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文天祥起兵

4665

元兵乘勝南下,進逼臨安。四歲的皇帝趙顯,只是掛個名的。他祖母謝太后和大臣們一商量,趕緊下詔書要各地將領帶兵援救朝廷。詔書發到各地,響應的人很少。只有贛州的州官文天祥和郢州(今湖北鐘祥)守將張世杰兩人立刻起兵。

文天祥是我國歷史上著名的民族英雄,吉州廬陵(今江西吉安)人。他從小愛讀歷史上忠臣烈士的傳記,立志要向他們學習。二十歲那年,他到臨安參加進士考試,在試卷里寫了他的救國主張,受到主考官的賞識,中了狀元。

文天祥在朝廷做了官之后,馬上發現賈似道和一批宦官都是些禍國殃民的奸臣。

有一回,蒙古軍攻打南宋,宦官董宋臣勸宋理宗放棄臨安逃跑,文天祥馬上上了一道奏章要求殺掉董宋臣,免得動搖民心。為了這件事,他反被撤了職。后來,他回到臨安擔任起草詔書的工作,又因為得罪賈似道,在他三十七歲那年,竟被迫退休。一直到了南宋王朝快要滅亡的危急時刻,他才被派到江西去擔任贛州的州官。

文天祥接到朝廷詔書,立刻招募了三萬人馬,準備趕到臨安去。有人勸他說:“現在元兵長驅直入,您帶了這些臨時招募起來的人馬去抵抗,好比趕著羊群去跟猛虎斗,明擺著要失敗,何苦呢?”

文天祥泰然回答說:“這個道理我何嘗不知道。但是國家養兵多年,現在臨安危急,

卻沒有一兵一卒為國難出力,豈不叫人痛心!我明知道自己力量有限,寧愿以死殉國。但愿天下忠義的人,聞風而起,人多勢大,國家才有保全的希望。”

文天祥排除種種阻撓,帶兵到了臨安。右丞相陳宜中派他到平江(今江蘇蘇州)防守。這時候,元朝統帥伯顏已經渡過長江,分兵三路進攻臨安。其中一路從建康出發,越過平江,直取獨松關(今浙江余杭)。陳宜中又命令文天祥退守獨松關。文天祥剛離開平江,獨松關已經被元軍攻破,想再回平江,平江也失守了。

文天祥回到臨安,跟郢州來的將領張世杰商量,向朝廷建議,集中兵力跟元軍拼個死戰。但是膽小的陳宜中說什么也不同意。

伯顏帶兵到了離臨安只有三十里的皋亭山(在今杭州東北)。

朝廷里一些沒有骨氣的大臣,包括左丞相留夢炎都溜走了。謝太后和陳宜中驚慌失措,趕緊派了一名官員帶著國璽和求降表到伯顏大營求和。

伯顏指定要南宋丞相親自去談判。

陳宜中害怕被扣留,不敢到元營去,逃往南方去了;張世杰不愿投降,氣得帶兵乘上海船出海。

謝太后沒辦法,只好宣布文天祥接替陳宜中做右丞相,要他到伯顏大營去談判投降。

文天祥答應到元營去,但是他心里另有打算。他帶著大臣吳堅、賈余慶等到了元營,見了伯顏,根本不提求和的事,反而嚴正地責問伯顏說:“你們究竟是想跟我朝友好呢,還是存心消滅我朝?”

伯顏說:“我們皇上(指元世祖)的意思很清楚,并不是要消滅宋朝。”

文天祥說:“既然是這樣,

那么請你們立刻把軍隊撤退到平江或者嘉興。如果你們硬要消滅我朝,南方軍民一定跟你們打到底,對你們未必有好處。”

伯顏把臉一沉,用威脅的口氣說:“你們再不老實投降,只怕饒不得你們。”

文天祥也氣憤地說:“我是堂堂南宋宰相。現在國家危急,我已經準備好拼一死報答國家,哪怕刀山火海,我也毫不害怕。”

文天祥洪亮的聲音,莊嚴的語言,把伯顏的威脅頂了回去。周圍的元將個個嚇得驚奇失色。

雙方會見之后,伯顏傳出話來,讓別的使者先回臨安去跟謝太后商量,卻把文天祥留下來。文天祥知道伯顏不懷好意,向伯顏抗議。伯顏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說:“您別發火。

兩國和議大事,正需要您留下商量嘛。

隨同文天祥到元營的吳堅、賈余慶回到臨安,把文天祥拒絕投降的事回奏謝太后。謝太后一心投降,改任賈余慶做右丞相,到元營去求降。伯顏接受降表后,再請文天祥進營帳,告訴他朝廷已另外派人來投降。文天祥氣得把賈余慶痛罵一頓,但是投降的事已無法挽回了。

公元1276年,伯顏帶兵占領臨安。謝太后和趙顯出宮投降,元軍把趙顯當作俘虜押送大都(今北京市),文天祥也被押到大都去。一路上,他一直在考慮怎樣從敵人手里逃脫。路過鎮江的時候,他和幾個隨從人員商量好,瞅元軍沒防備,逃出了元營,乘小船到了真州。

真州的守將苗再成聽到文丞相到來,十分高興,打開城門迎接。苗再成從文天祥那里知道臨安已經陷落,

表示愿意跟文天祥一起,集合淮河東西的兵力,打退元兵。

文天祥正在高興,哪兒知道守揚州的宋軍主帥李庭芝聽信謠言,以為文天祥已經投降,是元軍派到真州去的內奸命令苗再成把他殺死。苗再成不相信文天祥是這樣的人,但是又不敢違抗李庭芝的命令,只好把文天祥騙出真州城外,把揚州的來文給他看了,叫文天祥趕快離開。

文天祥沒辦法,又帶著隨從連夜趕到揚州。第二天天沒亮,到了揚州城下,等候開門進城。城門邊一些等著進城的人坐著沒事都在閑談。文天祥一聽,知道揚州正在懸賞緝拿他,不能進城了。

文天祥等十二個人為了免得被緝拿,改名換姓,化了裝,專揀僻靜的小路走,想往東到海邊去,找船向南轉移。

十幾個人走了一程,正遇到一隊元朝的騎兵趕了上來。他們躲進一座土圍子里,幸虧沒被元兵發現。

文天祥等日行夜宿,歷盡千難萬險,終于在農民的幫助下,從海口乘船到了溫州。在那兒,他得到張世杰和陳宜中在福州擁立新皇帝即位的消息,就決定到福州去。

十幾個人走了一程,正遇到一隊元朝的騎兵趕了上來。他們躲進一座土圍子里,幸虧沒被元兵發現。

文天祥等日行夜宿,歷盡千難萬險,終于在農民的幫助下,從海口乘船到了溫州。在那兒,他得到張世杰和陳宜中在福州擁立新皇帝即位的消息,就決定到福州去。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