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騎鯨之旅》談親子共讀(6)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1-3歲
2014-08-15 3884
赞助商链接

在共讀的經驗中, 必不可少的就是對已經看過的書的一些看法, 在這次的里, 我們將一起看看粲然和米尼的書目, 你會發現, 親子共讀不僅僅是教會孩子讀書, 收獲的還有暖暖的親情。 >>>《騎鯨之旅》談親子共讀(5)

每個剛剛進入騎鯨之旅的父母都迫切需要書目, 我也是。 在之前的筆記中, 我也曾列舉過許多“找到適合我孩子的繪本”的方法。 回想起來, 我也曾從共讀的先行者那里得到很多幫助。 共讀父母之間的呼應和互助都源于對孩子的愛, 是非常可貴難得的。

赞助商链接

作者粲然

然而, 在共讀父母的互助圈中, 總會遇到這樣的爸爸媽媽, 他們會說:“上次某某推薦的某本書, 根本不適合我家孩子, 白花錢了。 ”“某某推薦的書, 里面的情節讓我孩子學壞了。 ”在各種論壇、書評留言板, 乃至自己的微博里, 我都會或多或少遇到這樣的留言。 所以, 我想和懷著這樣心態進行共讀的父母談談。

由于每個孩子個性不同, 當家長把那些被廣泛推廣的共讀書目嫁接到任何一個孩子身上時, 無可避免地會遭遇一些失敗。 為此我還寫過一篇關于“失敗之書”的繪本筆記。 但如果拋棄經濟上的痛感, “失敗”也是共讀中非常奇妙的一環。

赞助商链接
想象一下, 你把孩子不喜歡的書合上, 對孩子說:“如果這是你現在還不能接受的東西, 我們就先放在一邊吧。 ”這恰恰是父母開始學習放開自我權威, 尊重孩子選擇的契機。 日本最知名的當代心理學家河合隼雄就曾說過, 父母不該把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推卸給某些“專家”, 希望“專家”能說出讓育兒過程一帆風順的話, 從而放棄本該和孩子一起承擔的失敗、挫折和停滯。 如果你對“專家”過分懷抱希望, 就不可能從內心真正理解孩子所處的境地。

在到達所向往的親子共讀的“自由”之前, 首先必須自己承擔責任。 對父母而言, 這過程總帶著痛苦。 因為我們會發現自己的笨拙、無助、剛愎自用、精力不濟……但要知道, 沒有孩子需要十全十美、萬無一失的教育。 當孩子們和我們一起經歷無數錯漏, 發現爸爸媽媽站在所有錯誤、瑣碎、失敗之中--還在奮力為自己大聲朗讀,

赞助商链接
孩子們就會意識到, 什么是勇氣、責任和愛。

所以, 查考所有資料, 再用自己的直覺和信心為孩子制訂個人閱讀計劃--哪怕錯漏百出, 都是你的權力和愛。 不要把責任推諉給任何“專家”或組織。 這意味著父母從一開始就甘愿處于自己孩子教育的附屬地位, 甘愿把自由和權力拱手交給命運和可靠性存疑的他人。

請不要因為害怕失敗, 而放棄騎鯨之旅最珍貴的自由自在。

在《騎鯨之旅1》的筆記中, 我介紹了“獨立書架”在哪怕十八個月大孩子的共讀中所取得的巨大作用。 現在, 如果孩子“獨立書架”上的書越來越多, 書架的第二個魔法就出現了。

赞助商链接

粲然的兒子米尼

為了說明書架的第二個魔法, 得先說說“超市和書店碼堆”魔法。 在快銷品營銷策略中, 產品在賣場上出現在什么位置、是否觸手可及、是否有顯著標志, 都會強烈暗示與影響購買者的選擇。 當米尼有超過兩百本繪本, 必須有三排書架才能容下他的庫存書時, 我開始把他的獨立書架想象成一個書店(或者超市), 引入超市和書店的“整理陳列柜方法”。

孩子永遠在“舊世界多么有安全感”和“新世界真有趣”這樣兩種情緒中搖擺。 米尼的三層書架, 底下那層總放一些他看過的書, 是他“蹲下身就可以追溯的過去”;伸長胳膊可至的那層, 是他沒讀過的書, 是他“努力一下就可以理解的未來”;與他視線平行的那層非常重要, 這里放著他近期讀的書, 他走來走去時就可隨時瀏覽、取閱。

書架中間這層“重要”的書,

赞助商链接
一直以沙漏似的極其緩慢的速度變化著。 每隔一周, 會有三四本閱讀過的圖書被放入底下一層(過去), 或上面一層(經檢驗現在還接受不了), 代入新書。 這樣保證他總能“溫故”, 卻在選擇時常能“知新”。 被他所熱讀過的書常會消失一陣, 又回來, 帶來他回憶中的驚喜。

《樓上的外婆和樓下的外婆》


《樓上的外婆和樓下的外婆》

作者:(美)湯米·狄波拉 文/圖

譯者:孫晴峰

出版社:河北教育出版社

我一直認為, 應該和孩子談論兩件事:無常和父輩。

我們共同生活在不斷流逝、不斷失去的人生中。 孩子和父母、和父母的父母、和父母的父母的父母……在不同時空里奮力而孤獨地愛著對方。

赞助商链接
這就是世代。 無論孩子多小, 他都有權利知道:這個世界容易時移世易、容易滄海桑田, 但雖然肉身易逝, 卻依然有什么永不蹉跎。

《樓上的外婆和樓下的外婆》給了像我這樣軟弱的父母訴說這一真相的勇氣。

在共讀這本書時, 我第一次嘗試和二十二個月的米尼談到死。 雖然心里打著鼓, 但我還是選擇直接使用“死亡”“去世”這樣的詞, 看著他的眼睛, 而不隱晦吞吐。

在這本書里, 幼小的湯米總喜歡和九十四歲的曾外婆一起“綁”在椅子上, 吃著針線盒里的糖果, 一邊聊天, 一邊度過一個下午的時光。 后來, 曾外婆去世了, 湯米知道她再也不會回來了。 媽媽卻說:“每當你想起她, 她會回到你記憶里”, “你看到的流星, 都是她給你的親吻”。

讀完這本書后有一天, 我們家保姆唐阿姨的媽媽去世了,

赞助商链接
她請假回了老家。 那天傍晚, 我和米尼手拉手散步時談起這事。 我問他:“米尼, 老奶奶死后會怎么樣呢?”他想了想。 我等著他。

我以為他會按書上的邏輯回答我:“人死后會變成流星。 ”但他慢條斯理地回答:“死, 就沒有糖吃了。 ”

這是個意外的答案。 我隨手記在自己的微博里。 在美國進修臨終心理關懷的朋友看了后, 和自己的導師談及此事。 據說, 她導師認為未滿兩歲的孩子給出這樣的答案很RARE, 因為他們難以把“死亡”和“不存在”“沒有”聯系在一起。

和朋友談完話的那個晚上, 米尼睡覺后, 我獨自坐在沉沉黑夜中回憶這本書, 突然意識到, 自己也缺乏承認“不存在”的勇氣。 我們說起死, 寧可接受變成流星、變成蝴蝶, 甚至變成厲鬼的結局, 也無法理解徹底的空性。

直視空無, 需要最勇猛的智慧。

《第五個》

作者:(德)恩斯特·楊德爾 文 (德)諾爾曼?榮格?圖·

譯者:三禾

赞助商链接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第五個》

在我害怕的時候, 我最反感別人對我說:“不許怕!”“這根本沒什么好怕的!”我會不可抑制地感到更害怕, 且在害怕的情緒中倍感孤單。

大多數人也和我一樣吧。 因此, 那些能說服大眾克服和超越恐懼的人/物顯得很有力量。 對嬰幼兒來說, 《第五個》也是這樣一本“有力量”的繪本。

一群小玩具在黑漆漆透著燈光的小屋子前列隊坐著, 一只輪著一只走進小屋去--再走出來, 斷了鼻子的小木偶排在最后, 懷著越來越忐忑和孤獨的心情, 等待著自己未知的命運。 對孩子而言, 這樣的故事不啻于為他們量身訂制的“懸疑大片”了吧。

小屋子里究竟有什么?小木偶的命運會怎樣?當繪本翻到最后一頁,圖畫視角像鏡頭一樣有了偏移,我們順著小木偶的目光,看到小屋子里站著一位笑瞇瞇的、為玩具們療傷的大夫,一切才恍然大悟。

孩子們向來以感性為主導認識世界。在他們心中,疾病的痛苦比起在陌生又冰冷的醫院接受各種莫測的診斷所帶來的痛苦,要小得多吧。不,不僅是看病,所有陌生、無法自主的命運,都是柔弱的孩子們心中最大的恐怖。

這本書的魔法,不在于鼓勵孩子“不要害怕”,而僅僅是向孩子描繪“你害怕的是什么”。然而,對孩子而言,千百次描繪“害怕”本身,已使“害怕”顯得不那么陌生、不那么超乎想象。這是最大的寬慰和加持。

米尼和許多孩子一樣,一遍一遍沉著臉、緊握著我的手、提心吊膽地看這本繪本,直到最后一頁,驟然放下心來,仰頭沖我笑起來。

真好。孩子需要你直言相告,以接受這個世界最難以忍受的那一部分。

《臉,臉,各種各樣的臉》

作者:(日)柳原良平 文/圖

譯者:小林?小熊

出版社:少年兒童出版社


《臉,臉,各種各樣的臉》

“幼幼成長圖畫書”系列對于0-2歲(尤其是一歲半之前)的嬰幼兒來說,是非常安全且卓越的推薦。之所以說“安全”,是因為它所涵蓋的話題,如:吃喝、穿戴、和媽媽親吻、人的表情、月亮、交通工具……是所有嬰幼兒都關心的“熱點話題”。不論性別、興趣偏好,大部分一歲左右的嬰幼兒都會被這套書吸引的。我經常想象,要是周歲嬰兒們能舉辦一個“我們熱推圖書TOP10”排名活動,“幼幼成長圖畫書”系列中必有圖書上榜。

米尼滿月時,一位涉獵兒童心理研究的朋友送來“幼幼成長圖畫書”系列第一輯,并跟我們說:“空閑的時候可以讓他看看,他能看懂的。”“好啊。”我虛應著,把書丟在一邊。作為一個百事待舉的新媽媽,和一個兩個月大的新生兒共讀,是可以排在“每天我必須做的事”一百名以外的了。

在米尼兩個多月時,有一天我無聊,便把這套書搬出來,一本一本翻開,并饒有趣味地探究他的表情。《臉,臉,各種各樣的臉》顯然是最能吸引他注意力的書。

當時,米尼正在“學”一種技能,每家每戶襁褓之中的嬰兒都學過,就是效仿撫弄他的大人,把舌頭頂在上顎,發出清脆的“嗒”聲。我們倆常玩這樣的游戲,樂此不疲。看這本書時,兩個多月的嬰兒已經會把視線聚焦在書頁上,停一段時間--等他覺得自己看夠這頁時,他會把舌頭頂在上顎,發出“嗒”的聲音。我就翻開下一頁,再等著。

就這樣,我們看完一整本書。

米尼在看書時發出“嗒、嗒、嗒”的聲音,是在呼喚我嗎?米尼是否意識到當時所見,和之前他所看到的一切事物有所不同?初次共讀時發生的這些事究竟是純粹巧合,是母親一廂情愿的臆想,還是符合嬰兒喜好的行為指向?我不知道,也永遠不可能知道了。

不過,事隔兩年后,在許多親子共讀的交流場合中我得知,確實有許多小月齡的嬰兒在共讀《臉,臉,各種各樣的臉》時產生過不同的呼應。柳原良平使用大色塊的繪圖方式吸引著他們。

不,不,不僅如此。哪怕同樣是大色塊的圖片,他們心里也在為媽媽沒有拿來野心勃勃卻強人所難的色卡、認物圖,而是拿來真正的書本而雀躍吧!

閱讀第一次來到他們眼前時,并不是擺出“孩子!你該學習了!”的嘴臉,而是平和地對他們講述世界。這是最值得慶幸的事。

直到今天,我依然記得第一次打開《臉,臉,各種各樣的臉》時,房間里灑滿的初冬陽光,記得米尼唇齒之間的“嗒嗒”作響。我永遠感激那位送米尼書,并堅信襁褓中的他已經足以與之共談世界的朋友。

送孩子書,在他面前打開書,都是巨大的功德。

================================

當今天為止,我們的《騎鯨之旅》已經結束了,但是媽媽們和孩子的親子共讀之路還遠沒有結束,希望粲然的這一本書能為媽媽們帶來信心和啟示,讓你們和孩子一起擁有更多的快樂時光。

小屋子里究竟有什么?小木偶的命運會怎樣?當繪本翻到最后一頁,圖畫視角像鏡頭一樣有了偏移,我們順著小木偶的目光,看到小屋子里站著一位笑瞇瞇的、為玩具們療傷的大夫,一切才恍然大悟。

孩子們向來以感性為主導認識世界。在他們心中,疾病的痛苦比起在陌生又冰冷的醫院接受各種莫測的診斷所帶來的痛苦,要小得多吧。不,不僅是看病,所有陌生、無法自主的命運,都是柔弱的孩子們心中最大的恐怖。

這本書的魔法,不在于鼓勵孩子“不要害怕”,而僅僅是向孩子描繪“你害怕的是什么”。然而,對孩子而言,千百次描繪“害怕”本身,已使“害怕”顯得不那么陌生、不那么超乎想象。這是最大的寬慰和加持。

米尼和許多孩子一樣,一遍一遍沉著臉、緊握著我的手、提心吊膽地看這本繪本,直到最后一頁,驟然放下心來,仰頭沖我笑起來。

真好。孩子需要你直言相告,以接受這個世界最難以忍受的那一部分。

《臉,臉,各種各樣的臉》

作者:(日)柳原良平 文/圖

譯者:小林?小熊

出版社:少年兒童出版社


《臉,臉,各種各樣的臉》

“幼幼成長圖畫書”系列對于0-2歲(尤其是一歲半之前)的嬰幼兒來說,是非常安全且卓越的推薦。之所以說“安全”,是因為它所涵蓋的話題,如:吃喝、穿戴、和媽媽親吻、人的表情、月亮、交通工具……是所有嬰幼兒都關心的“熱點話題”。不論性別、興趣偏好,大部分一歲左右的嬰幼兒都會被這套書吸引的。我經常想象,要是周歲嬰兒們能舉辦一個“我們熱推圖書TOP10”排名活動,“幼幼成長圖畫書”系列中必有圖書上榜。

米尼滿月時,一位涉獵兒童心理研究的朋友送來“幼幼成長圖畫書”系列第一輯,并跟我們說:“空閑的時候可以讓他看看,他能看懂的。”“好啊。”我虛應著,把書丟在一邊。作為一個百事待舉的新媽媽,和一個兩個月大的新生兒共讀,是可以排在“每天我必須做的事”一百名以外的了。

在米尼兩個多月時,有一天我無聊,便把這套書搬出來,一本一本翻開,并饒有趣味地探究他的表情。《臉,臉,各種各樣的臉》顯然是最能吸引他注意力的書。

當時,米尼正在“學”一種技能,每家每戶襁褓之中的嬰兒都學過,就是效仿撫弄他的大人,把舌頭頂在上顎,發出清脆的“嗒”聲。我們倆常玩這樣的游戲,樂此不疲。看這本書時,兩個多月的嬰兒已經會把視線聚焦在書頁上,停一段時間--等他覺得自己看夠這頁時,他會把舌頭頂在上顎,發出“嗒”的聲音。我就翻開下一頁,再等著。

就這樣,我們看完一整本書。

米尼在看書時發出“嗒、嗒、嗒”的聲音,是在呼喚我嗎?米尼是否意識到當時所見,和之前他所看到的一切事物有所不同?初次共讀時發生的這些事究竟是純粹巧合,是母親一廂情愿的臆想,還是符合嬰兒喜好的行為指向?我不知道,也永遠不可能知道了。

不過,事隔兩年后,在許多親子共讀的交流場合中我得知,確實有許多小月齡的嬰兒在共讀《臉,臉,各種各樣的臉》時產生過不同的呼應。柳原良平使用大色塊的繪圖方式吸引著他們。

不,不,不僅如此。哪怕同樣是大色塊的圖片,他們心里也在為媽媽沒有拿來野心勃勃卻強人所難的色卡、認物圖,而是拿來真正的書本而雀躍吧!

閱讀第一次來到他們眼前時,并不是擺出“孩子!你該學習了!”的嘴臉,而是平和地對他們講述世界。這是最值得慶幸的事。

直到今天,我依然記得第一次打開《臉,臉,各種各樣的臉》時,房間里灑滿的初冬陽光,記得米尼唇齒之間的“嗒嗒”作響。我永遠感激那位送米尼書,并堅信襁褓中的他已經足以與之共談世界的朋友。

送孩子書,在他面前打開書,都是巨大的功德。

================================

當今天為止,我們的《騎鯨之旅》已經結束了,但是媽媽們和孩子的親子共讀之路還遠沒有結束,希望粲然的這一本書能為媽媽們帶來信心和啟示,讓你們和孩子一起擁有更多的快樂時光。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