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在兒子的愛面前,無地自容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2077

我是一個社會人, 白天上班, 業余時間考會計師, 剩下不多的時間, 分給家務、孩子和我的愛好。 孩子, 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有時是一小部分。 這些年, 我寫的文章、所做的服裝設計多次獲獎, 這一切占用了我太多的精力, 太多本應屬于我兒子的時間和耐性。

時間緊張、壓力太大或是受到什么挫折的時候, 我會變得非常急躁易怒, 說實話, 兒子繼承了我許多個性上的弱點, 他的脾氣, 算不上溫和。 但往往是在我發脾氣的時候, 兒子卻表現出了讓我意想不到的寬容。

為了充分利用晚上的時間, 我和兒子君子協定:八點以前的時間屬于他,

八點以后的時間屬于我自己, 不許他打擾。 那晚八點, 打開電腦, 發現我存盤的時候出了問題, 兩天的努力付之東流, 正好, 兒子又過來問這問那, 如果在平時, 我可能會簡單地回答他或提醒關于協定的事, 但那一次, 我沖他發了脾氣, 劈頭蓋臉地呵斥他, 把他從我的房間里推出去, 又“嘭”地一聲關上了門。

我馬上又忙了起來, 無暇顧及門外的孩子, 過了好一會兒, 聽他怯怯地問:“媽媽, ‘別’字怎么寫?”我頭也不抬, 沒好氣地說:“另外的另, 右邊加個立刀。 ”一會兒, 他又問:“立刀怎么寫?”我急于擺脫他, 隨口應道:“寫兩個豎吧。 ”

又過了一會兒, 他把門擰開一道小縫, 遞進來一張紙條, 我接過來, 上面寫著:“媽媽請你 生氣了好嗎我愛你。

我的眼淚立刻就涌了出來, 兒子的字條上沒有標點, 字也寫得歪歪扭扭, 那個“愛”字瘦瘦長長的, 頂了個大腦袋, 就像他, 尤其是那個“別”字, 把“立刀”理解成了兩個“刀”立在一起, 寫成了這么一個怪字。

那張字條, 我至今珍藏。 那一刻, 把兒子攬在懷里, 我在深深地反省自己。 為了我自己的追求, 我給自己原本就不輕松的生活又增加了一份負載, 萬萬不該的是, 由于我的原因, 竟把一份不屬于孩子的壓力強加給了他。

作為一個成年人, 作為母親, 我在一個幼小孩子的寬容面前, 我在兒子的愛面前, 無地自容。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