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產房真實記錄 老公陪產的刺激經歷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分娩
赞助商链接

丈夫陪產, 是很多快要分娩的妻子都是很希望的事情。 一起分享著分娩, 乃至整個懷孕過程中的喜與悲, 是準爸準媽一生總非常難得的回憶。 今天我們一起來看看, 兩位和妻子一同經歷了整整280天艱辛的父親, 是如何講述他們經歷的"懷孕與生產", 是如何沉浸在他們為人之父的至樂之中的吧……

赞助商链接

產房真實記錄 老公陪產的刺激經歷

心驚肉跳的陪產經歷

懷孕真是件非常奇妙的事, 也是人生中最最美好的一段時光――對于女人是這樣, 對于男人來說也同樣如此。 我想用自己的文字作為紀念, 給我的妻子、給我的兒子, 也給我自己。

2005年4月22日當醫生告訴我妻子懷孕了的時候, 那種感覺是緊張還是激動, 我也不知道。 一想到在未來的9個月之后, 我就要當爸爸了!我就忍不住地笑。

2005年8月15日妻子懷孕5個月了。 已經能明顯看出是個孕婦。 我每天早晨醒來的第一件事, 就是輕拍妻子隆起的肚子, 告訴那個小人兒:"寶貝兒, 早上好!爸爸愛你!"

2005年11月18日妻子懷孕7個多月了。 再過兩個多月, 我就要升級為"真"爸爸了。 說實話, 我的心情興奮而緊張――也許這是沒有經驗的表現吧!

2005年12月1日在妻子懷孕的10個月期間, 我一天都沒有離開過。

赞助商链接
我推掉了所有的事情, 除了上班就是陪著她。 男人一輩子也就這么一次機會, 全心全意地為妻兒服務累并幸福著, 心里也越來越踏實!陪產是早就決定了的事情。 所以, 從妻子懷孕6個月開始, 我們就每周去孕婦學校上課, 我認真地學習分娩過程中丈夫能做的事情。

2005年12月23日下班回家, 老婆悄悄告訴我"好像有些見紅了"。 全家人按捺不住喜悅, 一起去吃了燒烤。

2005年12月24日

凌晨01:20, 老婆說"好像胃有點疼", 過了一會兒又說"是肚子疼"。

03:00左右, 老婆還是覺得一陣一陣的疼。 好像預感快要見到寶貝了, 我當機立斷, 叫好車, 全家人準備去醫院待產。

6:40左右, 才開了1指。

17:00, 妻子的陣痛加重, 她堅持著在房間里散步, 最疼的時候手扶著床攔緊閉雙眼。 看著她一會兒蹲下, 一會兒站起來, 我卻什么也幫不上。

21:00, 再次內檢不見任何起色。 醫生說開一針鎮靜劑讓精疲力竭的妻子睡覺,

赞助商链接
以養足精神。 可是她執意不肯, 怕藥劑對寶寶會造成傷害。 我心里很感動也很感激, 更是佩服這個年紀輕輕的小女人。 平日里, 她是最嬌氣的, 關鍵時刻還真的挺勇敢。

23:00醫生檢查開了3指。

2005年12月25日

凌晨02:00開了6指, 終于讓我們進產房了。 我換好手術服――有一點緊張, 但是不害怕, 為了這一刻, 我已經準備很久了。 兩個小時過去, 孩子臍帶繞頸, 呼吸已經很弱了。 大夫準備剖宮產。 看著妻子滿頭大汗, 額頭的血管都憋得很明顯了, 臉也憋成紫色的了, 我同意剖宮手術。 可是妻她仍然是斬釘截鐵:"不剖, 我可以的!"大夫說, 這樣的話必須自己來承擔風險。 按下手印的那一刻, 我緊握著妻子的手, 控制不住地開始發抖――沒有人會明白, 在那個時候, 對我來說, 肩上的擔子有多么重。

赞助商链接

產房真實記錄 老公陪產的刺激經歷

凌晨04:18, 終于聽到了兒子第一聲啼哭。 "男孩, 8斤2兩。 是個漂亮的小家伙!"那是我們父子間的第一次對視:深情相視, 男人與男人之間的交流。 喜悅、興奮、激動、緊張都交織在一起!當他還在母腹中孕育的時候, 我曾無數次設想過兒子可能的樣子, 想象著他的聲音會是怎樣。 但他出生后, 我真對自己可憐的想象力感到失望!現在我們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三口了, 血脈相連, 難以割舍。

以前只聽說過國外可以陪產, 當醫院告知可以陪產的時候我還曾經有過一絲猶豫。 等真正經歷過后才知道, 雖然心驚肉跳, 但卻實在是難得的人生經歷, 足以銘記終生。

出乎意料,

赞助商链接
兒子變成大胖閨女

11月10日凌晨3點, 我在睡夢中聽見老婆輕輕地喊:"老公, 出事了。 羊水破了……"我立刻睜眼, 一骨碌坐起身來。 一路順暢, 我們開車到達了婦產醫院。 從凌晨5點一直挨到傍晚5點, 老婆進了產房。 我守在門外, 從傍晚5點又等到了夜里11點半, 終于聽見護士叫我了。

雖然我立刻就聽出那不是老婆的聲音, 但還是頓時覺得腿肚子發軟, 腦海里浮現出電影里拷打女共產黨的畫面。

換好了陪產服和拖鞋, 剛到走廊就聽見不知哪兒傳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從離開家到現在, 將近20個小時處于緊張狀態的我, 原本已神思恍惚, 再被那聲慘叫一嚇, 連腳步也踉蹌起來。 晃進產房, 我發現老婆身上插滿了管子, 不像待產倒像被急救。 老婆說剛開了3指多。 這小家伙, 看來是在考驗爹娘的耐心呢!

閨女?我腦子一暈。 種種跡象表明的都是兒子呀!一秒鐘后這個問題就被我拋在了一旁。

赞助商链接

11月11日01點12分, 小家伙終于出來見爹娘了。 先是黑紅的腦袋, 耳朵, 片刻后是身體, 一下子都出來了。 剛一落地, 大夫就沖我說:"是個大胖閨女!"她正張著四肢呱呱的哭呢!趁著大夫給擦洗的功夫, 我趕緊詢問老婆感覺如何。 剛才都看傻了, 連安慰的話都沒顧上說。 突然我本能地覺得什么不對勁兒――孩子沒聲兒了!扭頭一看, 乖乖!我那寶貝女兒已經被包好放在桌子上, 一聲不吭地東張西望呢。 這一天正好是北京奧運會倒計時1000天。 所以, 我給她起了個小名, 千千。 千千, 千千, 喚在口邊, 美在心田。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