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準備懷孕

受孕前孩子性別如何選擇

2871

導讀:物理學家為什么愛得男孩?地質學家為什么愛得女孩??

然而,一個由俄羅斯軍醫大學畢業生、醫學副博士尤里·扎爾科夫領導的科研小組聲稱解決了這道難題。

它不僅能解釋這個神秘的機制,還弄清了啟動這一機制的系統。這一發現還取得了名為“受孕前孩子性別選擇法”的專利權。那么,這一機制到底是怎樣的?別的科學家又是怎么看的?

物理學家為什么愛得男孩?地質學家為什么愛得女孩?

自古以來男人和女人都在禱告上帝能賜給他們男孩或女孩,為此,還派生出種種迷信。

歷史上有關這個課題的研究論文于上個世紀50年代首次在蘇聯出現,論文題目為《物理學家和地質學家家庭性別的對比》。這篇論文的面世,在為數不 多的專家圈里引起了轟動,其觀點從科學角度來看無可挑剔。當時得出的結論是:孩子的性別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房事的頻率。

在那些男人(像物理學家)能進行有規律房事的家庭,多半生的是男孩;而那些男人(像地質學家)經常出差在外、未能按時進行房事的家庭多半生的是女孩。很多醫生,也包括扎爾科夫自己,將這個觀點在患者身上又做了檢驗,居然也都得到了證實。再比如,水兵家庭就多半生女孩,而海岸勤務部隊的家庭多半生男孩。扎爾科夫一段時間曾在海參崴太平洋艦隊醫院當過醫生,所以對此有發言權。

波蘭醫生和隨后的美國醫生發現了房事頻率和排卵期之間的關系。

實際上還在半個世紀之前,遺傳學家就已經查明,一對XY染色體精子是男性的組合,一對XX染色體精子是女性的組合。而這兩對組合的生理特點 (XY組合活潑好動,

XX組合生命力強)便引來了最早的一批論述有可能預先定制孩子性別的論著。波蘭醫生弗蘭季舍克·別內多和隨后的美國醫生路易斯·沙特 列斯發現了房事頻率和排卵期之間的關系。年輕軍醫扎爾科夫決定下一番功夫來研究“性別設定”的神秘機制,想弄明白它是否能加以控制。在他看來,別內多—沙特列斯的理論只對預測性別精確手段的諸多特點做了闡述,尚有一系列問題未能解答。

比如說,它就揭示不了眾所周知的“戰爭現象”秘密,無法回答為什么戰后或重大社會災難后動物種群會急劇改變兩性對比、雄性增多的秘密。而且這不僅是人類特有的現象,通過對動物的試驗也獲得類似的資料。

原來是非常時期對種群施加了不同程度的壓力,直至它的滅絕,結果便出現了雄性占優勢的性別對比變化。這就是說,存在著一種調節性別的神秘自然機制,扎爾科夫就是決定要解開這個謎團。

主要得看兩口子的生男生女愿望

照扎爾科夫的說法,選擇機制在很多方面取決于受孕時刻夫妻雙方的心情和他們內心是否協調一致。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如果兩口子都想要個女孩,那 在此階段可以說基本上都是那些攜帶女性組合的精子得以通過抗原網,而那些攜帶男性組合的精子即使生理上完全健康,也過不了抗原網。與此相反,如果兩口子在受孕瞬間都想要男孩,那10個月后就很有可能生男孩。可見,扎爾科夫的選擇法首先是建立在一定的心情、房事頻率以及一些運動和簡單飲食的基礎上,

靠大腦皮層的調節機能起作用。

這種機制也決定了夫妻同房得有所安排,要使雙方體內都能形成攜帶男性組合或女性組合染色體組的有利因素。因此扎爾科夫認為,過去說的生兒生女責任全在父親一方是不對的。當然,精子的生成與睪丸激素水平有關,它的濃度在男人體內每晝夜、每周、每月和每季度都會有很大變化。但是也不應該忘記,女人的心態對男人也有很大影響,這一影響還影響到睪丸激素的水平。所以說,未來孩子的性別父母雙方都有責任,而且是同等的。

俄院士提出質疑

當然,扎爾科夫的方法不能保證百分之百有效。

因為未來父母的準備過程相當長,有時得3~4個月,而且這同兩口子的性關系有關聯。而據莫斯科市衛 生司家庭計劃中心所言,目前除了體外受精,還找不到任何別的可以預先選擇孩子性別的辦法。然而,體外受精價錢昂貴,手術也挺復雜,還不能保證第一次就能讓受精卵細胞在子宮里順利落戶生根。

據專家們所言,如果“扎爾科夫的方法”能屢試不爽,那當然是好事一樁,便能最大限度地滿足廣大父母的要求。因為國情不同,俄羅斯并不執行計劃生育政策,但作為父母也都想能有個男孩。根據多年的經驗,中心的專家們早就已經看出來了:如果家里的頭胎是男孩,那父母對第二胎或以后的孩子是男是女并不太在意;問題是如果頭胎是個女孩,那父母就得考慮得有個“接班人”的問題了,而有些人,特別是南部地區,有些父母特別看重家里得有個男性接班人。所以這些人都把“扎爾科夫方法”當成了救命稻草。

不過,也有人仍抱懷疑態度。俄羅斯自然科學院院士、醫學博士、原莫斯科首席產科醫生尤里·布洛尚斯基教授便直言不諱,認為不能把它當成真理,如果這只跟大腦皮層有關,僅憑大腦皮層我們就能預先定制男孩女孩、品行和體重,還能自己治病,那問題未免就太簡單了。

那父母就得考慮得有個“接班人”的問題了,而有些人,特別是南部地區,有些父母特別看重家里得有個男性接班人。所以這些人都把“扎爾科夫方法”當成了救命稻草。

不過,也有人仍抱懷疑態度。俄羅斯自然科學院院士、醫學博士、原莫斯科首席產科醫生尤里·布洛尚斯基教授便直言不諱,認為不能把它當成真理,如果這只跟大腦皮層有關,僅憑大腦皮層我們就能預先定制男孩女孩、品行和體重,還能自己治病,那問題未免就太簡單了。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