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夏令營只是看上去很“美”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1-3歲
2014-08-15 4922

今年東莞暑期的商業性夏令營繁多、魚龍混雜, 有的還存在價格虛高、大打“概念牌”、貨不對板等現象。 許多家長呼吁, 希望出現更多的公益性夏令營。

轉眼暑期已過半。 暑期里, 不少家長給孩子報了夏令營, 希望能為孩子的暑期生活增添色彩。 記者調查發現, 目前東莞市面上的夏令營種類繁多、魚龍混雜, 有的還存在價格虛高、大打“概念牌”、貨不對板等問題。 然而, 公益性夏令營雖然有, 但往往名額較少, 對于滿足夏令營市場需求是“杯水車薪”。 家長紛紛呼吁, 希望更多的公益性夏令營出現。

商業性夏令營數千元起步

暑假還沒開始, 各種培訓機構、旅行社就紛紛推出各種夏令營。

記者咨詢了東莞的多家培訓機構發現, 價格低于2000元的夏令營幾乎難覓蹤跡, 多數國內夏令營價格都在4000~9000元左右, 且很多高價夏令營均被冠上一些與青少年身份不太相符的名號, 如“總裁班”、“領袖班”等, 而一些旅行社推出的出國“訪學游”、“修學游”, 價格更是高達1萬~3萬元。

幾天前, 家住東駿豪苑的康先生, 來到東莞南城某培訓機構咨詢, 想為兒子報個夏令營。 工作人員強烈推薦一個即將開班的“TQP青少年領袖訓練營”, 為期6天, 每天依次有不同的主題:快樂起航、突破自我、我的地盤我做主、誰是領袖、生命蛻變、飛越夢想。 參營價格則高達8800元。

“8800?幾乎是我一個月的工資!”康先生有些震驚了。

最終在工作人員的游說下, 康先生為兒子報了一個收費最“便宜”的夏令營:6天, 3800元。

不過, 比起國際夏令營, 國內夏令營萬元以下的收費算是“小巫見大巫”。 記者走訪了市內多家旅行社和培訓機構、中介機構就發現, 國際夏令營主要有東南亞、美加、澳大利亞等幾條線路, 新加坡線路一般是1萬元左右, 而美加線路則高達兩三萬元。

不過一名旅行社工作人員就表示, 由于國際夏令營收費較高, 對孩子自理能力要求也較高, 所以報名的并不多, 很多團都是和廣州那邊拼團的。 此外, 暑期過半, 目前國際夏令營的線路和名額已經所剩無幾。

大打“概念”牌家長“蒙查查”

記者調查發現, 目前市面上的夏令營名稱五花八門,

有的還是中英文混合的, 比如青少年總裁高爾夫英語夏令營、NLP夏令營、TQP青少年領袖訓練東莞博士班、青少年領袖訓練世界杰出華人大師班等, 英語金牌博士夏令營等。

“TQP是什么?領袖夏令營有哪些內容?”對于目前市面上各式的夏令營名稱, 很多家長都表示有些“蒙查查”。 而且不少家長在了解詳細內容后都會禁不住感慨, “現在的夏令營太會炒概念了。 ”

康先生說, 當時工作人員給自己推薦的8800元的夏令營宣稱, 6天就能讓孩子實現生命蛻變、飛越夢想。 “這不是瞎扯嗎?”

而事實上, 一些夏令營的內容遠不如其名稱那么“誘人”, 甚至“貨不對板”。 在東城工作的張女士, 在7月中旬就被夏令營“華麗”的名稱所誤導, 輕率地為13歲的兒子報了某知名培訓機構的英語夏令營。

“兒子一直怪我, 說天天上課學英語, 害得他比上學還累。 ”

“說是夏令營, 其實就是每天學英語, 兒子上一天課回來連踢球、游泳、看電視的時間都沒有, 慢慢地就出現了裝病不起床、厭學的情況。 ”張女士說, “好好的一個暑假, 本來想給他報個夏令營減減壓的, 這下反而變成了增壓。 ”

學校組織的夏令營讓家長“有苦難言”

這個暑假, 塘廈某小學四年級的學生小琪, 報名參加了學校與東莞某旅行社合辦的6天“訪學游”。

“女兒回來告訴我, 吃住都在武漢大學, 吃的是食堂的飯菜, 根本不像合同上寫的保證每頓八菜一湯;住的也是學生宿舍的五人間, 大熱天的洗澡要排隊, 連廁所都共用;活動也就是游景點、做游戲、聽講座,

就這樣也要3260元?這價錢都夠我們一家三口游武漢了。 ”小琪的媽媽姜女士說。

“我當初是看在夏令營是學校和旅行社合辦的, 而且塘廈鎮的多所小學都有參加, 才放心地給女兒報名。 ”姜女士說。 但是讓姜女士萬萬沒有想到的是, 此番3260元的高價“訪學游”, 小琪不僅吃得不好, 住得不好, 更重要的是, 她在武漢還病了一場:感冒、拉肚子、嗓子啞。 正因為如此, 呆在武漢的4天時間里, 小琪有2天是在宿舍睡覺休息的。

當姜女士獲悉這一切后非常憤怒, 但冷靜下來就打算忍了。 “算了, 得罪了學校, 女兒以后還怎么在那里讀書?”姜女士說, “真是有苦難言, 原本是信任學校才報的名, 現在搞得很尷尬。 ”

公益夏令營名額較少

其實, 上世紀90年代當夏令營在中國起步時, 它原本是公益性質的, 多由學校主辦。 然而發展到現在, 各種商業性夏令營層出不窮, 而純粹公益性的夏令營則越來越少了, 即便有, 也往往只有少量名額。 公益性夏令營正面臨著“供不應求”、“僧多粥少”的現狀。

記者調查發現, 今年暑期, 東莞的一些政府部門、社會組織和社區都主辦了夏令營, 這些夏令營保留了公益性質。 例如東莞市普惠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就分別在橋頭寶山社區、莞城東正社區等幾個社區舉辦了近10個夏令營。 不過, 每個夏令營的人數都限制在30人左右。

此外, 針對外來務工人員子女和來莞與父母短暫團聚的留守兒童, 政府部門也設計了夏令營, 如7月初市婦聯邀請邵陽留守兒童來莞與父母共度夏令營, 還有日前剛剛結束的團市委主辦的 “七彩夢?飛起來”留守少年兒童福彩夏令營,但是,兩次夏令營的名額分別只有21人和100人。

“報名的人很多,但是我們無法一一滿足孩子的需求,很遺憾。因為我們的經費實在有限。”團市委相關人士表示。對此,不少家長都提出,希望政府部門、公益組織,在暑期里能多辦一些公益性質的夏令營。

還有日前剛剛結束的團市委主辦的 “七彩夢?飛起來”留守少年兒童福彩夏令營,但是,兩次夏令營的名額分別只有21人和100人。

“報名的人很多,但是我們無法一一滿足孩子的需求,很遺憾。因為我們的經費實在有限。”團市委相關人士表示。對此,不少家長都提出,希望政府部門、公益組織,在暑期里能多辦一些公益性質的夏令營。

loading...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