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幫你識破男人的口是心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5 1600

男人似乎是最喜歡說一套做一套的動物。你看有幾個男人敢當著別人面在電影院里抹眼淚,無論內心多么洶涌澎湃,表面上依然是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樣。既然他們不愿意直接和我們分享心理活動,不要緊,再老練的男人也難逃我們的法眼。

第一回 合溫柔寒VS暄耐性摧殘
他說:你剛才想說啥來著?
他想:天,我想掛斷了。
即使一天幾個電話,他們也不想聽你在電話里雞毛蒜皮地嘮哩嘮叨。如果在撥通電話后說些沒創意的話,他們不但不會感到甜蜜,反而會覺得你是在使用無線遙感盯梢。
你:親愛的,你今天怎么樣?
他:不錯。
你:干嗎呢?
他:沒干嗎。
你:你猜我干嗎呢?
他:(想)…… 對了,咱們今天晚上去SOHO 新開的那家湖南餐廳吧,聽說菜量挺大,服務也不錯,上星期我一哥們兒……嗯,你剛才想說什么?
在電話纏綿中突然打岔的罪過他是不是犯了幾千次了?你的反應是:1、他對我不尊重;2、他對我失去興趣了;3、他是個自私鬼。

其實,男人愛打岔和這些根本沒關系,千萬別把他想得太復雜。
倒是那種總在電話里哼哼哈哈像捧哏似的人,嘴巴可能在電話前跟你廝磨,其實靈魂早就和你失去了共鳴。
這種不需要大腦思維跟進的對話,對他而言不但不會把他從繁重的工作中解救出來,反而會讓他覺得像與糟糕客戶的寒暄一樣浪費時間又沒意義。
如果他老打岔,那么索性聽他說完,順著他的話題聊下去,要不然就先讓他安靜安靜。
晚上回家,他洗了個熱水澡,看了場NBA,在見周公前將很愿意聽你并向你總結匯報一下今天的經歷。

第二回合 笨小孩VS大男人
你想:他怎么總說蠢話,總干傻事?
他想:我要能控制一切就好了。
兩個女孩抱怨自己的男友。
一個說,“你看他都幾十歲的人了,一起出去旅行,他非跟我說想試著從飯店的屋頂跳進游泳池。你說是不是大腦進水了?”
另一個說,“我的更夠戧,每次換燈泡他都不會先關了開關,結果有次差點被電到,小孩子都懂的道理他怎么就不懂!”
那么簡單的安全常識,男人怎么會不明白?
不信你去做這兩件事,看看他們會怎么呵斥你。不少男人說傻話,做蠢事,恰恰是他們充滿控制欲的表現。

他常會天真地幻想自己能主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比如像孫悟空一樣呼風喚雨,和埃及艷后共度良宵。
這種空想不切實際,又不可能宣泄出來與人共享,所以他們就會通過一些非常細小的方式來表現,比如在健身房里試舉奧運選手都沒譜的杠鈴重量,重度沉迷于暴力的電腦游戲,以及前面提到的高空自由落體和空手換燈泡。

男人的生理構造決定了他們有更多狂野的特質,而社會角色又讓他們不得不成為文明世界中的謙謙君子,這種矛盾沖突下的擠壓只留給他們一個狹小的縫隙來釋放自我,這就出現了“越大男人,越孩子氣”的現象。
如果你的男人是這樣,你幾乎應該歡呼了。他充滿激情又精力充沛,雖然有些怪念頭讓人膽戰心驚哭笑不得,但每每都是有驚而無險,還讓你回味無窮。

第三回合 衣櫥更新VS毀滅性掃蕩
他說:下次沒我允許別扔掉我的東西好嗎?
他想:這次我真的生氣了!
當一個女人酷愛打扮自己的男友并對他自身的品位不屑一顧時,他的男友要注意了,一場衣櫥浩劫將在其全然不知情的狀況下,由女友一手策劃全面鋪開。
從破洞的襪子到褪色的運動褲,還有大學演講比賽的紀念T 恤,甚至連前女友親手織的毛衣可能也難逃被棄垃圾桶的命運。
和女人不同,有些衣服即使不穿,敝帚自珍的男人也不愿意把他們清出自己的房間,這就是為什么男人衣櫥里的服裝和女人衣櫥里的服裝在壽命上會差上幾十、幾百倍。
一件洗得快變無色的襯衣,可能記載著他大學時代的青澀戀愛史,那條看起來土里土氣的灰色領帶,興許是他用自己掙到的錢買的第一件名牌。
最要命的是,被女友扔掉的這些東西,他們曾經反反復復地穿,不假思索地洗,在物質和風格都十分貧乏的單身歲月里,主人和這些行頭互相信任,不離不棄。
然而,這種和諧美好的感覺卻被一雙突如其來的纖纖玉手強行粉碎。

接下來,還會有這樣的對話:
他:我那件條紋襯衣呢?
你:哪件?穿上跟精神病院病號服似的那件?
他:嗯。你:和我的幾件大衣一塊兒捐災區了。
他:還能要回來嗎?你:怎么可能!
他:(沉默、臉色難看、語氣不悅)…… 下次請不要隨便扔我的東西。
他說完這番話可能就掉頭走掉,你也許會不以為然地繼續看電視。
但是告訴你,他是真的生氣了,而且是非常氣惱,他的憤怒程度可能不亞于你讓他在朋友面前出丑。
但是,他可以為了面子和尊嚴與你爭吵,卻不能為了一件襯衣和你鬧翻,更不能談分手,因為連他自己都會覺得是小題大做。
但你需要知道的是,有時男人不爭吵并不是因為不生氣,你以為事情過去就算了,但是他們可能會記得一輩子。

第四回合 野蠻斗士VS天生競技狂
你想:比賽最好馬上中斷。
他想:你最好離我遠點。
平日里文質彬彬、一派英紳風度的他一沖到球場上,馬上變成一匹脫韁野馬,不但動作像,連脾氣都像。
高興或懊惱起來,還會挺順溜地冒出幾個帶“X”字的感嘆。
中場休息,隊友們湊起腦袋煞有介事地討論戰略,你好心好意地跑去遞上一瓶礦泉水,他看也不看一飲而光再把空瓶扔回給你。
男人酷愛競技性的運動,這就是為什么周末的早晨你在家里做瑜伽,而他會叫上隔壁小胖去打場一對一的籃球。
對于很多男人來說,生活中的好友,可能是運動場上最好的對頭,競技活動是他們最心無芥蒂、赤裸相對的交際方式。

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那么多大生意都是在球場上而不是飯桌上談成的。
無論是觀看競爭,還是參與競爭,男人體內的快感是無法比擬的,他的狀態緊張,情緒卻放松,可能會隨口掉出一些令你不爽的語匯,其實類似的話你自己氣急敗壞的時候可能也會脫口而出,所以千萬別以為他道貌岸然,內心粗鄙。
有句至理名言說,戰爭,讓女人走開。
那么競爭,女人也走開吧,除非你穿著短裙在啦啦隊里替他加油助威,或者坐在看臺微笑凝神做觀戰不語狀,否則你任何想把他從運動中拖走的舉動都會引起對方強烈反彈。
即使幾個大男人為了一個邊線球大打出手,你也不要傻乎乎地上去勸架,第一,你不是裁判,第二,他們要是答理你才怪。

第五回合 你的性感VS他的專利
他說:這條超短裙真不錯。
他想:難道你不能穿得稍微保守點嗎?
第一次正式約會,爾剛捧著一束玫瑰敲開璐璐的家門,璐璐那天穿了一條紅色短裙,一雙修長白腿從上美到下,爾剛吃了三塊牛排還是哈喇子直流,內心更是百花盛開、春意盎然。
第二個月公司派對,爾剛迫不及待地想把漂亮女友帶出來秀一把。
到了現場卻傻了眼,璐璐下了班自己打的過來,居然是那第一次約會的裝束,曾經在爾剛心里妙不可言的紅色短裙,那一天卻令他感到格外刺眼。
爾剛并不是一個保守的男人,但看到派對上那些對著女友或公開贊美或偷吃眼睛冰激凌的靠近者,心里就像揣了幾只八爪魚似的難受。

對他而言,美妙的紅裙子應該是只屬于他一個人的享受,而璐璐卻大大方方地把他的專有拿出來和別人分享,這讓爾剛有一種被愚弄和被侵略的感覺。
在只有你和他的地方,網眼絲襪和烈焰紅唇絕對是令他無法抵抗的深度誘惑,但如果你把這一套照搬到有第二、第三、第N 個男人存在的地方,這便成為令他難以忍受的視覺酷刑。
他嘴上可能不會說,因為他不想顯得太小家子氣,畢竟醋壇子男人不招人待見。
但是請記住,如果下次他酸溜溜地明知故問:“親愛的,這件露背裝是去年情人節晚餐時的那件嗎?”
他心里實際是在暗暗罵你:我寧可你穿件中式棉襖來參加我妹妹的婚禮。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