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虐心!九歲男童長期遭生母暴打

2400
孩子本該是父母的掌中寶,可為何母親會虐打自己的親骨肉?如何下得了手啊?近日,網友開心心寶寶微博爆料,說莆田有一位小男孩被其母長期虐待,臉上、身上到處傷痕累累,幾張照片觸動眾多網友的心,很多人轉發,呼吁救救這個孩子。 全身上下被打得傷痕累累的小龍 該名男孩是仙游縣榜頭鎮南溪村人,9歲,叫小龍,與親生母親林麗姐一同生活。警方表示,母親林麗姐長期虐待兒子,對其毆打,甚至用火燒脖子、用剪刀剪耳朵、用刀劃臉。前些天,還用手將小龍抓傷,傷口長而鮮紅,遍布小龍的臉、手臂和整個后背,
一幕幕都讓人揪心。5月31日,榜頭鎮派出所以涉嫌犯故意傷害罪,對其母林麗姐處以15日的刑事拘留。 鄰居半夜常聽到慘叫 昨日上午,記者來到南溪村林麗姐和小龍的家。大門上了鎖,從門縫里看去,屋內一片狼藉,堆滿了廢品及垃圾,屋內僅有一張床和一臺電風扇,屋里發出惡臭。鄰居陳先生說,林麗姐性情古怪,和村民都合不來,她從不管孩子,白天出去打雜工,小龍就吃剩飯,夜間孩子就到處流浪,看到孩子滿身是傷,村里人經常用食物接濟他。每天凌晨一兩點,會聽到孩子的慘叫聲,有時候會持續幾小時。“村里的診所,常趁小龍每天上下學路上,免費給他治傷。”村書記說。 孩子害怕媽媽,不想回家 昨日下午,
記者在莆田救助站見到小龍,他撩起衣服指著傷口說很癢。記者看到,小龍身上布滿了抓痕,剛剛結痂,脖子一圈都是燒過留下的疤,兩邊的耳朵上有幾道剪刀剪過的缺口。“小龍是6月1日到莆田市救助站的,在莆田市第一醫院作過全身檢查,除了身體外傷,內臟沒有受到損害。”救助站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記者看到小龍和救助站小朋友玩著遙控汽車,嘗試與小龍聊聊母親的事,但小龍十分抵觸。他說,害怕見到媽媽,因為媽媽會傷害他,救助站里有小朋友玩,有舒服的床可以睡,記者快走的時候,小龍突然問:“阿姨,我可不可以不回家?” 鄰居多次報警,村委會規勸無效提起訴訟 榜頭鎮派出所副教導員黃國成說,2013年8月就認識了小龍,
當時村民報警稱有人虐待孩子,警方便和當地婦聯一起到南溪村,但當時小龍身上沒有明顯傷痕,其母林麗姐也不承認自己打孩子。見小龍沒有上學,也沒有戶口,他便找居委會、出生地榜頭衛生院開了證明,帶著小龍的材料在仙游民政局戶政科給小龍上了戶口,“在此之前,孩子沒有大名,都叫他小龍,上戶口的時候,孩子自己說要叫林金龍,這才有了名字。”黃警官說,隨后還給小龍上了低保,每月132元,由其母代領。 有了名字、戶口,派出所告訴其母,已經給小龍聯系好了學校,只要去就行。之后,小龍去了鄰村梧店村小學,但因長期被母親虐待,小龍很孤僻,不愛說話,也不和同齡人交往。剛開始還好,后來因缺乏管教,小龍經常打低年級的學生,
也經常不來上課,老師也管不了,孩子就輟學了。梧店小學校長吳金星說,小龍身上都是傷,曾多次找到他媽媽,但小龍身上還是經常能夠看到新的傷口。 不久,小龍再次遭其母毆打,村民又報了警,這次小龍身上有明顯傷痕。黃警官說,取證調查時,鄰居說,晚上聽到小龍的哭聲,比以往更撕心裂肺。其母用剪刀剪了小龍的耳朵,血糊糊的,臉也劃破了,脖子也被用火燒傷,但其仍不承認虐待孩子。此事引起當地多部門關注,這次,林麗姐寫了保證書,保證不再打孩子,當地派出所、縣團委、婦聯和多個部門給小龍捐款捐物。 記者在村委會和派出所了解到,小龍不屬于孤兒,福利院和SOS兒童村也無法接收,只能等法院的判罰。
目前由南溪村居委會作為“自訴主體”對林麗姐提起訴訟。 原因:多次婚姻失敗,被趕出家門性情大變 村書記說,林麗姐曾有過多次婚史,年輕時從梧店村嫁到南溪村,生了一個兒子,因與婆家不合被趕了出來;后來嫁去福州,生了兩個孩子又被婆家趕出來;再后來去了永泰,生了孩子又與婆家不合,被趕了出來;再回到仙游城關,跟一個騎三輪車的人生了一個兒子,又被趕出來了,之后她就沒音信了。9年前,她突然挺著七八個月大的肚子回來了,懷的就是小龍,但不清楚父親是誰。最初她對小龍呵護備至,但被最后一任丈夫趕出來之后,性情大變,時好時壞,有時候對小龍很好,有時候打得很狠,小龍5歲開始就被虐待了。
說實話,聽到這樣的原因,讓人無奈,無論如何自己的親骨肉怎么能下得了手?再看看這個只有9歲大的孩子傷痕累累的身軀,不禁令人一陣心寒。作為父母應盡的責任就是照顧好自己的孩子,不讓孩子受到任何傷害,小龍的母親即便有她自己的遭遇,但萬萬不該傷害、虐打自己的骨肉,希望相關部門對小龍的母親進行教導,也希望小龍的母親能夠幡然醒悟,愿小龍今后能夠擁有一個陽光燦爛的明天。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