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孩子都是哲學家 寫給孩子的哲學啟蒙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5 2718
孩子都是哲學家

近日在網上閑逛,搜到一套從法國引進的《寫給孩子的哲學啟蒙書》。粗略看了一下書摘,覺得對我可能有用。因為家中的小人兒,時常會問些玄玄乎乎的問題,諸如什么“地球里面是什么樣子的?地球為什么一天只轉一圈,不轉兩圈?地球要是停止了轉動怎么辦?”等等。就說生生死死這個話題吧,就足足糾纏了媽媽兩年多時間,仍然沒完沒了,大有窮追不舍、一竿到底的意味。
沐子現在5歲9個月,根據“史料”記載,她在2歲8個月時,還認為自己是從遙遠的山崗上(天線寶寶的家)走過來的。到了3歲3個月,她突然問了媽媽一串很深奧的問題:“人是從哪里來的呀?”“為什么人老了就會死去呢?”“我可不可以不長大呀?我不想死去,不想像婆婆的媽媽那樣死去。” 4歲,沐子再問了媽媽一個復雜的問題:“我的媽媽是你,你的媽媽是婆婆,婆婆的媽媽是你的婆婆,那婆婆的媽媽的媽媽是誰呢?世界上第一個媽媽又是誰呢?她還有沒有媽媽呢?”既然書上說人是由猿變來的,“那猿又是什么動物變來的呢?它的祖先的祖先的祖先又是誰呢?為什么?為什么?”
天哪,媽媽的頭都快被繞暈了,又是翻書,又是上網,結結巴巴比劃了半天,人家還是大睜著小眼睛,無辜而不解地瞪著你,透過一頭霧水,媽媽幾乎可以看到她腦門上依然高懸的大問號。于是,只好帶她去仙湖古生物博物館,看化石、看圖片、看模型,年紀太小,內容太深,哪能一下弄明白,只好一去再去,去得守門的阿姨都認識她了:“小朋友,你又來了?”最后,雖然對生命的起源還疑竇重重,但總算有了點兒粗淺的認識,終于不大問了。
媽媽稍稍松了一口氣。卻不料,更棘手的問題又來了——人家對生孩子的微觀技術又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媽媽,你看,我在你的肚子里長成這么大,可我從哪里出來呀?是從肚臍眼里鉆出來的嗎?”“媽媽,母蟑螂是怎么生寶寶的?”“那個….那個….需要公蟑螂幫助一下。”“那……爸爸是怎么幫助你生寶寶的呀?”見媽媽有些支吾,人家愈發來了興致,為什么?為什么?像連珠炮似得乒乒乓乓扔了過來。媽媽招架不住,于是在家里養了幾條蠶,讓她觀察蠶兒吐絲、結繭、化娥、交配、產卵的全過程。誰知道,有一天,她對著一個小朋友的爸爸朗聲宣講:“你知道蠶是怎么生寶寶的嗎?如果兩條蠶娥尾巴對尾巴沾在一起,那就是在交——配。”媽媽聞聲差點暈倒。
天哪,陰晴圓缺、花開花落、生生死死,這簡直就是跟吃飯喝水一樣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孩子干嗎還要如此執著,非得探個究竟呢?媽媽不大明白,就去查閱了一些資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專家們全都齊刷刷站到了孩子的一邊,而媽媽,險些就要墮入麻木不仁的成人團隊了。請看以下的說法:
著名兒童心理學家皮亞杰先生認為:“兒童幾乎會思考所有的哲學問題”,成人應積極疏解孩子內心潛伏的哲學問題,給他們一個引導,一個釋放。周國平先生也認為:在一定的意義上,孩子都是自發的哲學家。兒童階段,尤其是3~6歲這段時間,孩子智力覺醒了,開始對這個世界發問,他會問很多大人永遠也回答不了的問題,這些問題是超乎知識、超越于經驗、超越于有用的,是非常寶貴的思想的種子。但非常遺憾的是我們大人的態度。大人的態度一般分為三種:一是冷淡、冷漠,置之不理;二是把他堵回去,不準他瞎想;三是給一個極簡單的、錯誤的回答來糊弄過去。這三種態度都是最壞的,都是對好奇心的一種扼殺。周先生主張最好的辦法是鼓勵,因為孩子的很多問題是哲學家討論了幾千年都回答不出的。周先生一般遇到這種情況會對女兒說,“啾啾,你提的這個問題太好了,爸爸也回答不出來,我們一起慢慢地想吧。”一般肯定孩子提了個好問題,鼓勵他繼續思考和探索,不要直接給他一個答案。
這下媽媽有了醍醐灌頂的感覺。是啊,我們從哪里來?我們要到哪里去?這茫茫宇宙的千古命題,媽媽哪里說得明白啊。所以,沐子以后再問類似的問題,媽媽決定就不再徒勞地去尋求解答了,而是準備學著哲學家爸爸的口吻,照圖畫樣地說:“寶寶,你的問題提得真好,媽媽回答不出來,我們再一起慢慢想吧。”
某天晚上,沐子果然又舊話重提了:“媽媽,活到100歲的人是不是就是吃了唐僧肉的那種人?你也活到100歲好不好?我不想讓你死去,那樣我就沒有媽媽了。”媽媽還沒來得及依葫蘆畫瓢,討厭的爸爸居然嚴重背離媽媽的哲學教導方針,依然嬉皮笑臉地逗弄人家:“那爸爸給你找個后媽不就得了嘛。”沐子非常恐懼,幾乎不敢呼吸:“是.….是……王后嗎?”
爸爸哈哈大笑,沐子和媽媽醒悟過來,撲將過去,拎起枕頭,狂拍。全家人笑成一團。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