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袖珍男嬰”體重不足2斤 父親不愿救治

3395

只比成年男子的手長一點點的“小堅強”的確很頑強

?出生時980克,因病情嚴重,減少為 750克,29天來,男嬰幾度生命垂危,卻又頑強地活了過來,

現在的體重是870克。12日,記者在揚州蘇北醫院新生兒病房的保溫箱里看到這樣一個小生命,呼吸略顯急促,身長比一個成年男子的手長不了多少,體重一直沒超過2斤。

“這個看似弱小的生命,表現出了頑強的生命力,創造了生命的奇跡。”一直負責搶救這個孩子的醫生朱玲玲主任說:“我給他取了個名字叫堅強,孩子確實很堅強!”

媽媽提前破腹產孩子只打“5分”

孩子的母親陸幼元,興化人,29歲。因為身體原因,小陸要孩子總是不太順利。此前懷上了一個孩子,不到4個月就流產了。去年陸幼元再次懷孕了,全家人特別高興,盡管陸幼元腎臟功能一直不太好,但她還是堅持要生下這個孩子。

怕影響孩子,小陸懷孕后血壓雖然特別高,

但從來不曾吃一粒藥。因為害怕自己一到醫院,醫生會做出流產等建議,整個孕期,她都沒有去醫院做過檢查。一直“拖”到今年4月份,小陸再也撐不住了,家人才把她送進醫院。這一查,大家都傻了眼,重度子癇前期,腎功能不全。再繼續懷孕,她的生命將受到威脅,蘇北醫院決定當天為她進行剖腹產。

4月 14日下午2點半,小陸進行了手術,很快一個男嬰來到這個世界。不過,這個早產出生的嬰兒沒有發育成熟,他的出生評分僅為5分(滿分10分)。男嬰出生時體重僅為980克,身長33厘米。出生后沒多久就出現了氣急、呻吟、呼吸困難等癥狀,經過氣管插管、吸氧、清理呼吸道后,男嬰被送入醫院兒科進行進一步搶救。

正在上專家門診的兒科主任朱玲玲快速來到病房,

查看了孩子的病情。“確實很嚴重,當時他出現的面部青紫、口吐血性泡沫都表明肺發育不成熟,我們經過和家屬溝通,將一種肺泡表面活性物質打入他的肺部。”這種價值4000多元的藥品很快產生了效果,此后嬰兒生命體征逐步平穩,可這僅僅是短暫的平靜。

“袖珍孩子”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搶救、恢復,再搶救、再恢復……“小堅強”自從出生,就一直在與死神作斗爭。4月14日晚6點多,剛剛注入肺泡表面活性物質沒多久,孩子再度病危,出現呼吸困難、肺出血,更讓人想不到的是,孩子身上抽過血的地方不斷向外涌血,醫生趕緊找人專門按住這個出血點。

“彌漫性血管內凝血,也就是他的凝血功能出現障礙,我們隨即進行止血治療,

并進行輸血。”出血問題解決了,但孩子的肺功能還是不行,多次出現心動過緩。朱玲玲主任決定為其上呼吸機。4月15日,孩子出現心率減慢,使用腎上腺素無明顯效果后,又使用了異丙腎上腺素。4月16日,孩子呼吸困難、心率減慢,醫生再次使用肺泡表面活性物質進行治療。4月21日、25日、5月5日,孩子又接連出現心率減慢的危急情況,經過一次次搶救,醫護人員最終將他從死神手上拉了回來。

朱玲玲告訴記者,從給孩子上呼吸機起,她就想著什么時候盡早能給他拿下來。“29天了還在呼吸機上,這種情況我還是頭一回碰到。”朱主任介紹,一般新生兒的搶救,只需要呼吸機支持三四天,最多不超過1個星期。“我們幾次想給他撤掉呼吸機,

可總是撤不下來。一離開呼吸機,他就出現心跳減速、血氧飽和度下降等危險狀況。”現在,醫生們正在逐步減少呼吸機的使用頻率,希望孩子能慢慢恢復自主呼吸。

“直到現在,他的生命仍舊很危險,因為呼吸機用得太久,會出現感染,引發相關肺炎。”為了盡可能地減少感染,醫生一直為孩子進行著嚴格的消毒隔離、間斷輸血治療,以提高他自身的免疫力。“但這個孩子仍有可能發生其它并發癥,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大便一次護士要辛苦幾小時

由于體重太輕,“小堅強”各臟器不成熟,免疫力低下。從他一出生,就面臨著很多關口需要闖過。醫護人員介紹,他出生兩周的時候,體重下降到了最低點,只有750克。沒法進食,護士就采用鼻飼,

同時靜脈輸入氨基酸、脂肪乳、維生素、微量元素等營養物質,保證孩子的營養和熱量。沒法呼吸,大家就檢查他的氣管插管是不是被堵住。因為分泌物會堵塞插管,2.5毫米內徑的氣管插管已經換了3次,護士們每隔2小時就要為他吸痰。

因為病情危重,“小堅強”24小時有專人監護。“可能一抬頭一低頭,他的心率就出現了變化,一旦發現異常,我們需要立刻報告,組織搶救。”朱主任介紹,因為孩子太小了,甚至一次大小便都很容易引起他呼吸暫停,因此護士們必須細心觀察,用蘸有液體石蠟的棉棒小心刺激排便,往往解出幾克重的大便,需要護士們幾小時的小心努力。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這個小小的孩子如今長到了870克。“只要超過1000克,他活下來的機會就很大了。”朱玲玲說。

要不要救孩子?父母兩方意見不一

“小堅強”的情況十分危險,但在“要不要救孩子”這個問題上,孩子的父母親兩方意見不一。孩子的外公老陸說,只要有一線希望,他都會繼續救治這個孩子,“很多人問我,孩子這么小,就算救活了也可能有其他問題,為什么還要救他呢?一方面,我是為了我的女兒,她那么堅強地生下了這個孩子,作為父親,我要幫她留住孩子。另一方面,孩子出生后,我每次看他,都覺得他那么堅強,我們當長輩的不忍心放棄。”為了給孩子請來最好的專家會診,老陸在上海呆了7天7夜,終于請來了國內一流的專家。為了下一步的搶救費用,他不惜將他的超市抵押給銀行籌錢。

和母親一方竭力救治的態度不同,孩子父親一方則想放棄對孩子的治療,因為他們害怕即便孩子被救過來了,也可能出現別的意想不到的問題。目前孩子的搶救費用全部由母親一方承擔,當記者詢問孩子外公的想法時,他告訴記者,親家方面的做法,他們一家也能理解,因為孩子的危險性確實太大了。(王紅艷 劉媛媛 陳詠 馬競 陳詠攝)

“只要超過1000克,他活下來的機會就很大了。”朱玲玲說。

要不要救孩子?父母兩方意見不一

“小堅強”的情況十分危險,但在“要不要救孩子”這個問題上,孩子的父母親兩方意見不一。孩子的外公老陸說,只要有一線希望,他都會繼續救治這個孩子,“很多人問我,孩子這么小,就算救活了也可能有其他問題,為什么還要救他呢?一方面,我是為了我的女兒,她那么堅強地生下了這個孩子,作為父親,我要幫她留住孩子。另一方面,孩子出生后,我每次看他,都覺得他那么堅強,我們當長輩的不忍心放棄。”為了給孩子請來最好的專家會診,老陸在上海呆了7天7夜,終于請來了國內一流的專家。為了下一步的搶救費用,他不惜將他的超市抵押給銀行籌錢。

和母親一方竭力救治的態度不同,孩子父親一方則想放棄對孩子的治療,因為他們害怕即便孩子被救過來了,也可能出現別的意想不到的問題。目前孩子的搶救費用全部由母親一方承擔,當記者詢問孩子外公的想法時,他告訴記者,親家方面的做法,他們一家也能理解,因為孩子的危險性確實太大了。(王紅艷 劉媛媛 陳詠 馬競 陳詠攝)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