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用品

問題奶粉產銷鏈調查:存在五大監管漏洞

3486

陜西公安廳2月3日曾通報,樂康乳業的“問題奶粉”,是2009年9月和10月向該市社會人員馬雙林所購買,馬雙林則是2008年4月至8月從陜西大荔荔華乳業公司購得。由此可知,2009年初相關部門已知馬雙林買了問題奶粉,但可能不知具體數量,不過當時相關部門如何

圖片來源:金羊網 李小萌 攝

近幾日的廣州陰云密布。籠罩在羊城上空的,除了濕氣霉味外,還有對三聚氰胺奶粉死灰復燃的焦慮。

遠在1700公里之外的陜西渭南,樂康乳業這個不足30人的小廠,究竟是如何將問題奶粉賣到廣東和福建的?

早報記者在渭南、廣州深入調查,一條本應在2008年就被銷毀的問題奶粉如何悄無聲息地重新流入市場的鏈條,開始慢慢呈現。而在從問題奶粉“幸存”到流入市場的鏈條中,至少存在著五大漏洞需要有關方面反省和填補。

問題奶粉銷售者有前科

馬雙林2008年4至8月購得20噸問題奶粉,

在賣掉3.44噸后,2009年1月15日曾被追繳并填埋銷毀6.55噸。另外10噸問題奶粉為什么沒有被及時發現,以致在8個月后被賣給樂康乳業?

陜西公安廳2月3日曾通報,樂康乳業的“問題奶粉”,是2009年9月和10月向該市社會人員馬雙林所購買,馬雙林則是2008年4月至8月從陜西大荔荔華乳業公司購得。早報記者昨日獲悉,目前荔華乳業已停工。但早報記者致電該公司一位負責人時,他堅稱公司停工并非因涉及“問題奶粉”,而是年前的正常停工放假,年后公司還會照常開工。同時,他還表示,該公司沒有人因“問題奶粉”事件被刑拘或逮捕。

隨后,對于通報所稱“因為荔華乳業的管理混亂,銷售臺賬記錄不全,未將此前銷售給馬雙林的20噸奶粉記入臺賬,

造成了‘清零’工作的遺漏,而導致問題奶粉的外流”問題,該負責人表示,公司的奶粉是沒有問題的,相關部門并未要求他們對外公布相關細節,因此不便透露。

記者注意到,根據警方通報,馬雙林購入20噸奶粉后,2008年6月至8月零售了3.44噸,2009年1月15日被追繳并銷毀6.55噸。而樂康乳業從馬雙林處購得的10噸問題奶粉,則是此后分兩次于2009年9月和10月所購。

由此可知,2009年初相關部門已知馬雙林買了問題奶粉,但可能不知具體數量,不過當時相關部門如何處理馬雙林,是否進行過進一步調查,深挖奶粉來源,尚不得而知。

不過,據記者了解,早在2008年10月“三鹿事件”后,渭南查處過一起工廠涉嫌奶粉摻假案件,最終因證據不足無法處理。據該市一位工商人士透露,

當時某工商所接到群眾舉報,當地某奶粉廠副廠長將大量奶粉運往家中形跡可疑,隨后工商部門會同公安前往此人家中搜查,也搜出了一些明顯過期的奶粉,但他以“將庫存的過期奶粉運往家中作為肥料澆地”為由交代用途,同時相關部門也未查到該廠將過期奶粉用作生產。

問題奶粉的“質檢證明”

轉銷到福建漳州的25噸問題奶粉是分6批運到公司的,漳州南方食品公司稱該奶粉還有渭南市相關部門出具的“質檢報告”。而廣州從化面包廠購買來自寧夏的問題奶粉時,對方也出示了一份“食品安全檢測報告”。

樂康乳業這個不足30人的小廠,究竟是如何將奶粉賣到遠在千里之外的廣東和福建的?這就要提到樂康乳業主管銷售的副總經理同天虎。

1980年在渭南市臨渭區下吉鎮就成立了一家名為渭南康樂乳品廠的鄉鎮企業,到1998年,該廠生產的“三彩”牌全脂甜牛奶粉和全脂淡牛奶粉遠銷湖南、湖北、四川、西藏等地,1999年該廠更成為“陜西省百強鄉鎮企業”,同天虎就是當時的廠長。

但2004年該廠被西安某集團以2000萬元價格整體收購,加之同天虎與投資方意見不合,2005年他與張學文共同開辦樂康乳業,他利用以前積累的人脈,將這個小廠的奶粉銷往全國。隨后,2009年的9月至11月混合了10噸問題奶粉的28噸奶粉從渭南銷往了廣東潮安縣的龍信食品有限公司,龍信公司將25噸轉銷給福建漳州薌城南方食品公司。

“公司一直很重視奶粉質量,從來不買沒有質檢報告的便宜奶粉。

同樣,這批問題奶粉價格也不比市場價低,還有渭南市相關部門出具的‘質檢報告’,這個報告還在廠里。” 南方食品公司問題奶糖事件應對組負責人柯先生表示,這些問題奶粉是分6批運到公司的,第一批奶粉運來時采購員曾到漳州市質檢部門檢驗,沒發現問題。隨后幾批原本也應送檢,但考慮到與龍信公司合作了多年沒出過問題,而且還有“質檢證明”,所以“掉以輕心”沒拿去檢驗。“‘毒奶糖’事件勢必會影響我們其他產品的銷售情況,我們擔心企業的發展會因此變得艱難”。

目前,因為無法聯系上當地質檢部門,早報記者無法確認南方食品公司手中樂康乳業出具的“質檢報告”真實性。但在與一位陜西乳業企業負責人交談中了解到,這份 “質檢報告”真實的可能性較大。相對于中型企業和大型企業,質檢部門會派專門人駐廠監督每批產品的質量,小企業多是主動送去檢查或者被抽驗,這樣就存在蒙混過關的可能。

還有一種可能的情況是,此前該公司生產了一批合格奶粉,并拿到了質檢合格證明,而問題奶粉就冒充這批奶粉賣給下游生產廠家。

無獨有偶,廣州從化食安辦的一位負責人也向早報記者透露,從化某面包廠購買來自寧夏的問題奶粉時,對方甚至出示了一份“食品安全檢測報告”。

經銷商的監管盲區

2008年底就有一些人頻繁在廣州市場上出現,要求收購奶粉。多位商家還強調,他們無法確定低價轉售的奶粉是否三聚氰胺超標,因為其品牌并不在相關部門公布的名單上。

2010年2月6日上午,廣州中山八路嬰兒用品市場內,一位專營奶粉生意的店主回憶,2008年10月份,與他往來的經銷商親自到他店內,將兩個品牌的奶粉取走,并清付了虧損。最終,廣州就地銷毀了價值1億元的1800噸問題奶粉,在工商、質檢等部門監管下,奶粉被送往垃圾場或者水泥廠進行高溫焚燒。

但漏網之魚同樣存在。據廣州幾位商家透露,2008年底就有一些人頻繁在市場上出現,要求收購奶粉。“大企業有實力回收奶粉,但有些雜牌子就難了。”在一德路開店的陳姓商人介紹,因為三鹿的沖擊,奶粉市場蕭條得厲害,國內的奶粉在廣州市場上根本賣不出去。多位商家還強調,他們無法確定低價轉售的奶粉是否三聚氰胺超標,因為其品牌并不在相關部門公布的名單上。

從已經查處的兩個案例看,無論是陜西的馬雙林,還是上海(從垃圾場撿回袋裝奶粉再銷售)的段同明,均是通過一些漏洞獲得了未被銷毀的問題奶粉。據早報記者了解,2008年查處過程中,重點主要集中在生產企業和奶源地上,對流動中的經銷商關注不足,最終給問題奶粉的再度出現埋下了伏筆。

2008年,中央多個部門聯合表態,對三聚氰胺超標的奶粉進行銷毀處理。銷毀問題奶粉的方式有深埋、焚燒和棄入垃圾場,成本則分為回收和銷毀兩塊。此開銷均由生產企業自行承擔,加上奶粉生產成本,企業面臨的虧損可想而知。

不過,“三鹿事件”引發的三聚氰胺恐懼似乎很快就過去了。2009年四季度國內乳制品行業銷售回暖,全行業銷售收入達到437.8億元,比2008年同期增長35.9%。業內更是傳出了“乳制品走出最艱難時刻”的論調。

伴隨著乳制品行業回暖的,是乳制品價格的上漲。早報記者了解到,2009年包括惠氏、美贊臣、雀巢等品牌都提高了配方奶的售價,漲幅在5%到10%。價格的上浮也刺激了手持問題奶粉的經銷商。廣州一德路某奶粉商鋪主稱,去年中期就曾有經銷商前來自薦,稱持有一批奶粉,可做低價處理。

廣州市奶業協會理事長王丁棉也回憶:“2009年福建巴氏奶大會上,有飼料經銷商告訴我,有奶粉經銷商想把手中三聚氰胺含量達60%~70%的六、七萬噸奶粉賣給他做飼料。”

奶粉疑“螞蟻搬家”入穗

何梁輝簡單估計了問題奶粉的轉銷方式:省外的經銷商拿到問題奶粉,然后找廣東地區的經銷商轉銷,廣東的商人再賣給自己的老客戶工廠。為節約流通成本,外地經銷商也可能直接聯系廣東的工廠。

對于問題奶粉流入廣州的方式,從事食品采購的何梁輝估計:“集中運到市場上可能性太小,因為如果藏的奶粉太多,普通的經銷商沒有太大的倉庫,而且一般的工廠也消耗不了太多的貨。”根據經驗,何簡單估計了問題奶粉的轉銷方式:省外的經銷商拿到問題奶粉,然后找廣東地區的經銷商轉銷,廣東的商人再賣給自己的老客戶。為節約流通成本,外地經銷商也可能直接聯系廣東的工廠,“找工廠采購疏通疏通,采購也愿意低價拿貨”。

在這個層層轉銷的過程中,有關奶粉的質量問題則可能被忽略。收購陜西問題奶粉的潮安真美公司向早報記者痛訴,他們也是被經銷商欺騙,對奶粉質量并不知情。

買賣雙方談妥后,省外的經銷商就會派汽車發貨。對于運輸過程中是否會被截獲,廣州一位奶粉店主開玩笑稱:“奶粉又不是白粉,你讓警察怎么去查?而且連我們也檢測不出來奶粉里面有沒有三聚氰胺,運輸方面根本不存在困難。”據悉,目前三聚氰胺的檢測方式主要使用液相色譜儀器或化學試劑,專業門檻均不低。

不過,問題奶粉流入廣州奶粉市場的可能性不大。一德路奶粉商鋪店員周麗說:“三鹿以后我們都是從熟的商家那里進貨,很少做陌生人的,而且現在都主要做進口奶粉。”該解釋得到了官方的證實,2月3日,廣州市工商局曾向媒體澄清,稱廣州市場上并未發現問題乳品。

無法進入奶粉市場,問題奶粉便以原料形式進入其他行業。被證實使用問題奶粉的兩家企業,一家生產奶糖,一家制作蛋糕,這也是此輪問題奶粉流通的新特點。目前,包括山東、遼寧,河北等地在內,雪糕、餐飲等行業都出現了用問題奶粉生產的情況。

小企業最容易出問題

中型以上乳品企業,都具備了一定的市場和知名度,它們不會拿公司的前途做賭注。但一些小企業,基本都是價格低迷時停產,價格上漲后開工,可能經不住利益誘惑鋌而走險。

“從目前情況來看,一些生產原料奶粉的小企業,最容易出現問題奶粉。”一位渭南乳業企業負責人表示,中型以上乳品企業,都具備了一定的市場和知名度,它們不會拿公司的前途做賭注銷售“問題奶粉”。但一些小企業,基本都是價格低迷時停產,價格上漲后開工,可能經不住利益誘惑鋌而走險。同時,工商、質檢等部門對直接沖泡飲用的袋裝奶粉的企業和市場檢查嚴格,但對在加工中用到奶粉的食品行業卻檢查相對薄弱,讓一些不法企業有可乘之機。

有業內人士指出,食品行業事關群眾健康和生命安全,對生產商的資質和設備技術水準要求更高,因此必須強化監管,比如可以考慮強制提高行業準入標準,而對小企業,有關部門更應實施更嚴格的駐廠監督或者更頻繁的產品抽檢,以此擠壓不正規企業的作弊空間。

目前,陜西各地已在對乳品生產企業和使用原料乳粉的食品生產企業進行全面檢查。在2月5日召開的“陜西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工作會議”上,陜西省副省長鄭小明更是表示,從2月10日起如果再發生奶粉問題,將對主管區縣長和責任局長先免職再處理。

2月2日起,廣州工商也開展了為期10天的問題奶粉清查工作,截至發稿時,相關的數據和情況仍未被公布,廣州市民也暫時無法得知是否還有新的問題奶粉“潛伏”于市場中。

目前,問題奶粉的清查工作仍在進行,清查結果也沒公布。昨日,25歲的廣州市民林蓉告訴早報記者,她的阿姨去年底剛剛生了一個男孩,因為奶水不足,也使用了奶粉哺乳。“現在她擔心得要死,之前用的是國產的,現在才改成進口奶粉。估計這個年是沒法過好了。”林蓉無奈地說。

據早報記者了解到,廣州市內醫院尚未有接診問題奶粉相關病患。

這份 “質檢報告”真實的可能性較大。相對于中型企業和大型企業,質檢部門會派專門人駐廠監督每批產品的質量,小企業多是主動送去檢查或者被抽驗,這樣就存在蒙混過關的可能。

還有一種可能的情況是,此前該公司生產了一批合格奶粉,并拿到了質檢合格證明,而問題奶粉就冒充這批奶粉賣給下游生產廠家。

無獨有偶,廣州從化食安辦的一位負責人也向早報記者透露,從化某面包廠購買來自寧夏的問題奶粉時,對方甚至出示了一份“食品安全檢測報告”。

經銷商的監管盲區

2008年底就有一些人頻繁在廣州市場上出現,要求收購奶粉。多位商家還強調,他們無法確定低價轉售的奶粉是否三聚氰胺超標,因為其品牌并不在相關部門公布的名單上。

2010年2月6日上午,廣州中山八路嬰兒用品市場內,一位專營奶粉生意的店主回憶,2008年10月份,與他往來的經銷商親自到他店內,將兩個品牌的奶粉取走,并清付了虧損。最終,廣州就地銷毀了價值1億元的1800噸問題奶粉,在工商、質檢等部門監管下,奶粉被送往垃圾場或者水泥廠進行高溫焚燒。

但漏網之魚同樣存在。據廣州幾位商家透露,2008年底就有一些人頻繁在市場上出現,要求收購奶粉。“大企業有實力回收奶粉,但有些雜牌子就難了。”在一德路開店的陳姓商人介紹,因為三鹿的沖擊,奶粉市場蕭條得厲害,國內的奶粉在廣州市場上根本賣不出去。多位商家還強調,他們無法確定低價轉售的奶粉是否三聚氰胺超標,因為其品牌并不在相關部門公布的名單上。

從已經查處的兩個案例看,無論是陜西的馬雙林,還是上海(從垃圾場撿回袋裝奶粉再銷售)的段同明,均是通過一些漏洞獲得了未被銷毀的問題奶粉。據早報記者了解,2008年查處過程中,重點主要集中在生產企業和奶源地上,對流動中的經銷商關注不足,最終給問題奶粉的再度出現埋下了伏筆。

2008年,中央多個部門聯合表態,對三聚氰胺超標的奶粉進行銷毀處理。銷毀問題奶粉的方式有深埋、焚燒和棄入垃圾場,成本則分為回收和銷毀兩塊。此開銷均由生產企業自行承擔,加上奶粉生產成本,企業面臨的虧損可想而知。

不過,“三鹿事件”引發的三聚氰胺恐懼似乎很快就過去了。2009年四季度國內乳制品行業銷售回暖,全行業銷售收入達到437.8億元,比2008年同期增長35.9%。業內更是傳出了“乳制品走出最艱難時刻”的論調。

伴隨著乳制品行業回暖的,是乳制品價格的上漲。早報記者了解到,2009年包括惠氏、美贊臣、雀巢等品牌都提高了配方奶的售價,漲幅在5%到10%。價格的上浮也刺激了手持問題奶粉的經銷商。廣州一德路某奶粉商鋪主稱,去年中期就曾有經銷商前來自薦,稱持有一批奶粉,可做低價處理。

廣州市奶業協會理事長王丁棉也回憶:“2009年福建巴氏奶大會上,有飼料經銷商告訴我,有奶粉經銷商想把手中三聚氰胺含量達60%~70%的六、七萬噸奶粉賣給他做飼料。”

奶粉疑“螞蟻搬家”入穗

何梁輝簡單估計了問題奶粉的轉銷方式:省外的經銷商拿到問題奶粉,然后找廣東地區的經銷商轉銷,廣東的商人再賣給自己的老客戶工廠。為節約流通成本,外地經銷商也可能直接聯系廣東的工廠。

對于問題奶粉流入廣州的方式,從事食品采購的何梁輝估計:“集中運到市場上可能性太小,因為如果藏的奶粉太多,普通的經銷商沒有太大的倉庫,而且一般的工廠也消耗不了太多的貨。”根據經驗,何簡單估計了問題奶粉的轉銷方式:省外的經銷商拿到問題奶粉,然后找廣東地區的經銷商轉銷,廣東的商人再賣給自己的老客戶。為節約流通成本,外地經銷商也可能直接聯系廣東的工廠,“找工廠采購疏通疏通,采購也愿意低價拿貨”。

在這個層層轉銷的過程中,有關奶粉的質量問題則可能被忽略。收購陜西問題奶粉的潮安真美公司向早報記者痛訴,他們也是被經銷商欺騙,對奶粉質量并不知情。

買賣雙方談妥后,省外的經銷商就會派汽車發貨。對于運輸過程中是否會被截獲,廣州一位奶粉店主開玩笑稱:“奶粉又不是白粉,你讓警察怎么去查?而且連我們也檢測不出來奶粉里面有沒有三聚氰胺,運輸方面根本不存在困難。”據悉,目前三聚氰胺的檢測方式主要使用液相色譜儀器或化學試劑,專業門檻均不低。

不過,問題奶粉流入廣州奶粉市場的可能性不大。一德路奶粉商鋪店員周麗說:“三鹿以后我們都是從熟的商家那里進貨,很少做陌生人的,而且現在都主要做進口奶粉。”該解釋得到了官方的證實,2月3日,廣州市工商局曾向媒體澄清,稱廣州市場上并未發現問題乳品。

無法進入奶粉市場,問題奶粉便以原料形式進入其他行業。被證實使用問題奶粉的兩家企業,一家生產奶糖,一家制作蛋糕,這也是此輪問題奶粉流通的新特點。目前,包括山東、遼寧,河北等地在內,雪糕、餐飲等行業都出現了用問題奶粉生產的情況。

小企業最容易出問題

中型以上乳品企業,都具備了一定的市場和知名度,它們不會拿公司的前途做賭注。但一些小企業,基本都是價格低迷時停產,價格上漲后開工,可能經不住利益誘惑鋌而走險。

“從目前情況來看,一些生產原料奶粉的小企業,最容易出現問題奶粉。”一位渭南乳業企業負責人表示,中型以上乳品企業,都具備了一定的市場和知名度,它們不會拿公司的前途做賭注銷售“問題奶粉”。但一些小企業,基本都是價格低迷時停產,價格上漲后開工,可能經不住利益誘惑鋌而走險。同時,工商、質檢等部門對直接沖泡飲用的袋裝奶粉的企業和市場檢查嚴格,但對在加工中用到奶粉的食品行業卻檢查相對薄弱,讓一些不法企業有可乘之機。

有業內人士指出,食品行業事關群眾健康和生命安全,對生產商的資質和設備技術水準要求更高,因此必須強化監管,比如可以考慮強制提高行業準入標準,而對小企業,有關部門更應實施更嚴格的駐廠監督或者更頻繁的產品抽檢,以此擠壓不正規企業的作弊空間。

目前,陜西各地已在對乳品生產企業和使用原料乳粉的食品生產企業進行全面檢查。在2月5日召開的“陜西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工作會議”上,陜西省副省長鄭小明更是表示,從2月10日起如果再發生奶粉問題,將對主管區縣長和責任局長先免職再處理。

2月2日起,廣州工商也開展了為期10天的問題奶粉清查工作,截至發稿時,相關的數據和情況仍未被公布,廣州市民也暫時無法得知是否還有新的問題奶粉“潛伏”于市場中。

目前,問題奶粉的清查工作仍在進行,清查結果也沒公布。昨日,25歲的廣州市民林蓉告訴早報記者,她的阿姨去年底剛剛生了一個男孩,因為奶水不足,也使用了奶粉哺乳。“現在她擔心得要死,之前用的是國產的,現在才改成進口奶粉。估計這個年是沒法過好了。”林蓉無奈地說。

據早報記者了解到,廣州市內醫院尚未有接診問題奶粉相關病患。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