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揭秘黃奕海歸富二代老公:這份感情很沉重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明星媽媽
4944

議論紛紛之時, 黃奕傳聞中的男友黃毅清在微博上的一段自白及親密合影揭曉懸念。 據本刊調查, 自懷孕消息傳出, 黃奕確實隱蹤匿跡, 甚至接連缺席擔任女主角的《毒戰》北京記者會及羅馬電影節。

黃奕身著郭培“新娘系列”中式禮服, 美麗大方。

再婚懷孕、洛杉磯待產?

“我有感情, 有家庭, 也有事業”

關于女星結婚生子戀愛分手的“人言”永遠比她們的作品有收視率。 8月底, 港媒拍到黃奕在商場與友人會餐, 當時她赴港為杜琪峰新片《毒戰》補拍戲份, 媒體鏡頭里她小腹微凸。 港媒甚至掌握其辭演《葉問前傳》的動向, 一連串線索令他們火速得出黃奕有喜的結論。 接下來爆料層出不窮, 從“發福照”到“婚紗照”再到“大肚照”, 一切懷疑都在其工作室那句“黃奕現在一切都好, 謝謝大家關心”的回應中欲說還休。

議論紛紛之時, 黃奕傳聞中的男友黃毅清在微博上的一段自白及親密合影揭曉懸念。

短短140字剖白引來祝福陣陣, 而“我愛你們”, 似乎也側面證實懷孕傳聞并非捕風捉影。

這世界愛情和婚姻沒有金科玉律。 姚晨[微博]離婚不到兩年再披婚紗, 剛完婚就喜上加喜;黃奕也用了兩年多走出失婚陰霾, 接納新感情。 這中間不僅需要天時地利, 還需更多勇氣。 兩段傷痕累累的感情經歷令人疲憊, 為了走出上一段人盡皆知的失敗婚姻, 黃奕選擇用工作麻痹自己, 兩年13部電影終年無休, 還試水執導, 不忘慈善。

據本刊調查, 自懷孕消息傳出, 黃奕確實隱蹤匿跡, 甚至接連缺席擔任女主角的《毒戰》北京記者會及羅馬電影節。 她最后一次公開露面是8月初, 奕動基金赴武漢赤壁羊樓洞小學捐建操場,

如按網友拍的孕照推算, 當時她應有孕在身。

本刊從黃奕工作室了解到, 她確實處于“休假中”, 何時復工“不清楚, 今年工作已在安排”。 而生子問題是她在訪問中死守的底線, 至于婚否也未正面回應, “這已不再是一個男娶女嫁的社會, 我有感情, 有家庭, 也有事業, 到今日, 我覺得我算是一個很獨立的女性, 自食其力, 自得其樂。 ”意有所指中能讀出她歷經風雨的成熟和釋然, 來之不易的幸福, 顯得有些沉重, 并不簡單。

老公富二代、超跑會長?

獨立創業海歸派, 因慈善結緣

黃奕這位圈外另一半在“人言”中, 是 上海超跑俱樂部會長。 據“長春國貿”爆料, 黃奕老公黃毅清13歲被父母送去澳洲留學, 國外讀書超十年, 畢業歸國創立SSCC上海超跑俱樂部,

發起心動力公益慈善基金會, 同時也是上海體育發展基金會理事。 本刊記者向上海社交圈一位認識黃毅清的知情人了解, 黃奕老公黃毅清確是“海龜”, 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酒店管理和商業市場雙學位畢業, “他算不上什么富二代吧, 只能說家境還不錯。 ”因為從小對車產生興趣, 黃毅清對這個最大的興趣愛好執著了十幾年, 在國外與愛車族耳濡目染多年后, 他下定決心回國創辦國內第一家超跑俱樂部, 把童年夢想轉化成自己的事業, 同時嘗試獨立創業, 目前從事房產生意及打理一間印刷廠。

據黃奕友人、某品牌公關C透露, 兩人在一次非正式工作場合相遇, 因為奕動基金和黃毅清的心·動力公益慈善基金均直屬上海體育發展基金會,

最初邂逅也很巧合, “兩人人生觀比較相同, 性格上也比較執著, 喜歡一件事就很鉆。 黃奕這么多年唯一想的事就是演戲, 愛電影就離開熒屏堅持拍電影;Andy也是把喜歡的東西變成一輩子事業, 組織俱樂部風里來雨里去地張羅, 上次臺風天還組織俱樂部成員自駕車救援路人。 兩人都是喜歡上一件事會不計代價去做的人, 回到生活中又都喜歡最簡單的生活方式, 做自己喜歡的事, 又擁有簡單的生活, 目標一致所以能走到一起吧。 ”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都娛樂周刊×黃奕

“走到這一步, 我的另一半要付出很大勇氣”

現在的生活平淡而知足

“真正的幸福是更加呵護這份感情”

南都娛樂周刊:《毒戰》上周發布了劇照,

是女警造型, 跟以往的銀幕形象反差蠻大, 越來越Man了!

黃奕:自從我剪了短發, 很多粉絲都不把我當女人看了, 都管我叫二哥, 因為當時在劇組跟孫紅雷[微博]他們相處得特別開心, 因為我比較二, 所以都叫我二哥, 紅雷是三弟。 這次的造型確實是我以往銀幕形象中, 現代戲里最帥的一次了。 劇組的演員都是帥哥和硬漢, 和古天樂合作那么多次, 他也第一次讓我覺得有不同形象和感覺。 我覺得導演都把我當成男人在拍, 好幾個動作和眼神, 杜琪峰導演親自給我那么一示范, 頓時就覺得“狠勁”上身了。 所以這次演得特別狠, 特別豁得出去, 有時候看回放都讓自己哆嗦一下, 完全激發出以往沒有的那種感覺。 不過我現在挺向往長發的自己了,得趕緊把頭發留起來。

南都娛樂周刊:過去幾年幾乎把香港的大導演都合作了遍,像王晶、劉鎮偉、爾冬升、麥兆輝、莊文強,這次又是杜琪峰,你有什么感覺?

黃奕:拍得越多,越覺得自己簡單。坦白說香港和臺灣的影視工業發展得更早,他們保持了自己的文化、拍攝方式,甚至很多道具都是獨有的。導演們都帶有很深很深的個人風格,他們關注市場,但更關注自我風格。一個沒有風格的導演是不會成功的,對于我,我希望能夠成為一個有風格的演員。

南都娛樂周刊:過去兩三年一直很“勞模”,拍電影一部接一部沒停過,最近卻是休息狀態,會不會有點不適應?

黃奕:還真有些不習慣,想想已經很久很久沒給自己放假休息一下了。在這樣的一段生活里多陪陪家人,過之前從來沒有過的平淡生活,去學習一些以前也沒機會學的東西,比如英語啊,練習書法修身養性,可以去旅行、寫隨筆,體驗不一樣的人生風景。常年在娛樂圈的工作強壓之下,第一次有機會放慢腳步,回頭思索人生走到哪一步了,接下來應該怎么走。現在的生活平淡而知足,哪怕去菜場買菜、做飯都覺得很快樂。

南都娛樂周刊:之前另一半在微博上公開了關系,大家都給予了很多祝福,是什么讓你有勇氣在一段失敗的婚姻之后重新接受一份新的感情?

黃奕:在上一次的經歷之后,我自己有一段時間有點像驚弓之鳥,加上一直不擅于跟媒體打交道,所以一度是很灰心很放棄的狀態,才會有現在這樣的處事方式。直到這一次,對婚姻、對未來重拾信心,兩個人都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其實誰不愿意跟大家分享幸福呢?可是作為藝人,這種分享是很危險的,一不小心就會惹禍上身,秀幸福不一定是真幸福,真正的幸福是更加呵護這份感情,更加保護對方不受傷害,讓它有獨立的空間可以舒適地存在,至少我對幸福的理解是這樣的。或許這對于在感情上受過傷害的人來說,也是最好的處理方法,所以這一次我們用最小心翼翼的方式,用最實在、最誠懇的方式把最心底的話表達給大家,希望得到認同,就算不看好、不支持,也能給予起碼的祝福。

走出這一步,渴望獨立空間

“這份感情很沉重不簡單”

南都娛樂周刊:你的感情一直被放在聚光燈下,一舉一動都受到關注,會不會被那些議論和評論影響心情?

黃奕:做這個訪問之前,網上不斷地有很多傳聞和爆料,我之所以都沉默以對,就是因為人言可畏。那些談論我和信誓旦旦的爆料人中,并沒有幾個是真正認識我,了解我甚至接觸過我的。當然在我做演員的這幾年里,內心早已建立一堵銅墻鐵壁。身為演員我就是應該負責娛樂大眾的,好的、壞的,贊譽、詆毀我都可以照單全收,只要我自己和我的家人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就好了。我之前看過一個關于華人脫口秀明星黃西的采訪,他說過一段話讓我印象很深,人生應該像泥土一樣,當被人踐踏和被人唾棄的時候,還是要為能夠被人踐踏和被人唾棄而高興。所以在接受挫折和別人不理解的時候,應該始終保持一種平靜和喜悅的心情,這是對待人生很好的一個辦法、一種境界。

南都娛樂周刊:之前你在很多次采訪中說過你是支持隱婚的,是不是這也是這次沒有主動把好消息公之于眾的原因?

黃奕:對,這是我一貫的態度,作為藝人和公眾人物,你能保留的私人空間已經很有限了,能留給自己的這片小小私隱空間就盡量留給自己吧,高度關注之下的感情一定是會有壓力的,反而會阻礙發展。好的感情真的不需要去秀,只要自己心里明白過得怎么樣就好了。我可以接受娛樂大眾的各種方式,但對方是圈外人,突然之間可能要承受比我更大的壓力,所以我還是渴望能有一片小小的獨立空間,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

南都娛樂周刊:另一半是圈外人的話,會不會也因為你藝人的身份而受到很多額外的壓力?

黃奕:作為藝人的另一半,他除了要接受彼此的特殊身份以外,還要承受藝人帶來名譽、壓力,各種外界的東西,他要去包容很多東西,包容別人對他的各種好的、壞的或者不公正的評價,走到這一步真的需要付出很大的勇氣和決心,兩個人對外界也好、對自己也好,都要擁有比普通人談戀愛更多的承受力,所以這份感情對我來說挺沉重的,并不簡單。因為之前的林林總總,讓我更加珍惜當下。他是圈外人,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工作,也不是大家想象的那種“富二代”,有獨立的事業。他對我的事業也抱著十分的尊重和理解、給予 百分百的支持態度,這一點讓我很感謝和欣慰。

感情之路沒前車之鑒

“我對愛情的初衷從未改變”

南都娛樂周刊:你覺得自己在處理感情的問題上成熟嗎?之前的感情經歷總讓人替你捏一把汗。

黃奕:感情之路沒有“前車之鑒”,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性情中人,在我的世界里感情是一件很純粹的事,純粹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所以我有可能在很多事情上妥協,比如事業上受到再多的委屈,經歷再多的辛苦我也可以忍受,因為那是我自己熱愛的事業,唯獨在感情上我是一個沒辦法妥協的人,一旦投入就很難抽身,只能讓感情帶著我走,而不能非常理智地操控自己的感情,這確實是我的弱項。我自問走到今天我還是用最純粹的心、最真實的態度對待別人和感情,因為兩個最親密的人,如果兩顆心不在一起是沒有辦法攜手共進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我最初對感情的向往,到現在都沒有改變。如果沒有辦法相濡以沫,我寧可中途下車,也不愿意兩個人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南都娛樂周刊:跟你接觸過的人都覺得你性格不像上海女孩,有北方人的直爽,或者說更像男孩,這種性格會讓你在感情中處于什么位置?

黃奕:男孩的性格真是從小養成的,初中的時候因為父親工作的緣故,我到北京讀了兩年中學,一個人坐著火車去的。這兩年對我影響很大,我一直都覺得骨子里北方人的個性就是這時候有的。因為從小父母分開,然后又離開上海和寵愛我的奶奶去北京生活,性格從那個時候起就一直很獨立。所以在戀愛中我也不能算是一個小鳥依人的女孩子,因為自己是處☆禁☆女座,有著完全不能忍受沒有工作的狀態,閑下來就很難受,所以我常常會鞭策另一半也要努力工作,不可以浪費時間,要做出自己的事業……之前有一個男友就這樣被我“鞭策”走了……(笑)

南都娛樂周刊:你覺得自己算是感情經歷坎坷的人嗎?

黃奕:誰沒有年輕過?誰沒有在感情上受過傷害呢?在過去的這些年里,經歷了這么多感情的紛擾、對錯,被傳媒擺在顯微鏡下,被圍觀者擺在場中央—我想我都可以拿得起,放得下了。至于坎坷,看你怎么定義了,我覺得無論男人還是女人,只有真正經歷了一些東西,才能真正成熟起來,才能真正開始掌控自己。如果是那種可以讓你變得更智慧更淡定的“坎坷”,我倒希望越多越好。

南都娛樂周刊:經歷了這么多你覺得自己還對婚姻和愛情保有期待嗎?

黃奕:這么多年過去了,我跟許多人一樣,在感情上受傷過、跌倒過、哭過、笑過,現在又爬起來重新走,我對愛情的初衷從沒變過,我還是向往美好的感情,還是愿意看到、相信美好的東西。我和所有女人一樣,對愛情和婚姻永遠有向往,世界末日都過去了,還有什么好擔心的?哈哈。至于決定,靠直覺吧。祝我幸福,也祝福你們。

戲里戲外,黃奕都是準媽媽了!

不過我現在挺向往長發的自己了,得趕緊把頭發留起來。

南都娛樂周刊:過去幾年幾乎把香港的大導演都合作了遍,像王晶、劉鎮偉、爾冬升、麥兆輝、莊文強,這次又是杜琪峰,你有什么感覺?

黃奕:拍得越多,越覺得自己簡單。坦白說香港和臺灣的影視工業發展得更早,他們保持了自己的文化、拍攝方式,甚至很多道具都是獨有的。導演們都帶有很深很深的個人風格,他們關注市場,但更關注自我風格。一個沒有風格的導演是不會成功的,對于我,我希望能夠成為一個有風格的演員。

南都娛樂周刊:過去兩三年一直很“勞模”,拍電影一部接一部沒停過,最近卻是休息狀態,會不會有點不適應?

黃奕:還真有些不習慣,想想已經很久很久沒給自己放假休息一下了。在這樣的一段生活里多陪陪家人,過之前從來沒有過的平淡生活,去學習一些以前也沒機會學的東西,比如英語啊,練習書法修身養性,可以去旅行、寫隨筆,體驗不一樣的人生風景。常年在娛樂圈的工作強壓之下,第一次有機會放慢腳步,回頭思索人生走到哪一步了,接下來應該怎么走。現在的生活平淡而知足,哪怕去菜場買菜、做飯都覺得很快樂。

南都娛樂周刊:之前另一半在微博上公開了關系,大家都給予了很多祝福,是什么讓你有勇氣在一段失敗的婚姻之后重新接受一份新的感情?

黃奕:在上一次的經歷之后,我自己有一段時間有點像驚弓之鳥,加上一直不擅于跟媒體打交道,所以一度是很灰心很放棄的狀態,才會有現在這樣的處事方式。直到這一次,對婚姻、對未來重拾信心,兩個人都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其實誰不愿意跟大家分享幸福呢?可是作為藝人,這種分享是很危險的,一不小心就會惹禍上身,秀幸福不一定是真幸福,真正的幸福是更加呵護這份感情,更加保護對方不受傷害,讓它有獨立的空間可以舒適地存在,至少我對幸福的理解是這樣的。或許這對于在感情上受過傷害的人來說,也是最好的處理方法,所以這一次我們用最小心翼翼的方式,用最實在、最誠懇的方式把最心底的話表達給大家,希望得到認同,就算不看好、不支持,也能給予起碼的祝福。

走出這一步,渴望獨立空間

“這份感情很沉重不簡單”

南都娛樂周刊:你的感情一直被放在聚光燈下,一舉一動都受到關注,會不會被那些議論和評論影響心情?

黃奕:做這個訪問之前,網上不斷地有很多傳聞和爆料,我之所以都沉默以對,就是因為人言可畏。那些談論我和信誓旦旦的爆料人中,并沒有幾個是真正認識我,了解我甚至接觸過我的。當然在我做演員的這幾年里,內心早已建立一堵銅墻鐵壁。身為演員我就是應該負責娛樂大眾的,好的、壞的,贊譽、詆毀我都可以照單全收,只要我自己和我的家人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就好了。我之前看過一個關于華人脫口秀明星黃西的采訪,他說過一段話讓我印象很深,人生應該像泥土一樣,當被人踐踏和被人唾棄的時候,還是要為能夠被人踐踏和被人唾棄而高興。所以在接受挫折和別人不理解的時候,應該始終保持一種平靜和喜悅的心情,這是對待人生很好的一個辦法、一種境界。

南都娛樂周刊:之前你在很多次采訪中說過你是支持隱婚的,是不是這也是這次沒有主動把好消息公之于眾的原因?

黃奕:對,這是我一貫的態度,作為藝人和公眾人物,你能保留的私人空間已經很有限了,能留給自己的這片小小私隱空間就盡量留給自己吧,高度關注之下的感情一定是會有壓力的,反而會阻礙發展。好的感情真的不需要去秀,只要自己心里明白過得怎么樣就好了。我可以接受娛樂大眾的各種方式,但對方是圈外人,突然之間可能要承受比我更大的壓力,所以我還是渴望能有一片小小的獨立空間,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

南都娛樂周刊:另一半是圈外人的話,會不會也因為你藝人的身份而受到很多額外的壓力?

黃奕:作為藝人的另一半,他除了要接受彼此的特殊身份以外,還要承受藝人帶來名譽、壓力,各種外界的東西,他要去包容很多東西,包容別人對他的各種好的、壞的或者不公正的評價,走到這一步真的需要付出很大的勇氣和決心,兩個人對外界也好、對自己也好,都要擁有比普通人談戀愛更多的承受力,所以這份感情對我來說挺沉重的,并不簡單。因為之前的林林總總,讓我更加珍惜當下。他是圈外人,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工作,也不是大家想象的那種“富二代”,有獨立的事業。他對我的事業也抱著十分的尊重和理解、給予 百分百的支持態度,這一點讓我很感謝和欣慰。

感情之路沒前車之鑒

“我對愛情的初衷從未改變”

南都娛樂周刊:你覺得自己在處理感情的問題上成熟嗎?之前的感情經歷總讓人替你捏一把汗。

黃奕:感情之路沒有“前車之鑒”,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性情中人,在我的世界里感情是一件很純粹的事,純粹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所以我有可能在很多事情上妥協,比如事業上受到再多的委屈,經歷再多的辛苦我也可以忍受,因為那是我自己熱愛的事業,唯獨在感情上我是一個沒辦法妥協的人,一旦投入就很難抽身,只能讓感情帶著我走,而不能非常理智地操控自己的感情,這確實是我的弱項。我自問走到今天我還是用最純粹的心、最真實的態度對待別人和感情,因為兩個最親密的人,如果兩顆心不在一起是沒有辦法攜手共進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我最初對感情的向往,到現在都沒有改變。如果沒有辦法相濡以沫,我寧可中途下車,也不愿意兩個人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南都娛樂周刊:跟你接觸過的人都覺得你性格不像上海女孩,有北方人的直爽,或者說更像男孩,這種性格會讓你在感情中處于什么位置?

黃奕:男孩的性格真是從小養成的,初中的時候因為父親工作的緣故,我到北京讀了兩年中學,一個人坐著火車去的。這兩年對我影響很大,我一直都覺得骨子里北方人的個性就是這時候有的。因為從小父母分開,然后又離開上海和寵愛我的奶奶去北京生活,性格從那個時候起就一直很獨立。所以在戀愛中我也不能算是一個小鳥依人的女孩子,因為自己是處☆禁☆女座,有著完全不能忍受沒有工作的狀態,閑下來就很難受,所以我常常會鞭策另一半也要努力工作,不可以浪費時間,要做出自己的事業……之前有一個男友就這樣被我“鞭策”走了……(笑)

南都娛樂周刊:你覺得自己算是感情經歷坎坷的人嗎?

黃奕:誰沒有年輕過?誰沒有在感情上受過傷害呢?在過去的這些年里,經歷了這么多感情的紛擾、對錯,被傳媒擺在顯微鏡下,被圍觀者擺在場中央—我想我都可以拿得起,放得下了。至于坎坷,看你怎么定義了,我覺得無論男人還是女人,只有真正經歷了一些東西,才能真正成熟起來,才能真正開始掌控自己。如果是那種可以讓你變得更智慧更淡定的“坎坷”,我倒希望越多越好。

南都娛樂周刊:經歷了這么多你覺得自己還對婚姻和愛情保有期待嗎?

黃奕:這么多年過去了,我跟許多人一樣,在感情上受傷過、跌倒過、哭過、笑過,現在又爬起來重新走,我對愛情的初衷從沒變過,我還是向往美好的感情,還是愿意看到、相信美好的東西。我和所有女人一樣,對愛情和婚姻永遠有向往,世界末日都過去了,還有什么好擔心的?哈哈。至于決定,靠直覺吧。祝我幸福,也祝福你們。

戲里戲外,黃奕都是準媽媽了!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