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父母帶癌癥晚期兒子走千里等待捐贈遺體

1061
今天我們要講的是一個出租房里的“待捐”家庭故事。貴州六盤水的邱培亮父母曾經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一個嬌妻一個寶貝兒子。然而4年前的一場意外,徹底打破了一切。兒子狗狗不幸患上腦干膠質瘤,面對癌癥晚期的孩子,邱培亮父母覺得將孩子的器官和遺體捐贈給需要幫助的人。而現在邱培亮夫婦帶著4歲的狗狗千里從貴州奔波到重慶,一家人蝸居小旅館等待這兒子狗狗生命的終結。 沒勇氣讀完這些,眼淚止不住流。我不知道用什么言語表達此時的內心感受,希望醫學界再發達一些,
不要讓這樣的痛發生在如此幼小的孩子身上。希望醫院、主管人體捐獻的單位,或愛心人士夠給孩子提供一個好點的生活環境,讓可憐的孩子在最后的時光里享受人間溫暖。能多為這些平民英雄多做點事情嗎?孩子太可憐了。 可憐的孩子,偉大的父母,身為人父的我看完這篇報道心里很不是滋味,孩子保守病魔折磨,想必孩子的父母都同樣保守煎熬地度日,在這同時還有如此高尚的情操非常讓人致敬,愿孩子在這最后的時光里可以少一點痛苦,讓人間的溫暖可以多一點照耀這個不幸的家庭……下面讓我們走進今天的新聞: 四年前:兒子出世,長得白白凈凈,臉上連一顆痣都沒有;兩月前:兒子查出腦干膠質瘤,無法醫治,
父母放棄治療;半月前:一家人來到重慶,等待兒子死亡后捐贈遺體器官……6月27日天空放晴,邱培亮和何成琴夫妻帶著孩子去戶外曬太陽,病重的狗狗無暇觀看,癱軟在媽媽的背上。 4歲的狗狗病重后就一直不讓媽媽離開自己身邊,性格也變得十分急躁,只有用小手撫摸媽媽的面頰時才能安穩情緒。 重慶沙坪壩區新橋正街的僻壤小巷有不少旅館,坑洼道路連日陰雨后格外泥濘,貨車、三輪車、轎車駛過,飛濺的泥水讓行人莫不側身躲閃。這里,一間不足10平方米陰暗潮濕的小房間,只能容納一家人蝸居,他們多是來自偏遠區縣或者市外的求醫者。邱培亮是其中之一。圖為看著兒子日漸衰弱的身軀,38歲的邱培亮淚如雨下。
旁人眼里,邱培亮曾是一個幸福的人———娶到一個比自己小10歲的嬌妻,4年前喜得兒子,小名狗狗。白凈乖巧、聰明伶俐的狗狗,是家里下一輩的獨苗。邱培亮夫妻帶著狗狗從貴州省六盤水市來到重慶。患上腦干膠質瘤的狗狗日漸衰弱,藥石無靈。他們住在出租房的目的,是等待狗狗安然離去,將他的器官及遺體全部捐獻。圖為癌癥晚期帶來的疼痛無時無刻不折磨著只有4歲的狗狗。 “與其爛在土里,不如幫幫別人。”每每說出這句話,邱培亮這個38歲的黝黑男人,就會哭得像個孩子。圖為6月27日天空放晴,邱培亮抱著孩子外出透氣。 孩子睡著后,邱培亮拿出醫院檢查的CT片,不停地對比,希望能看到孩子存活的希望。 在四方求醫無果后,
今年5月27日,邱培亮和何成琴在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給孩子做了全部器官無償捐獻的登記,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讓孩子活在這個世界上。 看見長時間不進食狗狗吃下一口冰激凌后,何成琴含淚親吻著他。 小旅館里,?邱培亮和何成琴夫妻倆盡力照顧患癌癥晚期的4歲孩子,希望在他最后時光感受父母的愛心。 4歲的狗狗病重后就一直不讓媽媽離開自己身邊,性格也變得十分急躁,守候照顧了一天的何成琴也顯得十分疲憊。 病重后的2個多月時間里,4歲的狗狗很少進食,完全靠輸液維持生命,為了讓他輸液時好受,媽媽何成琴用毛巾熱敷輸液的手臂。 由于長期輸液,狗狗的血管變得十分脆弱,液體也無法進入體內,
夫妻倆手忙腳亂地用針管沖洗輸液通道。 由于長期輸液,狗狗的血管變得十分脆弱,液體也無法進入體內,只好取掉留置針,媽媽心痛地用嘴吹氣為孩子減輕疼痛。 邱培亮夫婦帶著患癌癥晚期的孩子在小旅館里,等待孩子深昏迷后進入待捐狀態,每一天日子對于夫妻倆來說都是煎熬。 狗狗大小便失禁,家中帶來的衣物不夠用,洗干凈后,邱培亮就用電吹風不停地吹干。 小旅館外的一家鹵菜店里有狗狗以前最喜愛吃的雞爪,病重后,他只能無力地看著以前喜愛的食物。 邱培亮夫婦帶著患癌癥晚期的孩子在小旅館里,等待孩子深昏迷后進入待捐狀態,每一天日子對于夫妻倆來說都是煎熬。 由于病重,4歲的狗狗最喜歡的狗熊玩具被冷落在床頭。
在十幾平方米的小旅館里,由于癌癥的病痛不停地折磨著4歲的狗狗,讓他十分疼痛,不停地呻吟著,母親何成琴無奈地抱住他,希望能減輕他的痛苦。 對于邱培亮來說,家庭的快樂時光只有能在手機里圖片庫里才能找到了。 夜深人靜時,邱培亮偷偷地跑到屋外的廚房里,通過手機查看孩子的病情。 邱培亮的手機里保存著孩子狗狗過4歲生日時的快樂照片。 6月27日天空放晴,邱培亮和何成琴夫妻帶著孩子去戶外曬太陽,病重的狗狗無暇觀看,癱軟在媽媽懷中。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