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看看:中世紀孕婦的剖腹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分娩
1855

過去, 對于女人來說, 生孩子對母嬰都是件十分危險的事, 像難產那樣的并發癥是很可怕的。 生產過程中的失誤和因此導致的死亡對母嬰來說經常發生。 即使沒有任何并發癥, 母親也得經受長時間持續的劇痛。 而在中世紀, 科學技術相對低下的情況下, 孕媽媽又如何進行剖腹產呢?

中世紀的婦女一直都用坐姿或下蹲的姿勢分娩。 如果健康情況允許的話, 產婦會采用有助于利用重力的姿勢, 她通常會揪住懸在房椽上的一條繩子或被單來支撐自己的精神。

生產通常是在家中進行, 一般在從主住宅中隔離出的小房間里,

這間小屋必須是不通風的。 農村婦女沒有條件擁有選擇房間的權利, 就得在主住宅中的地板或干草堆上生產了, 產婦們可以得到她們的女性或親戚的幫助。 有時在產婦周圍提供幫助或鼓勵的人多達30位。

大多數情況下助產士(有時還會帶有助手)會來給產婦接生, 因為產房幾乎總是婦女獨有的空間。 男醫生只有在不得不動手術開刀的情況下才會出現。

在生產過程中常常會生一堆火, 而由于房間里人數很多, 產間里溫度會再升高些。 高溫被認為是對產婦和新生兒有益的。 還得燒熱水進行清洗工作。 貴族或富裕的家庭里的產婦有精心準備的產房。 地板要清掃過, 床上鋪有最好的床罩,

房中的一切都準備得當。

公元15世紀時, 使用生產凳來使產婦在生育過程中保持身體豎直向上的古法出現于意大利, 并且這一方法很快在整個歐洲流傳。 當沒辦法弄到這種特殊形狀的馬凳時, 人們有時會將產婦放置于兩張并排的椅子上, 讓她的身體在二者中間保持平衡。 當然此法只適用于那些大腿肌肉很發達的婦女來嘗試, 身體狀況較弱的產婦則有時會采用坐在另一名婦女的大腿上然后借助她的腿來生孩子的方式, 這在正統社會是很流行的。 產婆通常會按摩產婦的腹部來減緩疼痛和加快分娩進程。

接生護士會排除產婦周圍任何可能會干涉妨礙生產的因素。 一切環狀物、花邊、編織物、扣子和鉤環等都得被拿走。

門窗都開著, 瓶子要拔去瓶塞, 有時馬匹也要被放開。 在產婦面前盤腿則被認為一定會導致難產。 如果分娩過程持續了20次子宮收縮以上, 家庭其他成員甚至會向空中放火箭, 這樣做是讓子宮放開的意思。

為了減緩生產過程中的疼痛, 可在產婦腹部放一塊暖和的布。 除此之外很少有其他有效方法。 酒精、鴉☆禁☆片和印度麻會常用于其他醫學問題中的緩痛, 但很少用于分娩中的婦女。 陣痛被認為是生產中必然發生的, 是上帝給所有女人自夏娃時代就必須承受的懲罰。 當時, 任何對陣痛的緩解都被認為是對上帝的反對——他要聽到女人懺悔的叫聲來得到懲罰的滿足。

在分娩時, 遭受分娩巨大痛苦的產婦會試著從周圍助產的人中借助力量。

那些好心的助產者會給其提供各種鼓勵支持來盡量使分娩容易些。 有些石頭常作為護身符使用, 玉被認為對順利分娩十分有幫助。 希爾德加德建議產婦應在懷孕期間及臨盆時都攜帶玉石一塊, 這可以驅邪, 而生孩子被看做是不可缺乏神力相助之事。

若分娩困難且情況加劇, 像胎兒的胎位不正, 就得使用助產工具了。 其中最不令人生畏的工具就數一種鈍鉤了, 當胎兒臀部朝下而引起難產時用它來鉤住孩子的腿部助產。 其他令產婦望而生畏的助具有尖鉤(即鉤針)和小刀。 使用它們時盡管可能挽救了產婦的性命, 但會因此而傷到孩子, 有時甚至一部分一部分地取出孩子(的肢體)。

盡管中世紀特別在城鎮地區的接生婆們也總是隨身攜帶鐵鉤, 但大多數這類外科手術還是由外科醫生執行。 在用鐵鉤之前, 她們得在其他的接生者的幫助下一起確定胎兒已死在產婦腹中, 然后才能肢解死胎。 對于一位已經飽受數小時折磨的母親來說, 看到她的接生婆拿起尖鉤無疑更讓她悲痛。

當母親把孩子生出陰☆禁☆道時可能會出現陰裂現象(陰☆禁☆道與肛門之間裂開)。 特羅圖拉的《中世紀婦女健康指南》中對怎么修治陰裂有詳細介紹, 此書是最早用白話文寫就的醫學治療書籍。 助產婆先用酒和黃油清洗患處, “再用雙層銀線在傷口處縫三或四針。 接下來在此處即外☆禁☆陰部根據傷面大小包扎一塊亞麻布。 再把熱瀝青敷于布上,

這樣做可有助于子宮收縮, 并由于瀝青難聞的味道而固定。 最后傷口在聚合草、小菊花及肉桂皮的藥力作用下愈合起來”。

歷史上也有不少關于剖腹產的記載, 這是一種當母親因精疲力竭無力將嬰兒產出或嬰兒胎位不正而被卡在里邊時所采取的措施。 整個中世紀, 外科技術幾乎毫無發展, 所以那些剖腹產術大都以悲劇結尾。 雖然眾所周知, 婦女在這種手術中可能難逃一劫, 但手術依然是一項重要步驟, 因為它意味著母嬰至少可以被分別埋葬。 盡管有一些成功的例子, 但究竟有多少產婦能在術后活下來卻并不清楚。 有這樣的一個故事, 是關于一個瑞士閹豬人賈克布納福爾的, 他妻子于公元1500年難產。 他請來當地13位產婆和兩位醫生,但他們都沒能幫上忙。絕望中,他親自為妻子進行了剖腹產手術,結果母嬰都存活下來了。后來妻子又為他生了幾個孩子。

也許還有更早幾個世紀的未被記載的成功例子,但它們肯定數量很少且時間相隔甚遠。做這種手術必須切過產婦腹部和連接主肌肉和脂肪間的部分,然后把刀片抬起平切,這樣就可切開子宮壁。剖腹產術通常只是在已經死去的產婦身上施行。這種手術的重創對于未經麻醉的產婦來說無疑超出其承受范圍,即便她能挺過手術,也很可能死于傳染病或大出血。

他請來當地13位產婆和兩位醫生,但他們都沒能幫上忙。絕望中,他親自為妻子進行了剖腹產手術,結果母嬰都存活下來了。后來妻子又為他生了幾個孩子。

也許還有更早幾個世紀的未被記載的成功例子,但它們肯定數量很少且時間相隔甚遠。做這種手術必須切過產婦腹部和連接主肌肉和脂肪間的部分,然后把刀片抬起平切,這樣就可切開子宮壁。剖腹產術通常只是在已經死去的產婦身上施行。這種手術的重創對于未經麻醉的產婦來說無疑超出其承受范圍,即便她能挺過手術,也很可能死于傳染病或大出血。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