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陸游臨終留詩

1182

宋孝宗剛剛即位的時候,決心改變屈辱求和的政策,很想做一番恢復中原的大事業。公元1163年,他任用了一名很有名望的老將張浚(音jùn)做樞密使。

張浚決定出兵北伐,并請朝廷發布詔書,號召中原人民奮起抗戰,配合宋軍收復失地。當時樞密院有個編修官陸游,很有文才,張浚就派陸游起草這份詔書。

陸游是南宋著名的愛國詩人,浙江山陰人,幼年的時候,正是北宋滅亡的年代。金兵在江南搶殺擄掠,陸游從小就嘗夠了國難的痛苦,也看到、聽到江南軍民抗擊金兵的許多可歌可泣的事跡,在他幼小的心靈里,

滋長了對祖國、對民族的深厚感情。

少年時代的陸游,由于勤奮學習,能寫一手出色的文章。二十九歲那年,他參加兩浙地區的考試,被取為第一名。恰巧奸相秦檜的孫子秦塤(音xūn)也參加這次考試。秦檜在考試前就暗示考官,要讓秦塤得第一名。考官沒買他的賬,還是秉公辦事,讓陸游中了第一名。

這件事使秦檜十分惱火。到了第二年,陸游到京城臨安參加考試。主考官發現陸游的文才,又想讓他名列前茅。秦檜得知這件事,更是生氣,蠻橫地命令主考官取消陸游考試的資格,還要追究兩浙地區試官的責任。打那以后,秦檜對陸游懷恨在心,不讓他參加朝廷工作。直到秦檜死去,他才到臨安擔任樞密院的編修官。

陸游熱情支持北伐。

可是擔任統帥的張浚缺少指揮的才能。張浚手下的兩名主將又相互猜忌,發生摩擦。宋軍出兵沒有多久,就在符離(今安徽宿縣北)打了一個敗仗,宋軍全線潰退。

北伐失敗,一貫主張求和的大臣在宋孝宗面前對張浚大肆攻擊,還說張浚用兵,原是陸游慫恿出來的。后來,張浚被排擠出朝廷,陸游也罷官回山陰老家去了。

宋孝宗在金兵的威脅下,抗金決心也就動搖起來。第二年又跟金朝訂立了屈辱的和約,打那以后,再也不敢提北伐的事。

差不多過了十年,負責川陜一帶軍事的將領王炎聽到陸游的名聲,把他請到漢中去,做他的幕僚。漢中接近抗金的前線,陸游認為到那里去,也許有機會參加抗金戰斗,為收復失地出一份力量,

很高興地接受了這個任命。到了那里,他曾經騎馬到大散關邊,觀察金人占領的地區。在王炎衙門里,他常常親眼看見金軍占領區的老百姓,冒著危險給宋軍送來軍事情報。這些情景使他對抗金前途充滿了希望。

他經過詳細考察之后,向王炎提出一個計劃。他認為恢復中原一定要先收復長安,要王炎在漢中積蓄軍糧,訓練隊伍,做好一切準備,隨時可以進攻。但是,當時臨安的南宋朝廷并沒有北伐的打算,川陜一帶的將領大多驕橫腐敗,王炎對他們也沒有辦法,更談不上按照陸游的意見出兵。陸游滿懷希望又落空了。

不久,王炎被調走,陸游也被調到成都,在安撫使范成大部下當參議官。范成大是他的老朋友,

雖說是上下級關系,卻并不講究一般的官場禮節。陸游的抗金志愿得不到實現,心里氣悶,就常常喝酒寫詩,來抒發自己的愛國感情。但是,一般官場上的人看不慣他,說他不講禮法,思想頹放。陸游聽了,索性給自己起了個別號,叫“放翁”。后來人們就稱他陸放翁。

這樣一過又是二三十年,南宋王朝又換了兩個皇帝——宋光宗趙惇(音dūn)和宋寧宗趙擴,南宋王朝始終沒有決心收復失地。陸游長期過著閑居的生活,他把滿腔愛國熱情寄托在他的詩歌創作上。

公元1206年,韓侂胄(音tuōzhòu)擔任宰相,發動了一次大規模的北伐。這使陸游十分興奮。但是韓侂胄的北伐,并沒有充分準備,加上朝廷內部矛盾重重,使最后一次北伐又失敗了。宋寧宗和一批投降派大臣殺害了韓侂胄,

把他的頭顱獻給金朝,訂立了屈辱的和約。

陸游一生渴望的收復失地、統一祖國的強烈愿望,始終沒有實現。他只有用他的詩歌來表達他對祖國的熱愛和對民族的憂慮。他一生辛勤創作,一共留下了九千多首詩。在我國歷代詩人中,他的創作是最豐富的。

公元1210年,這位八十六歲的愛國詩人病重。臨終的時候,他還念念不忘恢復中原。他把兒孫們叫到床邊,念了他最后一首感人肺腑的《示兒》詩:

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