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如何平衡婚姻里的“性職責”?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5 1160

在快樂的婚姻里,性只貢獻了15%的幸福感,而在不幸福的關系中,卻有85%的不滿意來自于性。當伴侶中一方想做,一方不想做,說好還是說不?婚姻專家的建議是:只要有一方提出了邀請,答案就一定得是:好,好,好。

當親密關系觸礁,這塊“礁石”常常出現在臥室里。研究顯示,在快樂的婚姻里,性只貢獻了15%的幸福感,而在不幸福的關系中,卻有85%的不滿意來自于性。當伴侶中一方想做,一方不想做,說好還是說不?婚姻專家的建議是:只要有一方提出了邀請,答案就一定得是:好,好,好。

最強的幸福來源和最強的不幸來源

凱特和杰這對夫妻來做婚姻咨詢時,離上次兩人做愛的時間已間隔8 個月,彼此之間是一堵冰冷而怨恨的厚墻。

兒子出生后,凱特的性需求起了一些變化,她不像從前那樣喜歡做愛了。開始,她以為這是因為照顧孩子的辛勞,杰于是更多地幫手帶孩子,夜里他起來喂奶換尿布。凱特的確覺得輕松了許多,但她還是不想做愛。后來,他們請長輩每星期幫忙照顧孩子一晚,出去吃飯看電影享受二人世界。但這對她低落的性欲也沒起什么作用。

無性的時間越長,杰就越陰郁沉默,凱特于是也越多挑剔抱怨。有時,她也想表示一些柔情蜜意,然后,杰就開始要求做愛,最后總以爭吵告終。有時,他也想有一些浪漫的表示,但她內心的怨恨太深,總想到,“這只不過是為了把我哄上床。”

短短幾年之內,他們做愛的頻率從每周數次減為一年里只有幾次。杰同意來做咨詢,是因為厭倦了無休止的爭吵。而凱特希望咨詢師能讓杰明白,他的冷淡對她的傷害有多深,這讓她還怎么能想做愛呢?

她內心的痛太深了,以至完全不能看到,自己的做法也是造成彼此隔閡的重要原因。她等于是在告訴杰,“我期待你對婚姻、對我保持忠誠,但請你不要期待我和你做愛。”是的,如果想傷害一份親密關系的話,忽視性的重要,可以是最有效的一個做法。在一份親密關系里,女人最難容忍的一件事是喪失愛的安全感, 她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被愛;而男人最難容忍的一件事,是在愛中感到羞恥,他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有能力讓愛人感到快樂。而性,它既很容易讓女人覺得自己不夠被愛,也很容易讓男人覺得自己“不夠好”。

當高需求的人遇上低需求的人

凱特和杰在戀愛之初,深深地迷戀著對方的一顰一笑,那時他們的性是很棒的。凱特像杰一樣喜歡做愛。她沒有意識到的是,在愛情初期,性的需求會格外高漲,而當這個階段過去后,性需求又會回到原來的基點。

凱特后來回想,除了那段時期,她的性需求一直不是特別高。唾液檢測發現,她體內的睪丸酮水平偏低而杰的偏高,這也解釋了為什么他常想做而她不常想做。

像杰這樣有著中等或以上性需求的人,無論男女,他們的燃點比較低,容易被微小的刺激激發起欲望。對他們來說,產生性欲并不是什么特別困難的事,之后也很容易一步一步地走向高潮。如果長時間沒有性生活,他們會從心理上和生理上感到非常不適,猶如一張繃緊的弓一直得不到釋放。這種不適是難以被低需求的人理解的,因為他或她并沒有同樣的經歷和感受。

而性需求低的人往往燃點比較高,能夠啟動他們的,可能是最高級別的性刺激,也就是性的本身。也就是說,要讓他們“想”,他們就得先“做”才行。這一點可能跟言情小說或愛情電影不同,小說或電影告訴我們的是:只要你愛,自然而然地你就想做愛。

而且,在愛情的初始階段,性需求低的人的表現和內心感受都與性需求高的人沒什么兩樣。他們的親密愛人,以及他們自己,都會以為,事情就該是這個樣子,而且一直會是這樣的。

事實上,性需求低的人往往需要一些“努力”,才能讓性欲得到激發,他們需要專注,集中精神,付出時間和精力。而凱特無意識中期待自己受到喚醒前就能感到性致,她也一直認為,當與你愛的人在一起時,性欲就會自然而然地產生。她會對自己說,“為什么我要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呢?”從而覺得拒絕做愛的理由很充分。她甚至覺得,她不像以前那樣想做愛了,杰也多少應該承擔些責任——既然從前他能成功地激發她的性趣,那為什么現在就不能了呢?

身心的抗拒會很快消失,除非你一直給它增加燃料

當女人拒絕性生活,男人的典型想法就是“她不想跟我做,是因為我不能滿足她。”他會因此感到羞恥和憤怒,或者沉默。如果女人想做愛而男人拒絕,他會加倍地感到羞恥,“我是個失敗的伴侶,我是個失敗的男人”。而她會想,“我對他不再有吸引力”,或“他不再愛我了”。這些,都會讓性的隔離變得更加堅固。

而好消息是,在不想做的時候做愛,身體和心理的抗拒只持續短短一段時間就會消失。

3個具體建議

1.先說“好”

任何時候,只要一方提出了性的請求,另一方就要盡量滿足。這個說法可能會讓高性欲的人感到很興奮,而低性欲的人會覺得可怕——會不會一直起不了床?

其實,一旦性需求穩定地獲得滿足,性就不再是一件重要得不得了的事兒了。性被剝奪的焦慮,制造借口的忐忑心理,對對方的內疚心情全都消失不見,親密關系會得到改善。凱特和杰采用了這個方法。起初,杰的要求多于凱特,但兩周后,他們做愛的頻率降了下來,最后,他們甚至記不住每星期或每月做幾次了,他們只是愉快而自發地做愛,但這不再是一件重要無比的事情。

2.你指定時間,我指定方式

做愛,做起來并沒有說得那么簡單。女人必須有充分的潤滑,男人勃起也需要相當的前戲。所以,如果一方決定時間,可以由另一方來決定做愛的方式,比如是用口交來刺激勃起,還是共同欣賞色情碟片。

3.角色互換

許多時候,一對伴侶會出現兩個極端,一方說,“我想要更多的性”,另一方說,“我想要更多的親密”。一方需要親密感才能做愛,另一方需要做愛才能有親密感。

在角色互換中,可以由想要性的一方來負責滿足對方對親密的需求,想要親密感的一方負責滿足對方性的需求。以下是分別給高需求的人和低需求的人的建議——

對于高需求的人

必須理解,對低需求的人來說,讓身體興奮起來并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需要集中精神,付出時間。試想這樣一副場景:你工作了10個小時,在堵車的公路上開了40分鐘車回家,做飯洗碗然后把小孩送上床,再洗了3桶衣服——這時你最渴望的就是趕緊上床。你推開臥室的門,發現,通向床鋪的路程是30米的鋼絲索,而且伴侶已經在床上了,激情似火迫不及待。

如果他說,“快來滿足我吧”。你會做何反應?如果他說,“讓我來幫你通過這30米鋼絲索”呢?或者,回家時迎接你的是他的笑臉和擁抱,晚飯已做好,你又做何反應?

高性需求的人對伴侶的親密需求負起責任,意味著:“非性”的撫摸和接觸,微笑,眼神的接觸,甜蜜的廢話(但不要與性有關),問他或她“今天過得怎么樣?”,傾聽,告訴他或她一件今天高興的或不高興的事,多承擔一些家務事。

對于低需求的人

必須知道,高需求的人如果長時間得不到滿足,會有非常強烈的不適,比如:身體感覺緊繃,睡眠出問題,焦躁不安,難以放松,性的念頭越來越多地涌上心頭,性開始變得無比重要,很多想法也發生扭曲。

這有點類似偏頭痛,死不了人,但絕對不好受。想像一下你患了偏頭痛,而伴侶對你日復一日遭受的折磨卻視而不見,或者,他明明能幫你卻拒絕這樣做。最糟的是,他還認為,“你不應該有這樣的感覺。”

低需求的人應該對伴侶的性需求負起責任,注意到性對他、對你們親密關系的重要。把注意力放在你在性上的付出,而不是你在親密感上的獲得。取悅對方時你也會感到由衷地高興。熟悉自己的身體,找到一些能夠讓自己興奮起來的方式。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