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夫妻生活中的“性災樂禍”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無數事實證明,對性生活駕馭得好,你的家庭將會美滿幸福、享樂無窮;而如果你有意無意的忽視了性生活的藝術和功用,結局將是夫妻離散、家庭解體的悲哀,以及難于啟齒的“性災樂禍”和羞于告人的難言之隱。

無數事實證明,對性生活駕馭得好,你的家庭將會美滿幸福、享樂無窮;而如果你有意無意的忽視了性生活的藝術和功用,結局將是夫妻離散、家庭解體的悲哀,以及難于啟齒的“性災樂禍”和羞于告人的難言之隱。性生活真的是“殺手锏”嗎?

鏡頭一:

玲和丈夫雄是大學同學,堪稱女貌郎才,天地無雙。雄仕途通達,畢業不到三年就當上了千人大廠的副廠長。地位的變遷使他的脾氣長了許多。雄敢說敢干,工作很有魄力,平時在廠里習慣到處發號施令,沒想到回到家里也放不下架子,事事動口不動手。

開始時,玲并不介意,總覺得丈夫工作太累,到家應該歇著。后來,玲漸漸發覺丈夫已根本不把她的話當回事,處處我行我素,她這才漸漸發慌。回想起讀書時,雄追自己時的那死皮賴臉勁兒,再看看眼前的丈夫,任憑她苦口婆心或大吵大鬧都無濟于事。此時,受一位女友的點撥,玲忽然記起丈夫是個十足的“性趣”愛好者。雄精力充沛,幾乎每天對她都有性要求,而平時固執得近于專橫的他,每逢此時都溫順得如一只綿羊,以前,玲只知道身為妻子自己理應無條件地滿足丈夫。如今看來,這豈不是一個控制丈夫的天然條件?

于是,她試探著在丈夫“性趣”十足時提出各種條件,丈夫爽快地答應了。連續幾次試探,玲發現即使是平時丈夫根本不可能答應的事情,只要在性生活前提出來,也大都能迎刃而解。為了這一發現,玲曾經暗自得意了好長時間,只要抓住這一“殺手锏”,就不愁控制不了丈夫。于是,她開始變本加厲,要求越提越高,條件越來越苛刻:從不準雄跟女性講話到按家庭作息時間上班,從七大姑的買房到八大姨的就業,從工資全額上繳買東西要申請,幾乎無所不包,有時候玲甚至將各種要求和條件預先列在紙上……

“聰明”的玲卻全然沒有覺察到丈夫“性趣”的變化。直到有一天,她在下班時間無意闖進丈夫的辦公室,意外發現丈夫正與顯然比自己丑得多的女秘書“鬼混”時,玲才猛然醒悟,丈夫為何會連續一個星期對她不聞不問。玲怒不可遏,她罵了、哭了,也吵了,可終究未能動搖丈夫離婚的念頭。從法院出來,雄不無憂傷地對玲說:“當我遇一到挫折、碰到困難的時候,我很想從你那兒得到渲泄和慰籍,可你每次為我準備的總是等我簽字的筆,和近乎敲詐的種種條件。相反,回到辦公室我卻常常能在小陳(秘書)的臉上讀到一份微笑、一份信心……”在玲的的謾罵聲中,雄毅然決然地走了,他心里清楚,玲沒懂他的話,玲不了解男人。

鏡頭二:

當丈夫老陳在法庭上當著眾人的面將原來“性格不合”的離婚理由改口成“性生活不和諧”時,一向溫順有余的布云,在稍一愣神之后,突然象一頭被激怒母獅,全然不顧一切地哭喊著撲向站在原告席上的丈夫,揮動雨點般的雙拳砸在老陳的頭上、身上。哭完了,也罵完了,布云無力地癱在地上,老陳卻冷靜異常地一支接一支抽煙。他對妻子的哭訴供認不諱,但卻仍然固執地堅持要離婚,理由只有一個:“妻子長年缺乏主動,性生活不和諧。”也許是出于對布云的同情,也許是因為在法律上尚找不到依據,他們的婚姻沒能解除。在法律上他們仍然是夫妻,可熟悉的人都知道老陳搬到單位住了,自那以后再也沒有回家過夜。而奇怪的是人們也從未發現老陳和哪個女人交往過密。

由于受性別特點和生理差異的影響,在人類性活動中,男性往往占有主導地位,掌握著性生活的主動權,而女性則常處于被動。尤其是受封建習慣勢力的影響,女性若在性活動中顯出主動,則常易被視作放蕩。因而絕大多數女性,在性生活中都選擇了順從,雖然這一選擇曾扼殺了多少代婦女的幸福,但由于它被男人普遍接受,因而世代沿襲。然而,隨著時代的發展,人們的性觀念趨于改變,男人們不再垂青于那些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溫順型妻子,而熱衷于追求性生活情味。老陳的思想過于超前,過于開放,而布云的傳統性觀念卻根深蒂固,兩者反差太大,這可能是悲劇的根源所在。

鏡頭三:

車間主任蔣玉田是舉街公認的模范丈夫:買菜、燒飯、洗衣、拖地樣樣來,屋里屋外一把手,街坊鄰居看在眼里,記在心里,都夸劉美嫁了個好丈夫。可每每聽到這些,劉美都露出一臉的苦笑。就在他們結婚兩周年的紀念日,劉美竟向法院遞交了離婚訴狀。在訴狀中,劉美以很長的篇幅肯定了丈夫的勤勞樸實和對自己生活上無微不至的體貼關懷,而只用了極短的文字寫出了丈夫對她的非人的性虐待,篇幅雖小,卻字字浸血滴淚:“我丈夫的性欲很強,每天他都有性要求,而且不論時間、地點、想要就要,即使我在炒菜燒飯也得先停下來陪他作樂。

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丈夫做愛不在床上、不在沙發上,卻唯獨喜歡在椅子上,而且每次都要將我的衣服扒光(冬天也不例外),將我的雙手用帶子捆在椅背上(新婚之夜也是這樣)。時間一長,我就漸漸無法忍受,憑良心講,除了這事,玉田是個好人,可我請求離婚……”

看了訴狀,經驗豐富的法官們一致認定劉美的丈夫是個比較典型的性變態者。而大多數性變態皆有后天原因。于是法官們主動找劉美談心,經再三追問,劉美才吐露真情。原來,19歲那年,玉田在大學里曾欲強奸一名同班女生未遂,被判了3年。出獄后他改邪歸正,從未再犯,而且工作上又積極要求進步,劉美看他人好,就不計前嫌嫁給了他。他內心深處已不知不覺地形成了虐待、報復式的性生活怪癖。

鏡頭四:

或許是因為天生懦弱,或許是因為塊頭太小,堂堂的一個公司經理董揚在虎背熊腰的妻子許麗面前竟然一直處于屈尊地位。即使是過夫妻生活,也都要先申請,后行事。而且還要看妻子的臉色,沒有妻子的恩準,董揚不敢越雷池半步。若是妻子心情好、“性趣”濃,他得要連續幾天滿足她的需求,而若她心情不佳,十天半個月他也別想沾一次邊。董揚漸漸地覺得自己常常有點力不從心。有一次深夜兩人欲登峰造極時,妻子猛地一臉厲色,嚴加盤問:“今天下午三點半鐘在輕工商廈門口,跟你一起從轎車里出來的那些女的是誰?!”董揚被這突如其來的審訊弄得昏頭轉向。雖然這次審問妻子沒有抓著他的半點把柄,但對董揚的打擊不啻于偷吃別人的蘋果被人當場抓獲。

此后每每欲望萌動,緊隨其后出現在他腦海的必將是妻子子那雙暗露兇光的眼睛。平日里,即便是受到妻子邀請或命令,他也總戰戰兢兢、惶惶然,難于勃起。為此,他常常躲著妻子,借故“避戰”。妻子懷疑他有外遇,多次到公司與他大吵大鬧。越是如此,他越是覺得對她提不起“性趣”。此后勉強的幾次性生活中,妻子發覺他“不中用”。這才不再懷疑他有外遇。然而,一貫霸道的妻子,在平時的言語中總會有竟無意地罵他“沒用”,漸漸地,他真的患上了心理障礙性陽痿。至此,妻子才開始悔悟自己平時過于霸道,過于不尊重丈夫。然而,一切為時已晚。雖然在指導下,他們多次嘗試著夫妻配合治療,可丈夫就是無法擺脫緊張情緒,這此,主治醫師感觸頗深地說:“要想治好此病,最好你得換個妻子!”也許這僅僅是一句玩笑,然而,它是真理:性愛面前應該平等,否則終將自食其果!

中國的前輩們往往只簡單地把夫妻性生活看作是生仔延后的自然行為,孰不知,這人人都有、個個都會,看似平平常常的性生活,不光是夫妻關系存在的基礎,還是夫妻之間相互溝通的橋梁,是增進情感交流的紐帶,更是一門有效促進家庭和睦、夫妻融洽的精深藝術。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