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不同于"狼爸"蕭百佑 鄭淵潔家三代的教育童話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5 2199
赞助商链接

鄭淵潔, 這個2009年以2000萬的版稅收入, 榮登2009中國作家富豪榜首富的童話大王, 自稱只有小學四年級的學歷

■2010年的鄭淵潔和父親鄭洪升。 (受訪者供圖)

赞助商链接

■1958年的鄭淵潔和父親鄭洪升。 (受訪者供圖)

■鄭亞旗教爺爺鄭洪升玩微博。 (受訪者供圖)

爺爺鄭洪升:兒時享有自由的孩子, 長大不一樣

爸爸鄭淵潔:好孩子都是夸出來的

兒子鄭亞旗:“棍棒回潮”是錯誤的

■新快報記者 曹晶晶

鄭淵潔?“我沒聽過他。 ”

他是編童話的?那他所說的教育方式“是個童話吧”, “而且是假童話……絕對是安徒生童話”!

“這個社會很多人養寵物, 寵出個好貓好狗我相信,

赞助商链接
但寵出個好人我不相信。 他從不打孩子, 我不相信……”

2011年11月18日, 用“棍棒教育”教孩子的“狼爸”蕭百佑做客中新網《新聞大家談》, 在談及鄭淵潔的教育理念時, 向他并不認識的童話大王“叫板”。

與“狼爸”的高壓教育剛好相反, 童話大王鄭淵潔認為“好孩子是寵出來的”, 他也“從來沒打罵過孩子”。

縱觀鄭淵潔對兒子鄭亞旗的教育方式, 確實更像一個美好的童話。

“狼爸”認為, 童話大王的賞識教育“不現實”, 但在鄭淵潔那里, 他把童話變成了現實。

童話大王的教育方式另類得很著名:兒子從小就直呼父親的名字, 小學畢業就輟學, 完全由父親在家展開私塾式教育。

而父親鄭淵潔, 這個2009年以2000萬的版稅收入, 榮登2009中國作家富豪榜首富的童話大王, 自稱只有小學四年級的學歷。

更加“童話”的是, 鄭淵潔80高齡的父親鄭洪升依舊活躍在微博上, 今年9月, 他上傳了一張兒子鄭淵潔兩歲時的照片,

赞助商链接
迅速引發圈內明星和網友的圍觀。 截至記者發稿前, 他的粉絲數量已經達到了52325人。

近日, 記者采訪了鄭亞旗和爺爺鄭洪升, 希望能一窺童話大王一家三代的教育童話。

父子“合謀”的童年

鄭亞旗的學校時光并不怎么愉快。

他說, “其實老師倒沒對我怎么著兒, 就是我不適應老師, 他們和鄭淵潔教我的不太一樣。 ”

鄭淵潔告訴兒子要與人為善, 應該尊重別人。

開學第一天, 鄭亞旗問鄭淵潔:熱的屎比涼的屎好吃嗎?鄭淵潔奇怪孩子為什么會這樣問。

原來是一個女同學上課忘記帶書, 老師當著全班同學的面罵她:“你以后吃屎都接不到熱乎的。 ”

鄭亞旗問鄭淵潔:“鄭淵潔, 你說老師做得對嗎?”

“當然不對。 ”

“既然不對你去學校和校長說, 阻止這個事情。 ”

鄭淵潔語塞了。 孩子還在學校上學呢, 為別人的事情找老師?他不敢。

從那個時候,

赞助商链接
父子倆就開始密謀不上學了。

“倒霉的是這名班主任一直教到了六年級。 我們又怕她跟到初中去, 所以我們就說不上了。 其實是我運氣不好, 遇到了不太好的老師。 ”

這個想法當初是誰先提出來的, 鄭亞旗已經記不清楚了。 “可能都有這個想法。 ”因為父子倆都覺得, 知識應該是平易近人的, 這樣小孩才能好好接觸, 對它不產生恐懼。

至于鄭亞旗的考試成績, 鄭淵潔也沒什么要求, 及格就成。 “他覺得考試成績不能說明這個孩子的能力。 ”

于是, 鄭亞旗這個“幸運”的孩子, 上小學的大部分作業都是父母幫忙寫的。

小學畢業后, 鄭亞旗開始了他的私塾生涯, 教材就是鄭淵潔編的。 這是10部以標準教材為參考、童話主人公皮皮魯、魯西西貫穿始終的教材。

回想起那段私塾生涯, 鄭亞旗出人意料地喊“累”。

“因為我是一個人聽課, 老師說的每一句話, 我都必須很認真地聽、反應、想。

赞助商链接
每天大概上3到4個小時左右, 其實挺累的。 ”

但是, 這種學習是快樂的, 所以累也不會覺得厭倦。

傍晚, 鄭淵潔會帶著鄭亞旗到附近的刺猬河邊去散步, 那是另外的課堂, 鄭淵潔也會找出來電視上或書里的某個話題, 認真地和鄭亞旗討論, 聊天話題天南海北, 無所不包。

給自行車喂牛奶

在教育方式上, 鄭淵潔徹底信奉賞識教育。

他曾經在車上和兒子聊天:“人類最本質的東西就是渴望得到同類的欣賞。 越是年齡小的人, 越希望獲得認同, 特別希望得到父母的由衷欣賞。 欣賞是天才催化劑。 好孩子都是夸出來的。 ”

鄭淵潔也確實是這樣踐行的。 28歲的鄭亞旗從來沒有被鄭淵潔批評過。 在他的記憶里, 鄭淵潔糾正錯誤的方式很特別。

1985年, 兩歲的鄭亞旗擁有了當時夢寐以求的交通工具——一輛幼兒兩輪自行車。

而鄭淵潔有一輛摩托車, 他經常給摩托車加油。

赞助商链接

“你這是干什么?”鄭亞旗第一次見到加油的情景很是驚奇。 “這是給車喂飯。 ”鄭淵潔認為, 這個理由很有想象力。

沒想到鄭亞旗把這個動作照搬到了愛車身上:拿著牛奶自己不喝, 而是往小自行車上倒, 要倒半瓶。 “這是給車喂飯。 ”

那個時候北京的牛奶還是稀缺物品。 “這要在別人家里, 肯定早就挨打挨罵了, 浪費了那么貴的牛奶。 但是鄭淵潔就沒有罵我。 ”他也一直沒提讓我別倒了, 直到有一天, 他給鄭亞旗買了一輛更大的自行車, 他和兒子說, 這個車是用核動力的, 你不用再給他吃飯, 他有很強的動力。 從那天開始, 鄭亞旗就再沒給車喂牛奶了。

“你要是殘疾人, 我們就要了”

鄭亞旗8歲的時候, 鄭淵潔就給他“打預防針”:“18歲前, 你要什么我給你什么, 18歲之后, 我就不管你了, 而是我要什么你給我什么。 ”

鄭亞旗18歲那年的第一份工作, 是在超市搬雞蛋。 此前, 鄭亞旗去各種公司遞簡歷、面試,

赞助商链接
基本上都不成功。 原因是:小學學歷。

一個北京的企業, 面試官拿著鄭亞旗的簡歷, 拍了拍他的腿說:“兄弟, 你這不是假肢吧?”

因為有北京戶口, 卻只有小學文化的人, 幾乎沒有。 對方覺得唯一的可能性是鄭亞旗是殘疾人。 面試官還誠懇地告訴鄭亞旗:“兄弟, 你要是殘疾人我們就要你了……我們用殘疾人可以減稅。 ”

即使在頻頻碰壁的時候, 鄭亞旗也堅信父親的教育方法沒有錯, 他從未怪過父親沒有讓他繼續上學。 他覺得跟學歷相比, 他獲得了知識和快樂, 他有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人生, 就算他一直找不到工作, 他也沒有遺憾。

鄭亞旗認同鄭淵潔的一句話:“人活著不就是經歷?你以后就算找不到工作當作家了, 你也有與別人不一樣的視角, 能比別人寫得好。 ”

就在這個時候, 有一個朋友說他們的超市雇搬運工。 鄭亞旗就去了。

赞助商链接
一個月后, 一直癡迷電腦技術的鄭亞旗找到了報社網絡技術部的工作。 一年以后, 他成為部門主管。

“棍棒回潮”是錯誤的

鄭亞旗找工作的時候, 從不透露父親是鄭淵潔, 如今卻當了父親的老板。 他在2005年創辦《皮皮魯》雜志, 2010年創建了北京皮皮魯總動員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任CEO, 他把老爸的事業發展得風生水起。

在鄭亞旗16、17歲的時候, 他不愿意讓人知道父親是誰。 “有人問我為什么不寫書?我說我寫書比一般人更難。 我寫書, 人家會說這個是他爸幫忙寫的吧?是爸爸幫忙出的吧?后來, 我也想明白了, 這些東西我不必介意。 他給了我這個平臺, 肯定是一個優勢。 有人在我的微博上罵我, 其實就跟在姚明的微博上說:‘你不就是因為你爸你媽長得高, 你才能去打球嗎’一樣。 ”

最近引發熱烈討論的“狼爸”棍棒教育, 鄭亞旗聽說過。 他覺得, 獲取知識肯定是一個和平的事情, 如果用暴力去進行這個事,一定是錯誤的。

狼爸信奉小孩在12歲之前必須打,因為他們不懂事。但鄭亞旗認為,小孩是明白很多事情的。“中國有個詞叫‘老糊涂’,其實,小時候的事情每個人都記得特清楚。”鄭亞旗說。

“喜歡上就上,不想上就回家”

在鄭亞旗看來,鄭家一家三代人的教育理念是一致的——給孩子充分自由。

“我讀完小學要不要輟學的事情,鄭淵潔征求了很多人的意見,所有人都反對,但爺爺奶奶說可以。”

鄭亞旗的爺爺叫鄭洪升,80歲了,微博開了一年多。開始的時候很少發,也很少有人知道這就是鄭淵潔的父親。今年9月27日,鄭洪升嘗試著上傳了一張圖片,這張圖是鄭淵潔兒時的圖片,引發了網友們的轉發狂潮。

鄭洪升在微博上寫:“我想對年輕的父母說,你們的孩子現在雖然還小,但轉眼就會成年。別束縛孩子,自由最重要。兒時享有自由的孩子,長大不一樣。”

鄭淵潔轉發了父親的微博,還不忘調侃兩句:“這回我要搶在鄭亞旗之前轉。老爸,80歲的你要成為年齡最大的微博控了。”緊接著,鄭亞旗也“不甘示弱”地轉發爺爺的微博,鄭淵潔則回應:“孝順也要論資排輩。”

年輕的時候,鄭洪升是石家莊高級步兵學校的教員,每天晚上要看書備課。那時條件差,全家只有一間屋子。

鄭淵潔每天都看著爸爸趴在桌子上看書寫字,而父親的一舉一動,是對孩子最強烈的教育。因為鄭洪升喜歡看書,鄭淵潔小時候就特想認字,想知道這書有什么好看的。

教育出鄭淵潔這樣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鄭洪升坦言:“我和他媽媽從來沒打罵過他,都以夸獎為主。”

鄭淵潔犯了錯也批評,讓他寫書面檢討,結果寫了很多檢討,寫著寫著就成了文章。有一次,鄭洪升看了鄭淵潔的檢討,樂得笑出了聲,因為寫得有故事、有情節、有對話,“為后來的寫作打下了基礎”。

鄭淵潔認為,孩子適合什么樣的教育就讓他接受什么樣的教育。與鄭亞旗相反,鄭淵潔的小女兒喜歡上學,鄭淵潔就讓她上學,說要供她讀到博士。

鄭亞旗說,“將來,我的孩子也這樣,喜歡上就上,不想上就回家,在家學她爺爺的教材,我覺得也挺好的。”

如果用暴力去進行這個事,一定是錯誤的。

狼爸信奉小孩在12歲之前必須打,因為他們不懂事。但鄭亞旗認為,小孩是明白很多事情的。“中國有個詞叫‘老糊涂’,其實,小時候的事情每個人都記得特清楚。”鄭亞旗說。

“喜歡上就上,不想上就回家”

在鄭亞旗看來,鄭家一家三代人的教育理念是一致的——給孩子充分自由。

“我讀完小學要不要輟學的事情,鄭淵潔征求了很多人的意見,所有人都反對,但爺爺奶奶說可以。”

鄭亞旗的爺爺叫鄭洪升,80歲了,微博開了一年多。開始的時候很少發,也很少有人知道這就是鄭淵潔的父親。今年9月27日,鄭洪升嘗試著上傳了一張圖片,這張圖是鄭淵潔兒時的圖片,引發了網友們的轉發狂潮。

鄭洪升在微博上寫:“我想對年輕的父母說,你們的孩子現在雖然還小,但轉眼就會成年。別束縛孩子,自由最重要。兒時享有自由的孩子,長大不一樣。”

鄭淵潔轉發了父親的微博,還不忘調侃兩句:“這回我要搶在鄭亞旗之前轉。老爸,80歲的你要成為年齡最大的微博控了。”緊接著,鄭亞旗也“不甘示弱”地轉發爺爺的微博,鄭淵潔則回應:“孝順也要論資排輩。”

年輕的時候,鄭洪升是石家莊高級步兵學校的教員,每天晚上要看書備課。那時條件差,全家只有一間屋子。

鄭淵潔每天都看著爸爸趴在桌子上看書寫字,而父親的一舉一動,是對孩子最強烈的教育。因為鄭洪升喜歡看書,鄭淵潔小時候就特想認字,想知道這書有什么好看的。

教育出鄭淵潔這樣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鄭洪升坦言:“我和他媽媽從來沒打罵過他,都以夸獎為主。”

鄭淵潔犯了錯也批評,讓他寫書面檢討,結果寫了很多檢討,寫著寫著就成了文章。有一次,鄭洪升看了鄭淵潔的檢討,樂得笑出了聲,因為寫得有故事、有情節、有對話,“為后來的寫作打下了基礎”。

鄭淵潔認為,孩子適合什么樣的教育就讓他接受什么樣的教育。與鄭亞旗相反,鄭淵潔的小女兒喜歡上學,鄭淵潔就讓她上學,說要供她讀到博士。

鄭亞旗說,“將來,我的孩子也這樣,喜歡上就上,不想上就回家,在家學她爺爺的教材,我覺得也挺好的。”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