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網友差點被抓去剖的順產記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分娩

下面是網友sylviazhoush分享的順產生產記, 我們一起來看一下吧。


我的預產期本來是6月1日的, 誰知道咱家豆豆于5月17日就迫不及待地要出來跟爸、媽見面了。 開本帖的目的是紀念咱家豆豆的降生, 同時也鼓勵想順產的美媽。 其實想要順產不難, 貴在孕期內堅持每天散步最起碼一小時, 孕后期堅持爬樓梯, 以及生產時能忍得了疼(其實生產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疼,

只要平時有經痛的MM我覺得應該都可以承受, 只是痛感比經痛稍為強烈一點, 不過宮縮是一陣陣的, 因此都在可以承受的范圍內)。

見紅 去醫院


5月17日凌晨2:00忽然很想拉大便, 遂起來上廁所。 擦屁股時發現有一攤血, 隨即看看內褲, 原來也已經有一攤血了(就像來M那樣)。 于是我馬上意識到即將于24到48小時內要生產了。 然后趕緊把熟睡中的老公喊醒, 告訴他我見紅了。 誰知豆豆爸聽到后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見紅就是怎么了?”真暈, 知道這個懶爸爸平常沒有做功課。 于是我告訴他見紅意思就是將于24到48小時內要生產了。 然后他問我:“那現在咋辦?”。 幸好我平時泡看別人的生產記看多了。

所以我告訴他先別慌, 待天亮了咱們再去醫院, 而且現在除了見紅暫時還不見其他動靜, 應該沒這么快生的, 可以先等等看。 于是我老公繼續呼呼的睡他的大頭覺。


感覺剛躺下沒多久, 忽然一股強烈的痛感把我痛醒了。 于是馬上看看手機, 時間顯示2:34。 我知道宮縮要來了, 于是馬上拿手機來記宮縮時間, 大概是6~9分鐘痛一次。 此時已經睡意全無了。 于是起來繞著客廳和房間散步, 這樣感覺還沒那么疼, 同時一邊拿手機記錄宮縮時間。 突然想到之前在看到, 剛開始宮縮的時候喝一杯濃的蜂蜜水可以縮短產程。 于是馬上把蜂蜜拿出來。 誰知道那罐蜂蜜已結成塊狀, 已經過期了。 當時真懊悔自己一時大意, 沒有提前補充家里蜂蜜的存貨。


就這樣好不容易熬到4:30, 馬上洗頭、沖涼、吹頭發。 等一切弄妥后也就差不多5:30了。 然后馬上吃早餐(全麥面包、雞蛋、酸奶), 為了讓生產時有力氣, 趁著現在能吃就盡量吃以便保存體力。 6:00準時把老公喊醒, 同時打電話給媽媽通知她我快生了讓她等下去醫院找我。 然后待老公梳洗好后我們帶上待產包直奔醫院。 到達醫院的時間為準時7:00。 一到醫院馬上直奔住院部產科向醫生和護士們說明我的情況。 于是醫生馬上安排我做胎監、肛檢。 當時醫生說宮頸條件挺好的, 但寶寶的頭有點高, 宮口已經開了一指半。 要等B超后看寶寶的情況再作進一步決定。 于是繼續吸氧、做胎。 等到8:00醫生上班、交班后馬上安排我去照了B超。

結果顯示寶寶沒有臍帶繞頸, 但羊水有點偏少(之有73mm, 正常的要有80多mm)。 醫生問我想順產還是剖腹產。 我說能順產的話當然選擇順產啦。 于是醫生說盡量幫我嘗試順產, 若到時條件不允許的話也只能轉剖腹產, 讓我要有心理準備。

病房 待產


回到病房, 宮縮又變回10~15分鐘痛一次。 我看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于是干脆沿著病房的走廊散步, 以及不停爬樓梯。 待到11:50醫生下班前讓護士再幫我做了一次肛檢, 宮口勉強開到3指。 我當時心理那個高興啊, 想不到會這么順利。 午飯后我媽讓我先休息一會, 但一躺下就感覺宮縮特別強烈(當時是每隔8~10分鐘痛一次)。 實在受不了, 我干脆起來繼續散步、爬樓梯。 直到13:30感覺累了才回到病房躺下休息。

待到14:00醫院上班了, 忽然一個身穿整套綠色手術衣, 頭帶綠色帽子, 戴著口罩的女人帶著兩個護士進來(后來才知道原來她就是助產士)。 她一進病房就兇巴巴地說, 除了病人, 家屬請到門口等。 然后讓我脫掉褲子說是要幫我做肛檢。 感覺她的檢查手法比之前的醫生和護士都粗魯而且特別疼, 我忍不住大叫了一聲。 誰知她就不耐煩了, 說我有什么好叫的, 她現在是在幫我, 然后讓我向下用力拉大便。 于是我按照她的要求照做。 隨后她說現在才剛剛開夠3指, 讓我多拉扯乳☆禁☆頭以促進宮縮。 接著就走了。 沒過多久, 一護士進來說, 由于我的宮縮進展很慢, 等下15:30左右會推我進產房幫我人工破水。 經同我媽商量后, 我們決定還是順其自然。
于是告訴護士我們還是想先等等看, 到時實在不行再幫我人工破水吧。 然后我還是繼續散步、爬樓梯。 就這樣一直等到16:30, 眼看醫生快下班了。 這時一護士進來說, 等下17:00送我進產房, 讓我家人先幫我準備吃的。


為了保存體力以便生產, 每次等到宮縮一過的間隙我馬上進食, 能吃多少就盡量吃多少。 17:00準時進的產房。 只見偌大的產房只有我一個人待產。 一進去, 助產士便讓我把所有衣服脫掉。 這時我已經顧不上什么尷尬了。 只想快點把寶寶生出來。 于是一切聽從助產士的安排。 然后她就幫我張羅東西去了。 沒過多久一醫生進來讓我簽名, 說是人工破水的同意書。 這時我已顧不上看里面的內容了, 因宮縮實在很疼, 醫生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P.S.我之前同醫生溝通過,我堅決不大無痛分娩的針,因我在上看過有的人即使打了無痛分娩針也還是很痛,所以決定干脆不打)。接著就是人工破水,我只感覺一股暖流從兩腿間流出來。

生產過程 男寶寶出生


一破水后感覺宮縮來得更頻繁,而痛感也越來越強了。我躺在產床上就像在砧板上的肉,等著任人宰割。這時助產士回來了。她一邊說,你不要因為怕痛就停止拉扯乳☆禁☆頭,如果這樣的話你肯定順產不出來的。然后一邊又埋怨我說,剛才3點多的時候讓你人工破水你又不聽,不然的話說不定現在已經生了。一想到寶寶,再大的痛我都忍了。于是我堅持不停地拉扯乳☆禁☆頭。沒過多久助產士來幫我做了肛檢,說現在才開到4指。然后還是繼續埋怨我不早點聽他們的話人工破水。這時我已痛得分不清東南西北,她說的話我全當她唱歌。幸好之前參加過“拉瑪澤呼吸法”的培訓課,我只能按照“拉瑪澤呼吸法”來呼吸。


又過了一段時間,助產士又來幫我做了肛檢,這時宮口已開到5指。但是到這里就一直沒有進展了。助產士一直盯著胎監機看,說我的宮縮很差,太平靜了。期間一醫生進來,助產士跟她說明了我的情況后,她倆一直盯著胎監機看我的宮縮情況。然后就一直在我旁邊說我的宮縮太差,太平靜了,要是情況繼續這樣的話,可能要剖了,現在暫時再觀察一下吧。把我嚇出了一生冷汗。這時助產士繼續過來幫我檢查宮口情況。只聽見她說,現在有想拉大便的意思也不要拉,寶寶的頭已經有點腫起來了。而我當時已經痛得有氣沒力、滿頭大汗了。醫生看我這個樣子,還幫我擦汗,然后看見我帶進產房的巧克力和紅牛,問我要不要喝點紅牛或吃點巧克力。我當時已痛得什么食欲都沒有了,于是說只想喝點東西。隨后醫生就幫我倒了一杯紅牛(全靠這杯紅牛,我到后面才使得上勁來生小孩)。


再過了一會,這時進來另一位醫生(后來才知道她是產科的劉主任,剛好當天晚上值班)。她一進來問了我的情況后,伸手在我下面搞了一下。沒過多久我的宮縮就開始變強烈了。她告訴之前那個醫生,原來是因為寶寶睡著了,所以之前的宮縮一直都這么平靜。然后沒過多久,就聽到助產士說我的宮口已全開,現在可以用力了。然后我使盡了吃奶的力氣向下拉。只聽見助產士和醫生一起說,很好,已經開苞了。她們讓我先別使力,于是助產士和醫生都分別去為我生產做準備去了。沒過多久醫生讓我簽了一份側切麻醉同意書。在她們的口令下,按照她們的吩咐來使勁和呼吸,很快就感覺兩腿間有一團暖暖的東西滑了出來。而我也一下子感覺舒服多了,整個人也輕松了很多。然后其中一位醫生把寶寶抱起來讓他的生☆禁☆殖☆禁☆器對著我,問我是男孩還是女孩。我看了看說是男孩。于是她們一群人圍著寶寶忙乎起來。而助產士也為幫我縫合傷口張羅去了。一會兒聽見醫生說,寶寶出生時間19:03,體重3.1kg。再后面就是縫合側切傷口(雖然已經打了麻醉,但還是感覺到針針到肉。不過同剛才的宮縮陣痛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同時當時已被寶寶出生的喜悅所填滿,所以當時也就感覺到不那么疼了。


醫生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P.S.我之前同醫生溝通過,我堅決不大無痛分娩的針,因我在上看過有的人即使打了無痛分娩針也還是很痛,所以決定干脆不打)。接著就是人工破水,我只感覺一股暖流從兩腿間流出來。

生產過程 男寶寶出生


一破水后感覺宮縮來得更頻繁,而痛感也越來越強了。我躺在產床上就像在砧板上的肉,等著任人宰割。這時助產士回來了。她一邊說,你不要因為怕痛就停止拉扯乳☆禁☆頭,如果這樣的話你肯定順產不出來的。然后一邊又埋怨我說,剛才3點多的時候讓你人工破水你又不聽,不然的話說不定現在已經生了。一想到寶寶,再大的痛我都忍了。于是我堅持不停地拉扯乳☆禁☆頭。沒過多久助產士來幫我做了肛檢,說現在才開到4指。然后還是繼續埋怨我不早點聽他們的話人工破水。這時我已痛得分不清東南西北,她說的話我全當她唱歌。幸好之前參加過“拉瑪澤呼吸法”的培訓課,我只能按照“拉瑪澤呼吸法”來呼吸。


又過了一段時間,助產士又來幫我做了肛檢,這時宮口已開到5指。但是到這里就一直沒有進展了。助產士一直盯著胎監機看,說我的宮縮很差,太平靜了。期間一醫生進來,助產士跟她說明了我的情況后,她倆一直盯著胎監機看我的宮縮情況。然后就一直在我旁邊說我的宮縮太差,太平靜了,要是情況繼續這樣的話,可能要剖了,現在暫時再觀察一下吧。把我嚇出了一生冷汗。這時助產士繼續過來幫我檢查宮口情況。只聽見她說,現在有想拉大便的意思也不要拉,寶寶的頭已經有點腫起來了。而我當時已經痛得有氣沒力、滿頭大汗了。醫生看我這個樣子,還幫我擦汗,然后看見我帶進產房的巧克力和紅牛,問我要不要喝點紅牛或吃點巧克力。我當時已痛得什么食欲都沒有了,于是說只想喝點東西。隨后醫生就幫我倒了一杯紅牛(全靠這杯紅牛,我到后面才使得上勁來生小孩)。


再過了一會,這時進來另一位醫生(后來才知道她是產科的劉主任,剛好當天晚上值班)。她一進來問了我的情況后,伸手在我下面搞了一下。沒過多久我的宮縮就開始變強烈了。她告訴之前那個醫生,原來是因為寶寶睡著了,所以之前的宮縮一直都這么平靜。然后沒過多久,就聽到助產士說我的宮口已全開,現在可以用力了。然后我使盡了吃奶的力氣向下拉。只聽見助產士和醫生一起說,很好,已經開苞了。她們讓我先別使力,于是助產士和醫生都分別去為我生產做準備去了。沒過多久醫生讓我簽了一份側切麻醉同意書。在她們的口令下,按照她們的吩咐來使勁和呼吸,很快就感覺兩腿間有一團暖暖的東西滑了出來。而我也一下子感覺舒服多了,整個人也輕松了很多。然后其中一位醫生把寶寶抱起來讓他的生☆禁☆殖☆禁☆器對著我,問我是男孩還是女孩。我看了看說是男孩。于是她們一群人圍著寶寶忙乎起來。而助產士也為幫我縫合傷口張羅去了。一會兒聽見醫生說,寶寶出生時間19:03,體重3.1kg。再后面就是縫合側切傷口(雖然已經打了麻醉,但還是感覺到針針到肉。不過同剛才的宮縮陣痛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同時當時已被寶寶出生的喜悅所填滿,所以當時也就感覺到不那么疼了。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