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孩子的境外身份:沒有想象中那么美

導讀:今年的“龍寶寶”風潮,讓境外生子再度成為熱點。越來越多的父母將去香港、美國、加拿大等地生孩子,給孩子一個境外身份看作是“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十幾年的免費教育、免費醫療、f上百個國家免簽進入……”說起為何要給孩子一個境外身份,家長可以歷數出一連串的好處,不過他們卻常常忽略了,境外身份也會給孩子帶來的種種制約,而且一不小心,某些境外身份還會失效。

在境外生孩子是個美好的夢想,但這個夢想太昂貴了,選擇這條路的人不僅僅是要付分娩前后的費用,和其他人相比,

他們的余生都得為此付出更多。

《國際先驅導報》記者帥榮、郭爽 特約撰稿陶短房發自北京、洛杉磯、多倫多 對于當初略顯草率的決定,林曉如今吃盡了苦頭。五年前,在北京一家外企行政部門做普通職員的林曉,懷孕不久便在中介的鼓動下,決定把女兒生在香港。

“五年前在香港生寶寶,中介、醫院生產以及吃住行等花銷,就不下十萬元。分娩后半個月,老公工作太忙,我只好一個人拖著尚未恢復的身體,帶寶寶千里迢迢回到北京的家中。”林曉作為工薪階層,如今回憶起來感慨萬千,“說是香港出生可申請香港身份,享受香港免費的教育、醫療等福利,但我的女兒基本享受不到。”

不但如此,五年間,香港身份給女兒帶來的諸多不便已經讓她心生悔意。

種種不便

或許因為孩子的身份問題,林曉家附近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總是以各種理由拒絕給孩子注射疫苗,“萬般無奈之下,我只好每年花費高額會費到另外一家大醫院定期給孩子打疫苗。”“我不可能千里迢迢,專門帶她去香港的醫院啊。”林曉很快意識到,在北京撫養外籍孩子,讓其順利讀書、工作、享受福利保障,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簡單。如今,林曉的女兒每次生病都要自費看病,少則數百,多則上千。

事實上,即便林曉帶女兒在香港生活一段時間,也不能保證就享受到免費的醫療。在香港媒體工作多年的楊女士告訴《國際先驅導報》,香港公立醫院確實是免費,但醫生資源比較短缺。如果選擇去公立醫院看病,

就連感冒這樣的小病掛急癥,也要等3、4個小時才能見到醫生,更不要說排幾個月去動一個很小的手術。而光顧香港公立醫院的病人,多是那些時間比較寬裕的退休人士和一些底層民眾。

再過一年,在北京生活的女兒就要上小學,林曉發現公立學校基本不愿接受境外身份的孩子就讀。幾番周折后終于找到一家接受國際學生的學校,但每年借讀費就要數萬元,而且課程安排也與普通學生不一樣。讓林曉更不敢想的是,小學之后還有初中、高中,這一大筆學費花銷足以讓整個家庭的生活質量直線下滑。即便孩子將來能到香港或國外上大學,也必然和其他普通內地學生一樣,面臨語言、文化和節奏差異,

仍然需要適應。

麻煩遠不止于此,目前內地不允許國外或香港公民報考公務員。也就是說,孩子長大以后能否繼續留在國內工作,還是未知數。

不僅僅是香港身份,只要是境外身份的孩子生活在中國內地的城市,就要面臨種種不便。除了教育、醫療、就業外,他們長大后戀愛結婚也將比正常人多費些周折。按照中國的相關法規,持有外國國籍的人士,在辦理婚姻登記時,需先到各國大使館開具相關證明,而且離婚手續也會更加繁瑣。在遺產繼承方面,持有境外身份證的內地子女,如果是婚生子女,依法享有婚生子女的繼承權,但發生糾紛時,處理起來也相對復雜。而若是持有加拿大國籍的兒童,年滿18歲后要呆在中國,

就只能想辦法考上大學的留學生,否則要么先離境“回加拿大”,再像普通加拿大人那樣申請中國簽證,要么只能離境回國定居了。

簽證也是麻煩事

在中國內地,有多少像林曉的女兒這樣,被父母給予了境外身份的孩子,并沒有權威數據。據香港入境事務處公布的統計數據,2000年,港產內地嬰兒的數量還只有620人,而2011年這個數字已超過4萬,占全港新生兒的47%。美國一家赴美生子中介中心透露,他們每年會接待200名左右中國籍父母赴美產子,而美國以此為業的中介公司有數百家。不過,他們都需要像林曉的女兒一樣,承受著種種不便,卻是不爭的事實。

即便如此,中國孕婦境外產子的熱度并未下降。近期香港醫管局收緊內地孕婦赴港產子的相關政策,

越來越多的準父母將目光投向加拿大、美國等國家。在幾大母嬰論壇上,赴美和赴加產子都是熱門話題。雖然擁有境外身份的孩子隨父母在國內生活會有諸多不便,但是在很多媽媽看來,比起境外身份的教育、醫療等公民福利來,境外生子還是利大于弊。

不過,她們可能很少能夠想到,這個境外身份以及那些看起來很美的公民福利,真的可能只是“看起來很美”。

美國最高法院和移民法院的出庭律師張軍告訴《國際先驅導報》,在美國出生成為美國公民的孩子隨中國籍父母回國時,需要向中國駐外使領館申請簽證或旅行證,才能入境中國,而此類證件有效期一般為半年到一年,有效期滿前持有人均須出境重新申請。如果孩子年齡尚小,尚不具備獨自出境的能力,況且證件核發過程充滿不確定性,申請被拒或新證件的有效期更短,都是可能出現的情況,不但來來回回是一筆不小的費用,還會影響到孩子長期在中國的生活成長。

那些在加拿大出生的加拿大籍寶寶也同樣面臨這些問題,甚至更加嚴重。曾有過中國駐加拿大使領館簽證處不承認這種“落地外籍寶寶”的加拿大國籍,要求其父母辦理“嬰兒未加入加拿大籍公證書”,并簽發臨時身份證明作為寶寶回國身份憑證的真實例子。如果照此,“加拿大籍寶寶”等于變成普通中國籍寶寶,長大成人要想返回加拿大,就只有一條路可選:像普通中國人那樣申請加拿大簽證。好在加拿大是承認雙重國籍的,這個孩子抵達加拿大后只要滿18歲,就可選擇 “黑”掉中國護照,換回加拿大身份。不過若想就此留在加拿大常住,日后回中國探親會很麻煩,因為中國護照上的簽證早已過期,而用加拿大護照申請中國簽證,很可能被“翻出老底”,從而被列入中國出入境的黑名單。

即便順利以加拿大身份隨中國籍父母回到中國,這些孩子所持的是6個月有效中國簽證,期滿后可續3個月,如果父母仍保留中國國籍,孩子在成年前均無需再辦簽證,可一直在國內待到18歲。但由于是“外賓”,在中國上學也會面臨“外賓”難題。另外,這個孩子雖是加拿大籍,但他的社會福利、醫療保險等都會在離境半年后自動失效,需等其回加拿大后才能恢復,此后這個孩子若在華生病,就只能享受“外賓價”。

所謂福利有點遙遠

即便家長想讓這些擁有境外身份的孩子在18歲之前去美國、加拿大等國籍所在地讀書,享受免費教育,一切也不像看起來那樣容易。張軍介紹,如果孩子在18歲之前到美國讀書,當初持B1/B2商務、旅游、觀光簽證來美產子的母親,則有可能會因“有移民傾向”,較難取得非移民類簽證。所以當孩子開始上學時,很可能出現身為法定監護人的父母無法陪同來美讀書,必須另尋私人家庭寄宿或入讀寄宿學校的狀況,由此帶來的額外費用會高得驚人。

而此前的案例顯示,由于父母不在身邊,未成年人的性格易受不良影響,一些孩子因此性格孤僻叛逆甚至走上吸毒等犯罪道路,還有一些孩子甚至走上絕路。

加拿大籍兒童也是如此,如果在18歲以前回加拿大讀書,都需要指定監護人;如果孩子未滿12歲,則需有符合要求的專人陪讀。

境外生子的另一個誘人之處就是上國籍所在地的大學會比較輕松,費用也相對低廉。實際上,在美國,并不是所有擁有國籍的孩子都可以如此輕松地享受本地學生的優惠。比如在加州,如果孩子成年,需要出示在加州至少一年繳稅的證明,才可以享受本州居民的優惠,如果孩子未成年,就需要家庭地址和父母在加州的繳稅證明。如果父母住在加州,但是收入來源在中國,是不可以享受本地居民的優惠的。

事實上,美國本地居民讀大學的費用也并不算低。美國作家科克倫根據官方數據寫了一部《在美國養一個孩子要花多少錢》,其中提到,2029年,本地居民就讀公里大學的學費預計是一年5萬美元(1美元約合6.3元人民幣),讀一個學士學位需要20萬美元,私立大學所需要的費用更高。對于不符合本地居民條件的美國籍居民而言,學費是翻倍的。最近幾年出生的孩子,正是2029年前后上大學。

現在更為嚴峻的一個現實是,三年前,美國改革了稅收制度。新的稅收制度規定,美國人在國外金融機構擁有任何財務賬戶,包括在此賬戶擁有財務利益,以及對此賬戶具有簽名授權權利,或其他權利,并且在每年1月1日~12月31日之間內,賬戶總價值超過1萬美元,均需申報。

雖然表面看來,美國國稅局此舉重點在于打擊那些隱匿在免稅區的美國富人,但事實上這一保稅規定也涵蓋了那些出生在美國而生長在中國的孩子。一旦這些人沒有在限定期限之內申報境外賬戶,可能會面臨民事與刑事罰款。據悉,對故意不申報者,他們不僅會遭到民事起訴,被征收違反時賬戶中所有金額的50% (最多10萬美元)的罰金,更甚者會遭到刑事起訴,最多處罰25萬美元或5年監禁甚至兩者并罰。

“雖然美國、加拿大目前尚無明確法律禁止外籍人員到美產子,但這種現象本身并不值得推崇。”張軍說,隨著孩子成長,身份問題引發的其他問題會一一浮現。專家分析認為,由于境外生子熱興起不到十年,目前還不太可能有人面臨這種繳稅尷尬,因此并未引起太多關注,但這一隱含的稅務風險的確不容忽視。

如果孩子年齡尚小,尚不具備獨自出境的能力,況且證件核發過程充滿不確定性,申請被拒或新證件的有效期更短,都是可能出現的情況,不但來來回回是一筆不小的費用,還會影響到孩子長期在中國的生活成長。

那些在加拿大出生的加拿大籍寶寶也同樣面臨這些問題,甚至更加嚴重。曾有過中國駐加拿大使領館簽證處不承認這種“落地外籍寶寶”的加拿大國籍,要求其父母辦理“嬰兒未加入加拿大籍公證書”,并簽發臨時身份證明作為寶寶回國身份憑證的真實例子。如果照此,“加拿大籍寶寶”等于變成普通中國籍寶寶,長大成人要想返回加拿大,就只有一條路可選:像普通中國人那樣申請加拿大簽證。好在加拿大是承認雙重國籍的,這個孩子抵達加拿大后只要滿18歲,就可選擇 “黑”掉中國護照,換回加拿大身份。不過若想就此留在加拿大常住,日后回中國探親會很麻煩,因為中國護照上的簽證早已過期,而用加拿大護照申請中國簽證,很可能被“翻出老底”,從而被列入中國出入境的黑名單。

即便順利以加拿大身份隨中國籍父母回到中國,這些孩子所持的是6個月有效中國簽證,期滿后可續3個月,如果父母仍保留中國國籍,孩子在成年前均無需再辦簽證,可一直在國內待到18歲。但由于是“外賓”,在中國上學也會面臨“外賓”難題。另外,這個孩子雖是加拿大籍,但他的社會福利、醫療保險等都會在離境半年后自動失效,需等其回加拿大后才能恢復,此后這個孩子若在華生病,就只能享受“外賓價”。

所謂福利有點遙遠

即便家長想讓這些擁有境外身份的孩子在18歲之前去美國、加拿大等國籍所在地讀書,享受免費教育,一切也不像看起來那樣容易。張軍介紹,如果孩子在18歲之前到美國讀書,當初持B1/B2商務、旅游、觀光簽證來美產子的母親,則有可能會因“有移民傾向”,較難取得非移民類簽證。所以當孩子開始上學時,很可能出現身為法定監護人的父母無法陪同來美讀書,必須另尋私人家庭寄宿或入讀寄宿學校的狀況,由此帶來的額外費用會高得驚人。

而此前的案例顯示,由于父母不在身邊,未成年人的性格易受不良影響,一些孩子因此性格孤僻叛逆甚至走上吸毒等犯罪道路,還有一些孩子甚至走上絕路。

加拿大籍兒童也是如此,如果在18歲以前回加拿大讀書,都需要指定監護人;如果孩子未滿12歲,則需有符合要求的專人陪讀。

境外生子的另一個誘人之處就是上國籍所在地的大學會比較輕松,費用也相對低廉。實際上,在美國,并不是所有擁有國籍的孩子都可以如此輕松地享受本地學生的優惠。比如在加州,如果孩子成年,需要出示在加州至少一年繳稅的證明,才可以享受本州居民的優惠,如果孩子未成年,就需要家庭地址和父母在加州的繳稅證明。如果父母住在加州,但是收入來源在中國,是不可以享受本地居民的優惠的。

事實上,美國本地居民讀大學的費用也并不算低。美國作家科克倫根據官方數據寫了一部《在美國養一個孩子要花多少錢》,其中提到,2029年,本地居民就讀公里大學的學費預計是一年5萬美元(1美元約合6.3元人民幣),讀一個學士學位需要20萬美元,私立大學所需要的費用更高。對于不符合本地居民條件的美國籍居民而言,學費是翻倍的。最近幾年出生的孩子,正是2029年前后上大學。

現在更為嚴峻的一個現實是,三年前,美國改革了稅收制度。新的稅收制度規定,美國人在國外金融機構擁有任何財務賬戶,包括在此賬戶擁有財務利益,以及對此賬戶具有簽名授權權利,或其他權利,并且在每年1月1日~12月31日之間內,賬戶總價值超過1萬美元,均需申報。

雖然表面看來,美國國稅局此舉重點在于打擊那些隱匿在免稅區的美國富人,但事實上這一保稅規定也涵蓋了那些出生在美國而生長在中國的孩子。一旦這些人沒有在限定期限之內申報境外賬戶,可能會面臨民事與刑事罰款。據悉,對故意不申報者,他們不僅會遭到民事起訴,被征收違反時賬戶中所有金額的50% (最多10萬美元)的罰金,更甚者會遭到刑事起訴,最多處罰25萬美元或5年監禁甚至兩者并罰。

“雖然美國、加拿大目前尚無明確法律禁止外籍人員到美產子,但這種現象本身并不值得推崇。”張軍說,隨著孩子成長,身份問題引發的其他問題會一一浮現。專家分析認為,由于境外生子熱興起不到十年,目前還不太可能有人面臨這種繳稅尷尬,因此并未引起太多關注,但這一隱含的稅務風險的確不容忽視。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