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90后產婦將剛出生嬰兒扔下樓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1984

奄奄一息的孩子被送上救護車。

昨日早上6點多, 南京游府西街27號居民大院內,

一名剛出生沒多久的女嬰被人從二樓扔下, 跌落樓下墻縫中, 在寒風中凍了近2個小時這才被人發現。 獲救后隨即被送到市兒童醫院搶救。 警方在女嬰墜樓現場二層出租房內找到一名90后年輕產婦, 并將其送往市第一醫院救治。 目前, 女嬰仍在重癥監護室搶救, 截至記者發稿時仍未脫離危險, 孩子母親已經被警方監控。

算寶寶命大!

嬰兒啼哭聲驚醒樓下住戶

“如果我們當時發現再晚些, 孩子恐怕真的兇多吉少!真不知誰造的孽, 這么狠心將剛剛出生的嬰兒就這么從樓上扔下來了!”家住游府西街27號的居民張大媽揪心地說著。 幾名剛剛目睹和參與救人的市民向記者講述了發生的一幕。

外地小伙仲某稱,

他和幾名同事在此租的房, 剛剛女嬰墜落點正好在他窗戶下幾米遠的地方, 大約早上6點多, 他聽見樓上石棉瓦棚上“轟隆”一聲響, 開始還以為是貓什么的, 可過一會又聽見窗外有“嗚嗚”的聲音, 是不是老貓生下小崽子了, 這么冷天也真夠遭罪的, 這念頭在腦子里閃過, 可畢竟是冬天, 他又在被窩里賴了一會。

可隨后, “嗚嗚”的聲音逐漸變成了“咦咦呀呀”, 小仲起床后, 越來越感覺這個聲音像是小孩子的啼哭聲。 他側身向窗外張望后發現, 竟然有兩個光著的小腳丫, 不停地動著。 他沖出宿舍樓查看, 被驚呆了, 一名剛剛出生沒多久的嬰兒, 裸☆禁☆露全身, 蜷縮在墻縫一處垃圾上, 臉已經被刮破, 渾身沾滿血跡。 小仲還沒結婚,

哪里見過這場景, 嚇得他趕忙原路退了出去。 此時, 已經是早上7點多了。

好心市民聯手搶救

“還……活著……是個孩子!”小伙子仲某的舉動也引起了周圍鄰居們的注意, 他顫抖著, 結結巴巴告訴周圍人, 墻縫里有個嬰兒。 “天啊!原來是人啊, 我還以為是附近貓生下的小崽子呢, 趕緊打電話報警!”鄰居張大媽說道。 “我早上6點多也聽見啼哭聲, 現在都7點多了, 還是救人要緊。 ”周圍鄰居焦急萬分。

此時, 大院內一家換氣站的謝師傅聽見喊聲急忙跑來, 聽說有嬰兒被困墻縫內, 二話沒說, 用力擠進墻縫中救人, 通過努力, 終于將嬰兒從縫隙中救出。 “快, 孩子已經沒太大聲音了, 快想想辦法, 別凍死了!”謝師傅也顧不上臉上擦破的皮膚, 喘著粗氣大聲喊著。

幾乎同時, 附近物業辦公室孟師傅找來棉衣, 推開圍觀人群, 將嬰兒包裹起來往物業辦公室跑……“我辦公室開著空調, 里面暖和些, 快不然孩子就危險了!”很快, 嬰兒就被抱進了孟師傅的值班室。 幾分鐘后, 警方也趕到現場, 并將嬰兒送到兒童醫院搶救。

在南京市兒童醫院內, 被送過來的女嬰剛剛做完手術, 仍留在重癥監護室。 醫生告訴記者, 女嬰目前傷勢嚴重, 身上多處骨折, 腦內顱骨有淤血, 仍未度過危險期。 當時被扔在石棉瓦屋頂上, 緩沖后隨后跌落至墻縫垃圾上, 新生兒骨質軟, 加上緩沖作用, 因此沒有當場斃命。 但這么冷的天氣, 全身裸☆禁☆露在外這么長時間, 真是生命奇跡。 目前, 院方正全力搶救受傷女嬰。

寶寶順著屋檐最終掉落在屋縫墻角里。

誰的心這么狠? 記者在現場看見, 事發地點是一處老式居民小區, 進入游府西街27號大院后, 有一棟二層小樓, 東面是一處換氣站。 在居民的指引下, 記者通過一段木制樓梯, 來到二層樓房的陽臺處, 朝下張望。 樓下石棉瓦屋頂上, 仍留有一大攤血跡。 居民們說, 孩子當時可能是被扔在這里, 順著屋頂斜坡, 滑落至兩棟房屋之間狹窄墻縫中的。 此時, 二樓一位老奶奶告訴記者, 隔壁鄰居已經將房子租給了附近一家酒店做員工集體宿舍, 里面居住著一些女孩子。 早上有好幾個警察敲開了隔壁家的門, 將一女子送到醫院去了, 后來才知道, 那名女子剛剛產下一名嬰兒。

“現在這些年輕人膽子也真大,

自己也敢在宿舍里生孩子, 萬一有個閃失, 對得起養她的父母嗎。 又將孩子扔下樓去, 荒唐至極, 現在的年輕人啊……”老奶奶不由嘆息。 當記者問及產婦具體情況時, 老奶奶搖搖頭, 聲稱都是街坊鄰居, 人家的私事不便多說, 只是告訴記者, 產婦她們平時都叫她小紅, 是個90后, 河南人。 經過多方努力, 記者終于敲開了隔壁宿舍的大門。 一間10多平方的房間內, 上下鋪放有6張床, 地上堆放著各類生活用品, 顯得非常凌亂。 房間里只剩下一名女孩, 她說其他人都去上班了。 對于當時同事在宿舍里產下女嬰的事情, 她表示并不知情, 在記者的再三追問下, 她終于說出, 位于房間左側下鋪床上放著“維尼熊”的正是小紅睡的床, 而粉色床單上還沾著一些斑斑血跡。 對于小紅的情況,她低頭不語。而記者發現,宿舍內有一張某星級酒店的員工手冊,還有她們幾個女員工的值班表。

昨日上午11點多,記者獲悉,南京市第一醫院的婦產科病房內,產婦正在這里接受治療,記者到達醫院的時候發現已有警察在病房外守候,據記者觀察該女子臉色慘白,身體極度虛弱,但是意識清晰,身體也能動彈,記者剛想上前與其交談就被警方制止,隨即又被請出了這間病房。

據在場的警察稱,此女子現在身體并無異常,只是剛生完小孩,身體很虛弱,需要靜養。旁邊的一位醫院護工向記者透露,該女子懷孕后,小孩的親生父親一直不愿意承認,在臨產前夕,小孩的生父又突然失蹤,這才一氣之下把剛生下來的小孩從樓上扔了下來。另一位護工稱,她聽說這個女孩因為感情受挫,精神一直不正常。而此說法,并沒得到警方證實。隨后,記者又趕往產婦工作的酒店,據值班人員稱,由于周日,人力資源部工作人員休息,酒店員工上百人,一時也很難查出結果。只有等周一上班后,才能有結果。

■如何追責?

若是母親扔的

她就涉嫌故意殺人

女嬰仍在搶救,目前生死未卜。孩子的母親也已被警方控制,太多太多的疑問,目前還難以解釋,但隨著警方的深入調查,相信很快就會有答案。昨日下午,記者就此采訪了江蘇圣典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唐律師告訴記者,如果護工的說法屬實,不管孩子是生是死,母親已經構成了故意殺人罪,孩子母親從扔下女嬰的那一刻開始,她就能預見后果,并放縱結果的發生。

如果孩子死了,父親不構成刑事責任。如果僥幸能存活,那生父還是要履行撫養義務的。法定監護人將由父親承擔,如果父親不聞不問,將追究其刑事責任,嚴重情況下,將構成遺棄罪。由于孩子不屬于孤兒,福利院還很難接受。在沒有找到親生父親情況下,只能建議女方家屬暫且撫養,同時也呼吁社會力量幫助他們。

另外,對于產婦同宿舍的幾名舍友,目前警方還在繼續調查詢問,如果舍友親眼目睹并沒有及時報警,這樣放縱了結果的發生,同樣也構成了間接故意殺人罪,也將受到處理。記者和眾多讀者一樣,心里都在為還在醫院搶救的小生命默默祈禱,希望她能活下來。

文章來源中國甘肅網

對于小紅的情況,她低頭不語。而記者發現,宿舍內有一張某星級酒店的員工手冊,還有她們幾個女員工的值班表。

昨日上午11點多,記者獲悉,南京市第一醫院的婦產科病房內,產婦正在這里接受治療,記者到達醫院的時候發現已有警察在病房外守候,據記者觀察該女子臉色慘白,身體極度虛弱,但是意識清晰,身體也能動彈,記者剛想上前與其交談就被警方制止,隨即又被請出了這間病房。

據在場的警察稱,此女子現在身體并無異常,只是剛生完小孩,身體很虛弱,需要靜養。旁邊的一位醫院護工向記者透露,該女子懷孕后,小孩的親生父親一直不愿意承認,在臨產前夕,小孩的生父又突然失蹤,這才一氣之下把剛生下來的小孩從樓上扔了下來。另一位護工稱,她聽說這個女孩因為感情受挫,精神一直不正常。而此說法,并沒得到警方證實。隨后,記者又趕往產婦工作的酒店,據值班人員稱,由于周日,人力資源部工作人員休息,酒店員工上百人,一時也很難查出結果。只有等周一上班后,才能有結果。

■如何追責?

若是母親扔的

她就涉嫌故意殺人

女嬰仍在搶救,目前生死未卜。孩子的母親也已被警方控制,太多太多的疑問,目前還難以解釋,但隨著警方的深入調查,相信很快就會有答案。昨日下午,記者就此采訪了江蘇圣典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唐律師告訴記者,如果護工的說法屬實,不管孩子是生是死,母親已經構成了故意殺人罪,孩子母親從扔下女嬰的那一刻開始,她就能預見后果,并放縱結果的發生。

如果孩子死了,父親不構成刑事責任。如果僥幸能存活,那生父還是要履行撫養義務的。法定監護人將由父親承擔,如果父親不聞不問,將追究其刑事責任,嚴重情況下,將構成遺棄罪。由于孩子不屬于孤兒,福利院還很難接受。在沒有找到親生父親情況下,只能建議女方家屬暫且撫養,同時也呼吁社會力量幫助他們。

另外,對于產婦同宿舍的幾名舍友,目前警方還在繼續調查詢問,如果舍友親眼目睹并沒有及時報警,這樣放縱了結果的發生,同樣也構成了間接故意殺人罪,也將受到處理。記者和眾多讀者一樣,心里都在為還在醫院搶救的小生命默默祈禱,希望她能活下來。

文章來源中國甘肅網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