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親子爭奪戰別讓孩子成為犧牲品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5 3482
赞助商链接

離婚父母若是在法庭上陷入親子爭奪戰, 吃虧的一方常常是孩子的父親。 但無論如何, 最終受傷的總是孩子——他們將不可能再擁有一個完整如初的家。 請看 《衛報》記者特蕾西·麥克維就此采寫的報道。

奪子官司也許持續數年

保羅結束了在阿富汗的6個月出差生活,

赞助商链接
回到英國, 回家時竟發現鑰匙打不開自家的房門。 “是我老婆把房門鑰匙換了, 這房子的貸款還由我還呢。 ”他說, “我進不去, 只聽到孩子在屋里和伙伴玩。 當時我的感受難以言喻, 如同噩夢一樣。 離婚時, 我老婆雇了一個律師, 跟我談財產的事, 我說我要跟孩子保持聯絡, 錢不重要。 我要孩子, 不要錢, 那位律師很吃驚。 ”

保羅的孩子現在3歲8個月, 但他有整整2年沒見到爸爸了。 目前保羅正深陷于奪子官司中。

若放在過去, 一般情況是法庭怎么判, 公眾就怎么接受, 因為公眾總覺得法庭判決是有利于孩子的。 但時代不同了, 英國的《家庭法》明顯沒有考慮到父親在孩子成長中同樣扮演著重要角色這一事實, 同時也忽略了親子爭奪戰中孩子會受到傷害這一問題。 法官的判決明顯偏向于女方, 而男方不過獲得了為數不多的探視機會而已。

請把子女權益放在首位

赞助商链接

“男方, 既有父親一方, 也有祖父一方, 在監護權上常常覺得司法對他們不公。 ”司法部有關人士也承認這一點。

英國家事法庭最高法官尼古拉斯·沃爾先生上周日作了 《家庭不能少了父親》的動情演說, 他提到有的人在離婚過程中“綁架孩子作為‘人質’, 以換取自我利益”, 而孩子會很受傷。

媒體認為, 《家庭不能少了父親》的演說, 標志著為父親維權的方式在轉變。 以前曾有民間組織把離婚的父親扮成超人, 以示威游行等方式爭取權利, 如今的維權卻將子女的福祉放在首位, 比以往更加人性化。

利茲·愛德華茲是一位知名家庭律師, 多年在打算離婚的夫婦之間調解斡旋, 她主張家里的糾紛應在家里解決。 “通過多年工作, 我們發現了讓沖突淡化的辦法, 就是給這些想離婚的夫婦提供相關的信息。 ”她說, “認清子女在其中受到的危害,

赞助商链接
他們就不那么在乎監護權, 不那么爭著上法庭了, 而是設身處地為孩子著想。 為爭奪孩子而對簿公堂需要很大開支, 很多人支付不起這筆費用, 于是他們選擇私底下解決。 你瞧, 他們私底下不是解決得很好嗎?不管父母做什么, 看在眼里、記在心里的是孩子, 因此父母需要好好想一想, 自己到底為孩子帶來了什么。 我們律師所做的工作, 就是喚醒父母, 讓他們弄清自己究竟有沒有把孩子的利益放在首位。 ”

失去聯絡可能出于無奈

英國政府做過統計, 目前有1/4的孩子的父母處于分居或離婚狀態。 在離婚家庭中, 只有11%的孩子能實現跟父親在一起的時間與跟母親在一起的時間一樣長。

40%左右的父親, 會在離婚之后兩年內跟孩子失去所有聯絡。 父親放棄與孩子聯絡, 放在過去, 會被看作是父親不負責任;而今天, 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這是父親實在出于無奈,

赞助商链接
造成這種無奈的不僅包括與前任配偶的爭斗, 還包括目前司法制度在保障父親與子女保持聯絡上的不力。

“我們組織的成員多數都是普普通通的男人, 他們沒有顯赫的家世, 需要朝九晚五的工作來保障家庭日常開支。 家庭, 對他們很重要, 失去了家庭, 對他們來說就是失去了一切。 今年, 我們就有5個人因家庭破裂而自殺了。 ”“真正的父親享有司法權利”組織主席麥克·凱利如是說。 “成立這個組織, 在有些人看來很滑稽可笑, 但你知道現在有多少父親和祖父在遭受著痛苦嗎?每個月我們都會接到很多父親打來的電話, 他們因抑郁而想自殺, 難道我們不該采取行動, 結束造成他們痛苦的根源嗎? ”

他認為政府在這方面尚未拿出措施來, 但該組織的維權行動已引起公眾和家事法庭的注意。

“共同撫養”聽起來很美

伊恩·朱利安, 現年49歲,

赞助商链接
是英國為數不多的享有 “孩子由離異父母共同撫養”權利的父親之一。 但該共同撫養也是有條件的, 他每隔一周才能去寄宿學校探望兒子 (讓兒子上寄宿學校本身就違背了他的意愿)。

“第一次見律師時, 我說要和前妻共同撫養孩子, 他說這種情況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我已做好充分準備, 我準備去見100位律師, 直到有人肯幫我為止。 ”

幸運的朱利安后來如愿以償, 他目前在“真正的父親享有司法權利”組織做義工。

“每隔一周才能去探望兒子一次, 雖是法官給予的‘賞賜’, 但時間太短, 不足以與孩子建立感情。 ”父親角色研究中心主任艾德里·伯吉斯說, “若想真正讓父親走進孩子的心里, 還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離婚后, 如何與父母雙方協調好關系, 對孩子的健康成長必不可少。 孩子僅僅擁有父母中的一方肯定不行。 ”

伯吉斯同時指出, 真正實現“家庭不能少了父親”,

赞助商链接
光靠法官的開明還不夠。 “盡管在過去30年里, 父子間的互動不斷加強, 但單親家庭中多數都是母親在撫養孩子, 很少見到父親單獨撫養孩子。 ”

“法庭確實在監護權問題上偏向母親, 但要讓母親放棄監護權也很殘忍。 真正的雙方共同撫養, 并不是說你光盡好自己的責任就行, 還要替對方分擔一些事才行。 可是如果能這樣無私, 又何必離婚呢? ”伯吉斯說。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