼兒園的收費則更多的靠“市場”。

在當前這種極度不平衡的供求關系下,私立幼兒園的收費就更加“無章可循”。

家住昌平區回龍觀的李女士,為3歲的兒子選擇的是一家知名的私立幼兒園。雖然李女士沒有交贊助費,但是“一年的學費卻要一次性付清,要3萬左右”。

在目前這種情況下,家長們就是弱勢群體,什么樣的霸王條款都只能無條件的接受。

周先生的兒子去年9月開始上幼兒園,才去了10天就開始生病,10月也僅上了4天,11月也只上了3天。周先生去找園方交涉,說孩子這么多天沒上幼兒園是不是能退回一部分的費用。答復是,每個月孩子只來一天,這個月的保育費就不能退,只能退伙食費,也就幾百元。

有專家稱,最根本的供求關系沒有理順,單純禁止贊助費,其執行效果肯定會打折扣。

“幼兒園里沒了興趣班就得到外面報班”

興趣班背后是異化的應試競爭

如果說對于幼兒園的贊助費家長們是“敢怒不敢言”,那么對于《暫行辦法》中提到的各種興趣班,不少家長卻是舉雙手贊同。

去年9月,李女士得知幼兒園開設了興趣班,家長可以自愿選擇,雖然額外交費,但不算貴,于是就給孩子選擇了鋼琴和跆拳道,“既可以培養孩子的興趣愛好又可以鍛煉身體,何樂而不為?”

不少家長跟李女士有類似的觀點。

程女士的女兒在幼兒園每天都有興趣班,周一晚上是科學課、周二晚上泥工、周三智學城堡、周四輪滑、周五還有外語課。“不在幼兒園上,我們也得到外面去上。”程女士說。

一年前程女士給女兒報了外面的英語班,收費比幼兒園高很多,而且從幼兒園出來還要趕到上課地點,經常因為堵車而遲到。

程女士給女兒報這么多班還有一個原因:程女士夫婦下班晚,沒法接孩子。沒給女兒報興趣班的時候,請了一個鐘點工去接,但是由于很少與老師見面,程女士很難清楚地了解女兒在幼兒園的情況,這讓她總覺得心里不踏實。更讓程女士難受的是,一次她生病在家休息,就親自去幼兒園接了女兒,“她興奮極了,見到小朋友就說‘我媽媽來接我了’。”

從那兒以后,程女士把周一到周五的興趣班都給女兒報上了,“這樣不僅能經常見到老師,也能親自接孩子,一舉兩得。”

對于幼兒園的興趣班,幼教專家們一般都持反對態度,認為現在幼兒園小學化的傾向越來越嚴重,其中興趣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確實,稍加調查就會發現,現在幼兒園所開設的興趣班中有相當比例是以學知識為主的。

儲朝暉認為,幼兒園確實存在孩子放學和家長下班時間有沖突的情況,但是這并不能成為幼兒園加開興趣班的理由。

他介紹,上世紀50年代末蘇聯衛星上天之后,美國一度認為自己的教育落后了,于是在中學階段增加了“實質性課程”,學前增加了“實科課程”,都是為了增加孩子的知識量。但是經過20年的跟蹤調查,發現這些孩子的發展潛力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因此,自上世紀80年代以后,國際教育界一致認定幼兒園階段的教育必須以游戲為主。

專家給出的解釋的確有道理,但是,面對愈演愈烈的應試競爭和大城市越來越大的生存壓力,很多家長仍然堅持把孩子送進興趣班。

去年9月北京媒體曾經報道,北京市教委曾經于7月叫停了幼兒園興趣班特長班,禁止其變相“創收”。但是,記者調查發現,有八成的幼兒園照舊開班、收錢。

“不能把魔鬼引向未來”

政府不應該再遵循從中心向四周發展的思維模式,而是要保底

專家們普遍認為,整治幼兒教育的亂象,一味的“堵”肯定不是辦法,當務之急還是扭轉不平衡的供求關系。在這點上,政府應該更好地發揮其職能。

公益律師田坤認為,當“金豬寶寶”、“奧運寶寶”呱呱落地時,政府就應該預見到3年之后的入園高峰和6年后的入學高峰,提早整合資源、出臺政策,進行準備,等到“入園難”成為事實時再出臺政策,不僅不能盡快緩解矛盾,同時還讓那些資質較差的民辦幼兒園提前占領了市場,又增加了后續工作的難度。

儲朝暉也認為,在幼兒園規劃的問題上,政府除了要盡可能提供充足的幼兒園以外,還要盡可能縮小不同幼兒園之間的差距。“不應該再遵循‘從中心向四周發展’的思維模式,而是要‘保底’”,政府的任務不應該是辦重點幼兒園、中心幼兒園和最好的幼兒園,而是首先要保證最底層的百姓享受到最基本的教育。

“幼兒園的職能之一是融合。”儲朝暉說,無論是富裕家庭的孩子還是貧困家庭的孩子,進入幼兒園之后便開始一起游戲,有差異的孩子在游戲中彼此融合。

“但現實的情況是:有權人的孩子上公立園、有錢人的孩子上私立園、農民工的孩子上黑園。”儲朝暉說,“我們現在的做法是把魔鬼引向未來。孩子從小體會到的就是對立而不是分享和合作,這將會在他們的個性中投下深深的陰影。”

機關幼兒園高額補貼凸顯幼教責任缺位

根據廣州市2012年部門預算(草案)顯示,廣州8所機關幼兒園獲得補貼金額高達7524.21萬元。廣州曾在2009年表態要逐步取消對機關幼兒園的補貼,但在2009年后機關幼兒園的補貼卻逐年上升:2009年4802.02萬元,2010年5115.97萬元,2011年5754.44萬元。

中國擬推幼教專業標準 禁諷刺歧視變相體罰幼兒

教育部今日在其官方網站就《幼兒園教師專業標準(試行)》(征求意見稿)在全國范圍內公開征求意見。該標準強調,幼兒園教師要將保護幼兒生命安全放在首位;要尊重幼兒人格,平等對待每一個幼兒,不諷刺、挖苦、歧視幼兒,不體罰或變相體罰幼兒。

部分家長稱幼教小學化存在弊端

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中國大多數的家長殫精竭慮。很多家長從幼兒園起,就給孩子灌輸小學的知識,認為這樣才能為孩子打下堅實的學科基礎,減輕升學壓力。幼教“小學化”是科學有效、符合人身心發展規律的教育模式,還是家長們的一廂情愿?

單純禁止贊助費,其執行效果肯定會打折扣。

“幼兒園里沒了興趣班就得到外面報班”

興趣班背后是異化的應試競爭

如果說對于幼兒園的贊助費家長們是“敢怒不敢言”,那么對于《暫行辦法》中提到的各種興趣班,不少家長卻是舉雙手贊同。

去年9月,李女士得知幼兒園開設了興趣班,家長可以自愿選擇,雖然額外交費,但不算貴,于是就給孩子選擇了鋼琴和跆拳道,“既可以培養孩子的興趣愛好又可以鍛煉身體,何樂而不為?”

不少家長跟李女士有類似的觀點。

程女士的女兒在幼兒園每天都有興趣班,周一晚上是科學課、周二晚上泥工、周三智學城堡、周四輪滑、周五還有外語課。“不在幼兒園上,我們也得到外面去上。”程女士說。

一年前程女士給女兒報了外面的英語班,收費比幼兒園高很多,而且從幼兒園出來還要趕到上課地點,經常因為堵車而遲到。

程女士給女兒報這么多班還有一個原因:程女士夫婦下班晚,沒法接孩子。沒給女兒報興趣班的時候,請了一個鐘點工去接,但是由于很少與老師見面,程女士很難清楚地了解女兒在幼兒園的情況,這讓她總覺得心里不踏實。更讓程女士難受的是,一次她生病在家休息,就親自去幼兒園接了女兒,“她興奮極了,見到小朋友就說‘我媽媽來接我了’。”

從那兒以后,程女士把周一到周五的興趣班都給女兒報上了,“這樣不僅能經常見到老師,也能親自接孩子,一舉兩得。”

對于幼兒園的興趣班,幼教專家們一般都持反對態度,認為現在幼兒園小學化的傾向越來越嚴重,其中興趣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確實,稍加調查就會發現,現在幼兒園所開設的興趣班中有相當比例是以學知識為主的。

儲朝暉認為,幼兒園確實存在孩子放學和家長下班時間有沖突的情況,但是這并不能成為幼兒園加開興趣班的理由。

他介紹,上世紀50年代末蘇聯衛星上天之后,美國一度認為自己的教育落后了,于是在中學階段增加了“實質性課程”,學前增加了“實科課程”,都是為了增加孩子的知識量。但是經過20年的跟蹤調查,發現這些孩子的發展潛力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因此,自上世紀80年代以后,國際教育界一致認定幼兒園階段的教育必須以游戲為主。

專家給出的解釋的確有道理,但是,面對愈演愈烈的應試競爭和大城市越來越大的生存壓力,很多家長仍然堅持把孩子送進興趣班。

去年9月北京媒體曾經報道,北京市教委曾經于7月叫停了幼兒園興趣班特長班,禁止其變相“創收”。但是,記者調查發現,有八成的幼兒園照舊開班、收錢。

“不能把魔鬼引向未來”

政府不應該再遵循從中心向四周發展的思維模式,而是要保底

專家們普遍認為,整治幼兒教育的亂象,一味的“堵”肯定不是辦法,當務之急還是扭轉不平衡的供求關系。在這點上,政府應該更好地發揮其職能。

公益律師田坤認為,當“金豬寶寶”、“奧運寶寶”呱呱落地時,政府就應該預見到3年之后的入園高峰和6年后的入學高峰,提早整合資源、出臺政策,進行準備,等到“入園難”成為事實時再出臺政策,不僅不能盡快緩解矛盾,同時還讓那些資質較差的民辦幼兒園提前占領了市場,又增加了后續工作的難度。

儲朝暉也認為,在幼兒園規劃的問題上,政府除了要盡可能提供充足的幼兒園以外,還要盡可能縮小不同幼兒園之間的差距。“不應該再遵循‘從中心向四周發展’的思維模式,而是要‘保底’”,政府的任務不應該是辦重點幼兒園、中心幼兒園和最好的幼兒園,而是首先要保證最底層的百姓享受到最基本的教育。

“幼兒園的職能之一是融合。”儲朝暉說,無論是富裕家庭的孩子還是貧困家庭的孩子,進入幼兒園之后便開始一起游戲,有差異的孩子在游戲中彼此融合。

“但現實的情況是:有權人的孩子上公立園、有錢人的孩子上私立園、農民工的孩子上黑園。”儲朝暉說,“我們現在的做法是把魔鬼引向未來。孩子從小體會到的就是對立而不是分享和合作,這將會在他們的個性中投下深深的陰影。”

機關幼兒園高額補貼凸顯幼教責任缺位

根據廣州市2012年部門預算(草案)顯示,廣州8所機關幼兒園獲得補貼金額高達7524.21萬元。廣州曾在2009年表態要逐步取消對機關幼兒園的補貼,但在2009年后機關幼兒園的補貼卻逐年上升:2009年4802.02萬元,2010年5115.97萬元,2011年5754.44萬元。

中國擬推幼教專業標準 禁諷刺歧視變相體罰幼兒

教育部今日在其官方網站就《幼兒園教師專業標準(試行)》(征求意見稿)在全國范圍內公開征求意見。該標準強調,幼兒園教師要將保護幼兒生命安全放在首位;要尊重幼兒人格,平等對待每一個幼兒,不諷刺、挖苦、歧視幼兒,不體罰或變相體罰幼兒。

部分家長稱幼教小學化存在弊端

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中國大多數的家長殫精竭慮。很多家長從幼兒園起,就給孩子灌輸小學的知識,認為這樣才能為孩子打下堅實的學科基礎,減輕升學壓力。幼教“小學化”是科學有效、符合人身心發展規律的教育模式,還是家長們的一廂情愿?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