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事件追蹤]店主為腦癱兒義賣商品遭瘋搶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2014-08-15 3716
赞助商链接

參加義賣的愛心人士

蹲在店里, 看著空蕩蕩的貨架, 27歲的“戚小貓兒”嘆了口氣, 她說, 自己想過人頭涌動的開場, 卻沒想到令人失望的現場。

【事件】 援助腦癱雙胞胎, 網店店主發起1元起義賣

“她有兩個漂亮的雙胞胎女兒, 可不幸的是, 兩個都是腦癱, 現在大寶情況急劇惡化,

赞助商链接
需緊急到北京手術, 面對高昂的治療費用, 懇請大家一起伸出援助之手!1月8日, 我店中衣服、鞋子1元起義賣, 您隨便拿錢隨便給, 救救孩子吧!”1月5日上午10時47分, 網友“戚小貓兒”發出的一條微博, 迅即被許多人轉發、評論。
記者了解到, “戚小貓兒”是一個淘寶店主, 她在鄭州市金水區紫荊山路的一寫字樓里, 還有一家小小的實體店。 “戚小貓兒”想幫助的“她”, 是她的顧客, 名叫曹夢。 2012年9月6日, 曹夢早產生下一對雙胞胎女兒大寶和小寶, 但幸福只是路過, 沒多久, 兩個寶貝都被確診為腦癱, 悲痛之中的曹夢一夜之間沒了奶水。
為給女兒買奶粉, 曹夢在網上找到了“戚小貓兒”的店, “戚小貓兒”的寶寶不到兩歲, 很快, 兩個媽媽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 “大寶又被查到腦中有兩個囊腫, 要趕緊到北京手術, 需要20萬元, 我該怎么辦……”2013年1月3日晚上, “戚小貓兒”接到曹夢的電話,
赞助商链接
這位一直表現得樂觀又堅強的80后媽媽, 第一次在電話那頭泣不成聲。
“我來為你和孩子做些事情吧。 ”“戚小貓兒”與同伴“孫小兔兒”商量了一下, 一個1元起義賣、為大小寶募捐的活動誕生了, 善于微博營銷的她們, 果斷發微博求助。
【求證】 義賣商品是不是滯銷貨?

“戚小貓兒”“義賣救娃”的微博發出沒多久, 轉發和評論就已過百, 許多人表示, “要幫!”但也有人問:“義賣到底啥形式?”“就是衣服隨便拿, 錢隨便給!”“戚小貓兒”斬釘截鐵。 可還是有人問:“會不會是店家炒作?義賣的衣物會不會是滯銷貨, 壓根不值錢?”
帶著疑問, 1月7日下午, 記者來到“戚小貓兒”的店中, 四排衣架擺在當中, 上面掛滿了哈衣(又稱連身衣、連體衣、爬服)和套裝, 兩邊的貨架上, T恤和外套疊得整整齊齊。 記者對比她的網店發現, 售價79元的紅格子棉夾克掛在貨架上, 而售價百元左右的“小藍羊”童鞋也擺了上下四排,

赞助商链接
有皮靴、棉鞋共十來種款式。 “店里一共有60雙鞋, 我全拿出來義賣。 ”此時的“戚小貓兒”顯得信心滿滿, “微博上好多人要來捐款, 朋友、顧客電話打個不停, 我沒想到大家熱情這么高, 太激動了, 期待明天的義賣。 ”她與“孫小兔兒”相視一笑。
店主”戚小貓兒“說“我準備了200朵康乃馨作答謝禮!義賣的貨成本5萬多元。 不管是否有人拿了衣服就走, 我也要進行義賣。 隨時賣光, 隨時補貨。 ”當天晚上, “戚小貓兒”請來幾名老顧客作見證, 在捐款箱的封條上簽名。 捐款箱是一家廣告公司看見微博后免費定做的, 只能往里塞錢, 要想往外拿, 就得毀掉箱子。 三位顧客認真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感動】 他們只為捐款而來

昨天上午, 原本定在10點開始的義賣, 因提前到來的人太多, 早開始了二十分鐘。 這讓“戚小貓兒”、“孫小兔兒”以及特意來幫忙的愛心媽媽趙靚, 精神為之一振,

赞助商链接
到這個時候, 她們還認為, “義賣會很成功。 ”曹夢也來到店中, 她站在捐款箱旁, 有人往里塞錢, 她就九十度鞠躬, “替孩子、替全家、替我自己, 謝謝您!”她不停地向愛心人士道謝。
愛心媽媽“Candy香香餅干”往捐款箱里塞了1000塊錢, 她沒有帶走一件衣服, “義賣是形式, 捐款是重點, 我自己也是媽媽, 今天就是來獻愛心的!”免費做捐款箱的廣告公司負責人塞了1801元, “寓意義賣有個好結果。 ”他笑笑走了。 一位挺著肚子的孕婦走進來, 選了兩件哈衣之后, 塞了200元錢。 記者問她的名字, 她擺擺手, “這件衣服平常就得賣59元, 微薄心意, 不值一提。 ”
“戚小貓兒”被感動得眼圈紅紅, 她指著康乃馨, “這是花店贊助的。 ”又指著一個貨架上的牛仔褲和睡衣, “朋友們得知義賣后, 踴躍支持。 ”一家胡辣湯店提前送去了午餐。
【意外】 帶走一摞衣服, 只給幾元錢甚至直接閃人

隨著擁入店中的人越來越多,

赞助商链接
“戚小貓兒”等人發現, 情況有點不對了
上午11點多, 一個手拎橘色購物袋的50多歲大媽, 與同伴一個長發大媽走進店里, 她們一件一件地拎起貨架上的衣服, 連號碼都不看, 直接塞進袋子, 走到鞋架旁, 短發大媽掂起兩三雙鞋, “這鞋恁大, 你娃兒穿不了吧?”長發大媽問, “管他呢, 不拿白不拿。 ”兩個人拎著鼓鼓囊囊的購物袋走到了捐款箱前, 拿出20元錢塞了進去。
中午12點左右, 一個身著黑羽絨服的披肩發大媽走了進來, 看到衣服, 就往自己的胳膊上搭, 一件摞一件, 直到她不得不低著頭抵著, 走到門口, 大媽徑直走出。 “阿姨, 我們這是義賣, 為這位媽媽的寶寶捐款做手術!”趙靚忍不住提醒。 大媽從兜里摸出幾張一元錢塞進捐款箱。
一個多小時后, 這個穿黑羽絨服大媽又走了進來, 這次她還帶著一個大肚子孕婦。 孕婦翻看著衣架上的貨, 大媽在旁指點, 孕婦一件接一件往胳膊上搭。
赞助商链接
見到睡衣, 孕婦比劃了一下, 又搭了上去。 記者看到她們挑的貨, 有多件79元的棉套裝、有199元的連體棉哈衣、有N件秋衣……“阿姨, 您今天是來獻愛心的嗎?”記者問, 大媽沒吭聲。 “您挑的這些貨, 平常可能要賣五六百元錢, 您今天打算捐多少錢?”“我還沒挑完呢!”大媽說。 她身旁的孕婦看了記者一眼, 將睡衣放了回去。 兩人捧著衣服走到捐款箱前, 這次大媽終于拿出一百元錢塞了進去。

“這是在糟蹋我們的愛心!”“孫小兔兒”氣得直跺腳, 她為記者回放了這期間的店內監控錄像, 下午1時左右, 店里人頭攢動, 許多人都挑選了厚厚一摞衣服, 可從錄像中看, 他們掏出的錢都不多, 一元的、幾元的, 最多的為一百元。
“附近居民一傳十、十傳百, 不少人推開門就問‘你家衣服1塊錢’?”“戚小貓兒”說, 很多人掏的都是“白菜價”, 雖然不厭其煩地向他們解釋, 這是義賣為救孩子、為獻愛心,

赞助商链接
可他們理直氣壯地說:“20元也是獻愛心, 我就這么大的能力!”一陣哄搶之后, 原本不參加義賣的店中玩具都被一搶而空。 空蕩蕩的貨架上, 有兩雙號碼不同的鞋, 但都變成一順了。
來店捐款的網友“酸辣屌絲”忍不住吐槽:“來參加義賣活動, 人比想象中多, 大多都是媽媽們, 其間有感動也有氣憤。 有人跑來直接捐了就走, 有人隨便選幾件自己孩子合用的捐個五百一千, 但還有人拿一大包至少好幾百的東西就塞了一百塊, 最讓人寒心的是有人拿了東西直接閃人。 請不要綁架愛心!”
【感嘆】 有人糟蹋愛心, 我“有些受傷了”

“真沒想到會是這樣……”一直垂手站在一旁的曹夢眼圈紅了, 她說這一天所見所聞, 從感動到氣憤到悲傷。 “大家來幫助我們, 不論錢多少, 我們全家都會銘記在心。 可令人失望的是, 有些人今天來不是為伸出援手, 他們的行為,

赞助商链接
更像是在占便宜。 ”
“早知如此, 我們還不如清倉大甩賣, 不做義賣, 能為曹夢籌到更多的錢。 ”“孫小兔兒”擦著眼淚, 她說自己又急又氣又心疼, 急的是大寶的手術費肯定籌不夠了, 氣的是那些哄搶者“糟蹋愛心”, 心疼的是這些貨真的不止這個價。
昨天晚上, “戚小貓兒”的朋友和老顧客們得知店里發生的一切, 陸續趕到店里, 捐出一千、兩千……沒有拿走一件衣服。 “我們想救大寶, 想讓義賣有好的結果, 我們不愿讓‘愛心’失望, 想讓更多人知道:世間有真情。 ”結束工作, 往店里趕的王繪粢和劉夏, 她倆一人掏出一沓錢, 塞進了紅色捐款箱。

“一場義賣, 看盡百態, 五味雜陳。 ”昨晚8時, “戚小貓兒”清點捐款, 一共32532元, 她鄭重地交給了曹夢, 接過錢, 曹夢泣不成聲。

相關類似新聞盤點

特殊兒童關愛義賣即將啟動>>

天津市義工將舉辦義賣 幫助腦癱患兒>>

常州多家企業愛心義賣, 為腦癱兒籌善款2萬多>>

藍絲帶志愿者 義賣救助腦癱孩子>>

幫助腦癱患兒 小學生義賣獻愛心>>

提問:義賣出現哄搶,您怎么看?

一腔熱情獻愛心,到頭來卻傷一場。親愛的讀者,看完這篇報道,您怎么看?
1、店主組織這場活動,愛心值得褒揚,但您是否認為她還有一些地方存在疏漏?
2、花小錢“占大便宜”的哄搶者,其行為是“合情合理”地鉆了空子,還是踐踏愛心,應該鞭撻?
3、民間發起草根慈善活動是個“專業活”,您能否提供一種或N種方案、建議,讓更多的愛心都能換來完美的結局?

對于此次商品義賣被遭瘋搶的事件,你怎么看呢?馬上進入店主為腦癱兒義賣商品竟遭瘋搶,人心為何如此冷漠?>>跟大家一起討論吧!

為腦癱兒籌善款2萬多>>

藍絲帶志愿者 義賣救助腦癱孩子>>

幫助腦癱患兒 小學生義賣獻愛心>>

提問:義賣出現哄搶,您怎么看?

一腔熱情獻愛心,到頭來卻傷一場。親愛的讀者,看完這篇報道,您怎么看?
1、店主組織這場活動,愛心值得褒揚,但您是否認為她還有一些地方存在疏漏?
2、花小錢“占大便宜”的哄搶者,其行為是“合情合理”地鉆了空子,還是踐踏愛心,應該鞭撻?
3、民間發起草根慈善活動是個“專業活”,您能否提供一種或N種方案、建議,讓更多的愛心都能換來完美的結局?

對于此次商品義賣被遭瘋搶的事件,你怎么看呢?馬上進入店主為腦癱兒義賣商品竟遭瘋搶,人心為何如此冷漠?>>跟大家一起討論吧!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