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張世杰死守

2382

張世杰、陳宜中怎樣會到福州去的呢?原來,在臨安被元兵占領、小皇帝趙顯被俘虜到大都去后,趙顯的兩個哥哥,九歲的趙昰(音xià)和六歲的趙昺(音bǐng),在南宋皇族和大臣陸秀夫護送下逃到福州。陸秀夫派人找到張世杰、陳宜中,把他們請到福州。三個大臣一商量,決定擁立趙昰即位,繼續打起宋朝的旗幟,反抗元朝。

文天祥得到了這個消息,感到有了恢復的希望,馬上也趕到福州,在新的朝廷里擔任樞密使。他向陳宜中建議,從海路進攻元軍,收復兩浙地區。但是陳宜中認為這樣做太冒險,不同意文天祥的意見。

文天祥只好改變主意,到南劍州(今福建南平)建立都督府,招募人馬,準備反攻。第二年,文天祥進兵江西,在各地起義軍的配合之下,連續打敗元軍,收復了會昌等許多縣城。

這時候,另一路元軍已經南下攻打福州。宋軍節節敗退,陳宜中眼看恢復沒有希望,就獨自乘船逃到海外去了。張世杰和陸秀夫等保護趙昰逃上海船,往廣東轉移。不幸海上刮起一場颶風,差點把船打翻,年幼的趙昰受了驚,得病死了。

張世杰和陸秀夫在海上又擁立趙昺即位,把水軍轉移到厓山(在今廣東新會南,厓音yá)。

元朝大將張弘范向元世祖報告說,如果不迅速撲滅南方的小朝廷,恐怕有更多的宋人響應。元世祖就派張弘范為元帥,李恒為副帥,

帶領精兵二萬人,分水陸兩路南下。

張弘范先派兵攻打駐守在潮州的文天祥。文天祥兵少勢孤,被迫轉移到海豐的一座荒山嶺。元軍突然趕到,文天祥被俘虜了。

元兵把文天祥送到張弘范大營,張弘范假意殷勤,給文天祥松了綁,把他留在營里,接著,就下命令集中水軍開往厓出。

元軍到了厓山,張弘范先派人向張世杰勸降。張世杰說:“我知道投降元朝,不但可以活命,而且可以得到富貴。但是,我寧可丟腦裝,決不變節。”

張弘范知道張世杰平日很敬佩文天祥,就要文天祥寫信給張世杰招降。文天祥冷笑說:“我自己不能救父母,難道會勸別人背叛父母嗎?”

張弘范叫人拿來筆墨,硬逼他寫信。文天祥接過筆,毫不猶豫地寫下兩句詩: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意思是:自古以來,人免不了一死,我要留下赤誠的忠心,照耀千秋。原詩有八句,是文天祥過零丁洋的時候寫的。)

兵士把他寫的詩句拿給張弘范,張弘范看了只好苦笑。他眼看勸降毫無希望,就只有拼命攻打。

厓山在我國南面海灣里,背山面海,地勢險要。張世杰在海上把一千多條戰船排成一字陣,用繩索連接起來,船的四周還筑起城樓,決心跟元兵決一死戰。元軍用小船滿裝了茅草,澆足了油,點著了火,乘著風勢向宋軍發起火攻。張世杰早防到這一著,在船上涂上厚厚的一層濕泥,還縛了一根根長木頭,頂住元軍的火船。

張弘范的火攻失敗了,就用船隊封鎖海口,斷絕了張世杰通往陸地的交通。

宋兵在海上餓了吃干糧,渴了喝海水海水又咸又苦,兵士們喝了紛紛嘔吐。張弘范發動元兵發起猛攻,宋兵誓死抵抗,雙方相持不下。

這時候,元軍副統帥李恒也從廣州到厓山跟張弘范會師。張弘范增加了實力,重新組織力量進攻。他把元軍分為四路,圍攻宋軍。潮落的時候,元軍從北面沖擊:潮漲的時候,元軍又順著潮水從南面進攻。

宋軍兩面受敵,正在拼命招架。忽然聽到張弘范的坐船奏起音樂來。宋軍聽了,以為元將正在舉行宴會,稍微松懈一下。哪想到這個樂聲恰恰是元軍總攻的訊號。樂聲一起,張弘范的坐船發起進攻,箭如雨一樣射向宋船。元兵在亂箭掩護下,奪了宋軍七條戰船。各路元軍一起猛攻,從晌午到傍晚,

厓山的海上,海潮洶涌,殺聲震天。

張世杰正在指揮戰斗,忽然看見一條宋船降下了旗,停止抵抗,其他戰船也陸續下了旗,張世杰知道大勢已去,急忙一面把精兵集中在中軍,一面派人駕駛小船,準備把趙昺接過來,組織突圍。

趙昺的坐船,由陸秀夫守著。他對張世杰派去接趙昺的小船,鬧不清是真是假,怕小皇帝落在元軍手中,就拒絕了使者的要求。他回過頭對趙昺說:“國家到了這步田地,陛下也只好以身殉國了。”說著,就背著趙昺一起跳進了大海,在滾滾波濤里淹沒了。

張世杰沒有接到趙昺,只好指揮戰船,趁著夜色朦朧,突圍撤退到海陵山。他點了一下戰船,一千條戰船只剩下十幾條。這時候,海岸又刮起了颶風,

有人勸張世杰登岸避風。張世杰堅持不肯上岸。一陣巨浪襲來,把他的船打沉了。這位誓死抵抗的宋將終于落水犧牲。

公元1279年二月,元朝統一了中國,南宋宣告滅亡。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