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孔子“因材施教”是一種傷人的教育

5125

“取長補短”聽起來是沒錯的,可在培養教育孩子的過程中,你是不是也希望孩子在發揮所長的同時也避免出現短板?特約作家泡爸則認為,這屬于“孔子式因材施教”,這是一種傷人的教育。這是為什么?

先來看看孔子的因材施教觀點:

子路問孔子,有意義的事,明白以后應該立刻行動么?

孔子說,你的父親兄長都在,不能如此沖動。

冉有也來問,有意義的事,明白以后應該立刻行動么?

孔子說,那當然,不能猶豫。

公西華被孔子弄糊涂了,問,子路來問,先生說有父兄在,不能沖動;冉有來問,先生卻說不能猶豫。先生,您這是神馬意思?

孔子說,冉有懦弱小心,所以要激勵他的勇氣。子路勇猛冒進,所以我讓他謙退。

(原文:子路問:“聞斯行諸?” 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 冉有問:“聞斯行諸?” 子曰:“聞斯行之。” 公西華曰:“由也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問聞斯行諸,

子曰‘聞斯行之’。赤也惑,敢問。” 子曰:“求也退,故進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

孔子的因材施教做法,正對很多家長的胃口:教育,就是塑造。

有毛病,改唄。缺啥,那就補啥唄。指出孩子的缺陷,說得他心悅誠服、努力彌補,作為教育者,很有為人師表的自豪感。做家長的,意識到孩子的劣勢,

總忍不住充滿熱情地努力幫他彌補。是啊,誰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學生,有明顯的劣勢和缺點。

但是,這種補短式的因材施教,并不適合當下的時代。如今,社會分工越來越細,人生的成績和成就,只能靠優勢取得,而非補起來的短板。

?

孔子的教育,以培育“中庸”型人才為目標。他的教育思路,是先定出一系列規范,再把教育對象裝進去,不吻合的,即是劣勢和缺陷,教育的目的,在于削平拉長。

這種教育的側重點,是“規范”,而不是“人”。

在多元競爭的時代,削平拉長的做法,無異于制造平庸。

按照這種思路,如果孔子遇到李白,他大概會說,“不學禮,無以立”。小李,你得改一改天馬行空的毛病。

如果孔子遇到愛因斯坦,他可能會說,這位先生,悶在書齋里是不可以的,你得走出去,多交些朋友啊。“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如果孔子遇到小學生姚明,他一定會說,“三日不讀書,便覺面目可憎,語言無味”。只知道打球,成什么體統?“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吾日三省吾身……”

小姚明如果臉皮薄一點,聽完這話,必定羞愧難當,哪好意思繼續打球,趕緊回到教室里,捧起書本,做思考狀……后來的NBA江湖,也就不會有姚明的傳說。

補短式的因材施教,專注于提醒孩子的缺點劣勢,讓他時時記得自己的不足。讓他每欲展露天性,就聽到一個批評指正的聲音。這聲音,讓他失去自信,不喜歡自己。

這個聲音,讓我們大多數人認定,只有補足劣勢、改掉毛病,才能更成功、才能內心安寧。實際上,比我們成功的人,毛病缺點都比我們大。不敢展示劣勢,優勢必然被掩蓋。真正的平和,源于認清自己之后的坦然接受。

無論怎樣強調細節規范,毛澤東也不可能像周恩來一樣嚴謹;

無論怎樣激發想象創造力,周恩來也表達不出毛澤東詩詞里的豪情;

牛頓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有戴安娜的感性及親和力;

戴安娜無論怎么學,也學不來牛頓的科學理性。

子路勇猛,不妨鼓勵他去做需要勇氣的事情,那是他的強項所在。壓制他的勇猛,他就失去了一塊人生優勢。

冉有懦弱小心,一定是個謹慎認真的人。這樣的人,在注重細節的事情上,表現必然比別人好。激發他的優勢,他能做得更好;生硬地為他補短,則削弱了他的優勢。

孩子不是木桶,孩子是一棵樹,他所能到達的人生境界,取決于樹干上最長的那根樹枝,而不是木桶上最短的那截木板。

--------------------------------

本文不是一篇孤立的文章,而是一組文章的一篇。這組文章來自“順應天性的教育”思想。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性,不同的天性適合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教育方式。不了解天性、不懂天性教育,家長給孩子的,往往是逆著天性的教育。這種教育,培養出糾結矛盾、缺乏亮點、自信不足的人。不同的天性適合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教育方式。不了解天性、不懂天性教育,家長給孩子的,往往是逆著天性的教育。這種教育,培養出糾結矛盾、缺乏亮點、自信不足的人。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