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黃金奶娘”萬元高薪賣母乳行為難定性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1597

建議:規劃奶水資源, 公益母乳互助可“劫富濟貧”

“大連奶媽尋無奶小孩喂養:本人24歲, 身體健康, 無不良嗜好。 自己小孩不到4個月……現在奶粉不可靠, 還是母乳更安全更健康。 待遇為9000元至12000元。 ”奶粉質量問題層出不窮, “母乳喂養”正得到空前認同, 而缺少奶水的媽媽卻只能干著急。 就在此時, 有些奶水充足的媽媽看到了商機, 把乳☆禁☆房里流出的奶水變成了真金白銀。

奶媽曬硬件:我是MBA

“都說母乳喂養好, 可我奶水不夠怎么辦啊?”佟女士今年32歲, 在中山區人民路一家企業擔任管理工作。 今年1月5日, 佟女士生下了可愛的女兒。

不過, 令她苦惱的是, 她的奶水不太夠用, 佟女士只好按混合喂養的方式來填飽女兒的肚子。 但是, 佟女士覺得, 這并非長久之計, “奶粉質量問題不斷被媒體曝光, 實在是不放心啊!”為此, 佟女士四處打聽, 準備雇個合適的奶媽。

連日來, 佟女士先后咨詢了七八家家政服務企業, 但工作人員都表示“沒有此項服務”。 佟女士在網上發了帖子, 很快就有幾名奶媽跟帖, 表示愿意提供有償喂奶服務。 佟女士同幾名奶媽聯系后, 詢問了收費價格, 結果被嚇了一跳:收費最低的奶媽, 要價為每月5000元, 而收費最高的為每月1.1萬元。 “我們夫妻倆收入加一起, 每月才9000多元, 還得養孩子、還房貸, 根本無力承擔。 ”佟女士說, 她只好放棄了尋找奶媽的打算。

事實上, 像佟女士一樣, 奶水不充足的媽媽還有很多。 昨日, 記者利用本報新媒體平臺調查發現, 在128名參與調查的媽媽中, 有23名媽媽表示, 奶水不夠孩子吃。 而所有參與調查的媽媽均認同, 母乳喂養最為科學。 大連好大嫂家政負責人周先生說, 母乳好卻不夠吃, 此種情況為“黃金奶娘”的出現提供了生存土壤。 據不完全統計, 僅在好大嫂一家家政服務企業, 去年就接到了五六十個關于人體乳汁供求的信息, “需求遠遠要大于供給。 ”

記者發現, 網絡上甚至還出現了專業性的中介機構。 在一家專業網站上, 記者看到, 奶媽們都曬出了自己的條件, 主要包括身高、學歷以及健康狀況等。 一名大連本土奶媽在顯要位置標榜自己獲得了“雙學士”學位,

更有奶媽表示自己為“MBA”。

遇到語言猥褻奶媽表示“無壓力”

“你放心, 我身體非常健康, 不信咱可以到醫院去體檢……”昨日, 記者通過網絡, 聯系到一名奶媽。 面對記者的問題, 這名奶媽表示, 她來自于西部某省, 自己的寶寶有6個月大。 她和丈夫在大連打工為生, 產下寶寶后經濟壓力不小。 在奶水充足的情況下, 她想提供有償代哺的服務補貼家用。

記者表明身份后, 這名郝姓奶媽先是一愣, 然后很坦然地接受了采訪。 郝女士表示, 發帖后, 3天時間里她接到了不下10個電話, “但是, 一個也沒談成。 ”郝女士有些失望地說, 大多數家庭都是因為難以承受每月4800元的價格而回絕了, 也有時間和地點不太匹配導致無法達成意向。

“其實, 我也有顧慮, 不敢上門喂養。 主要是出于人身安全考慮, 怕對方以喂養孩子為名把我‘釣上門’, 然后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郝女士坦言, 她曾接到一個電話, 一名自稱是嬰兒父親的男子先是“比較正經”, “接著往下說, 話就不對了, 說是要親自給我體檢, 還有更難聽的話。 ”不過, 郝女士說, 想賺這個錢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沒啥壓力。 ”

事實上, 在奶媽職業重新興起后, 就有評論人士指出, “這屬于舊社會不公平職業的死灰復燃。 ”從法律、道德等層面, 奶媽職業引發了一場曠日持久的爭論。 采訪中, 郝女士強調, “我們哺育了孩子, 所以(這份職業)是有尊嚴的。 ”此前, 針對奶媽職業的現狀, 網上展開了一場大規模的調查。 結果顯示, 19924名網友認為,

奶媽職業是有尊嚴的, 占到總體比例75.19%;3939名網友選擇了“不好說”, 占總體比例14.87%;2634名網友認為此項工作有傷體面, 占總體比例9.94%。

賣奶, 賣的是商品還是服務?

本報調查發現, 在128名參與者中, 僅有5人表示, 可以接受奶媽提供的喂奶服務, 理由是:母乳喂養好, 肯定比奶粉強。 其余123人表示, 主要是出于對奶水質量的不放心。

“母乳喂養好, 確實是個正確的理念。 不過, 別人的奶水未必適合自己的孩子。 ”大連市中心醫院營養專家示, 6個月之內的母乳富含抗體, 可以增強嬰兒抵抗力, 預防肥胖, 并減少腹瀉、肺炎等發病幾率。 不過, 母乳的營養成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的。 當6個月之后, 母乳內的抗體量就開始減少, 脂肪成分則隨之增多, 這時再用這樣的母乳喂養不足6個月的嬰兒,

嬰兒的腸胃一定無法消化吸收。 也就是說, 如果操作不當, 甚至有可能會起到適得其反的效果。

大連市婦產醫院專家指出, 奶媽服務最大的問題在于衛生保障的隱患。 提供母乳的賣家是否做過疾病篩查不得而知, 當其患有疾病、甚至服用某些感冒藥時, 對母乳都會有影響。 另外, 由于這一食品的獲取依賴特定的人體, 哺乳期少則兩三個月, 多則半年, 這一時期“母乳”提供者的健康狀態是動態的, 不能做到實時監控。 在這種食品無法得到衛生狀況的保障時, 不應該推向市場。 因此, 有償代哺的行為亟待規范。

首先要搞清楚的是, 這種行為如何定性?奶媽所銷售的是商品還是一種服務?市婦產醫院專家指出, 根據衛生部2000年關于“人體母乳不是一般的食品資源,不能作為商品進行生產經營”的批復,可以認為母乳是一種特殊的食品資源。如果該食品資源屬于自采自用,在法律上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如果對母乳這一稀缺資源進行采集、分配、獲取利益,客觀上已經使其商品化。根據《食品衛生法》第七條規定,專供嬰幼兒的主、輔食品,必須符合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制定的營養、衛生標準。從母乳屬于體液這一醫學特性的角度,該食品缺乏一種常規的質量標準。

根據衛生部批復,奶媽所銷售的肯定不是商品。那么,這種是一種服務嗎?記者從國家家政行業某機構權威人士處了解到,在涉及家庭服務的項目中,沒有“奶媽”這一服務內容。大連好大嫂家政負責人周先生說,面對前來咨詢的“求母乳者”,只能建議“進行催乳”。因為,首先是業內不提倡提供“有償代哺”,其次是責任難以界定,一旦嬰兒吃了奶媽的奶水出現問題,責任承擔上也難權衡,中介可能會惹上麻煩。

公益母乳互助是否可行?

家政業內權威人士說,出于上述各種原因,有償代哺的行為往往轉入了“地下”。對此,遼寧宏展律師事務所副主任律師劉萬昕也提出了疑問:如果這種“奶水交易”是私下進行的,那么則可能屬于奶媽的一種經營行為,甚至類似于“個體戶”,那這種特殊的“個體戶”又是否需要辦理工商執照等手續呢?

劉萬昕說,法律并沒有禁止出售母乳的行為。母乳不是人體器官,只是健康的哺乳期婦女身體產生的一種分泌物,對人體分泌物的交易我國現行法律并沒有限制性的規定。劉萬昕認為,作為一種社會現象,現在還沒有相關法律法規對其進行規范和管理,其在經營過程中容易發生不規范的情形。為保護接受哺乳的嬰幼兒和進行哺乳的“奶媽”的生命健康考慮,有關行政主管部門應當盡快對這一行為進行定性。

“如果允許其作為一種服務經營,則應盡快確立一個市場準入標準和質量標準及經營規則,對其進行規范管理,以保障嬰幼兒和人體母乳提供者的合法利益。”劉萬昕說。

另外,劉萬昕認為,在奶水充足和奶水缺乏并存的現狀下,政府應當加大調配資源力度,讓“足奶媽媽”的奶水流入到“缺奶寶寶”的口中。“例如:是否可以參考血液、精子等管理模式,在此基礎上,建立公益母乳互助機制?”劉萬昕說,政府有關部門也可以考慮對提供優質乳汁的媽媽給予補助,然后有償提供給“缺奶寶寶”。這樣,“地下奶媽”就沒有生存空間了。

根據衛生部2000年關于“人體母乳不是一般的食品資源,不能作為商品進行生產經營”的批復,可以認為母乳是一種特殊的食品資源。如果該食品資源屬于自采自用,在法律上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如果對母乳這一稀缺資源進行采集、分配、獲取利益,客觀上已經使其商品化。根據《食品衛生法》第七條規定,專供嬰幼兒的主、輔食品,必須符合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制定的營養、衛生標準。從母乳屬于體液這一醫學特性的角度,該食品缺乏一種常規的質量標準。

根據衛生部批復,奶媽所銷售的肯定不是商品。那么,這種是一種服務嗎?記者從國家家政行業某機構權威人士處了解到,在涉及家庭服務的項目中,沒有“奶媽”這一服務內容。大連好大嫂家政負責人周先生說,面對前來咨詢的“求母乳者”,只能建議“進行催乳”。因為,首先是業內不提倡提供“有償代哺”,其次是責任難以界定,一旦嬰兒吃了奶媽的奶水出現問題,責任承擔上也難權衡,中介可能會惹上麻煩。

公益母乳互助是否可行?

家政業內權威人士說,出于上述各種原因,有償代哺的行為往往轉入了“地下”。對此,遼寧宏展律師事務所副主任律師劉萬昕也提出了疑問:如果這種“奶水交易”是私下進行的,那么則可能屬于奶媽的一種經營行為,甚至類似于“個體戶”,那這種特殊的“個體戶”又是否需要辦理工商執照等手續呢?

劉萬昕說,法律并沒有禁止出售母乳的行為。母乳不是人體器官,只是健康的哺乳期婦女身體產生的一種分泌物,對人體分泌物的交易我國現行法律并沒有限制性的規定。劉萬昕認為,作為一種社會現象,現在還沒有相關法律法規對其進行規范和管理,其在經營過程中容易發生不規范的情形。為保護接受哺乳的嬰幼兒和進行哺乳的“奶媽”的生命健康考慮,有關行政主管部門應當盡快對這一行為進行定性。

“如果允許其作為一種服務經營,則應盡快確立一個市場準入標準和質量標準及經營規則,對其進行規范管理,以保障嬰幼兒和人體母乳提供者的合法利益。”劉萬昕說。

另外,劉萬昕認為,在奶水充足和奶水缺乏并存的現狀下,政府應當加大調配資源力度,讓“足奶媽媽”的奶水流入到“缺奶寶寶”的口中。“例如:是否可以參考血液、精子等管理模式,在此基礎上,建立公益母乳互助機制?”劉萬昕說,政府有關部門也可以考慮對提供優質乳汁的媽媽給予補助,然后有償提供給“缺奶寶寶”。這樣,“地下奶媽”就沒有生存空間了。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