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聽過來人說產痛到底有多痛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分娩

提到生孩子,電影或電視里仿佛總是這個鏡頭: 一張大汗淋漓貼滿濕發的臉;一聲接著一聲歇斯底里的喊叫……

即將生產的準媽媽心里都在擔心一個問題,分娩時到底會有多痛?我能不能挨過去?陣痛難忍時我該怎么辦?下面小編特地為你請來過來媽媽談親身感受,講鎮痛減痛的方法。

Eva:經歷了近40小時的分娩之痛

爸爸:王重

媽媽:Eva

分娩方式:順產

寶寶:100天

Eva是一個非常非常勇敢的準媽媽,當寶寶在一家人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突然來臨的危急時刻,這位年輕的準媽媽毅然地選擇了順產,在承受了近40小時的分娩之痛后,勇敢的Eva終于生下了可愛的小寶寶。每次提及此事,Eva 的先生總會忍不住眼眶發紅,他從心底由衷地感謝自己的妻子。在并肩經歷了這場畢生難忘的“陣痛”之后,這對夫妻的心靠得更緊了、情也更濃了……

寶寶提前兩個月突然來臨,著實讓這對年輕夫婦措手不及。Eve清楚地記得,那天她挺著大肚子在公司上班,下班前去廁所卻發現自己見紅了。趕到醫院時,Eva已經出現了不規則的宮縮,考慮到胎兒還有兩個月才到預產期,醫生先給她注射了保胎藥,希望這個“性急”的孩子能在媽媽的肚子安心再待上一些日子。

然而,保胎藥并沒有讓胎寶寶慢下的腳步,沒過多久,Eva就感覺自己羊水破了,而宮縮帶來的痛感也越來越強烈。

“這種痛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女性的痛經是那種隱隱的痛,咬咬牙也就挺過去了,因此,可以說痛經比起宮縮痛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我當時痛到了全身痙攣,想叫又叫不出聲。在整個陣痛的過程中,我使勁抓著老公的手,好像這樣能減輕一點我的痛苦一樣。不過這只是心理安慰罷了,實際上根本起不了什么實際作用。”

由于疼痛的時間過長,Eva發現自己的雙手出現了不能自制地抖動。導樂告訴Eva:“當宮縮的陣痛來臨之時,一定一定要全身放松,千萬不能鉚足了勁憋著,這樣疼痛的時間會短一點;同時,根據宮縮疼痛的頻率,試著調整自己的呼吸,這種方法也可以幫助減輕陣痛。”

宮縮究竟有多痛?也許每個準媽媽的感覺都不同:有些人痛得天昏地暗的,比如像我就是這樣;而有些人卻只是哼哼唧唧就可以挨過去了。

我猜宮縮痛大概與產婦的身體素質無關。有時候你有過痛經經歷,但這并不意味著分娩時你就一定會痛得死去活來。

在經歷十幾小時的陣痛之后,心疼得不行的先生找醫生商量是否可以實施剖宮產手術。醫生給出的建議是:既然Eva已經疼了這么長時間了,倒不如咬咬牙挺過去。如果選擇此時“挨”一刀,對大人來說,痛苦等于是“加劇”了。況且寶寶是早產兒,醫生希望寶寶盡量在媽媽肚子里再多待上一段時間。

在經歷了漫長的陣痛之后,寶寶終于要出來。

“當孩子真的要出來的時候,反倒不是很疼了,當他與自己身體完全脫離的時候,我真的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Eva的經驗總結

建議準媽媽提前學習一些有關臨產分娩的知識,并預先練習一下,我的經驗證明這些知識對于分娩來說非常重要和有用的,也許只是一個提醒或是一個小方法,就可以減去你的許多痛楚。

因為我的寶寶足足提前了兩個月降生,孕婦學習班有關分娩的那一節課我還都沒來得及聽到,幸好當時有導樂在一旁指導。

陪產爸爸發言

經歷過了孩子的整個出生過程,我才會發現嬌弱的妻子是如此的勇敢!

Eva的宮縮剛開始是10分鐘左右一次,每次持續時間為1分鐘左右;這時我還能不時跟她說說話,轉移她一部分注意力;后來隨著宮縮的愈加頻繁,我再跟她說話,她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了,但是我能感覺到她那種揪心的疼痛。

在分娩整個過程中,雖然我不能代替Eva承受分娩之痛,但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我要盡我的一切成為妻子堅強的后盾,自始至終陪伴在她的身邊,鼓勵她、為她打氣,讓她從心底有一種安全感。

另外,準爸爸也要提前儲備一些分娩知識,了解妻子的臨產生理變化,根據醫院要求準備一些物品。千萬不要因為不了解情況而手忙腳亂慌了神,在產房內亂了陣腳。

Anna:再不用力寶寶就要缺氧了

爸爸:阿輝

媽媽:Anna

分娩方式:順產

寶寶:120天

為了不影響丈夫的工作,Anna選擇回老家生孩子,雖然臨產時老公沒能陪在身邊,但勇敢的Anna依然頑強地升級成為了一位驕傲的母親。

預產期已經過了好幾天,可Anna肚子里的寶寶似乎還不急著出來與媽媽見面,Anna心里有點按捺不住了。

這天傍晚6、7點鐘的時候,Anna感覺胎兒有些“下沉”了,她有些驚喜,又有些慌亂;焦急之中她暗暗記下宮縮的時間:一開始只是10分鐘左右一次,到了夜里12點,Anna感覺痛得有點受不了……

第二天一早,Anna被家人匆匆送入了醫院,護士檢查,發現羊水有些破了,于是Anna接到醫生通知,可以準備分娩了。

護士忙著弄破Anna的羊水,又幫她吊上了催產針,此時的Anna感覺到,這種痛是她二十幾年沒有經歷過的。

“那時的我終于明白了什么是痛不欲生!我已經痛得全身沒了力氣,渾身是汗,頭發上甚至還粘著汗珠。導樂看我這么努力,連忙告訴我,寶寶頭還沒出來,先不要用力氣,此時用了也是白用。我趁著疼痛的間隙喝了杯牛奶,稍微恢復一下體力,大約40分鐘后,醫生看見寶寶頭了,叫我用力,那時的我早已痛得沒有思維了,哪里還有什么力氣!不管醫生說什么,我的身體都完全不受控制了。

后來,當我聽到醫生說‘再不用力寶寶就要缺氧了’,可能就是因為這句話的震懾作用,我終于使出了全身的氣力——謝天謝地,她終于出來了!”

Anna的經驗總結

宮縮時痛得最厲害的時候千萬不要大聲喊叫。要知道,分娩過程中的力氣是很寶貴的,要把它用在最需要的時候。

如果羊水還沒有破,其實在痛得厲害的情況下建議可以下地走一走,緩解一些疼痛。

醫生建議我喝開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覺得還是有一定作用的。

關于“無痛分娩”

無痛分娩這種流行的說法其實并不恰當,更準確的說法應是“分娩鎮痛” 分娩鎮痛必須在確定產程開始后,也就是說宮縮規律并有一定強度,宮頸口開大2厘米以上才可以實施,否則太早做可能會延長待產時間。

醫學領域中至今仍未找到一種既安全又有效的鎮痛的藥物和方法。目前醫學水平無法達到分娩無痛,對此準媽媽應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

小調查

不同產婦對分娩疼痛有不同感受

輕度不適 15%

中度不適 35%

感覺疼痛嚴重甚至無法忍受 50%

產痛:撕心裂肺最原始的痛

趁著生產過程還沒有在我身體里變成乳汁被小萱喝光,還是把它寫下來吧。日后我自己或許也想看。

9月14號,是預計的預產期時間,我倆一早就如約去醫院做產道檢查,心里很緊張,生怕孩子過期滯留,胎盤啊臍帶啊什么的到時候出危險。進婦產科的時候我和王醫生說:“王姐,要是孩子沒動靜,到18號就給我剖了吧,這樣我娘倆就同一天生日了。”醫生伸手進我的肚子摸摸,沖我翻白眼兒:“想得美,你可等不到那時候了。宮頸都軟了,就這一兩天的事。”

真激動呀,小萱要自己跑出來了嗎?B超的預產期真的這么準嗎?還一點動靜都沒有的我,和他樂顛顛兒地跑回了家,開始把早就收拾好的產包又來回檢查,又打電話通知朋友說我快生了,然后就開始坐在沙發上,這樣也不是,那樣也不是地開始等。東西當然也吃不下去。

中午,肚子很不對勁,身體開始流一種微微粉色的水,然后每去一次衛生間,那水的顏色都逐漸加深一點。到了快傍晚,就變成了紅色。這就是傳說中的見紅吧。與此同時我也在每隔一段時間就疼一下。那種疼很好忍受,讓我覺得生孩子一點都不恐怖。眼看著天黑了,疼痛忽然開始頻繁,半小時里好幾次,婆婆和奶牛爸還有妯娌趕快叫車,帶著大包小包把我塞進了醫院。

回答過醫生這樣那樣的問題,又被她們輪番檢查身體和聽胎心,原來連一指都還沒開到,汗得不得了。大家說:“等著吧,早著呢。”結果四分鐘一次的陣痛,就這樣來臨。

好討厭他們檢查啊,每檢查一次,疼痛都會加劇一點,可是依然要等三分鐘一次。天漸漸黑透,周圍漸漸響起鼾聲,而我默默地,從未有過地清醒地痛著。每隔一小時都有個板著大臉的護士來給我聽胎心,她的手一碰我就讓我更加疼和心煩。我看著手機,五分鐘五分鐘地熬著時間,剛開始盼著三點,過了三點盼著五點,過了五點天亮了,覺得今天能有希望。隔壁病床的人開始與婆婆他們聊天,而我背對著他們,臉沖墻,一言不發。疼起來的時候嘴里塞條毛巾,狠狠地咬,然后用手抓著床頭的鋼管,努力把自己向上拉,似乎這樣疼的就輕一點。因為不出聲,她們都覺得我不是很疼,只有一個老婦人說:“這孩子自己咬牙呢。”

。。。。。。

9點的時候王醫生終于來了,看看我皺著眉頭的樣子,訓我:“干嗎這么早就來醫院,不聽話!過來讓我檢查檢查。”

又是檢查。。。。。。

依然開了一指不到。。。。。。

于是更疼了。。。。。。

醫生同情地看看我:“孩子的頭還太高,你骨縫開得又慢,還有得熬。我先讓他們把你調到單間,然后給你打一針,先睡睡吧。”

我一邊在心里嘀咕著:是不是吳冠說的那種無痛針呢?一邊被人在PP上扎了一小針,一點都不疼,然后就陷入一種昏沉的疼痛里。迷糊中覺得好困好困,可是依然會被陣痛驚醒。這樣斷斷續續又熬到了11點。在兩個護士的對話里,才知道我注射的是杜冷丁。。。。。。

藥勁過去之后,我有點挺不住了。那種疼很難形容,一次比一次壓迫得緊,在又一陣疼痛過后,忽然心里特別委屈,拉著他的手開始吧嗒吧嗒地掉眼淚:“太疼了啊老公。太疼了。”婆婆,他,和妯娌,使勁地勸我別哭。我心里真是討厭死了他們。為什么不許我哭,為什么這么疼還要忍著不哭。那時候才真的體會到,痛苦就是自己的,沒有一個人可以替代,可以理解,可以切身體會。只能自己熬。

我害怕任何人碰我,就連一個指頭放到我身上,都會讓我感覺疼痛加倍,我固執地推別人的手,全部推開,就連為我聽胎心的護士也被我推開。在又一次去待產室檢查的時候,婆婆和他說起我頭發的事情,要買個發卡別起來,邊說邊兩個人幫我整理,我忽然大怒,停下來叫:“你們別碰我!!!!”那兩只手觸電般地從我頭上彈開了。饒是這樣,還是氣得我又站了好一陣子,才能邁步。

終于,疼痛開始往身體的下面蔓延了。每一次疼,都覺得有東西要頂破我的身體出來,也都覺得更加難以忍受。我把自己蜷起來,告訴自己:“沒關系,很快你就會適應這種新的疼痛,你會接受的。”事實上果真如此。雖然越來越痛,可我的身體也逐漸在適應。當我覺得忍受不了的時候,我找王醫生為我打無痛針,可是她不同意:“那樣可能會造成你日后腰痛,椎間盤突出,或者新生兒委靡。你要想到后果。”

“為我打吧。”

“你要想想后果。”

“打吧。”

“這樣吧,到了四點半你還這么疼的話,我就找人給你打。”

開始盼著四點半,手上輸著營養。已經是15號下午,而從14號我就沒吃東西了。

四點半。

王醫生來看已經疼得快沒力氣的我,再檢查,只開到三指。我望著她,想知道是不是能打無痛針了,她一把拎過我輸液的瓶子,要我跟她走:“到產房來,我找人為你做檢查,咱們看看情況。”我心里納悶著怎么還要做檢查,一邊也已經被檢查到無所謂地跟著她走。那里一個面色蒼白的醫生在等著我倆,我看看她的胸牌,姓艾。

為什么她們都喜歡把手伸進我的身體里按來按去捏來捏去啊。。。。。。難道不知道那么做實在讓人太痛了嗎?

王姐終于說了實話:“如果不管你,你疼到今天后半夜也未必能生,孩子頭太高,位置也不正了,靠你自己的力氣肯定是生不出來。我讓艾醫生幫你擴一下,咱們爭取五點半把孩子生出來。你不要喊,把力氣攢著,到時候配合我們。”

啊!!!我竟然上當了!!!!我上了產床,下不來了!!!!

疼吧,使勁疼吧,暴風雨你使勁地來吧。反正我是擱在這兒了,疼完快點讓我看到我親愛的小肘子吧!!一邊被醫生無情的手擺弄著,一邊我拼命地等著。實在受不了的時候,我就放聲大喊,雖然會挨罵:“你喊什么喊!你喊完哪有力氣生!把你喊的聲音變成哈氣,攢著!”可是我根本控制不住。

兩個醫生開始嘀嘀咕咕,我也聽不清楚,似乎是出了什么問題。我只知道一頭一頭地冒汗,一聲接一聲地喊,后來再喊,就被塞進嘴里一塊巧克力,再喊,又被灌一管水。奶牛啊,我算知道被灌的感覺啦。

昏沉中一睜眼是兩個醫生,一睜眼,是三個醫生,又一睜眼是五個醫生,在我身邊忙來忙去,給我手上扎著兩個液體,現在我發現自己被徹底按住了。一個醫生別開我的左手按著我的肚子,兩個醫生按著我的腿,兩個醫生在下面看著我的產道。她們小聲地說:“怎么會這樣。”

“從來沒出現過這樣的情況。”

“囟門還是找不到。”

“孩子下不去。要不這樣試一試?”

她們依然不許我喊,可是那哪由得我?

折騰了一陣,大家散開去,無果,王醫生過來跟我說:“別急,再等等,給你輸著催產素,呆一下看孩子的情況。”

我就拼命地忍著,現在終于不喊了,喊不出來了,強烈的陣痛一陣接一陣地襲來,一分鐘一次的樣子。有水在我臉上縱橫地流,是汗嗎?我不知道,肯定不是眼淚。我只知道在心里不停地對小肘子說:“乖,乖孩子,快出來吧。我好想見你啊。快點和媽媽見面吧。別淘氣了。”

胎心監護忽然發出尖銳的聲音。

我在朦朧中一睜眼睛,發現醫生在穿手術服。有人在我耳邊說:“孩子的心跳出現了異常,現在我們顧不得你了,全力搶孩子,你要好好配合我們。”

我只在心里稍微納悶了一下:“什么是顧不得我了?”接著就在劇烈的疼痛里閃過一個念頭:“拼了!死也要把孩子生出來。我絕對不白白疼這一場。”

每一次陣痛來臨,深吸一口氣,然后有個醫生就在我胸口和肚子上拼命地按,我被牢牢固定在產床上,下面有東西伸進我的身體,不知道在做什么弄得我格外疼。我的手不停地揪,抓到自己的腿就狠狠地擰著以分散疼痛,抓到醫生的衣服也狠狠地擰,抓到醫生的手。。。。。。就被罵了。。。。。。

她們原來在從我的肚子里吸孩子。可是似乎孩子的頭她們始終吸不好,一而再,再而三,終于我聽到王醫生跟我說:“就快要好了,你使勁!!!咱們勝利在望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算是使勁,只知道那種陣痛來的時候我不用力也得用力。每次陣痛過去,大家都放我一馬,讓我喘喘,可只要一看下一波又來,就馬上按肚子的按肚子,掰腿的掰腿,吸孩子的吸孩子。身下一陣一陣地熱,不知道是血是水,終于呼地又熱了一下,周圍安靜下來。。。。。。

沒有陣痛了,而聽力幾乎都喪失了,渙散的意識慢慢地飄回來。我吃力地睜眼睛,看看,只有一個醫生在我身邊,剩下的都在忙。艾醫生倒提著一個小家伙,正在用力地拍打。

那是我的小肘子嗎???她為什么不哭???

拍,使勁拍,還拍,還拍,人工呼吸,又拍,天啊,孩子要被打死了!!!!我的眼淚快要迸出來了。支離破碎的我躺在產床上想:難道我的孩子要不在了嗎???

當那哇的一聲哭泣響起來的時候,我覺得再沒有什么音樂比這更動聽了。那感覺就叫心花怒放吧。它讓我對接下來的清理子宮,縫合側切的大傷口都無所謂了。我只顧盯著人們給小肘子稱體重,穿衣服,放進氧倉。醫生驚嘆:“七斤啊。看你的肚子覺得孩子沒有多大個頭呢。你才這么點高。”我驕傲地開始笑。

慢慢地挪回到可以推的車里,被推到待產室輸液,現在可以和妯娌,姐姐,還有紅見面了。大家七嘴八舌地,她們說她們在外面等到如何心焦,我說我在里面折騰到如何激烈。原來在我大喊的時候,守在外面的妯娌腿軟了,姐姐心慌坐在椅子上,婆婆一趟趟地去衛生間,鬧肚子,本來奶牛爸還是站著來回兜圈子,結果不知道從哪里跑來三個待產的女人,聽見我在里面叫的慘,知道是孩子頭高后,開始說這樣的話生產有多恐怖,醫生要如何如何給拼命按肚子,還有個人特意模仿了一下,結果奶牛爸直接就靠在墻上了。妯娌說:“大嫂,你那叫聲血淋淋的。實在聽不下去。”

只有紅,自己在憤憤:“為什么我在這里生孩子的時候就一個醫生一個護士,為什么你那里就有五個醫生,為什么我疼的時候沒人給我塞吃的,你就有!”其實也是我們娘倆命好,那天醫院里破天荒地整天只有我一個產婦要生,而正好又生到醫生交接班時間,所以在艱難的時候來幫忙的人特別多,否則我們會怎樣根本無法想象。

第二天王醫生來看我,看我精神正在恢復,很高興:“說實話,我昨天回家想起來就后怕。以后我再不堅持讓產婦順產了。你太痛苦了。”

我很痛苦嗎?看著我親愛的小女兒,我的心里只有滿滿的幸福啊。我的眼睛里只有她,我的耳朵里只有她,心里也只有她,她是多么小,多么可愛,多么乖啊。渾身疼不算什么,肚皮快要紫了連咳嗽都不敢也不算什么,坐不起來更不算什么,我終于生出了我的寶寶啊。我是全天下最得意的人啦。

值,很值,如果一切可以重來,那種撕心裂肺依然是我唯一的選擇。生命最原始的痛,最原始的愛,在小萱出世的一瞬間都赤裸裸地爆發出來,讓我覺得活著是那么真實。

沒經歷產痛 是我永遠的遺憾!

在待產住院那幾天,經常看到許多準媽媽們一進醫院就對醫生說“挑個日子剖腹產”,我覺得很是詫異,在文明程度不斷提升的今天,“自然生產”就像過時了似的被年輕準媽媽們紛紛摒棄,“剖腹產”成了大家追捧的風向標!

但我似乎與這種“時尚風潮”相去甚遠,我是個徹底地自然規律推崇者,我相信自然分娩是千百年來人類繁衍的最好方式,我始終堅定的認為:做為一個女人,上天既然賦予你做母親的權利,就應該好好珍惜,充分享受從懷孕到自然生產這樣一個完整的過程,否則就會有缺憾!

正是在這樣強烈愿望的支撐下,我和老公提前半年調節身心、鍛煉身體,為懷孕做準備。懷孕以后,我不嬌氣自己,自始至終都把鍛煉身體放在第一位,每天早晚老公都會陪我散步一到兩個小時,即使在寒冷的冬天,老公出差在外,剩我一人都堅持如故。

想想看,冬天的晚上,一個女人挺著大肚子,老公出差或加班時候,就一人在黃河邊上獨自散步,有多少人能夠天天堅持?我就做到了,我希望通過鍛煉給孩子一個好身體,更為順產做準備。長期的堅持讓我的身體素質很好,動作靈便利索。記得馬上到預產期了,一次上班的路上同事看我走在前面不遠,就在后面快步追趕,結果一直追到單位都沒追上。事后同事談起來覺得不可思議,我笑著戲稱自己步履如飛,身輕如燕!

每每與朋友們在一起談及關于生產的話題時,我都積極宣傳順產的種種好處:痛苦短、對身體損傷小、對孩子更是保貴的鍛煉機會。在我看來生產時那撕心裂肺的疼痛都是那樣的值得期待,因為痛苦的過程是和寶寶共同努力迎接光明的過程,而短暫的痛苦過后便是生命的成就與喜悅了!正是在這樣堅定的信念下,即使在懷孕后期,知道臍帶繞頸兩圈后,再三權衡我都沒輕易放棄順產的想法,我相信以我的身體素質和精神狀態,順產肯定沒有問題!

然而上天好像故意要和我開玩笑,預產期都過了十三天了,我入院待產也三天了(醫生早就催我住院我沒住),而我的妞妞還在肚中安然自在,沒有絲毫出來的意思。催產針沒有效果,物理刺激沒有反應,但羊水減少、頭不入盆、宮頸不成熟、臍帶繞頸兩圈這種種問題卻那么現實的擺在我面前,我不得不重新做決定了!

然而放棄自己的那么堅定的初衷,接受從未想過的剖腹產的想法,對我來說卻是多么的痛苦和艱難,一想到手術刀從我完整的肚皮上劃過鮮血汩汩流出時,我就滿是不寒而栗的恐懼;剖腹產就意味著我先前的所有努力都付諸東流,心中更是充滿了功虧一簣的沮喪。

但我無論如何都不能拿寶寶的生命開玩笑,我沒有選擇啊!就為這,一向樂觀的我手術前還大哭了場,內心的矛盾與焦灼可見一斑啊!還好手術很順利,女兒妞妞如我想像的一樣健康可愛,但沒經歷順產也成為我永遠的遺憾了!

在這我還是要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訴準媽媽們:不要以為剖腹產不痛,只是生的過程有麻藥作用不痛,但麻藥過后,傷口疼痛也是一樣讓人難以忍受,而且會持續好幾天。剖腹產傷元氣、失血多、持續的疼痛會讓你身體更加虛弱,產后24小時不能自理會讓你好生尷尬,無法及時抱抱最需要你的寶寶會讓你感覺很是無助,產后大量用藥也會影響母乳的品質和下奶的時間,還有所需要的費用和住院的時間會比順產多出一倍,等等,所有的這一切都是你必有面對和承擔的。所以我奉勸準媽媽們,除非萬不得以,只要身體狀況允許,你就當一個勇敢而堅強的順產媽媽吧,要知道疼痛的體驗也是異常的寶貴的!

我經歷兩重罪:順產加剖腹產

從懷上孩子開始,一心就想著要自然分娩生下孩子,雖然也聽到人家說自然分娩很痛很痛,也怕自己會承受不了,可想著自然分娩對孩子產婦都有好處,也就下了這個決心!

想想自己真的是蠻慘的,很多人都是一有了小孩就回家療養了,而我卻是在離預產期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才回家休息!本來還想早些回家待產,可因為能接手我工作的同事在我之前也去生孩子了,而她結束產假的時間卻是在我預產期的前一星期,沒有辦法,我只能在她休完產假后才開始了我的產假!

3月1日正式休息,在家整整呆了5天.6日早上5點多,發現自己見紅了,趕緊打電話給婆婆,全家人直奔醫院.做完了入院的相關檢查,緊張地等待著孩子的降生.一個早上都相安無事,一點難受的感覺都沒有,下午想好好地休息下,可肚子老感覺漲漲的,怎么也睡不著.孩子可能還不會這么早出生吧,兩家老人都回家休息了,只留下老公陪我.吃完晚飯,老公在一邊睡了,我也想睡覺,可還是沒睡著,肚子漲的感覺比下午的時候更強烈了,看著老公好累的樣也沒喊他,自己默默地承受著。

十點鐘的時候,護士來查房了,順便聽了下胎心,我把自己現在的感覺和護士說了下,護士說我可能就快生了,讓我趕緊到待產室待產.老公陪我到了待產室,待產室已經有一個產婦在了,聽著她撕心裂肺的喊叫,心想這女的咋就這么不經痛呢,哭天喊地成這樣!可心里真有些害怕了.雖然這樣,可自然分娩的決心卻一點都沒有動搖,可能也與我那時還沒有一點痛的感覺有關吧.

十二點左右,我的苦難時刻到來了.宮縮還不是很規律,疼痛也是一陣一陣,間隔時間比較長,痛個二三十鈔消停個二十分鐘左右.這樣的疼痛,我還是能夠忍受的,痛的時候咬牙挺住,不痛了還能和老公聊會天,這樣的過程持續了大概兩個小時左右,期間醫生過來檢查了一下,宮口才開了一指.之后宮縮已經有了規律,疼痛的感覺也越來越頻繁,痛個一分鐘消停十分鐘,我已經痛的有些承受不住了,不停地翻來覆去的.那時的痛除了宮縮時的疼痛外,還有骨盆撐開時的那種酸痛,我只能在痛的時候屏住了呼吸,心想這樣可能有所緩解.可這疼痛的感覺卻絲毫都沒有減輕,肯定是我的方法用的不得當,這時真的好后悔自己沒有好好學學分娩時的呼吸方法.就這樣痛了三四個小時可宮口卻還只開到2指,真的是好慢呀.我自然分娩的決心已經開始動搖了.而老公坐在我的身邊也無計可施,只能默默地握著我的手安撫我了.

早上六點鐘,疼痛的感情愈加強烈,自認為也算是個蠻會忍痛的人,都痛成這個樣子了,都沒有喊過一聲,只是不斷地變換著自己的睡姿,調整著自己的呼吸想來緩解疼痛,可這卻一點用都沒有,我依然痛的是滿頭大汗.那時的宮縮頻率已經到了驚人的地步,基本上是痛一分鐘以為可以消停會的時候,又開始痛了,連讓我緩勁的時間都沒有,我已經痛的快崩潰了.我嘟囔著:我受不了了,快痛S了,我不要自己生了,剖了算了.老公在旁勸我:都痛了這么長時間了,再忍忍吧,很快就好了!公公婆婆也沒有讓我剖宮的意思,我就不作聲了,流著淚忍受著陣痛.

六點半左右,我媽到了醫院,看到了自己的親媽,我像是找著了救星,哭著和媽說不要自己生了,要剖宮產,那時的想法其實真的蠻奇怪的,總覺著老公婆婆公公肯定是比較在意我肚子里的孩子,他們也知道自然分娩相對于孩子來說是最好的,所以肯定不會同意我剖宮產的,而我媽肯定是最疼自己的女兒的,肯定會同意我的決定的.所以才會在跟老公他們說了一次不要自己生了后見他們沒反應就不作聲了,而看到自己的媽媽就哭喊著希望媽媽來幫我實施這個決定.

沒想到我媽也不同意我的做法,雖然她看著是萬分心疼,也跟著我抹淚,可覺著已經痛了這么久了才剖的話太不劃算了,還是決定讓我自己生,看大家都不贊成我剖宮,我只能繼續忍受著產痛的折磨,只希望宮口能開的快一些,讓我早些進入產房.

終于在九點多的時候,醫生宣布:以現在宮開的程度,可以進產房生產了.當時的心情那個開心呀,心想結束苦難的時刻快到來了.可現實卻不是美好的.自然分娩的話需要體力,而我從昨天晚上到現在卻什么都沒吃,醫生讓老公去買了些點心讓我補充下體力,我忍著疼痛,勉強地吃了幾口.宮開5指左右了,羊水還沒破,醫生就幫我破了羊水,以為可以開始自己生了,醫生這時卻扔出了一句話:羊水混濁,自己肯定生不下來,聯系手術室,進行剖宮產.就這樣我被從產房拖進了手術室.

我的天哪!我那時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高興呢?都痛了十個小時了,到最后卻還是要實行剖宮.我這罪也受的太大點了吧.難不成我前世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到今生遭報應來了.可又想這一刀下去馬上就能解決陣疼.也不用再經歷第二產程的痛苦了,感覺也不是太壞的事呀.

孤零零地呆在手術臺上,等待著麻醉師的到來.等待是最讓人煎熬的,更何況那時我已經快痛S了.在產房的時候還有老公陪伴,可在手術室里卻只有我一個人.醫生都還沒來,我可怎么辦呀?這里的每一分每一鈔都是這么的難熬呀.手術的醫生護士陸續的到了,可這該S的麻醉師怎么還不來了呀?我快痛的暈過去了,你不來這手術怎么做呀?那時真的好想罵人呢.也不知過了多久,麻醉師終于來了,他讓我把身體蜷縮起來,就像蝦公公那樣,在我的椎管打進一針麻藥,當時就感到一股鉆心的疼.可相比于可怕的產痛,這點痛我還是可以承受的.

上完麻藥,慢慢地感覺肚子不痛了.醫生拿了根針在我的渾身上下刺了一通,問我有沒感覺.我感覺都是木木的.麻藥已經發揮作用了.醫生對我實施了剖宮產,我也不知道當時實施的是半身麻醉還是全身麻醉,反正是全身上下都沒什么感覺,只是腦子還清楚的很,醫生拉開我的肚子的感覺也真切地感受到了.不一會兒就把我的兒子抱了出來.兒子先出了手術室,而我還得縫針.

在縫針的過程中又經歷了惡心,想吐,可又吐不出來的過程,導致這個結果的罪魁禍首是之前吃的點心.自然分娩因要補充體力是可以吃東西的,可剖宮產的話就不行,因為要實施麻醉,由于藥物的刺激,往往容易發生惡心、嘔吐.而如果胃里有東西,嘔吐時,就可能被吸入氣管和肺里,造成生命危險,幸好我當時想吐卻吐不出來,不然恐怕真會出現危險的境況.

縫完針被拉到了手術室旁邊的觀察室,因為正值中午.醫生做完手術都去吃飯了,我一個人躺在那,呆呆的望著天花板.昏昏欲睡.中間有醫生進來看了一次,看了看我的情況.見沒什么大礙,終天讓我出了手術室的門.

麻藥的作用慢慢褪去,刀口開始疼痛,再有就是術后子宮收縮的疼痛,可相較于之前的產痛,這真的算不上什么了,經歷了從自然分娩時的產程疼痛到剖宮產的刀口痛,術后的子宮收縮疼痛,這世上還有什么樣的痛是我所不能承受的呢.

回過頭來看,這次所受的罪有一半是醫生造成的,羊水混淆的原因是胎兒臍帶繞頸一圈半,而當時醫生并未告訴我們這種情況會導致的后果,也沒有給我們建議,讓我們在自然分娩與剖宮產中進行選擇,讓我們想當然的以為可以順產,不需作剖宮的準備,要知道臍帶繞頸會導致難產,我早就選擇剖宮產了.也就不用承受那十小時刻骨銘心的產痛了.

呵呵.可現在看著兒子健康快樂地成長,我想我所經歷的那些痛也算沒白受了!

宮縮,醫學上對這個術語的解釋是:臨產時子宮有規律的收縮。宮縮初期的疼痛間隔大約是10分鐘/次,開始的時候準媽媽會感到腹部陣痛,隨后陣痛將會持續,疼痛時間會逐漸延長至約40秒~60秒;程度也隨之加重,間隔時間縮至約3分鐘/次~5分鐘/次,直至寶寶娩出。

分娩過程中疼痛的具體表現

分娩過程中的疼痛主要來自于子宮收縮時產生的疼痛。子宮收縮痛貫穿整個分娩過程,宮縮痛主要在下腹部及兩股內側或腰骶部,與月經痛相似,但比之更強烈。此時采取合適體位,在放松狀態下進行深呼吸,可緩解疼痛。

分娩痛雖然有時很劇烈而且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但仍屬于生理性疼痛,一般人都可以忍受。

當然也有一些耐受能力較差的產婦因對分娩痛缺乏足夠思想準備,會被意想不到的疼痛打垮,過度地大喊大叫導致體力過度消耗,此時體內腎上腺素大量分泌,導致血管收縮,子宮血流量下降及子宮收縮不良,最終引起產程延長,甚至胎兒宮內缺氧,造成難產。

導樂建議

適當活動對推進產程是有好處的。根據宮縮節奏走來走去,可減少肌肉及精神緊張,減少疼痛,另外腹部和腰骶部按摩及盆浴均可減少疼痛。

在第一產程末期因胎頭下降,盆底組織受壓,特別是壓迫肛門括約肌引起產婦全身用力。隨著胎頭下降及娩出陰道肌肉擴張、拉長,會陰拉長甚至撕裂。會導致會陰及肛門部強烈疼痛。分娩經歷對于每一位孕產婦來說都是挑戰,而寶寶誕生的這一奇跡,將成為準媽媽力量的源泉 。

宮縮到底有多痛?準媽媽究竟要經歷多大的“苦難”才能成功娩出小寶寶?對此,可能每一位過來人媽媽都著有不一樣的體會。在這里,我們選擇了兩個家庭,讓兩位偉大的母親告訴你,在天使降生之際,她們曾經經歷過怎么樣的的“痛并幸福著”的難忘旅程。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