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海瑞剛正不阿

1508

在嚴嵩掌權的日子里,別說是嚴家父子,就是他們手下的同黨,也沒有一個不是依官仗勢,作威作福的。上至朝廷大臣,下至地方官吏,誰都讓他們幾分。

可是在浙江淳安縣里,有一個小小知縣,卻能夠秉公辦事,對嚴嵩下面同黨,一點不講情面。他的名字叫海瑞。

海瑞是廣東瓊山人。他從小死了父親,靠母親撫養長大,家里生活十分貧苦。二十多歲他中了舉人后,做過縣里的學堂教諭,教育學生十分嚴格認真。不久,上司把他調到浙江淳安做知縣。過去,縣里的官吏審理案件,大多是接受賄賂,胡亂定案的。

海瑞到了淳安,認真審理積案。不管什么疑難案件,到了海瑞手里,都一件件調查得水落石出,從不冤枉好人。當地百姓都稱他是“青天”。

海瑞的頂頭上司浙江總督胡宗憲,是嚴嵩的同黨,仗著他有后臺,到處敲榨勒索,誰敢不順他心,就該誰倒霉。

有一次,胡宗憲的兒子帶了一大批隨從經過淳安,住在縣里的官驛里。要是換了別的縣份,官吏見到總督大人的公子,奉承都來不及。可是在淳安縣,海瑞立下一條規矩,不管大官貴戚,一律按普通客人招待。

胡宗憲的兒子,平時養尊處優慣了,看到驛吏送上來的飯菜,認為是有意怠慢他,氣得掀了飯桌子,喝令隨從,把驛吏捆綁起來,倒吊在梁上。

驛里的差役趕快報告海瑞。海瑞知道胡公子招搖過境,

本來已經感到厭煩;現在竟吊打起驛吏來,就覺得非管不可了。

海瑞聽完差役的報告,裝作鎮靜地說:“總督是個清廉的大臣。他早有吩咐,要各縣招待過往官吏,不得鋪張浪費。現在來的那個花花公子,排場闊綽,態度驕橫,不會是胡大人的公子。一定是什么地方的壞人冒充公子,到本縣來招搖撞騙的。”

說著,他立刻帶了一大批差役趕到驛館,把胡宗憲兒子和他的隨從統統抓了起來,帶回縣衙審訊。一開始,那個胡公子仗著父親的官勢,暴跳如雷,但海瑞一口咬定他是假冒公子,還說要把他重辦,他才泄了氣。海瑞又從他的行裝里,搜出幾千兩銀子,統統沒收充公,還把他狠狠教訓一頓,攆出縣境。

等胡公子回到杭州向他父親哭訴的時候,

海瑞的報告也已經送到巡撫衙門,說有人冒充公子,非法吊打驛吏。胡宗憲明知道他兒子吃了大虧,但是海瑞信里沒牽連到他,如果把這件事聲張起來,反而失了自己的體面,就只好打落門牙往肚子里咽了。

過了不久,又有一個京里派出的御史鄢懋卿(鄢音yān,懋音mào)被派到浙江視察。鄢懋卿是嚴嵩的干兒子,敲榨勒索的手段更狠。他到一個地方,地方官吏要是不“孝敬”他一筆大錢,他是不肯放過的。各地官吏聽到鄢懋卿要來視察的消息,都犯了愁。但是鄢懋卿偏又要裝出一副奉公守法的樣子,他通知各地,說他向來喜歡簡單樸素,不愛奉迎。

海瑞聽說鄢懋卿要到淳安,給鄢懋卿送了一封信去,信里說:“我們接到通知,

要我們招待從簡。可是據我們得知,您每到一個地方都是大擺筵席,花天酒地。這就叫我們為難啦!要按通知辦事,就怕怠慢了您:要是像別地方一樣鋪張,只怕違背您的意思。請問該怎么辦才好。”

鄢懋卿看到這封信揭了他的底,直惱得咬牙切齒。但是他早聽說海瑞是個鐵面無私的硬漢,又知道胡宗憲的兒子剛在淳安吃過大虧,有點害怕,就臨時改變主意,繞過淳安,到別處去了。

為了這件事,鄢懋卿對海瑞懷恨在心,后來,指使他的同黨在明世宗面前狠狠告了海瑞一狀,海瑞終于被撤了淳安知縣的職務。

到嚴嵩倒了臺,鄢懋卿也被充軍到外地,海瑞恢復了官職,后來又被調到京城。

海瑞到了京城,對明世宗的昏庸和朝廷的腐敗情況,

見得更多了。那時候,明世宗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上朝,他躲在宮里一個勁兒跟一些道士們鬼混。一些朝臣誰也不敢說話。海瑞雖然官職不大,卻大膽寫一道奏章向明世宗直諫。他把明王朝造成的腐敗現象痛痛快快地揭露出來。他在奏章上寫道:“現在吏貪官橫,民不聊生。天下的老百姓對陛下早就不滿了。”

海瑞把這道奏章送上去以后,自己估計會觸犯明世宗,可能保不住性命。回家的路上,順道買了一口棺材。他的妻子和兒子看到全嚇呆了。海瑞把這件事告訴了親人們,并且把他死后的事一件件交代好,把家里的仆人也都打發走了,準備隨時被捕處死。

果然,海瑞這道奏章在朝廷引起了一場轟動。

明世宗看了,又氣又恨,把奏章扔在地上,跟左右侍從說:“快把這個人抓起來,別讓他跑了!”

旁邊有個宦官早就聽到海瑞的名聲,跟明世宗說:“這個人是個出名的書呆子,他早知道觸犯了陛下活不成,把后事都安排了。我看他是不會逃走的。”

后來,明世宗還是下命令把海瑞抓了起來,交給錦衣衛嚴刑拷問:直到明世宗死去,海瑞才得到釋放。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