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9歲留守兒童被紅領巾吊死床頭 家屬獲人道主義援助

3336
隨著越來越多的父母到外地打工,留守兒童作為一群弱勢群體逐漸受到了社會各方的關注,而留守兒童的安全問題也在敲響著警鐘。近日,湖南一名9歲留守兒童被紅領巾吊死床頭,后來警方排除男童被紅領巾勒死是自殺和他殺可能。那么,這則報道是怎么樣的呢?下面我們來看一下。 熄燈后,紅領巾勒住了他的脖子 5月5日下午,桂陽縣歐陽海鎮中心完小203男生寢室。在窗邊的角落,小斌的一雙涼鞋零亂地躺在地上,床上的被子卷成一團,上鋪的鐵架上還掛著他的褲子。在事發當晚家屬拍攝的圖片中,
床架上懸掛著一條系成圓形的紅領巾。 4月29日,歐陽海鎮中心完小進行了期中考試。下晚自習后,三年級117班的13名男生回到203寢室。20時40分是學校規定的熄燈就寢時間。熄燈前,小斌獨自一人在床上玩耍。 熄燈后約兩分鐘,寢室內有人聽到小斌“啊”了一聲,聲音并不大。有同學提醒小斌:“別吵了,老師馬上要來查寢了!” 20時45分左右,班主任老師劉姍到203寢室查房。她發現小斌吊在床上,連忙沖過去抱起他,解開勒在脖子上的紅領巾。紅領巾的一頭綁在上鋪的鐵架上。 “當時他的頭吊在紅領巾上,脖子勒得很緊。”劉姍說,當時馬上喊來宿舍管理員,為小斌做壓胸類的搶救。孩子隨后被送到一公里外的鎮衛生院。 鎮衛生院的醫生證實,小斌送來時已停止呼吸。
原因警方已排除他殺,可能是意外 事發當晚,小斌的爺爺歐陽又武走了3公里山路,趕到醫院時,孫子“全身都是涼的”。 小斌是留守兒童,父母常年在廣東打工。事發第二天,從廣東趕回來的歐陽建光在殯儀館見到了躺在冰棺里的兒子。歐陽建光說,事發當晚,桂陽縣公安局的法醫進行了尸表檢查,除脖子上的U形印痕外,小斌身上未發現其他傷痕。 “已經排除了他殺的可能性。”5月5日,桂陽縣公安局蓮塘派出所所長何文峰介紹,通過調查,也未發現小斌生前有自殺的跡象,“應該是意外死亡的。” 與小斌同住203寢室的多名同學證實,當晚熄燈前,沒有陌生人進入寢室,小斌也未與他人發生任何矛盾。小斌與另一同學睡同一鋪床。
熄燈前,那名同學犯困,朝墻壁側睡。小斌則在床上玩。他們的上鋪是空著的鐵架子,沒有床板。“當時他用兩個手撐著鐵架子玩,”寢室里的一位姓龔的同學告訴記者,“他看起來好像很開心。” 一位姓鄧的同學回憶,小斌當晚曾在床上玩紅領巾,熄燈前,小斌把紅領巾系在頭頂的床架上。熄燈后,還未入睡的鄧同學看到,小斌“用手抓住紅領巾,把頭伸進去。”睡在小斌對面的龔兵(化名)回憶,熄燈兩分鐘左右,他聽到小斌“啊”地叫了一聲,大部分同學以為小斌還在床上玩。一兩分鐘后,前來查寢的班主任劉姍發現情況不對,但為時已晚。劉姍說,小斌的學習成績“中上”,事發前,沒發現他有異常表現,“一直很聽話”。 校方“人道主義援助”15.7萬元 小斌當時為什么要把紅領巾系在鐵架上,
然后將頭伸進去?誰也無法做出解釋。“他可能是覺得好玩吧。”歐陽海鎮中心完小副校長歐陽民順揣測。 歐陽民順認為,校方在此事上并無管理責任,事發后也積極搶救。死者家屬則質疑,這所有800多名學生的中心小學未配備校醫,導致當時的搶救沒有實效,送至醫院則已錯過“黃金時間”。5月5日,歐陽民順向記者解釋,校醫務室只有跌打損傷和感冒類藥品,“上面沒有配備專業醫務人員。” 事后,桂陽縣教育局和歐陽海鎮政府介入協調。5月5日,歐陽海鎮中心完小與死者家屬達成一致。按照協議,由校方一次性“人道主義援助”15.7萬元。 留守兒童的問題已經是一個很突出的社會問題了,
這些孩子的父母常年不在身邊,一旦沒有人對這一群體心理進行疏導和引導,孩子們很容易發生人生觀、世界觀和社會觀的偏差。希望社會給留守兒童這一群體多一些關愛和呵護,減少留守兒童的犯罪幾率,保證留守兒童的人身安全,同時也希望男童被紅領巾勒死這樣的事情不會再出現!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