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貝殼人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古時候有一個王子,因為身上長了個貝殼,便被人們稱作貝殼人。貝殼人長得十分丑陋,以至于國王和王后心生惡念。他們時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商量說,要把王子送上西天,否則這個國家也太沒面子了。大多數人的想法是,國王是人里面的精靈,他代表著美和偉大。而不應該生下一個面容丑陋的怪孩子。那簡直就是上帝的敗筆。

貝殼人從小就生活在一種沒有愛的環境里。但貝殼人有種特殊的性格,那就是隱忍。那時候沒有鏡子。人們互相成為鏡子。比如,兩個人在一起,一個人就成為另一個人的鏡子。你的臉上有一個麻子。哦,我知道了,我臉上有個麻子,可這個麻子為什么不長到你臉上呢?貝殼人從別人的臉上看出了自己的缺點。他什么也不說。因為沒有人去愛他,他也就放棄了自己的臉。貝殼人就自己玩兒。他在大海邊撿貝殼。那些花花綠綠的貝殼,構成一個色彩斑斕的世界,引誘貝殼人在海灘上迷失方向。貝殼人像喜愛自己的手指一樣,盯著這些漂亮的貝殼,久久不肯移開目光。他的想法我們無從知道。但可以想像一下,他心里一定是充滿甜蜜的憂傷。我為什么不能像貝殼一樣,長著漂亮的面孔,這可是通往王國的路上的通行證啊。貝殼人的喟嘆讓大海掀起了波浪。貝殼人把這些形態各異的貝殼按大小分裝在一些花籃里。貝殼人在夢里都抱著這些貝殼,所以他的夢也是五顏六色的。這些丟棄生命重負的貝殼,留下了漂亮的外衣,讓貝殼人羨慕不已。

每天,貝殼人都是這樣傷感地進入到夢里,做他那些漂亮的夢。睡覺的時候,貝殼人的貝殼就合在了一起,這樣的話,貝殼人就能和世界隔絕開來。這點,貝殼人并不知曉。他的貝殼別人看得一清二楚,但他自己卻從沒看見過。也沒有人對貝殼人說起他身上長著貝殼的事實。貝殼人只感到,他只有睡眠時,才能感到世界是自己的。在貝殼里,貝殼人聽著自己的呼吸在貝殼壁上輕輕反射,如同一張未知的嘴在和他說話。他很快就會沉入到夢的底層。那時候就有一些類似于涂鴉的奇怪的畫面闖進夢里。有色彩的夢沒有人做過,只有貝殼人能做這樣的夢。

國王和王后看著貝殼人一天天長大。他們心里充滿恐懼。自從生下貝殼人以后,他們再也沒有生育過。這讓他們拋棄貝殼人的想法擱了淺。因為,國家不能沒有繼承人。一旦貝殼人蒸發掉,那么國家就會成為別人的國家。國王于是很苦惱,他不知道自己前世究竟有何罪過,讓他遭遇生養貝殼人這樣的悲劇。國王的大臣,一個名叫內臟的人說,貝殼人是國家的不幸,讓國王和王后蒙受恥辱,讓國家處于兩難的境地,這是上帝之手頑皮的結果。這個提法,國王也很贊同。

國王于是就問內臟,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內臟想了兩年才回答國王說,貝殼人顯然不適合登上高高在上的王位。但國家的子民都知道國王生養的貝殼人。所以,只有想辦法找一個假貝殼人來做真貝殼人的替身,讓這個替身來做國王,這樣才能避免國家的動蕩。讓一個丑陋的貝殼人掌管國家,只能陷國家于危難。

這番話讓國王大吃一驚。讓替身做國王,那是萬萬不能的。那樣的話,國家將會淪落他人之手。也就是說,雖然避開了小鬼,卻又碰上了閻王。

就在國王和大臣為貝殼人的事撞腦袋的時候,貝殼人正在海灘上撿那些輪回里的貝殼。貝殼人想,要是把自己裝進這些漂亮的貝殼多好,那自己就可以在里面制造珍珠。這時候貝殼人第一次想到了女人。他想,珍珠制造出來,一定要送給一個比這些貝殼還漂亮百倍的女子。她的模樣會是怎樣的呢?貝殼人把頭埋進沙子里,他想不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

就在貝殼人冥思苦想的時候,事情就發生了變化。他身上的貝殼突然就合攏了。貝殼人自己卻不知道。他只是感覺到自己像是被什么東西給絆住了,無論如何也掙脫不了。他看不見自己身上的貝殼。

直到國王的衛兵發現了這件奇怪的事。那個衛兵在海灘上巡邏,看到一個兩米多高的貝殼豎在海灘上。衛兵見過貝殼人,所以他立刻就認出這個巨大的貝殼是貝殼人的外衣。衛兵上前敲了敲貝殼。

貝殼人看到了這個衛兵奇怪的舉動,但他同時也感到有一股輕微的力量傳到了他的身體上,就像是衛兵的手直接敲在他身上的那種感覺。而衛兵的手,在貝殼人看來,還離他的身體約有五寸多長。貝殼人說,衛兵,你幫我看看我究竟是怎么了,一動也不能動啊!衛兵嚇了一跳,怎么貝殼人知道是衛兵啊?這個衛兵不知道該怎么辦。他最后選擇了逃走。衛兵跑了。

貝殼人在海灘上孤獨地張望著。衛兵沒有再出現。而貝殼仍是一動也不能動。到了晚上,貝殼人就這樣站著睡著了。奇怪的是,他站著睡和在家里躺著睡沒有什么區別。很暖和,也很舒服。到了后半夜,貝殼人迷迷糊糊感到自己的身體像被人猛烈地推了一下。他立刻就醒了過來。可是四周一片漆黑,貝殼人搞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接著,他發覺自己漂了起來,跟浮在水面上一樣。那種晃蕩的感覺,以前貝殼人在海里游泳時體驗過。可是身上卻沒有水的痕跡,怎么會漂起來呢?

貝殼人一晚上就這樣神奇地晃悠著。

第二天早上,貝殼人剛睜開眼就嚇了一跳。自己怎么會是在藍色的海里呀!貝殼感覺到自己在往下沉。可被藍藍的海水包圍著,身上卻沒有一點兒水的痕跡。貝殼人仔細看了看,他想自己可能是在一個氣泡里。海里寂靜無比。這讓貝殼人有點害怕。

在海底漂流的日子里,貝殼人發現有一條通體藍色的小魚兒一直跟著他。這條小魚兒眼睛會動,顯得十分可愛。貝殼人很想伸手摸摸這條可人的小魚,但他卻做不到。貝殼人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說那個愚蠢的衛兵,他一路小跑回到了王宮。一開始他沒敢說貝殼人在海灘上這件事。但幾個小時之后,衛兵想,應該向內臟稟告這件事。要是貝殼人出了事,自己將來一哪吃飯就成了問題。這個想法很現實,無人繼承王位,國家走向哪能個地方還是未知數。所以,衛兵向內臟坦白了這件事。內臟覺得,這可是個難得的好機會啊。內臟想,只要貝殼人能呆在貝殼里不死,自己的抱負就能實現。

內臟立刻帶人到海灘上去看。可是一到那兒,借著微弱的燈光一看,哪有什么貝殼人啊。衛兵看見貝殼人白天呆過的地方,已經被漲潮的海水沖刷得平平整整。在來之前,內臟們還是欣喜若狂的樣子,而實際上看到的,卻是空空的海灘。海風涼涼地吹著。衛兵感到內心一片冰涼。

內臟想了想,這事肯定是真的。衛兵不會說假話。那么,只有一種可能,貝殼人已經葬身海底。內臟長嘆一聲。他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

國王知道這事后,出于道義,他派出衛兵在海灘上以及大海里搜尋貝殼人的蹤跡。結果當然是一無所獲。國王一籌莫展。最后,國王決定,在全國重新選拔王后。這就等于說,現在的王后讓國王給廢了。這個詔書發出以后,在全國掀起軒然大波。好多官吏、富商都爭著把家里藏匿在閨房里的女兒送到朝庭去選拔。也有一些養活不起孩子的窮人也把女兒送去選拔。這樣下來,就有上萬名美女云集京都,一時間形成了巨大的美女旋渦。

國王不會親自去選美的。這個事情已經在內臟等大臣的謀劃下,弄出了一整套的選美程序。還畫了流程圖。大致情況是,初選百名美女,再選五十名美女,最后選出五名美女,這五名美女將由國王親自挑選。在這些個過程中,每個步驟都有詳細的選美標準。

兩個多月下來,五名美女最終選了出來。內臟心里暗暗松了口氣。這幾個美女可都是名符其實的美女,簡直就是從造美女的模子里造出來的。

貝殼人在海里漂流。他看到了各種各樣的魚。那些魚長著翅膀,有好幾百種顏色,形狀都不一樣。貝殼人目不轉睛地看。時間就這樣慢慢流逝。幾天后,貝殼人感到自己腹部生出了一個怪東西,像是個圓形的物體頂在那兒。他把手慢慢伸過去摸了摸,果然是個圓形的物體,暖暖的,很光滑。這個圓形物體像是脫離貝殼人的身體獨立存在。貝殼人想,它怎么不會掉下去呢?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圓形物體逐漸長大,從先前拳頭大小長到了人頭大小。并且從這個圓形物體里發出了一種藍熒熒的光。光從下面照射上來,讓貝殼人頭暈目眩。他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幾十天后,貝殼人感到自己開始上升了。最后終于浮出水面。大海如此遼闊,輕輕地翻卷著波浪。貝殼人想,這樣也挺好,沒有人再來鄙視他,嘲笑他。但他始終想不明白為什么自己不會在大海里死掉。

貝殼人漂到了一個沒有人煙的海岸上。那里生長著高大的森林,有許多鳥兒向他打著招呼。在太陽底下,貝殼人感到渾身開始發熱。尤其是那個圓形物體,如同一個火球兒在腹部燃燒,使貝殼人心慌意亂。這時候,貝殼人身上的貝殼打開了,并且那個包裹了他多少年的貝殼像一縷風一樣,迅疾從他身上飄散了。

貝殼人一下子感到如此輕松。他低下頭一看,手里捧著的,竟是一顆碩大無比的珍珠。這顆珍珠發出耀眼的光,貝殼人像是捧著一顆太陽。貝殼人不禁嚇了一跳。因為他的想法竟然成了現實。

夜晚降臨。貝殼人一點也不感到冷。那顆珍珠仍然熠熠生輝。當貝殼人偶一低頭看那顆珍珠時,他不禁大吃一驚。那顆珍珠像一面鏡子一樣,上面映照著一張美麗絕侖的女子的臉。貝殼人立刻回頭去看,但沙灘上除了他自己,再沒有第二個人。

貝殼人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珍珠反射出他自己的手正在那張美麗的臉上摩挲。貝殼人趕快飛奔到海邊。借著微弱的星光,貝殼人看到,平靜的海水里,倒映著一個美麗女子的身影。只是這個女子身上穿的衣服是貝殼人自己的。這個美麗的身影在水里蕩漾,仿佛一個虛幻的夢里人。

貝殼人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是真實的。這就好比一個人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只蜘蛛一樣。這是我嗎?貝殼人帶著一種復雜的心情想。就在這時候,不遠處的海面上突然濺起了水花兒。貝殼人抬頭一看,是那條跟隨他在海里漂流的藍色小魚兒。這條藍魚兒游了過來。貝殼人正要向她打招呼,藍魚兒卻先向他點了三下頭。之后,藍魚兒翻倒在水面上。她死了。貝殼人用手撥弄了一下藍魚兒的身體,可他剛一接觸到那藍色的皮膚,就有一縷藍煙升騰起來,再一看那藍魚兒,已經跟隨藍煙飄散了。

天亮了。貝殼人沒有一點困倦的感覺。海風吹在臉上,讓他感到像是有一雙柔若無骨的手在撫摸。這時候。貝殼人已經相信了自己變成美麗的女人的事實。因為海水告訴他,那虛幻的水面上映出來的那個女子就是貝殼人本人。貝殼人想,我該怎么辦呢?現在,沒有人知道我是誰,沒有人會相信我就是那個奇丑無比的貝殼人。貝殼人在大海邊坐著。他多想回到海里去呀,那樣的話,就沒有這么多煩人的事兒來困擾他。貝殼人摸著自己陌生的身體,多么奇怪啊,我是誰呢?貝殼人同時也感到憂傷。原來的自己到哪兒去了呀?那張雖然丑陋但卻如此熟悉的臉,渾身的肌肉,還有那顆隱忍的心臟。現在這個身體,貝殼人不知道還有哪些器官是自己的。

那顆碩大的珍珠躺在貝殼人身邊。它是如此耀眼和堅硬,沙子和尖銳的石頭都不能在它表面留下丁點兒印痕。貝殼人看著這個水珠一樣晶瑩的東西,不禁想,這顆珍珠是怎么來的呢?要是它能小一點兒就好了,我就可以把它放在懷里。貝殼人這個念頭一出來,珍珠立刻就小了許多,變成一個小鳥的蛋那樣大小了。貝殼人十分驚訝。他把珍珠捧在手里。這個仿佛立刻就會化掉的東西在貝殼人手里暖暖地躺著,里面仍然清晰地映照著貝殼人的影像。貝殼人笑出了聲。那是一個圓潤清涼的女子的聲音,卻是如此的陌生。貝殼人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過來。唉,貝殼人輕輕嘆息了一聲。海水在他的嘆息聲里嘩嘩地翻動起來。

貝殼人要離開海邊了。他又看了看碧藍的海水,心里竟然像海水一樣蕩漾起來。

穿越一片棕櫚樹林,貝殼人看到了村莊。貝殼人于是徑直向村莊里走去。

在這個小漁村里,一些人正在曬著魚網。孩子們在村子里四處亂竄。貝殼人的出現,讓這些人感到十分驚奇。在這個小漁村里,一年也來不了幾個人,更何況是一個穿著奇怪的衣服的美麗女子。一個老女人把貝殼人領進了她低矮的屋子。屋子里擺設十分簡單,但卻散發著一種奇怪的香味兒。老女人問貝殼人,你是從哪兒來的呀?貝殼人搖了搖頭,因為他知道,自己要是照實說,一定會讓這個老女人當成瘋子的。然后,貝殼人說,我迷路了,在大海上,像一片葉子一樣飄到了這兒。

在老女人家里,貝殼人生活了幾天。他像老女人的女兒一樣,乖巧,善解人意。貝殼人發現,老女人屋子里散發出的香味竟是一具睡在柜子里的尸體。這具尸體像活人一樣,皮膚光滑,面容安詳。剛看到這具尸體時,貝殼人還以為他是個睡眠中的活人。這個死人看上去大約三十歲左右,長著一只很挺拔的鼻子,很英俊。可是當老女人說那是個死尸后,貝殼人簡直不敢相信,以為是老女人的詛咒。可后來他相信了。

老女人告訴貝殼人,這具死尸是她的丈夫。已經裝進死亡的肚子里好多年了。老女人每天用眼淚澆灌丈夫的尸體,時間一長,尸體不但沒有腐爛,還散發出淡淡的香味兒。

貝殼人的美目里流出了眼淚。在此之前,他不會被一些事情打動。但是現在這件事卻是不由自主地發生了。晚上睡在床上,貝殼人想,他們兩個人在生界和死界互相凝視,互相撫摸,但卻不能交流,戀愛,這是多么痛苦的事兒啊!這顆奇怪的珍珠能不能把這個年輕人救活呢?可新的問題困擾著貝殼人,死尸要是真的復活,他們兩個人又該怎樣生活呢?老女人如此熟悉年輕的丈夫,而這具死尸卻很有可能認不出自己的妻子。

這個想法像風一樣消散了。那具死尸仍然躺在柜子里。

有一天,貝殼人正在陪老女人說話時,門突然打開了。幾個家丁模樣的人闖了進來。這時候,貝殼人看到的卻不是家丁,而是幾只巨大的蟑螂。貝殼人不禁站起來,往后退了幾步。老女人說,到這兒來,有事兒么?幾個家丁說,城堡老爺聽說你們家來了位女士。老女人看了一眼貝殼人然后說,這又有什么呀!家丁們裝出一付彬彬有禮的樣子,對著貝殼人說,這就是那位女士吧,我們老爺請您過去說話。貝殼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兒,他望了一眼老女人,她沒有一點兒表情。于是,貝殼人跟隨幾個家丁去了城堡老爺家。

城堡老爺正在屋子里打呼嚕。聽見門聲一響,他立刻就醒了。當貝殼人出現在他面前里,城堡老爺的下巴掉了下來,一張嘴洞口一樣張著,像是鳥兒的窩。在見過城堡老爺后,貝殼就被放進了一個只開著一個小洞口的房子里。那間房子只有一絲兒光線,打在黑黑的墻壁上,像是一絲兒燦爛的刀痕。

貝殼人在這間沒有聲音、沒有陳設的屋子里坐著。他又一次陷入了沉入海底的那種感覺里。仿佛自己是活在雞蛋里一樣。貝殼人寂寞地想著。他不知道自己的將來會是怎樣的。但在這樣一個小房子里活著,所有的思想都會像裸露在寒冷的冬天里的花瓣一樣枯萎。

半夜里,貝殼人突然從夢中驚醒了。他坐了起來。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自己像是在母親的子宮里坐著,發呆。因為此時此刻,寂靜壓著耳膜,黑暗遮著眼睛,這么小的空間里,只有貝殼人的心跳聲和呼吸聲。貝殼人把手伸進懷里,那顆變小了的珍珠被捂得發燙。貝殼人于是把珍珠拿了出來。四周一下子亮了起來,這顆小太陽,驅趕掉黑暗,讓貝殼人眼前充滿了希望。貝殼人久久地注視著這顆珍珠,以至于內心像海水一樣泛起了浪花。

過了兩天,貝殼人被城堡老爺派人裝進了一個馬車。那輛馬車簡直就是個困獸的籠子,沒有留窗子,一個小門上面掛著鎖子。貝殼人坐在里面,不知道城堡老爺要把自己拉到哪里去。貝殼人對這條不知所終的道路充滿了幻覺。

也不知道多少天過去了。貝殼人一直在路上顛簸著。他感到自己快要死掉了。眼睛里的黑暗已經漸漸變亮,馬車的四壁上那些模糊的圖案貝殼人都能看清楚了。直到有一天,馬車終于停了下來。然后,那扇小小的門打開了。貝殼人感到有一縷強烈的光從門外撞了進來。他立即閉上了眼睛。好一會兒,他才重新睜開眼。只見馬車跟前站著城堡老爺。他正在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貝殼人。見貝殼人睜開了眼,城堡老爺問,沒事吧?貝殼人笑了笑,沒有說話。城堡老爺把貝殼人從馬車上扶了下來。貝殼人向四周掃了一眼,竟然吃了一驚。這不是自己離別已久的京城嗎?城堡老爺難道知道了我是貝殼人,把我送回家了嗎?貝殼人一陣欣喜。

城堡老爺領著貝殼人在一個旅店里住了下來。

第二天,城堡老爺從外邊帶進來兩個衣著光鮮的人。他們朝著貝殼人看了許久。最后,其中一個人問貝殼人,你叫什么名字?貝殼人想了想說,我叫貝殼。貝殼人心里想,現在還不能對任何人說自己是王子,因為沒有什么去證明這一點。能孕育出珍珠的人,自己應該叫做貝殼啊。貝殼人暗暗發愣。

問過之后,那兩個人就走了。城堡老爺也是一臉的喜色。他對貝殼人說,我不管你從哪里來,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女兒,對任何人你都得這么說。貝殼人不明白城堡老爺是什么意思。于是他說,你不配做我的父親,你對我太壞了。城堡老爺兇惡地說,你要再這樣說,我就把你送到爪哇國去。貝殼人不知道爪哇國是什么地方。但他想,要是真那樣,我就不能回到自己家里了。于是,貝殼人不再言語了。

又過了幾天,貝殼人被送到了一座官宅里。在那里,他見到了大臣內臟。內臟只是簡單地問了貝殼人幾句話,但從他的臉上貝殼人可以看出發自他內心的喜悅。他對貝殼人說,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義女了。就這樣,貝殼人和城堡老爺住進了內臟的官宅里。

貝殼人弄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內臟說出了事情的原由。原來的王子被浩瀚的海水沖走了,國家沒有了繼承人,而皇后卻不能生育了。國王在全國選新皇后,要去生育新的王子。貝殼人國色天資,城堡老爺把他送來,就是為了能被國王選中,成為新的王后,為國家生育未來的王子。聽了這番話,貝殼人不禁悲從中來。自己在這個世界上來,竟然不如一縷風,它吹過的時候,還能讓一些事情搖晃一下,而自己卻是一個從未影響過一件事情的人。現在,命運還要捉弄他,讓他成為王后的候選人。貝殼人覺得這件事情太過于荒謬了。貝殼人感到渾身冰涼。他看著珍珠里的這個人,貌若仙女卻一臉憂傷。貝殼人想,應該把自己的身份告訴內臟,否則事情的結果將是巨大無比的悲劇,誰也無法去挽回。

可一連好幾天,貝殼人都沒有見到內臟。貝殼人很急躁,他預感到事情正向著他愿望的反面發展。貝殼人對侍衛說,去把內臟找來,有重要的事要對他說。侍衛后來回話,內臟正在主持選王后的活動,不能來看他。貝殼人心里一陣陣地發冷。

就這樣,幾天過后,貝殼人聽一個侍衛說,內臟大人要把貝殼人送到皇宮里去了。貝殼人悲觀地想,這樣也好,自己可以見到從沒愛過自己的父母親了。可怎么對他們說,自己就是貝殼人呢?他們會相信嗎?

在一個陽光燦爛的早晨,貝殼人被送進王宮。他和四名美麗的女子一起,到國王面前去,聽從命運的安排。貝殼人看見,自己的父親還是那么自負,高高在上,面容冰冷。國王說,你們都把臉抬起來。貝殼人抬起頭。他心里被一種復雜的感情左右著,以至于臉上忽陰忽晴。這一點被國王收在了眼里,他覺得這個女子很獨特,在美貌后面隱藏著與別的女子不一樣的東西。國王一眼就相中了身體已不是貝殼人的貝殼人。內臟很高興,他對國王說,陛下看中的是臣的義女,臣榮幸之至啊!

貝殼人在進宮前的一天晚上,守著珍珠發愣。命運是什么呀?珍珠不能回答他的疑問。要是我能給父親托個夢就好了,我就告訴他,他選中的人是自己的兒子貝殼人。貝殼人不知道,對著珍珠想的事情竟然真的實現了。國王當天晚上就做了個夢,夢見上帝對他說,選中的王后是他的兒子貝殼人變的。國王出了一身冷汗。他立即召來內臟,讓他把新王后先請來。內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還以為,國王已經等不及了。貝殼人進了宮。國王仔細看著眼前這個美女,他看不出一點兒貝殼人的痕跡,那個丑陋的、長著一個黑乎乎貝殼的兒子。國王不敢相信自己的夢,但夢是上天的啟示,怎么敢不相信呢?

貝殼人見到父親后,看到父親一直在發呆,貝殼人就開口了。父親,貝殼人叫了一聲。國王嚇了一跳,這個女子在叫自己“父親”。貝殼人接著說,父親,我是貝殼人呀!國王一下子就覺得夢已經說破了。這個美麗的,自己選為王后的女子,真的是丟失了的貝殼人啊!國王腦子里一片混沌。這事該怎么辦啊?國王想,不行,這事不能抖出去,將錯就錯了不失為好的辦法。誰又能想到這個美女是貝殼人呢?即使他就是貝殼人,那也已經脫胎換骨了,已經不是那個丑陋無比的貝殼人了。國王就想,這個美女就像是上帝的女兒,完美無瑕,她不可能再變回貝殼人了吧!也許,也許這個女子是不愿意當王后,編出這個謊言來騙我的吧。

考慮了好幾天,國王對內臟說,婚禮照常進行吧。在一個吉祥的日子里,貝殼人被送進了王宮,和國王舉行了婚禮儀式。在盛大的婚禮儀式上,貝殼人自始至終沒露出一絲兒笑容。

國王面對美麗的貝殼人,早已忘記了這個女子是他的兒子貝殼人。貝殼人十分憤怒。他和國王在國王的寢宮里推搡著。一不小心,那顆小小的珍珠從貝殼人的袖子里飛了出去,落在了地上。貝殼人突然感到一股灼熱的氣流在周身噴涌。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兒。

國王啊了一聲,他看見美麗的女子剎那間像一塊布一樣,扭曲,變形,先是縮小,再是膨脹,最后就像一塊捏面人那樣,由一個漂亮女子變成了他的兒子貝殼人。

國王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貝殼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他只覺得身體仿佛起了些變化,但什么變化,他為得而知。貝殼人彎下腰去,把掉在地上的珍珠撿了起來。轉瞬間,貝殼人就像幻覺一樣,又重新變成了美麗的女子。國王揉了揉眼睛,他感覺自己是在做夢,可這夢又是如此的真實。最后,國王想,也許是那顆珍珠在搗鬼吧。于是國王對貝殼人說,那是什么,一顆珍珠嗎?能讓我看看嗎?

貝殼人把珍珠遞給了國王。唰地一下,貝殼人現出了原形,丑陋不堪。國王一下子明白了,就是那顆珍珠在作怪。國王把珍珠還給貝殼人。國王說,你是貝殼人!貝殼人說,我早就對你說過我是貝殼人,可你們都不相信。國王說,是這顆珍珠,這顆珍珠讓你變化成美麗的女子,沒有珍珠,你只能是貝殼人。貝殼人愣住了。他拿起珍珠一看,美麗的身影出現在珍珠里面。貝殼人拿著珍珠就跑出王宮。他飛奔到大海邊,在平靜的淺水灣里,貝殼人看到了美麗的影子。貝殼人把珍珠放在離自己大約二十步遠的海灘上,然后又加到海水邊。這時候,貝殼人看到,自己丑陋的面孔出現在水里。身上漂亮的衣服顯得如此難看。貝殼人絕望地呼號著,為什么呀?我是誰?

貝殼人在大海邊坐了很長時間。海風從他脆弱的胸膛里穿越而過,一縷縷的海風像千萬只手在他心里拂動。

最后,貝殼人站起身,對著大海靜靜地站了一會兒。然后,他揚起手,那顆被他暖得灼熱的珍珠飛了出去。珍珠像是閃電一樣,在空中畫了個弧線,落進了水里。就在珍珠入水的瞬間,巨大的水花濺了起來。緊跟著,遠處、近處的海水突然翻卷起來,掀起了高高的海濤。貝殼人驚呆了,他往后退了幾步。海濤拍岸,聲動如雷。好長一會兒,海濤漸漸平息下來。一個和貝殼人變化后一模一樣的女子的影子出現在平靜后的海面上。這個影子似霧里一般,影影綽綽,飄忽不定。貝殼人伸出手,想摸摸這個空空如也的影子。這時候,只聽影子輕輕地喟嘆了一聲。這聲嘆息讓海水蕩起了美麗的漣漪。

你是誰?貝殼人驚訝地問。

貝殼人,你還記得海里邊的那條藍色的小魚嗎?影子說完后,忽然變成了海里一直跟隨貝殼人飄流的那條小藍魚。在海水里,小藍魚像一顆星星一樣,把海水照射得幽藍幽藍的。隨后,小藍魚又化成了美麗的影子。

影子對貝殼人說,貝殼人啊,那顆珍珠,是我從海神那里偷來的孕育珍珠的種子。這顆種子是唯一的,它成為珍珠后,就具有了神奇的魔力。但是,這顆珍珠的孕育必須由人類去完成。海水里的動物們不能做到。這樣的話,這顆珍珠的孕育看上去就無法實現了。而我相信奇跡,于是我就冒著危險偷出了它,并等待奇跡的降臨。奇跡真的降臨了。美麗的珍珠在你懷里孕育。而我的愿望是,變成美麗的女子,穿上漂亮的衣服,在大地上奔跑。可是,實現了的愿望竟是讓我心目中的形象在你的身體上表現出來。我自己的靈魂卻仍然留在大海里,孤獨地游蕩。現在,你把珍珠還給了我,可我卻再也沒有能夠托付的身體了。影子說完,對著貝殼人鞠了一躬,之后,消失在茫無邊際的大海里。

這是一個夢嗎?貝殼人撫摸著自己的臉。這時候,貝殼人突然感到有一個東西掉在了腳下。他低頭一看,那顆珍珠靜靜地躺在沙灘上,閃爍著奇妙的光芒。貝殼人想,既然知道了這個秘密,那么,為什么不讓它在自己心里發光呢?貝殼人拾起珍珠,他對著珍珠說,我想保持自己的形象,雖然丑陋,卻是真實、潔凈的。珍珠里的貝殼人,還是一付丑陋的面孔。

后來,我聽說國王在郁悶中死亡了。他的國家由失蹤后重又回來的貝殼人掌管。貝殼人像慈愛的母親一樣愛著他的子民,以至于人們都說,貝殼人有著珍珠般的光芒四射的內心。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