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獨一代生下獨二代后的焦慮事

出場人物:林靜,31歲,“獨一代”的她今年2月有了兒子,家里又有了“獨二代”。

進入2011年,大量作為“獨一代”的“80后”加入到父母隊伍中,與老一代父母聲口相傳的育兒經驗相比,

由于育兒成本、環境的巨變,“獨一代”父母變得手足無措。除了頻遭威脅的嬰兒食品安全、“隔代教育”等問題外,名目繁多的早教市場的選擇之難和幼兒園、小學等“名校”的資源緊缺之間的矛盾,都讓“獨一代”父母感到不同程度的焦慮。

產前>>>

還沒生就已經焦慮

作為醫院里的白班醫師,林靜周一到周五的工作很忙,這樣的工作強度到了周末跳到“育兒頻道”也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周六上午、周日上午,她要從城市西頭跑到東頭,帶不到1歲的兒子翼翼上早教的運動課、音樂課,中午回家吃飯、翼翼午覺后,兩個休息日的下午再根據天氣情況,分別到商場的游樂場或者室外廣場活動一下,兩天中的晚上還要選一天到朋友家,

讓翼翼和同齡孩子一起玩。

“獨一代”的育兒焦慮,實際上從得知自己懷孕后就已經開始。作為醫師,林靜其實比其他育齡女性有著更大的優勢,起碼可以全天24小時撥通產科同事的手機,咨詢一切她關心的問題。但焦慮的情緒,依然從此時開始,就彌漫在她的身邊,揮之不去。

“是順產還是剖腹產,這問題糾纏了我很久,直到產前才想明白,這事不是我說了算。”林靜說,盡管如此,但自兒子出生后,需要她去做選擇的事情數不勝數:奶瓶選玻璃的還是塑料的?奶嘴選圓孔的還是十字孔的?奶粉選商場里的還是從海外代購的?孩子讓他側著睡還是仰著睡?

奶粉>>>

換與不換都是難題

“當時聽同事的意見,

給孩子準備了日本的明治奶粉,而且是海外代購的。”林靜說,自己之所以做出這樣的選擇,一是日本奶粉可能更適合亞洲體質的寶寶,二是海外代購的產品質量可以信賴。

然而事情往往有意外,到3月11日,日本大地震引發海嘯、核泄漏,在此之前的明治奶粉成了緊俏貨,更讓人擔憂的是,由于核泄漏可能造成的污染,讓原本安全的奶粉也成了“危險物品”。

“我當時就決定,趕緊換個奶粉的牌子。”日本牌子的奶粉是不能喝了,林靜根據網上媽媽群的建議,給孩子改喝歐洲品牌,但更讓她擔憂的事發生了孩子換了奶粉后開始便秘,三五天不排便,無奈之下,雀巢、美素、惠氏、雅培,幾種奶粉挨個試,除了使用治療便秘的藥物外,中醫的推拿也要配合治療,

天天為了孩子的排便而著急。

“小孩不會說話,光看他難受了,大人也跟著難受。”孩子病情嚴重時,林靜往往自己躲在屋里哭,將焦慮的情緒傳染給全家人。

生病>>>

孩子康復她卻病倒

翼翼5個月時,第一次發起高燒38.7℃。根據林靜提前了解的情況,翼翼很可能是幼兒急疹,可能要連燒3天,根據醫生的意見,沒有燒到39℃不需要去醫院,但每天在醫院里處理病號的林靜在面對自己的“小病號”時,卻比常人更慌張,電話里問著同事,電腦上搜著百度,就在這樣的惴惴不安中過了3天,白天上班還不時給家里打去電話,詢問情況,一出現問題,往往就在電話里對家人大呼小叫,翼翼退燒恢復活力后,林靜卻病倒了。

就在這樣的焦慮中,

翼翼快到1歲了,兒子健康長大并沒有緩解林靜的焦慮癥每一次未知問題的出現,都是林靜新焦慮的開始,雖然已經不再因為孩子半夜突然啼哭、玩耍跌倒等事情變得情緒低落,但翼翼成長的每一個階段,總能給林靜找出新問題。“最新的問題就是是否該滿足孩子的一切要求。

育兒>>>

與老人發生理念沖突

翼翼出生后,林靜的母親就拋下老伴來青島幫女兒帶孩子。和年輕一代的媽媽不同,林靜的母親最擔心的就是翼翼每天有沒有吃飽,而且總有辦法將別人喂不下去的飯都填到孩子的肚子里。“翼翼的體重已遠超同齡人,我就有些擔心,就為這樣的事,我們兩代人有時也發生矛盾。”林靜說,除了這樣的小事之外,

兩代人教育理念的沖突,才真的讓她有焦慮感。“比如我兒子和同齡孩子一起玩時,手里玩具被其他孩子搶走后,從來不當回事。”林靜說,可母親卻恰好相反,每次都要教育外孫 “你怎么讓他搶你的東西,去搶回來。”每次聽到母親這么說,林靜都少不了對母親“說教一番”。林靜說,在多個回合的較量下,自己終于和母親統一了觀點,就在她剛感到輕松時,外地來青幫忙看孩子的婆婆讓這些事“舊戲重演”,再次讓林靜感到崩潰。

入托>>>

在“起跑線上”犯了難

最近一段時間最讓林靜感到焦慮的,是翼翼很快要面臨選擇到哪里上幼兒園,甚至想得遠一點,孩子以后到哪里去讀小學。

林靜原本對 “別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句話鄙視至極對孩子的教育居然用競技體育的概念來詮釋,讓孩子從一出生就要開始沖刺?但就是這種原本讓她自己感到荒誕的話,隨著翼翼的出生,成為生活中的一種現實。

“公立幼兒園不好進,而且質量參差不齊,私立的據說不錯,但費用太高。”距離林靜新家步行5分鐘處就有公立幼兒園,前幾天她打聽了下,連看門的保安都問她“你認識我們園長嗎?”“教育系統有熟人嗎?”連續幾個類似問題讓林靜有些啞口無言,而鄰居家已到這里就讀的孩子媽媽則證實了保安的說法,由于幼兒園能接納的孩子數量有限,不通過種種關系確實很難報上名。

比幼兒園問題更難的,是孩子以后到哪里去讀小學,是在家附近的普通小學報名,還是在西部幾所“名校”周圍買上學區房,讓孩子以后能進一個好點的初中,這些問題都讓重視孩子教育的林靜感到頭疼。

每節課百元感覺有點“冤”

早教

如果說學校教育是育兒必需品,像林靜這樣的年輕父母面臨著供不應求的困境,但回到目前的早教等育兒副產品上,林靜又面臨太多的焦慮。

林靜表示,目前早教市場名目繁多,有號稱國外引進的,也有本土發展的,在看了幾家后,林靜還是感覺價格更貴的“國外引進”早教機構環境更好一些,雖然每節課的價格超過百元,但林靜還是咬了咬牙給孩子報了名。

“去了后發現,這些早教機構說白了是在銷售他們包裝的概念。”林靜說,具體到每節早教課上,一節課45分鐘安排得非常緊湊,有多個環節讓孩子和家長參與,但每次七八個孩子來上課,每個孩子一到兩名家長陪同,在需要到滑梯、圓筒等教具上做活動時,總是烏壓壓圍上一群人。如果不想跟別人搶,就只能帶著孩子在教室里自己玩上45分鐘。“這樣的一節課100多元,真有點冤枉。”既浪費錢又浪費時間的早教課,也增加著林靜的焦慮,只能安慰自己“或許它們真的對寶寶有好處。”

對話

生活就是圍著孩子轉

記者:你對自己今年生活的狀態滿意嗎?

林靜:還是滿意的,孩子很好,家人也很好。

記者:你對今年有什么不吐不快的話嗎?

林靜:我現在的生活就是圍著孩子轉,一點自己時間都沒有了。

記者:感覺自己的生活幸福嗎,有沒有什么不安,最大的擔憂是什么?

林靜:對目前的生活感覺很幸福,最擔憂的就是孩子的教育問題,好的教育資源被壟斷了。

記者:對于明年,你的心愿是什么?

林靜:能順利讓孩子進一所好的公立幼兒園。

讓孩子從一出生就要開始沖刺?但就是這種原本讓她自己感到荒誕的話,隨著翼翼的出生,成為生活中的一種現實。

“公立幼兒園不好進,而且質量參差不齊,私立的據說不錯,但費用太高。”距離林靜新家步行5分鐘處就有公立幼兒園,前幾天她打聽了下,連看門的保安都問她“你認識我們園長嗎?”“教育系統有熟人嗎?”連續幾個類似問題讓林靜有些啞口無言,而鄰居家已到這里就讀的孩子媽媽則證實了保安的說法,由于幼兒園能接納的孩子數量有限,不通過種種關系確實很難報上名。

比幼兒園問題更難的,是孩子以后到哪里去讀小學,是在家附近的普通小學報名,還是在西部幾所“名校”周圍買上學區房,讓孩子以后能進一個好點的初中,這些問題都讓重視孩子教育的林靜感到頭疼。

每節課百元感覺有點“冤”

早教

如果說學校教育是育兒必需品,像林靜這樣的年輕父母面臨著供不應求的困境,但回到目前的早教等育兒副產品上,林靜又面臨太多的焦慮。

林靜表示,目前早教市場名目繁多,有號稱國外引進的,也有本土發展的,在看了幾家后,林靜還是感覺價格更貴的“國外引進”早教機構環境更好一些,雖然每節課的價格超過百元,但林靜還是咬了咬牙給孩子報了名。

“去了后發現,這些早教機構說白了是在銷售他們包裝的概念。”林靜說,具體到每節早教課上,一節課45分鐘安排得非常緊湊,有多個環節讓孩子和家長參與,但每次七八個孩子來上課,每個孩子一到兩名家長陪同,在需要到滑梯、圓筒等教具上做活動時,總是烏壓壓圍上一群人。如果不想跟別人搶,就只能帶著孩子在教室里自己玩上45分鐘。“這樣的一節課100多元,真有點冤枉。”既浪費錢又浪費時間的早教課,也增加著林靜的焦慮,只能安慰自己“或許它們真的對寶寶有好處。”

對話

生活就是圍著孩子轉

記者:你對自己今年生活的狀態滿意嗎?

林靜:還是滿意的,孩子很好,家人也很好。

記者:你對今年有什么不吐不快的話嗎?

林靜:我現在的生活就是圍著孩子轉,一點自己時間都沒有了。

記者:感覺自己的生活幸福嗎,有沒有什么不安,最大的擔憂是什么?

林靜:對目前的生活感覺很幸福,最擔憂的就是孩子的教育問題,好的教育資源被壟斷了。

記者:對于明年,你的心愿是什么?

林靜:能順利讓孩子進一所好的公立幼兒園。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