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救人溺亡女童最新進展:將對李微微行為認定

1574
最近救人溺亡女童申報見義勇為稱號被拒的新聞受到了各界的廣泛關注。四川省的相應負責人回應女童救人溺亡事件時表示,李微微屬于未成年人所以沒有完全的行為能力。因此自身沒有自我保護的能力,在這種情況下去救人會對未成年人起到盲目模仿的作用,所以不為李薇薇這種救人行為進行申報。 救人溺亡女童李微微 據最新消息報道,相應政府部門考慮到網友的意見將重新啟動程序對救人溺亡女童李薇薇的行為進行認定和表彰。其實不管是成年人還是未成年人在面對一些相關的行為時,
不僅要見義勇為,還要懂得見義智為何見義巧為。 我們從小在學校學校老師就跟我講,助人為人、見義勇為。見義勇為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精神,也是一種做人的態度。我們在學校不僅僅為了學到知識,還要學會做人,更要懂得珍愛生命。 【事件還原】當地政府為救人溺亡女童李微微申報“見義勇為”稱號 據媒體報道,4月22日李微微下午放學后,與小伙伴們一起到院子前的小河溝邊撿田螺。玩耍中,伙伴小福因為河邊濕滑,不小心掉落水中。見狀后,幾名小伙伴上前施救,微微和同伴小惠也落入河中。最終小福和小惠掙扎上岸,微微卻沒能上來,溺水身亡。 事發后,當地政府為微微家庭組織了募捐,并對微微的救人事實進行確認,
稱將為其上報申請“見義勇為”稱號。材料雖然遞交上去了,微微的“見義勇為”稱號卻一直沒有到來。 【爭議】救人溺亡女童李微微申請見義勇為稱號引爭議 正方:拒評小英雄,看似無情實則有情 隨著時代的進步,從以人為本社會和諧建設的理念來看,我們必須調整我們的視角,重新審視“見義勇為”的“小英雄精神”就會更理性更人性。 從《未成年人保護法》的角度來看,并不提倡他們見義勇為,“不提倡、不宣傳、不鼓勵”原則,實際上彰顯對未成年人的保護和關愛。我們習慣地無限制抬高獻出生命的英雄,而忽視了對個體生命的敬畏。 》》詳細 追問:教會“見義智為”了嗎 出于保護未成年人的考慮,我們不提倡未成年人去見義勇為,
但這并不意味著就可以抹殺未成年人見義勇為行為的道德價值。把倡導未成年人見義智為與表彰未成年人見義勇為直接對立起來的做法是不是顯得有些簡單粗暴了? 我們希望孩子們能見義智為,能在危險時刻表現出足夠的智慧而不是不顧自己安危沖上前去,但司馬光不是天生的,孩子們也不會自動知道當同伴落水時該怎么做,見義智為需要給力的教育。公眾很容易追問,女童救人到底是人慌失智還是根本就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怎么辦?從某種程度上說,女童救人溺亡的悲劇背后是見義智為教育的缺位,在這種情況下,官方能做的顯然不是高聲地埋怨女童不懂得見義智為,
不是一連聲地告訴孩子們“我不希望你們見義勇為”,而是應該進行認真的反思,看看自己究竟在哪里做得還不到位,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悲劇,怎樣才能教會孩子們見義智為。應該做的還沒有做好就急于展示自己對未成年人見義勇為的否定態度,不僅給人一種涼薄的感覺,更主要的是加深了公眾對于官方是不是在推卸教育責任的懷疑。 【最新進展】政府部門重啟對救人溺亡女童李微微見義勇為申報 據悉,今年4月22日,四川省達州市大竹縣周家鎮9歲女童李微微和幾名小伙伴在河邊撿田螺玩耍時,為救一名落水同伴不幸溺亡。悲劇發生后,大竹縣綜治辦未對李微微申報評定“見義勇為”稱號。7月2日,大竹縣綜治辦決定重新按程序對李微微見義勇為的行為進行認定,
且予以表彰。 為什么第一次未啟動認定程序?大竹縣綜治辦主任胡小偉表示,“悲劇發生后,大竹縣綜治辦就此事咨詢了四川省見義勇為基金會,得到回復稱‘在《四川省保護和獎勵見義勇為條例》中,對未成年人實施此種行為沒有明確規定。李微微屬于未成年人,不具備完全行為能力,在沒有自保能力或不明確危險的情況下實施救人,不具備見義勇為的相關要件’。縣綜治辦考慮到擔心其他未成年人盲目效仿造成悲劇,未對其見義勇為作出認定。” 為什么第二次又重啟認定程序?胡小偉表示,“此事自己一直比較糾結,一方面是李微微家庭的喪女之痛,于情于理應該進行認定。
但另一方面是出于保護未成年人的角度,對這種行為不提倡、不鼓勵。如果第一次確定認定后,就是一種變相的鼓勵。之前因擔心對其他未成年人造成誤導,暫時沒有對其進行認定。縣綜治辦沒有否定李微微的這種行為是見義勇為行為,只是沒有確認。考慮到網友的意見后,現在將依照規定,對李微微見義勇為進行認定。”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