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取名難,“獨二代”取名更難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1-3歲
2014-08-15 1680

“獨二代”姓名標新立異

個性化的背后

反映了父母們開放的文化心態

隨著“80后”獨生子女進入適婚育齡期,“獨二代”這個詞也隨之叫起來。最近一段時間,不少媒體都在議論為“獨二代”取名字成了大費周折的事。而且,這些“00后”的名字相比前幾個世代,似乎在變得更加標新立異,更加個性化,類似于“黃金海岸”、“韋多利亞”、“陳于落雁”、“金畢輝煌”的四字名此起彼伏,搶人耳目。記者走訪幾個“獨二代”的父母,幼兒園的老師,乃至精通國學的起名專家,他們對起名這件事的不同看法,頗能代表百姓在傳統與變遷交織的時代之下,多元的文化心態。

“獨二代”起名,個性VS傳統

中國漢族人給自己的孩子起名有著千百年的文化傳統和講究。有學者研究,開始的時候,事情還沒那么復雜。正如東漢許慎在《說文解字》中對“名”的解釋,“名,自命也。從口、夕。”夕理道德、宗親思想、五行觀念、語言的韻律節奏、文字的圖像意境、雅俗共賞的感情色彩,太多文化的信息都積累在幾個字中。難怪有學者稱,姓名,是漢族大眾文化里最精煉、最微言大義的文學文本。

當下的社會,跟傳統中國多少已經有了些距離,跟中國以外的世界又多少少了一些隔閡。在傳統變遷的當下,起名是否真得變得更加個人化和個性化?70后、80后的獨生爸媽給“00后”的娃起名,多大程度上體現出爸媽的個體意志?多少又受到40后、50后爺爺奶奶的左右?跟更久遠的祖先們又有啥割不斷的關聯?記者訪問了不同類型的家庭,發現給“獨二代”們起名,還真是聲音、意見空前多元的一件事。意見多了以后,做決定也更加困難。各個家庭有各個家庭的解決方案,解決所依據的原則也更加多元化。

跟從族譜字序更有意義

獨生子女小林的兒子已經上幼兒園了。說起給孩子起名的過程,她覺得老公家族里有族譜可依,真是件省心的事。按老公家族族譜的排序,到了兒子這輩剛好到“衡”字。“姓當然是跟老公,給他們家添的丁嘛!這樣名字的前兩個字都有了,不用再費神想。而且有祖輩定的字輩可依,也挺有意義的,更有傳承的意味。”小林說起來不乏欣慰。孩子名字的第三個字,是請大學里的歷史教授給“賜”了一個“之”字,“算是德高望重的長輩給的字,也是種紀念。意境也很好。家里也給孩子看過生辰八字,五行沒啥要補的,于是順理成章就用了這個‘之’字。”小林說。小林一家的取名原則,走的是典型尊崇漢人傳統的路子,名字里印下他在宗族中的位置,表明他的血脈源流和根之所在。這確也是漢族人揮之不去的文化情結之所在。

雙語幼兒園老師:

“獨二代”重名的更少,家長起名更花心思,樂意給孩子起英文名

記者采訪頤和雙語幼兒園的賴曉云老師時,她表示,因為幼兒園是雙語教學,每個孩子在中文名之外,又都起了英文名。她認為現在幼兒園的“獨二代”孩子們,相比過去,重名的情況更少發生,家長們在起名上都花了很多心思。來雙語幼兒園的孩子家長們對孩子起英文名都很樂意,也是為了方便孩子與外教之間的溝通。有10%~15%的英文名是孩子們入學前家長就主動給取好的,有30%~40%的名字則是在外教的幫助下給取的,家長如果不喜歡,還會自己再更換。英文名字多是從中文名字里找相似的發音的單詞來對應。送孩子進入雙語幼兒園的家長有大學老師也有普通工人,還有移民家庭和歸僑。“這更多反映出現在家長們對孩子語言能力的重視,希望孩子們能無障礙地走向世界。有一個英文名也方便了他們和外國朋友的交流。現在家長接觸的信息更多,起名上的態度也更開放了。”?賴曉云說。

另類觀點

國學老師:三個字的名字更穩當,名字太另類孩子性格容易變囂張

70后的廣州人黃啟坤喜歡研究《周易》,他也幫不少人起過名,改過名。講到起名,他認為中國傳統《周易》思想里講究天、地、人三才,起名用字其實也秉承著這一理念,老祖宗們起名字更喜歡用3這個數目字。相比之下,算上姓,名字為三個字,顯得更為穩當,兩個字則顯得有些不足,四個字以上的名字則有些過頭。“這可能跟中國人的文化觀念有關,我們傳統上比較信奉中庸和低調。像是‘黃金海岸’、‘韋多利亞’這類比較朗朗上口的名字,我覺得應該是受了西方理念的影響,喜歡被別人注意到和記住。以我個人觀點來看,復姓的情況不算,四個字的奇怪名字顯得有點夸張,用這種名字的孩子以后總會被其他人注意,可能會造成他性格上的飄忽不定,甚至容易變得囂張。這可能跟廣東人的個性也有關系。在起名用字上,北方人和廣東人的偏好就不太一樣。北方人豪邁大器的性格比較能撐得起一些出眾張揚的字眼。而廣東人則比較含蓄、低調,不喜歡用出色、猛烈的字眼,像是‘帥’、‘聰明’、‘英武’這些,都比較少用。跟長輩有重合的字也比較回避,這是尊敬的意思。”

家長權威派:

聽從爺爺的意見

美華是典型的潮汕姑娘,她和老公是同鄉,又都是80后的獨生子女。在家里,當慣領導的公公是絕對的家長。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是公公說了算。小兩口的兒子、女兒相繼出生后,起名一事的決定權也自然落在了公公身上。“我跟老公都沒啥意見,就交給孩子爺爺做決定。我公公也沒用族譜里的字,而是選了他喜歡的一個‘安’字,一個‘靜’字。‘安’字給男孩,‘靜’字給女孩。名字就這么定了。”美華說。像她這樣的尊重家長權威派,在不少南方家庭里也很常見,父權仍然是家里的主心骨,孩子爺爺的觀點在家庭之中最有決定權。

個人派:

父母喜歡最重要

相比其他家庭,小黃、小文夫婦給孩子起名則更多是出自夫妻雙方個人的創意。雙方父母都沒給意見,讓他們自己全權決定。于是,兩人各從自己的姓名里取了一個字,串聯在一起,取了個黃心文的名字,取義一家三口相互心愛彼此,心里藏著彼此。80后的小夫妻中,還有給娃起名比較調皮的類型,比如老公姓鄭,家里又是做生意的,索性就給娃起了個“鄭多多”的花名,逢人叫起來就頗為開心。

標新立異派:名不驚人死不休

“獨一代”的父母輩們,名字里常有“建國”、“援朝”、“衛東”的時代印記。到了“獨一代”這輩,政治意味少了,可上世紀80年代的全國上下,又出現了數不清的“娜娜”、“佳佳”“晶晶”、“洋洋”!到了“獨二代”這一輩,像是要彌補上一輩缺失的個性,名不驚人死不休的情況開始出現。牛群、馮鞏在相聲里說的,叫馮氏托羅夫斯基的人,當然是種夸張的藝術表達,可用多字洋名的確實有。網上還爆出了一系列諸如“黃金海岸”、“韋多利亞”、“陳于落雁”、“金畢輝煌”等等成語般上口的名字,諧音取義,帶著幾分網絡嬉皮的調侃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受現代媒體潛移默化的影響。這種類型還算博大家一樂,有些則不厚道地搬出《康熙字典》,找出沒幾個人認識的生僻字,故意難為大家。什么“陳×遄”、“杜×炱”、“王×芏”,冷到極致。這些標新立異的起名法,一方面確實是個人的自由,可另一方面卻多少被認為是有些過了勁。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