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憤怒!十月大嬰兒火鍋店被盜殺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赞助商链接
6月3日下午3點, 浙江嘉興市一火鍋店內, 前店員王文連抱走了店內一名10個月大的男嬰, 并用石塊將其殺害。 昨天凌晨, 嘉興警方將其抓獲。 王文連自稱受到排擠, 因而伺機報復。 實在讓人痛心, 為什么要對一個如此弱小的嬰兒下此毒手?人性竟扭曲到了這種地步? 孩子在媽媽的眼皮底下被抱走 嘉興被從火鍋店抱走的10個月大嬰兒小翔找到了, 時隔9個小時, 等來的卻是個噩耗。 在一片小竹林發現他時, 他身上有傷, 到了醫院還是沒救回來。 他的嬰兒車昨天還放在姑姑開的那家川福火鍋店里。 沙發旁放著嬰兒推車,
赞助商链接
王文連就是從這里把孩子抱走的 小翔媽媽在川福火鍋店當會計。 火鍋店進門右手邊是收銀臺, 再往前走四五米, 有張紅色的布藝沙發——人站在收銀臺里面, 看不到沙發那邊的。 6月3日下午, 小翔就在沙發位置被嫌犯王文連抱走, 且幾乎是在媽媽眼皮底下抱走的。 當天, 店里的監控記錄下了整個過程: 下午1點多, 小翔媽媽坐在大廳的沙發上, 小翔在一旁玩著。 1點50分左右, 王文連從正門走進來, 朝小翔招了招手。 此時, 有人送酒水上門, 小翔媽媽起身打招呼。 王文連路過沙發時, 左拐進了用餐區域, 隨手從一張餐桌上抽了幾張紙巾, 一邊向里走一邊擦鼻涕, 然后消失在了監控畫面里。 1點51分, 小翔媽媽回到沙發前, 背靠著沙發坐在地上, 她把小翔抱在了懷里。 送酒水的人在往沙發旁邊的儲藏區搬運酒水。 1點52分, 王文連出現在監控畫面的左側,
赞助商链接
又到相同位置抽了兩張紙巾, 然后坐到小翔邊上, 中間跟小翔母子倆沒有明顯交流。 1點58分, 小翔媽媽起身到收銀臺簽收酒水清單付賬。 王文連抱著小翔舉上舉下玩——其間, 他往收銀臺方向瞄了好多眼。 幾秒鐘后, 王文連抱著小翔慢慢朝用餐區方向走去, 直到消失在監控畫面里。 9個小時后等來了噩耗 等送走送酒水的工人后, 小翔媽媽走出收銀臺, 看到孩子不在了, 她一開始可能還沒太在意——畢竟王文連以前在火鍋店上班時, 幾乎每天都會逗小翔玩, 偶爾也會抱著孩子走出店門玩一下。 可是過了一會兒, 小翔還沒回來, 這個才20歲的年輕媽媽打王文連電話:關機! 直到再查看監控后, 預感事情或許并不簡單時, 她出門滿大街找, 沒找著, 最后便報了警。 嬰兒與家人的合影 在警方的找尋過程中, 小翔爸爸還跑去當地的電臺, 希望大家都能來幫他們找孩子。
赞助商链接
一時間, 這條消息也很快在微信朋友圈, 以及微博上瘋狂轉發——令人揪心的消息, 隨即引起全國關注。 當地不少記者獲知消息后, 趕去了派出所。 他們說, 即便到了當晚七八點, 小翔媽媽雖然著急, 但偶爾聽到說笑聲。 或許, 旁人可以善意地理解:畢竟是一個熟人抱走孩子的, 應該很快就能找著的, 再往壞了講, 即便是綁架, 索要錢財的電話也還沒打來。 昨天凌晨, 他們在等待了9個小時后, 等來了噩耗:嘉北派出所說, 當晚他們在塘匯街道紅旗大橋附近的綠化叢中發現了失蹤嬰兒(即小翔), 身上有傷, 經120搶救無效死亡。 警方通報行兇者作案過程 王文連抱著孩子, 是繞過廚房從后門走出火鍋店的。 附近另一家酒店的廚師事后說, 王文連還跟他打過招呼。 接下來他的行蹤, 我們只能從警方掌握的情況做一下梳理: 王文連抱著小翔走過三四條街道,
赞助商链接
然后打上了一輛出租車。 出租車在章園路一個叫御龍灣的小區附近停下, 王文連之后步行到了紅旗大橋附近的小竹林——當時是下午3點24分。 警方通報說, 因為小翔不停地哭, 王文連在這里用手掐、石塊砸等手段, 將小翔殺害, 并拋尸在小竹林里。 這個行兇現場, 離川福火鍋店至少有10公里路, 是在320國道一座立交橋的下面。 除上下班開車會有人經過外, 平時很少會有人來這里。 4日凌晨, 警方抓獲王文連。 當時, 他正在另一家火鍋店附近溜達——這家火鍋店, 以前他也上過班。 警方透露, 王文連被抓時, 身上已不是之前抱走小翔時穿的衣服。 疑問: 前店員為什么要害嬰兒 王文連在川福火鍋店上了近半年班, 他是今年1月過去的。 他離職是在5月31日, 店員說這是王文連自己提出來不做了——之前他已在別的店找過工作, 說“做得不開心, 想換個地方”。 為何行兇?警方通報:王文連自認為,
赞助商链接
平時受到了店主和同事的排擠和愚弄, 心存怨恨, 所以伺機報復。 這樣的答案, 小翔姑姑和火鍋店所有員工都表示, 很難理解。 員工和小翔姑姑都說, 他們跟王文連之間不僅沒有矛盾, 且小翔姑姑對他還甚至“仁至義盡”。 6月1日, 火鍋店跟他結清工資, 欠他兩個月4000元, 一分不少——雖然離職了, 但還讓他住在火鍋店的宿舍里。 而在這一晚, 小翔姑姑還開著車帶他去朋友開的火鍋店面試, 介紹工作。 昨天, 他去面試的火鍋店老板娘說, 當晚王文連去的時候, 剛好店里很忙, 便表示當晚就可以工作。 他說不行, 那就第二天來吧, 他又說不行, 因為剛好有個朋友要過生日, “后天再來”。 事后, 王文連曾對廚房主管郭道俊說, 那個地方太熱太窄, 他沒打算去上班。 “我能幫的都幫了。 ”小翔姑姑說, 幫他是看他年紀也40多歲了還單身, 在外面賺錢不容易, “工作找到了,
赞助商链接
就算有了個安穩地方”。 或許, 惟一的沖突是, 王文連干活比較懶散, 殺1只雞要拖十幾分鐘, 店里客人多了忙不過來時, 廚房難免會催他動作快點。 而每次, 總留下一句話:“你做你的, 我做我的。 ” 行兇者性格偏內向 警方提供的嫌犯王連文的照片 45歲的王文連, 至今單身, 四川內江人, 幾天前, 他還在火鍋店當后廚勤雜工, 平時主要負責殺雞。 他上夜班:下午4點上班, 到次日凌晨三四點下班, 他住在兩室一廳的集體宿舍的客廳里, 客廳收拾挺干凈。 郭道俊說, 人家上夜班, 白天基本都在睡覺, 但王文連通常會在上午11點起床, 要么去打牌, 要么就到店里。 店里有無線網絡, 王文連就拿著個手機看電視。 在他們眼里, 王文連性格偏內向, 跟其他員工幾乎不大說話。 因為話不多, 吃飯時, 他就很少跟其他人一起坐。 其實, 即便說上話, 多半沒說幾句, 就能聽到王文連無厘頭罵人的話——什么“神經病”“屁話多”之類的。
赞助商链接
王文連雖然干活懶散, 但在小翔姑姑那里, 還不是大問題——用她的話說, 如果真做不好, 他也不會干上近半年了。 大家想不明白, 王文連為什么以小翔作為“伺機報復”對象?6月2日端午節, 王文連走進火鍋店, 大家還留他吃飯, 他說不吃飯, 結果小翔媽媽還熱過兩個粽子給他。 如果小翔沒有哭鬧, 他又會怎么做?這一系列問題, 尚待警方進一步調查。 愛奶嘴網小編有話說:人心到底怎么了?為何變得如此冷漠?無論如何都不能對一個弱小的嬰兒下手啊, 小翔的不幸遭遇看得人痛心疾首。 有寶寶的父母們一定要看好自己的孩子, 最好別讓孩子離開自己。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