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面對老師父母該如何說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3-6歲
2014-08-15 4381
赞助商链接

周末, 我終于可以和子莊見面了。

“來, 親一個。 ”我把臉湊過去。 握手、擁抱和親吻是我和孩子們之間的三部曲。 子莊小朋友發明了“親”的三種方式, 通過控制嘴部的呼吸來區別完成。 趕在子莊上活書課的時間, 我先和他的父母進行溝通。

“怎么樣, 這幾天情況如何?”我有些急切地想了解。

“比我們預想的好很多。 其實, 我們最擔心的是子莊承受不了這樣的壓力。 他不是一個會表達自己情緒的孩子, 所以他回家很平靜的狀態反而讓我們擔心, 因為不知道他心里到底能不能承受這個壓力啊!”子莊媽媽的擔心觸動了我。

赞助商链接

“我剛才試探了一下, 他的反應很正常。 他雖然小, 但卻是一個非常堅定的孩子。 如果有不開心的狀態, 他反而會表現出來的。 我比較關注的是將來如何與學校合作溝通。 [比解決問題更重要的是預防問題的發生, 與學校之間一定要保持良好的溝通。 ]”

“對, 作為父母, 我們實在不知道如何與學校交流, 特別是與老師。 ”子莊爸爸說, 言語中也能感覺出父親的擔憂。

“首先, 我們來看一下學校與家庭的關系。 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所接受的教育是來自三方面的:家庭、學校和社會。 學校有義務為孩子們提供這樣的教育機會。 所以在我們的心中, 一定要明白學校和我們的關系是平等的--這是一切合作的基礎。 很多父母都抱著一個想法:自己的孩子在學校, 面對學校, 似乎自己就如同童養媳一樣生來就處于劣勢, 所以, 從來就沒有想過向學校提要求了。

赞助商链接

其實, 學校老師也特別希望與父母們溝通, 他們多了解孩子的情況對教學來說是有益的。 父母應該學會給老師提要求、提問題, 如果孩子的某一方面沒有做好, 完全可以請教學校老師這一方面的原因。 孩子出現的問題不只是孩子自己的原因, 并不是與老師完全無關。 你們平時和老師溝通多嗎?”

“只有在子莊闖禍時, 我們才被老師叫去學校, 才會和老師進行溝通。 [父母處于被動狀態時很難保持和老師的平等關系。 ]”

“溝通是雙向的, 你們應多向老師了解孩子的在校情況, 同時也應告訴老師孩子在家里以及其他地方的狀態, 特別是好的方面, 這樣能讓老師看到孩子的另外一面。 很多父母都有一個心病, 認為自己的孩子總給老師添麻煩, 我們怎么能再要求老師呢?別忘了, 這就是老師的職責, 也是他的工作。 他們是有義務幫助孩子們提高的。

赞助商链接

“我知道了, 你這樣一說, 我們自己心里就有底了”。 爸爸沉思了一會兒, “但具體應如何溝通呢?”

“當我們不覺得虧欠老師時, 我們就能站在平等的角度去溝通了。 雖然我們平等, 但也一定要尊重老師。 如果孩子出現了什么不好的問題, 我建議你們可以直接問老師‘他為什么會這樣呢’或者‘學校能提供怎樣的幫助呢’, 這樣的提問會讓老師說出他自己對孩子的分析, 并且他也會去考慮改變方法而不是直接向父母提要求。 當然還需詢問老師作為父母在家能怎樣配合學校來幫助孩子成長。 ”

“我們從沒有想過提要求, 總覺得不打擾老師就好了。 ”

“你們想想, 越是要求多的客戶, 我們就越重視, 不是嗎?我們每半年就會和父母重新制訂孩子的成長目標, 每個月都會提供關于孩子的書面反饋和建議。 這樣才能有效地完成教育任務。 ”

說完這些, 正好子莊下課了,

赞助商链接
他一如既往地穿著那件藍色的T恤, 大大的眼睛配上大大的招風耳, 還有那兩道被他修理得七扭八歪的眉毛, 那是上周他研究爸爸的電動刮胡刀的杰作。 小家伙走進我房間后, 轉身把門關上了。

“你找我?”

“據說你上周出了點狀況?”我總可以如此直接和子莊交流。 [長時間建立的交流模式能讓我和孩子們進行最直接而有效的溝通。 ]

他認真地看著我, 點了點頭。

“據說你挨罰了?”

他還是點了點頭。

“能告訴我你是怎么看待這件事的嗎?”我坐到他旁邊, 摟住他的肩膀。 [身體的接觸讓孩子感受到我的支持。 ]

“我, 我覺得老師罰我是對的, 就是狠了點兒。 ”子莊默默地說道。

“你不覺得老師認為你錯了, 這個是有問題的嗎?”

“我覺得我不能‘保證’是我的問題, 因為我確實不能完全做好。 所以, 我還是認罰的。 ”子莊大眼睛忽閃忽閃, 多好的孩子啊!這樣的孩子, 難道就看不到他的優點嗎?

赞助商链接

“我特別相信你, 我相信你雖然不能保證, 但你肯定會想辦法盡力做好的。 ”我認真地看著他, 一字一句地說道。

子莊鄭重地點點頭。

很多人問過我一個同樣的問題:“蘭海, 到你們那里的孩子都很特殊嗎?”

實際上, 每個孩子都是特殊的。 我們看到的所謂“特殊”的孩子, 只是把這些“特殊”更加明顯地表現出來, 而那些看上去“不特殊”的孩子只不過是把自己包裹起來了。

每一個孩子都是上天給我們的禮物, 我們需要尊重他們、珍視他們。

我記得有個孩子說過這樣一句話:我希望, 有這么一個地方, 我們是可以犯錯的, 我們的思想能夠自由;有這么一片海洋, 我們是這片海的魚兒, 不用擔心漁夫出現后的危險。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