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懲戒其實是門育人藝術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5 4772
赞助商链接

對學生懲罰之后, 會是什么?
日前, 四川成都10歲的男童被老師罰寫千字檢討, 留言“老師我做不到”后跳下30層高樓;北京12歲的少年被老師罰站3小時后也縱身結束了短暫的人間旅程, 這樣的結果讓人痛徹心扉。
如此選擇, 讓很多老師、家長心里一“咯噔”:以后還能懲罰孩子嗎?如何“懲”,

赞助商链接
才能“戒而不傷”?
僅有鼓勵的教育是不完整的
嚴格, 一直以來就是中國教育的傳統色彩。 而近年來, 懲戒之聲日趨式微。
“我們基本沒有懲罰措施, 都是以鼓勵為主。 ”在北京當了兩年語文老師的高超說:“年輕老師已經和上一輩老師的教學方式不同了。 即使孩子非常調皮, 我們采取的措施也是鼓勵性質的, 比如私下與孩子形成小約定, 堅持完成一周作業, 就滿足他一個小愿望。 下次課堂上他再不聽話的時候, 你就說, 不記得我們的約定了嗎?他就會因為自己和老師之間特有的秘密而感到滿足, 就聽話了。 ”這種鼓勵式的教育近年在全國范圍內得到了大多數老師和家長的認可, 似乎成了當下教育的主流。
但, 僅有鼓勵的教育是不完整的。 “一直走在榮譽光環中的孩子, 受不了一點挫折。 ”除了惋惜逝去的生命, 不少網友對當下孩子脆弱的承受能力表示痛心。
赞助商链接

在教育一線工作30余年的江西省新余市第三小學的黃老師認為, 不能將發生悲劇的責任全部推給老師。 “一線老師的工作壓力實在太大了, 我現在的生活狀態可以用心力交瘁來形容。 ”“我們這里小學每個班都有快70個學生, 尤其是低年級的孩子, 就算嗓子喊破也不聽你的, 所以懲罰作為比較簡單而且大多數時候都行之有效的方式, 在教學過程中不可避免。 ”
與此相對的, 如今孩子在家受到的寵溺也是有目共睹的。 黃老師認為, 家長的寵溺和學校的嚴格要求之間形成反差, 孩子脆弱的心靈和承受能力也是造成悲劇的重要原因。
懲戒需有情, 有度, 有方
其實, 懲戒教育作為教育的重要形式之一, 在一些國家已經有了明確的法律法規條文。
例如新加坡, 在該國教育部制定的《處理學生紀律問題的指導原則》中明確指出:新加坡所有中小學可以處罰學生,
赞助商链接
并對處罰方法做了詳細的規定, 其中包括允許授權教師(當事教師除外)鞭打違紀學生。
目前, 我國并沒有這種明確的規范條例。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員劉秀英認為, 懲戒在我國之所以沒有被提倡, 很大程度是由于“度”不好把握。
“可以說, 沒有懲戒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 懲戒的藝術是喚醒孩子心中沉睡的巨人, 懲戒的核心是讓孩子對自己的過失負責。 但懲戒絕不等于體罰, 合理的懲戒應該從教育的角度出發, 建立在對孩子人格尊重的基礎之上。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孫云曉表示。
這一觀點也得到了北京市一零一中學副校長嚴寅賢的認可。 他認為, 在教育過程中, 如何實施懲戒, 是問題的關鍵。 當下造成悲劇發生的很大原因, 是懲戒的失度與失范。 “例如, 讓一個10歲的孩子寫1000字檢查, 這是什么概念?據我所知,
赞助商链接
那個年齡段的孩子作文考試也不過三四百字, 別說讓他寫1000字檢查。 這很明顯超出了孩子的承受范圍, 他‘做不到’是正常的。 這種‘懲’也就達不到‘戒’的目的。 ”
“懲戒, 需要理性, 絕不能憑老師的一時沖動;懲戒, 為的不是解老師的‘心頭之恨’, 而是為了改學生的‘一時之過’。 所以, 懲戒要有情, 有度, 有方。 特別重要的是:第一, 懲戒前, 教師必須要有盡可能準確的心理預期, 預估可能會收到的正面效果和負面效果;第二, 懲戒前還要追問:這個孩子的性格特征怎樣?這種懲戒適不適合這個孩子的性格特征?這個孩子能否積極完成懲罰行為等;第三, 在重大懲戒之后, 一定要做好即時的、及時的疏導和溝通, 讓孩子明明白白地理解懲戒, 心悅誠服地接受懲戒;第四, 要確立懲戒的‘緩沖期’, 也就是說, 當孩子犯了大錯, 知道自己‘闖了大禍’時, 懲戒要適度緩沖。
赞助商链接
‘闖大禍’之后的緊急嚴懲, 常會導致孩子心理上的‘雪上加霜’, 懲戒悲劇極易發生。 以上這些都是懲戒中特別需要重視、萬萬大意不得的。 否則, 就有可能事與愿違, 甚至發生‘懲戒性悲劇’。 ”嚴寅賢特別強調。
懲戒其實是門藝術
除去溺愛導致承受能力差之外, 孩子的心理也需要被重視。 例如開頭提到的兩個孩子, 即使受到了不合適的懲罰, 如果他們能及時向家長溝通、尋求幫助, 而不是自我封閉直至精神上崩潰, 結果也不會如此。 ”劉秀英指出, 懲戒當與心理健康同行。 “當下的教育太重視對認知能力的培養, 而忽略了非認知能力的培養, 導致很多孩子缺乏情感的溝通和交往的能力, 遇到問題不懂得溝通和交流, 這也是造成心理問題的一個重要源頭。 ”
“懲戒其實是門藝術。 比如, 動輒讓學生寫檢查, 一遍又一遍地寫, 寫多少多少字以上, 其實是教育的下策。
赞助商链接
”嚴寅賢笑言, “要是寫檢查就能收到教育的效果, 教育未免太簡單了。 ”同時, 他也補充道, “‘藝術性’檢查也很有意思”。 他介紹其所在的北京一零一中, 有位老師就是以讓學生寫生動、有趣、有味的檢查見長, 他要求學生將犯錯的原因、過程作藝術性描述, 而對錯誤的危害則要有理性分析, 讓孩子像寫文學作品一樣完成檢查。 學生們甘愿為之, 或寫得潸然淚下, 或寫得捧腹大笑。 “等到畢業的時候, 這位老師再將學生寫的檢查物歸原主。 時過境遷, 當孩子再次看到這些妙趣橫生的文字時, 很多孩子回去都跟家長說, 那些犯過的錯誤和所寫的檢查更像成長道路上美麗的花絮, 是充滿了鏡頭感的回憶。 而他們的文字表達能力在其中也得到了提高。 我認為這就是一種有效的懲戒方法, 這更是教育的藝術。 ”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